第二十二章 跟不跟我混

关灯
护眼
    刘惊涛踢了两脚就不再动手,总是左顾右盼的似乎怕被人发现。

    可他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转角处一暗,一个高大的身影遮着阳光就走过来。他咦了一声,立刻喊道:“干你妈啥呢,赶紧给我停下!”

    落在我身上的拳脚随即一空,赵多多三人已经狗腿一般的朝来人迎了过去。

    我试着感受一下身体。暗暗有些奇怪,今天咋打的这么轻呢。

    “磊哥,磊哥你咋过来了?”

    来人正是洪熙水的弟弟,高二的大混子八狼的老大洪磊。

    他身后跟了两个染着黄毛的男生。脚步不停的就奔我走了过来。

    我心惊肉跳的往起爬,说不怕是不可能的,初三的学生就已经欺负的我痛不欲生了,再加这凶名赫赫的八狼,那我直接退学好了。

    可让我想不到的是,洪磊并没有动我,而是盯着我看了两眼,恍然道:“你不我姐那小朋友吗,哈哈,咋又挨揍啊?”

    我低着头不吱声,脸红的跟猴屁股。

    洪磊招手唤来刘惊涛三人,指着我道:“我老姐有话,让我罩着这小子,你们不许在动他,否则就是不给我面子,懂?”

    刘惊涛捏着鼻子应了,洪磊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很随意的问道:“秦生,我要罩你,跟不跟我混?”

    我彻底懵了,心里翻江倒海一般不敢置信,反问他道:“你是说,你要收我当小弟吗?”

    洪磊嗯了一声,满脸横肉的面孔竟然露出人畜无害的温和表情,朝我点头道:“我姐的话我不敢不从,不过呢,要我罩着你,也得师出有名啊,你不跟我,外边的朋友要是想动你,我也没有理由插手不是,所以,你考虑一下吧,愿意的话,今天放学来找我!”

    我心神激荡了哦了一声,一时不知道如何决定。

    一方面我是看不起这些不学无术的混子的,三年我都快忍到头了,只要中考一结束,我考上重从此再不相见,谁也不会知道我曾经在初中被人虐的这么惨。

    可是另一方面,我被人整整欺负了两年多,在学校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我过的心惊肉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辱骂着打翻在地,我真的太渴望能有棵大树来依靠了,不求作威作福,只要不被人打来骂去的,安心的过完临考的日子,就心满意足了。

    洪磊朝刘惊涛点了点头,转身走掉。

    刘惊涛三人对了下眼神,也是毫不废话的转身离开。

    这一整天我都在纠结犹豫中度过,清高了好几年,还有不到两个月了,难道我还要加入混子团伙里给人当小弟,我有点不甘心,可是想想跟了洪磊之后我就不用受刘惊涛他们的欺负了,又心动不已。

    神不守舍的情况下,就连辛小雪几次看向我有些欲言又止的眼神都被我忽略掉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放学时间,刘惊涛看看教室里走的差不多了,竟然凑到我跟前来,低声道:“秦生,以前的事希望别放在心上,以后你跟了磊哥,整不好就是五中的第九匹狼了,那还要靠你多多关照啊,咱们好歹一个班的,对不?”

    我被他的话搞愣了,刘惊涛几时这样平等的甚至是有些讨好的跟我说过话,他不是用大嘴巴跟我打招呼,那就是草泥马开头的。

    见我发愣,刘惊涛也不在意,拍了拍我肩膀,说了一句:“改日咱们一起聚聚,当我给你赔礼了。”

    望着他走出教室的背影,我一咬牙就做了个决定,就跟洪磊混了,不管怎么样,至少刘惊涛几个不敢在欺负我了就行。

    我跑出教室,按照宋苗苗给我的房间号来到高中部的住宿楼,问了两个人,才找到寝室,手放上去一敲,门就自己开了。

    本来打算找到自己的寝室和床,我就去找洪磊,告诉他我要跟他混,可往屋里一看顿时傻了,屋里中间一张电脑旁围着六七个人,或坐或站的正在打扑克。

    面朝门坐的短发男生一脸横肉块头很大,抬眼望我这边一看,竟然就是洪磊!

    他看到我有些意外,面无表情的招手让我进来,等我走到跟前他才放下手里的牌道:“没想到你还真想跟我混啊,像你们这种学霸,不是都看不起我们这些渣滓吗?”

    我一紧张就说:“不是,我是来找床位的,我被老师分到这边住宿。”

    洪磊身旁一个满脸痘子的大长脸插嘴道:“卧槽,还以为特么谁呢,我们老八休学了咱哥几个好算是宽绰宽绰,又把你这小逼给塞进来了,我草她妈的总务处!”

    洪磊不做声的看了我两眼,缓缓开口道:“这么说,你不是找我来的?”

    我急的连连摇手,换了称呼道:“磊哥,我也是找你来的,本来想先认好了寝室门,就来跟你说声我想跟你混!”

    脸长的跟马脸一样的家伙又插嘴笑道:“跟我们混,就你?哈哈哈……”

    洪磊一脚踹过去,正好踢在马脸男的膝盖上,痛的他一哆嗦,赶紧把没笑完的几声给憋了回去。

    洪磊骂道:“你麻痹的王珂峥,我说了算你说了算,咋滴,你想造反啊?”

    马脸男缩了缩脖子,红着脸假装去看手里的牌,不过我注意到他悄悄盯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是冰冷的记恨。

    洪磊指了指旁边一张上铺:“你的床位就在那,你先安顿下吧,一会我们出去吃饭,一起吧。”

    我赶紧点头,小心翼翼的把随身带的换洗衣服搬了上去,然后躺在上边试了试学校配发的被褥。

    没等躺结实呢,洪磊就喊道:“那个谁,秦生是吧?来下来,帮我们买几包烟去。”

    我只好乖乖爬下来,站到洪磊身边问他:“磊哥,您抽什么烟,我好去买!”

    洪磊随手扔给我二十块钱,说:“买两包中华吧,要软的!”

    我当时就是一愣,虽然我不抽烟,可是不代表我啥也不知道,叔叔就曾拿着一盒软中华给我吹牛逼的说:“这烟好几十块一盒,我特么抽它也不吃力。”

    洪磊见我盯着那张二十元的纸币发愣,就皱眉冷哼道:“怎么还不去?”

    我哦了一声,只好抓起钱就走。

    走出去没几步,我就听到身后的门里,传出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

    我不懂洪磊这是什么意思,或许,这是他们之间的规矩吧,新收的小弟都要走这个程序呢。

    我安慰着自己,买完烟自己搭了八十多块,送到洪磊跟前的时候,他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只是嗯了一声,就继续玩着手里的牌。

    我刚爬上自己的床没多大一会,又一人出声喊道:“秦生下来去买几瓶水去,要带冰的矿泉水,这天喝热水太遭罪了。”

    我心里暗暗嘀咕,这还是考验吗,不过我是新来的,谁说话都得听,否则也没跟他们混啊。

    等我满头大汗的从超市跑回来,这些人却一口都没喝我买回来的水,嘻嘻哈哈的往外走,说是出去喝酒去。

    我本来挺累的想上,床休息,可是洪磊一句话我就又乖乖的爬了下来。

    他说:“咋滴秦生,让你跑两趟腿就不高兴啊,是看不起我们兄弟吗?”

    我赶紧摇头说没有,洪磊说,那好,跟我们出去耍,大家熟悉一下,等会还有个事要办呢,你刚来跟我混,必须带着你去见识见识。

    我捏着秦曦给我钱心里有些发苦,出去吃喝估计还得让我掏钱,这么下去我这点钱恐怕支撑不到中考了。

    洪磊见我跳下床才满意的点头,直接被众人簇拥着走出宿舍楼。

    一路上遇到的人,不管是住宿的学生还是保洁工,都上赶着跟他点头打招呼,那些人的眼神深处无一例外的都有忌惮惧怕这些情绪。

    我跟在洪磊身边,似乎也感受到了被人恐惧尊崇的滋味,心里的激动那是难以言表的,从来都是我躲着人家走,啥时候被人这么高看过啊。

    晚饭选在离校不远的一家海鲜大排档,烤串,辣炒海鲜不停的上,这帮人喝酒就跟喝水一样,转眼两箱啤酒就空了,这些酒喝完,我也差不多把洪磊手下的这些人搞清了,那个马脸叫王珂铮,今天上午跟他去篮球场后边救下我的一个叫谢军,一个叫左小飞。

    至于剩下的三个,我实在记不住了,因为我被他们给灌多了。

    我哪里喝过这么多的酒,从小到大加一起喝过的啤酒,也没今天这么多。

    稀里糊涂的我被洪磊指使着算了饭钱,一顿又干掉了我五百多。

    只是现在我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心疼了,被洪磊搂着肩膀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大街上。

    我含糊不清问他:“磊,磊哥咱们去哪?”

    洪磊嘿嘿笑道:“带你去打架啊,我八狼新晋的兄弟怎么可以是怂逼呢?”

    一听是要去打架,就算喝多了,我也有些抗拒,推脱道:“我喝多了,能不能不去。”

    洪磊不由分说拉着我就走,不一会,前边打探的混子回来报信说:“老大,看明白了,他们就三个人,坐在外边正喝着呢。”

    洪磊脸上的肌肉都兴奋的发红,狞笑道:“草泥马今天咱们就让他们知道知道,在五中老虎是干不过狼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