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遇伏

关灯
护眼
    帖子下有个附件视频,大概十几mb不大的样子,这个楼主还设置了回复可见,从我发现这个帖子到忍不住回复了一句再打开视频。短短几分钟的功夫,主贴回复的楼层数已达数百个。

    视频明显是用手机拍的,还是从楼上往下俯拍,晚上光线不好。加上我追砍洪磊的时候两人都在迅速跑动,只是勉强能看清洪磊的体型和面部轮廓,而我的样子,全被那一头乌黑的披肩发给挡住。

    楼下回复什么的都有。

    四楼:“卧槽这真的假的。谁知道求爆料啊!”

    五楼:“楼上是我儿子,大家都知道吧?”

    六楼:“应该是真的吧,视频上有时间的,这事刚刚发生不久,我出去撸串的几个同寝回来时还远远的看到现场了。”

    七楼:“楼主你废了,八狼大哥包好了伤口就得找你聊天了……”

    我把手机扔到一边,心中一阵阵的快意难以遏制,草泥马的,原来人生不是只有忍气吞声才可以,为什么我以前就不敢反抗,任他们打,任他们骂,还跪着给洪磊洗脚……

    我心中的忧虑和恐惧全被这股来势凶猛的快,感所冲毁,回味着手中菜刀剁在洪磊头顶时的感觉,我突然觉得之前这两年忍受的屈辱是那么的不值。

    我正胡思乱想着,手机突然一震,进来一条短信。

    我一看回复,是妃姨的,她短信里写道:“你怎么回事啊,莫名其妙发了那条短信然后就关机了,你要急死我啊,看到后速回电话。”

    我赶紧翻了翻通讯录和信箱,短信七八条,未接电话十来个,全是秦曦和妃姨打来的。

    我这才想起钻小树林前我给秦曦和妃姨分别发了条“我是被逼的,再见了”的短信。

    想了想,我又写了一条短信:“我刚才喝多了,瞎说的,睡觉了,有事明天再说!”

    分别发送过去就关了手机睡觉,可心里总是担心警察突然来敲门抓我,翻来覆去的竟然到了凌晨两点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我被准时的生物钟叫醒,昨晚那种刺激爽快的愉悦感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腹的忐忑和迷茫。

    我坐在床上思索了好久,最后决定是死是活都要去面对,逃避懦弱只能让人更加的欺负你。

    洗漱完毕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把菜刀掏出来放在桌子上,想了想,我又咬牙塞了回去,一路步行着,就走到五中。

    离大门还有几十米远的地方,我边走边想着心思,冷不防被树后蹦出来的三个人给吓了一跳。

    “孙子,你还敢来上学,他妈的你胆子真大啊!”

    我盯着对面为首的王柯峥,他身后就是八狼里的左小飞和谢军。

    王柯峥见我抿着嘴唇不说话,以为是被他们的气势震住了,大长脸上的痘痘都泛着兴奋的红光。

    “草泥马秦生,你骗了磊哥,还趁他不备砍了两刀,你这傻逼不掂量着跑路,竟然还来上学,你是捡到武功秘籍了吗?”

    王柯峥右手攥着一米多长的镀锌钢管,一下一下磕着左手掌,左小飞和谢军则是人手一条链子锁,在他们三人看来,我昨天的突然爆发,不过是软弱的食草动物被逼急了,洪磊完全没防备才吃的亏,现在三人没有急着动手,那是绝对有底气把我搞定打残。

    我沙哑着嗓子开口:“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你们欺人太甚,别在试图搞我,我真的会跟你们拼命的!”

    王柯峥脸一沉,伸出钢管的一头捅向我的肩头,嘴脸还骂道:“小逼你还牛上了,我他妈就搞你了怎么样?”

    我身子一侧躲了过去,一把拽出铁柄的锋利菜刀,红着眼睛叫道:“那你们来啊,干我啊,打我啊,过来呀!”

    三人互望一眼,神色变得凝重,成品字形慢慢朝我围来。

    我打定了注意,动起手来我别人不管,就盯住王柯峥干,反正我也是打不过他们三个,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就在情况万分紧张,马上一触即发的时候,我看到王柯峥几人的身后远远冲过来六七个人。

    领头的正是宁小伟,他身后的高一七虎全攥着粗肚细柄的棒球棍,这伙人来的速度特别快,跑动之间震的地面砰砰的响。

    左小飞第一个扭头看去,随即惊呼道:“快走宁小伟他们来了。”

    王柯峥二话不说,垂下钢管就想从我身旁跑过去。

    我心中一动,伸腿就把这货绊了个前趴,左小飞和谢军冲出去两步,见王柯峥气急败坏的趴在地上喊骂着:“秦生我草泥马啊!”

    他俩又扭头来扶王柯峥,这时宁小伟带人已经冲到,他在不远处已经看到我伸腿绊了一下王柯峥,所以冲我点点头,一声不吭,一棒子砸向爬起半个身子大马脸。

    砰的一声,这一棒球棍结结实实砸在王柯峥的后背上,打的他猛然前冲一步再次弄了个狗抢屎。

    随后七虎的兄弟全部赶到,围着王柯峥这三条狼,这顿拍啊,打的三人哭爹喊娘很快就躺了一溜。

    由于是早高峰时间段,上班上学的人太多了,这边一动手,马路上立刻就形成了围观的车潮人潮,几乎是一分钟之内就把路给堵上了。

    宁小伟见了,也不多说一句,直接带着人快速撤离,我早在他们两边接触上的时候,就把菜刀塞进书包里,悄悄溜出了老远在一边看着。

    眼看宁小伟都闪了,我定了定神,直接去上学。

    进了教室,我故作镇静的翻书写字,其实心里一直都在打鼓,洪磊看样子是没有报警,那我追砍他被人拍下的视频,会不会被校方认出来?

    今天又变相的协助了宁小伟一把,把王柯峥他们几个因此被打惨了,我跟八狼的仇又深了一层,以后我该怎么办?

    过了那个激劲啊,我心里又患得患失的想七想八,这时身后有人拍了我肩膀一把,我腾的站起来把椅子都带倒了,拧眉瞪向被我剧烈反应惊呆了的赵多多。

    我呼吸急促的盯着他,咬牙问:“你想干嘛?”

    赵多多讪讪的抽回手,干笑道:“没,不,不干嘛,就是打个招呼!”

    我一言不发的瞪着他,赵多多眼神闪躲着,悄悄望向坐的偏远的刘惊涛。

    刘惊涛本来作势起身想往这边走,不知为何又停下了,假装根本没往我这边看一样,装模作样的拿本书乱翻。

    我哼了一声,缓缓坐下,不在管身后尴尬不已的赵多多。

    这时,刘诗韵那个大嘴巴惊呼道:“哎,你们快看校园网啊,一个红衣女人把高二的洪磊给砍了哇。”

    轰的一声,教室里乱了套了,好几个八卦直接跑过去抢刘诗韵手里的电话,还有一些有流量的学生直接掏出电话开始上网。

    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这长发红衣的女生,根本不是咱们学校的,如果是的话,这个身高还这么猛,不可能一点名没有啊。

    我斜眼瞥了刘惊涛一眼,发现这货也在偷瞄我,一脸的惊疑不定眼神飘忽。

    这一天都在平静中度过,宋苗苗来上课了就没人敢乱说乱动,不愿意学的也得老实坐着。

    中午休息的时候,辛小雪似乎想要跟我说话,我瞅了她一眼就把脸扭到一边,我真的还不知道该如何跟她相处,再说我现在的处境,还是不要跟她走的太近了。

    很快到了放学时间,我满心忐忑的随着人潮往外走,奇怪的是根本没人来堵截我,出了学校大门我才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下,赶紧打了个车直接回家。

    付了车钱上楼,爬楼梯的时候,迎面从上边下来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还背着双手走路。

    我还在心里嘀咕,这么小的年纪咋还学老大爷啊,背着手走路。

    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个背着双手的年轻人猛的张开手臂,他的双手之上赫然捏着一条大张嘴的麻袋。

    我眼皮一跳就想后退,可是根本来不及,直接眼前一黑就被人套了进去。

    我啊啊狂嚎着,伸手用力往上扒,想挣脱这条大麻袋。

    砰的一声,头上被狠狠的敲了一记,脑海里嗡的一声巨响,随即就啥也不知道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依然一片漆黑,眼睛被黑布罩着,嘴巴被破抹布塞着,那股脏味熏得我直恶心。

    我心知这下废了,肯定是洪磊安排的人抓我来报仇,不知道会不会弄死我,就算把我打残了,我下半生也是一幕悲剧啊。

    “六子,三哥啥时候过来啊?这小子弄来半天了,还不让我动,我都忍不住想要报仇了!”

    这个声音听着很是耳熟,可是我咋也想不起来说话的人是谁。

    那个叫六子的男人哼了一声:“尼玛的老王,你说你一百八十多斤的体格,被这么个毛孩子给砍了,还好意思提报仇呢?”

    老王干笑道:“我不是正忙乎他姐呢,这小子从背后吓得手,当时都给我吓蒙逼了,要不是跑的快,他肯定敢往死里剁啊……”

    “嘿,你就说自己没用得了,三哥陪客人呢,一会过来,我可警告你,那个叫秦曦的女孩是三哥相中的人,你**要不长眼色,小心下边那根东西被阉啊。”

    我心中翻起滔天巨浪,这个老王竟然是婶子的姘头,意图强,奸秦曦后被我砍跑的那个渣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