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滔天之怒

    宁小伟几人把我打的鼻青脸肿就扬长而去,临走前告诉我,本来看在刘怡的面子上,打算帮你到底的。刘惊涛那逼货不过是仗着家里有两钱,就往死里欺负人,老子看不惯!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更加痛恨洪磊欺骗了我,还逼我打了宁小伟的嘴巴。把真心想帮我的人给得罪狠了。

    缓了半天我才慢慢走回教室,对于我的惨样大家已经见怪不怪,只有辛小雪望向我的眼神里有些痛惜,她犹豫了下。悄悄走到我的单独座位前,低声道:“秦生,你有空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抬头看了看她,牵动嘴角想露出个笑容,却碰到了挨揍的地方疼的直皱眉。

    辛小雪大声道:“他们又打你了是不是?这帮人渣太过分了。”

    我被她的反应弄的一呆,猛然间想起洪磊他们的卑鄙条件,下意识的偏头扫了一眼,正好看见赵多多扭头盯着我跟辛小雪谈话,眼都不眨一下。

    我咬了咬牙,冷哼道:“打不打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来取笑我的吗?”

    辛小雪脸上一震,有些吃惊的看着我,说:“不,不是啊,我怎么会取笑你,我是关心你啊。”

    我索性把狠话说到底了,否则被赵多多见了我跟辛小雪和好,他们一定会加紧逼我把小雪骗出去。

    我故意鄙夷不屑的样子冷笑道:“关心你妈个蛋吧,你忘了怎么诬赖我偷你苹果手表是不?要不要我提醒你,老子差点把脖子都抹了,你要是记不住,那你睁大眼睛瞅瞅啊!”

    说着,我就把衬衫领子一撕,露出脖子上的一道红色印痕,那是当天我被他们逼的疯掉,想要抹脖子时留下的。

    其实,我这番话真假参半,前边是故意为之演给别人看的,后来说着说着,就想起那天的被所有人指责是小偷的委屈,直接就把自己搞的情绪激动声色俱厉了。

    辛小雪惊的倒退两步,脸色苍白的直摇头,失控哭道:“我是不好,可是你应该清楚我为什么会这样做,你怎么不提你把我骗去树林的事!”

    我心中愧疚,脸上却竭力装作痛恨厌恶的样子,冷笑道:“这不是已经还给你了吗,辛大美女还来纠缠我干什么,我被谁打都跟你无关,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辛小雪眼泪簌簌而落,咬着嘴唇,不顾教室里其他人的围观,高声骂道:“秦生,你个王八蛋,混蛋,臭东西去死吧。”

    喊完,转身捂着脸跑了出去。

    我吁了口气,茫然的坐下,无意间再次看到赵多多满是玩味的眼神。

    时间飞快,转眼距我被洪磊他们算计已经是第六天的旁晚,这几天我犹如生活在阿鼻地狱里一样,共被宁小伟手下的七虎堵住打了三次,每天放学回到寝室,还要忍着洪磊等人的羞辱搡骂,尤其是随着时间的临近,心里的巨大压力更是让我睡不着吃不下,整个人眼看着就瘦了一大圈。

    放学后,我闷头直奔校外,出教室门的时候,还被刘惊涛截住,他盯着我的眼睛提醒道:“还有最后一天了,你自己掂量着办,到时候真给你曝光出去了,后悔都来不及啊。”

    我点点头,直接走掉。

    我背着掏空一半的书包,先去了一趟露天市场,在一家杂货铺里,选中了一把厚背钢柄的锋利菜刀。

    付钱离开后,我掏出手机拨了秦曦的电话号码,电话很快接通。

    秦曦有些哀怨声音传来:“你怎么总也不给我打电话,我想给你打,又怕你学习紧张不敢打。”

    我语音干涩的问了问婶子的情况,秦曦说恢复的还不错,基本上再过个把星期就可以回家养着了。

    沉默了一会,我说:“姐,你能不能回家一趟,我有点想你,还有些话想跟你说。”

    秦曦愣了一下,似乎想问我,为什么不去医院见她,但是随即又好像懂了什么,嘻嘻笑道:“好嘛,那我跟我妈说一声就回去。”

    我嗯了一声,随后挂掉了电话。

    背着新买的菜刀在大街上走着,我心里全是茫然和苦涩,让我放弃前途不能中考,那不如直接杀了我,可是我又怎么忍心再次出卖辛小雪,至于秦曦,我以前确实是恨她,可是最近两个月我们的关系已经不一样了,自从在我爸妈坟前她紧紧抱着我陪我流泪的那一刻起,我对她的记恨早被依恋和朦胧的喜欢所取代。

    我已经被逼的无路可走,既然你们不让我好,那就一起死吧,我现在最恨的人就是刘惊涛和洪磊,不管是哪个,搞死一个我也就够本了,所以我准备了这把菜刀,今天跟秦曦见见面,明天也许我就要被抓走了。

    其实对于打架和暴力,我是打心眼里抗拒和害怕的,只是人善被人欺,他们简直想把我往死里逼啊!

    心里自哀自怨,一会又恨意滔天,我沿着上学放学这条老路步行,竟然习惯性的忘记了打车。

    等我惊觉到这么走太慢了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眼瞅着也要到家了,就索性步行到底了。

    可当我上楼拿钥匙开门的时候,隐隐就觉得不对劲,屋里似乎有挣扎和喊叫的声音,我还怀疑自己精神压力大,出现了幻听。

    可当我推开,房门的那一刻,眼前的一幕让我心脏都要爆开了。

    客厅里散落着秦曦的裙子碎片,还有几件似乎是婶子的衣服也被扔的到处都是。

    而那个婶子的姘头奸夫,那个姓王的魁梧男人,正骑在仰躺在地板上不断踢腿挣扎,嘴里被塞着毛巾的秦曦身上。

    秦曦发出呜呜呜的闷喊声,可她的毕竟只是个小女孩,被那个姓王的一只手就控制住了两条胳膊,这王八蛋已经扯碎了秦曦的短裙,正在试图用另一只手去解除秦曦的内裤。

    我眼前瞬间就血红一片,此刻才理解了那句连眼珠子都红了是个什么状态。

    拽出书包里的雪亮菜刀,我两个箭步就窜过有些狭小的玄关,嘴里怒吼出一句卧槽泥马啊!

    姓王的听到动静骇然回头,我高高举起的菜刀直直落在他锃亮的脑门上。

    铿的一声,我手腕一震,锋利的刀锋直接砍开了他的头皮,却被坚硬的天灵盖弹开。

    我势如疯虎一般,挥动手臂再次下劈。

    姓王的男人尖叫道:“别,别……啊”

    噗嗤一声,他无处可躲的情况下,只能挥起右臂来挡,被我一刀剁在前小臂上,瞬间鲜血就喷溅出来,这一刀差点砍折了他的骨头。

    这个贱人的血液迸溅到了我脸上,滚荡猩红的血液让我怒火更为炽烈,狂叫一声,卧槽尼玛我要宰了你!

    抡起菜刀我就要再砍第三刀。

    姓王的疼的妈呀妈呀直叫,毫不迟疑的从秦曦身上向旁边滚开。

    我一刀落空,也不去看吓傻了的秦曦,跨过她的身体猛追婶子这个姘头。

    这个魁梧男人已经连滚带爬的跑到门口,发出不似人类的尖叫声:“杀人啦,救命啊,啊啊啊……”

    我一言不发咬牙猛追,一直撵到下楼又举着菜刀跑了十几步,眼瞅着这货在生死危机下爆出恐怖的速度实在是追不上了才作罢。

    姓王的男人一共被我结结实实砍了两刀,身上的鲜血跟断裂的水管一样洒了一路。

    我顾不上喘息,拎着刀又跑回楼上,秦曦已经从地上爬起,正在往腿上套婶子的一条裙子。

    我把菜刀一扔,冲过去抱住她,急问道:“你咋样,没事吧?”

    秦曦似乎都不会哭了,只是死死的抱住我,勒的我都不会喘气了。

    半响,她推开我,眼泪无声的倾泻着,握着拳头疯捶我的胸膛。

    “呜呜呜……你怎么才回来,你怎么这么慢,你再晚一我就,就……”

    我心中痛惜,一把搂过哭成泪人的秦曦,低声道:“都是我不好,我的错,你使劲打我吧!”

    秦曦又哭了一会,再次把我推开,揉着眼睛惊叫道:“哎呀不行,你快跑啊,一会他要报案了,警察肯定会来抓你的,你看地上这么多血啊,这个王八蛋不会被你砍死吧?”

    我摇摇头,笃定道:“应该不会报案的,他要是报案那首先就得先抓他,他是入室强,奸啊,这个罪名很大的。”

    秦曦脸一红,推了我一下有些羞恼的道:“说的这么难听,都怪你个死人,打电话让我回来,你却那么久不到!”

    我愧疚的要命,只能撒谎道:“突然遇到点事给耽搁了,对了,这个傻逼怎么进来的啊?”

    秦曦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咱家回来人了,我当时正在给我妈找换洗衣服呢,就听有人敲门,我直觉的就以为是你回来了呗,谁知道打开门竟然是他!”

    我咬牙道:“这个畜生,坑了我叔叔不说,还要祸害你,我早晚有一天要弄死他!”

    秦曦被我的满脸煞气惊住,望着我好半天才问:“生子,你叫人家回来干嘛,你还没说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