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举世皆敌

关灯
护眼
    心中最后的希望被人一拳轰碎,我已经顾不上害怕,疯了一般的纵身扑起,想要抢夺沈三手里的电话。

    沈三没有动。洪磊在后边垫步迎上,一脚踹在我的胸口,又把光溜溜的我闷回了床上。

    我被这一脚踹的差点背过气去,抚着胸口脸色煞白。

    沈三摇头道:“你是不是傻逼啊。跟我们动武你行吗?老老实实听我把话说完,你再决定配不配和咋样?”

    我喘息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心中真的是又悔又恨。怎么就轻易被他们给骗了,还被迫打了人宁小伟一个耳光。

    沈三才不管我有多难过,也不多废话,直接说道:“你只要答应我们一件事,把秦曦和辛小雪这两个女孩弄出来,让我们搞上手,你的丑事我们就会保密,并且销毁视频,还会把你吸收进我们的圈子里,我保证以后都没人敢欺负你,给你七天时间,你考虑一下吧!”

    我咬牙切齿道:“你做梦,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干这种丧良心的事!”

    刘惊涛作势又要抽我,被沈三拉住,他说:“这样吧,我要的是秦曦,磊子喜欢的是辛小雪,只要你搞出来一个,我们就把这份视频毁了,这总行了吧?”

    我瞪着的他不说话,可其实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我不敢想象如果这份视频被公开了,我会是个什么结果,不能参加考试都是好的,万一被网民刷成了网红,我不光前途没有了,整个中国都将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到时候就算我自杀不活了,都没脸去见过世的爹妈,虽然我敢肯定我并没有跟那个女人发生过那种事,醉的都失去意识了,想做也做不了啊,可他们早就设计好了,女人坐在我的腰间,身子扭动的叫,床,真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特么是屎啊!

    沈三见我没有直接拒绝,似乎看到了我把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小美女推到了他怀里一样,满意的点点头转身走掉。

    刘惊涛冷哼一声,骂道:“你姥姥的,还愣着干嘛,不穿衣服跟我们走,难道你想住在三哥的酒吧里?”

    这时我才知道,这家叫做未央的酒吧也是沈三开的。

    我穿好了衣服,被洪磊带回了寝室,这时已经是后半夜了,王柯峥他们早就睡的昏天黑他呼噜山响,也不知道这帮人是何时回来的。

    我刚想爬到上铺去睡觉,冷不防被洪磊踹了一脚。

    我恨声道:“你干嘛?”

    洪磊横了我一眼,骂道:“你脑残啊,没有眼色怎么当人小弟,草泥马给我打盆洗脚水去啊。”

    我怒吼道:“洪磊你特么够了,你骗我羞辱我都算了,还设计陷害我,逼急了我把你捅了大家一起死!”

    洪磊腾的一下从床上站起来,逼近我说:“呦呵,挺有种嘛,那你来捅我啊,草泥马给你脸了是不?”

    说着他猛的一把推了我一个踉跄。

    我咣当一声撞在他们平时打扑克的桌子上,也不知道是谁的水杯滚到地上摔碎了。

    我们搞出的动静也惊醒了王柯峥他们,这些狗曰的揉着眼睛就爬起来了,看到我跟他们老大闹起来,全都跳下床,围住我就是一顿爆踹。

    就是这么讽刺,几个小时前还推杯换盏口口声声要跟我做兄弟的人,此刻拳脚相加恨不得一下打死我。

    我抱着头无力反抗,好在洪磊还想要我替他搞定辛小雪,怕打坏了耽误事,及时叫停我才伤的不重。

    最后我只能拿着水盆给洪磊打来了洗脚水,让我永生难忘的是,他们竟然逼我跪下给洪磊洗脚,我不从,那就扇我耳光,最后洪磊说:“你要玩性格耍倔强也行,明天我特么就把视频给你发校园论坛去。”

    我怕了,立刻就怂了,万分屈辱的跪在地上,给洪磊洗脚。

    双手在冷水里搅动,搓着洪磊的脚丫子,他还不时的用脚踢起一些脏水弄到我脸上。

    分不清是眼泪还是冷水,顺着我的下巴漫进了胸口。

    可我的心却是的,好像油锅煮开了一样翻滚着无尽的仇恨。

    我在心里发誓,这份奇耻大辱不报,我秦生对不起父母给的男儿身。

    折腾我够了,这帮损逼也都困倦了,纷纷上,床睡觉。

    他们鼾声四起睡得香甜,我却躺在被窝里无声的流着泪,这一晚我想了好多好多,我是从何时变得如此懦弱,任人欺凌的?我这样忍受下去,换来的却不是安宁的生活,只能是更为痛苦的折磨,因为坏人都是没有怜悯心的,在他们眼里,怂人只能挨打被骂,不欺负你怎么显示他们的霸道和能耐。

    随后几天,我都心不在焉的,上课也时常走神,几次摸底考试成绩糟糕的让任课老师大呼不可思议。

    宋苗苗终于坐不住了,把我喊到办公室,直接问我咋回事。

    我低着头不吭声。

    宋苗苗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复杂道:“秦生,你是我最看好的学生了,老师知道辛小雪那件事有误会,我很抱歉没能坚定自己的立场而对你起了疑心,可是这些都是旁枝末节啊,你要明白考上重点高中才能改变人生,你都坚持了这么久,难道要临战退缩放弃吗?”

    我还是低头站着,不肯言语。

    宋苗苗急了,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双手扶着我的肩膀摇晃:“你抬起头来看着我,你说话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肉啊?”

    我心中酸楚,一腔的苦闷却无法述说,只能用力的低着头不看她。

    宋苗苗一把抓住我的下巴,用力的往上抬,我被她的小手捏痛,不敢硬扛,只能迎着的她的目光缓缓的抬起头来。

    “呀,你怎么哭了啊,老师不是骂你,我是替你着急,哎,别哭啊。”

    她逼迫着我抬头面对她,可是我一抬头就控制不住眼眶中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泪珠滚滚而下,瞬间就淌到了腮边。

    宋苗苗应该没见过一声不吭,却满脸泪痕的男生,她又是震撼又是心疼的慌了神,直接伸手来擦我脸上的泪水。

    她的温热柔软,摸在我的脸上让我从心里生出一股久违的温暖,我想起小时候有了委屈哭鼻子时,妈妈就是这样直接用手来给我擦眼泪的。

    越想我越是哀伤,眼泪肆意奔流根本控制不住。

    宋苗苗吸着气说:“秦生,老师知道你不容易,你,你这么哭,把人家都弄的鼻子酸酸的。”

    我发不出声音,只能用眼泪宣泄自己的苦闷。

    宋苗苗红了眼圈,一把将我抱住,跟着哽咽道:“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嘛,你告诉我啊,老师很厉害的,我可以喊我弟弟帮你警告他们,让他们不要再欺负你就好了呀……”

    我被她抱住的时候,心里并没有感到别扭,反而特别依恋这种温暖感觉,可是宋苗苗身材娇俏比我矮了不少,她又没穿高跟,跟我抱在一起等于是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被她的一对高耸顶的心慌意乱,瞬间没有了被老妈安慰的感觉。

    当我觉得身体里的血液有加速流动的趋向时,就猛的一把推开了她身子,因为我不敢再被她这么贴着了,我不想有了生理反应出丑,更不想亵渎她这位满心善意的师长。

    可我慌乱之下没有控制好力道,劲使大了,一下把宋苗苗给推的连连后退几步,最后还是惊呼一声摔倒在地。

    她捂着脚腕疼的直皱眉,看我的眼神里满是难以置信。

    我彻底傻了,更不知道如何解释,扔下一句对不起转身就跑。

    当我冲出办公楼的入口,打算沿着篮球场走回教室的时候,我被几个男生迎头拦住。

    “秦生,那去啊?怎么慌慌张张的?”

    我抬头一看,顿时头皮发麻,对面四五个人,领头并且开口问话的正是宁小伟。

    我呐呐道:“伟哥,对不起,那天,那天我也不想的。”

    宁小伟嗤笑一声:“卧槽,你可别喊我伟哥,您现在可是八狼的人,洪磊那傻逼才是你的老大吧。”

    我摇头,说不出的悲凉绝望。

    宁小伟一挥手,身后的几虎呼啸着就冲了上来,扯胳膊拽头发的,就把我架到了楼脚僻静处。

    宁小伟咬牙道:“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洪磊的帐我慢慢算,今天先找你讨回点利息,草泥马的记住了,以后见一次捶你一次!”

    拳脚如雨,却痛不过我心里的憋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