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你爱我吗

关灯
护眼
    我心中一抖,满身的血腥气息缓缓退去,强作笑脸道:“没,没什么呀。我就是好久没见你,有点想你了。”

    秦曦瞪着迷死人的大眼睛盯着我,我只好不躲不闪的跟她对视着,互相对望了一会。她刚刚哭过的俏脸本来犹如梨花带雨,竟然被我的暖心情话说的脸开始慢慢变红了,可她依然勇敢的跟我对视着,只是嘴角渐渐勾起。展颜笑的如同桃蕾初绽。

    我感觉心口处砰的一声被钉了一箭,竟然也一反胆小懦弱的本性,贪婪的迎接着她的目光,试图捕捉少女眼里所有的情绪。

    可是接下来秦曦的话又让我哭笑不得,她笑吟吟的弯着嘴角道:“你要是想我了,可以去医院看我啊,干嘛非要人家回家呢,你这家伙平时胆小怕事的,可心眼多着呢,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我憋着坏,相趁着家里没人干啥坏事呀?”

    我尴尬的直挠头,顺口辩解道:“姐,你真想多了,我就是想安静的跟你呆会,说点心里话什么的。”

    秦曦一脸的促狭,突然伸出手指来堵住了我的嘴唇,命令道:“憋说话,吻我!”

    我:“啊?”

    “你不敢?”

    我……

    “那你吻不吻嘛?”

    我心说那天从墓地回来,要不是钢丝床太渣,你都被我给破处了,初吻也早被你给霸占去了,吻就吻谁怕谁啊。

    我猛的跨出一步,一把揽过秦曦的芊芊细腰。

    秦曦嘤咛一声,身子软软的靠在我怀里。

    我低头望了望她,见她一双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眼睛似睁似闭的红唇微张,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低头狠狠的吻了过去。

    秦曦热情似火的回应着我,似乎我刚刚的勇敢彻底打动了她的芳心,她对我感情也从怜惜疼爱悄悄转换着。

    直到我们彼此都觉得喘不上来气,抵死缠绵的两张唇舌才依依分开。

    窗外夜幕低垂,算算时间,如果姓王的男人报警,现在警察早该来抓我了,看来这货并不傻,没了这层顾忌,我们两人的情绪又高涨了几分。

    秦曦勾着我的脖子不肯放开,就跟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身上,我苦笑的抱着她挪到沙发上,有些尴尬的道:“大姐啊,你很重的好不好,我还没成年呢,抱你好累的说。”

    秦曦立刻怒了,揪住我的耳朵娇嗔道:“哎呀呀,胆子肥了呀,敢说我重说我胖,你给我指出来人家那里胖了,说不出来我揪掉你耳朵!”

    我被她矜鼻子瞪眼的表情萌呆了,好半响才感觉耳朵钻心的疼,原来是秦曦见我不回话,发火的手指拧动。

    我一手抓着她的皓腕,一手指着秦曦胸前的两大坨高耸,急不择言道:“这里,这里就很胖!”

    秦曦一愣,面红耳赤的呐呐道:“这,这怎么能算啊?”

    我赶紧认怂服软,说:“大小姐我错了,你掐也掐了,拧也拧了,就饶了我这回。”

    秦曦悻悻然松开了手,却借机又往我怀里偎了偎,还嫌弃的说:“哎,你也太廋啦,靠着没有一点安全感。”

    我心中苦涩,想到,每天被人这么欺负逼迫,我能胖起来才怪呢。

    她仰着头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突然挣扎着从我怀里坐了起来,轻声问道:“秦生,你是不是有心事,你告诉我好吗,不然我会担心的睡不着……”

    我心中一软,差点就把一切都跟她坦白了,可是想想,不过是多了一个人爱我的人跟着伤心憋屈罢了,最终还是摇头说没事。

    我们互相依偎着,坐在沙发里说了好多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谈起我这两年给她洗过的袜子衣服和买过的早秦曦又一次情动的主动索吻。

    这一次吻的时间更长,两人的姿势也更为暧昧,她是横坐在我的双腿上抱着我的脖子,两瓣翘臀不断的挤压着研磨着我的下身。

    我被她的热烈感染,一只手不老实的从她的体恤衫下钻了进去,拨开文胸握住的那一刹那,秦曦狠狠的咬了我舌头一口。

    疼痛让我更加癫狂,干脆两只手把她的体恤衫都给翻了上去。

    当我双手都占领了对方地盘,不断捏弄揉搓时,秦曦已经瘫软在我怀里,媚眼如丝的低声道:“好难受啊,好像被你弄的全身都着火了。”

    我听了后血液再次加速奔腾,下边她压在翘臀下的小秦生已经如同涨停板的股票一样,硬的不要不要的。

    “秦生,你说你爱我吗?”

    我双手恋恋不舍的不离两座高峰,随口应道:“爱吧。”

    秦曦一把按住我的手,问道:“什么是爱吧?”

    她特意加重了“吧”字的语气,沉声问道。

    我一呆,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再次确认道:“那就把吧字去了,就爱好了。”

    秦曦猛的从我腿上跳了下去,双手齐动的把衣服整理好,咬牙切齿恨恨的道:“你还有没有良心,人家都给你这样了,你竟然不情不愿的说爱吧?”

    “你把我当成啥了,我恨死你了。”

    说完她拎着给婶子准备好的衣服就走,我赶紧站起来想要伸手去拉住她。

    可是想了想,我胳膊伸到一半又停住了。

    秦曦扭身走了两步,见我还站在原地没有追她,这下真恼了,一跺脚,开门就跑下楼去。

    我奔到窗子前,俯身看着渐行渐远的秦曦,心里痛的抽搐不已。

    “曦曦姐对不起,我不能害了你,让你陷在我身上,明天等着我的还不知是什么呢。”

    我从叔叔那屋翻出一瓶白酒,还是老字号的西凤,大概有些年头了,又在冰箱里找到他常备在家的下酒菜花生蚕豆。

    第一次,自斟自饮的喝起了白酒。

    心中苦闷,酒喝的也快,到后来已经感觉不到酒液入喉的辛辣刺舌了,我醉了,抱着那把沾有王姓渣男鲜血的雪亮菜刀睡的很沉。

    一觉醒来已经天大亮,宿醉之后两脚有些发软,缓了一会,洗漱之后把菜刀装进书包,直接去了学校。

    教室里,辛小雪已经来了在上自习,她看到我,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

    我自嘲的笑笑,默默走回自己的位置。

    一上午没事,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本洪磊刘惊涛等人堵住。

    洪磊直接问我:“你准备的咋样,今天放学后能不能把人给搞出来一个?”

    我装作胆怯无奈的样子回道:“我能把辛小雪约到小树林去,但要晚一八点钟吧,天黑以后你一个人去,否则我怕她起疑心,毕竟我已经骗过她一回了。”

    刘惊涛鄙夷的瞪了我一眼,骂咧道:“草泥马可别像上次那样,说帮我约,然后你又跑出来搅局!”

    洪磊眼睛发亮,挥手让刘惊涛闭嘴,说:“你确认你有把握把辛小雪给我弄到小树林去吗,你要是敢骗我,你信不信我不光让你身败名裂,我还要弄残废你!”

    我喏喏连声,点头道:“我信,我信!你们这么牛逼要收拾我太简单了。”

    他身后的马脸王柯峥嘿嘿笑道:“秦生啊,算你识相啊,其实老子们都懒得搞你了,太怂逼没啥意思哈。”

    我尴尬的笑着,俯首帖耳做出狗腿样听着。

    洪磊点点头:“晚上八我会一个人准时到的,辛小雪如果不来,你给我小心点!”

    这些混子扬长而去,我一下午的时间都在想着,晚上要怎么跟洪磊拼个鱼死网破。

    洪磊这货读高二,已经十八岁了,身高体壮的足有一米八多,我这小身板要是单挑估计能打我两个,我唯一的优势就是打算拼命和趁他不备下黑手了。

    放学后,我背着空荡荡只有一把菜刀的书包就出了学校。

    一路琢磨着就进了一家商场,男装我是看也没看,直接奔女性专柜去了,最后买了一顶黑色长发披肩的头套,又买了件红底白格的女性上装。

    我寻思着,辛小雪是黑色披肩发,还经常穿红色体恤衫,加上我体型较瘦,洪磊未必就能在两眼漆黑的树林里一下分辨出是不是她。

    买完了东西,我找了家饭店吃饭,要了瓶啤酒慢慢喝着。

    眼瞅着要到八点了,我拿出电话,分别给秦曦和妃姨发了条短信,内容只有短短几个字:“我是被逼的,再见了。”

    算了帐,我趁着徐徐降临的暮色就钻进了校后的树林,这里黑沉沉的,蚊子也在眼前乱飞。

    我选了个地方,就把头套和衣服穿戴好,又把书包带紧了紧,斜挎在胸前。

    其实之前钻进来的时候,我紧张的腿都发软,可是时间越是临近,我反而看开了,我窝囊了这么久,换来的只会是加倍的欺辱。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八点十分了,我估摸着差不多了,就踩着碎步捏着嗓子从藏身地钻了出去。

    “秦生,秦生在不呀?”

    由于年纪的关系,我的声线略显清亮毫不低沉,故意用假声学女人,不仔细听还真不好分辨。

    我扭着碎步没走出十步,身子猛然一紧,被一个大块头拦腰从后边抱住。

    “哎呀宝贝,这没有秦生只有我啊。”

    我听出这声音的主人就是洪磊,牙一咬,从胸前的书包里拽出菜刀,拧身兜头就是一刀。

    铿的一声,一刀剁在洪磊的脑门上。

    这货熬的一声惊呼,立刻就撒开了抱我的胳膊。

    我早就想好要趁他不注意就弄死他的主意,一言不发,抡刀就劈。

    洪磊被突然的出现的大菜刀砍懵了,愣神的功夫我第二刀已到。

    他急切之间一偏头,咄的一声,刀锋入肉直接砍在他的肩膀上。

    我砍红了眼,用力一拔,抽刀再砍。

    洪磊狂嚎道:“哎呀妈呀……”

    他扭身就跑,我随后紧追不舍。

    可是人被追砍下爆发的速度实在无敌,被我砍中两刀的洪磊身强力壮跑的就更快了。

    冲出树林的时候,洪磊犹豫了下后奔着学校大门而去。

    我已经抱着不死不休的念头,狂追不舍的誓要砍死他。

    转眼之间我们就越过大门冲进了校园,也不知道学校保安是没看到还是不敢出来,我追了洪磊半个操场,实在追不上了才从一处破口的围墙那钻出来。

    无奈之下我只能扔了衣服和头套打车回家,躺在床上心慌意乱的不知道干什么好,打开手机上网,却在校园网上看到了这样一个帖子。

    题目是“五中惊现红衣长发女,狂砍八狼老大半个操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