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今晚爷要双飞

关灯
护眼
    那他们嘴里的三哥是谁?

    难道是沈三,是了,沈三一直对秦曦念念不忘,自从那晚在汉庭宾馆被我搅了局。他就想方设法的要得到秦曦,不过姐姐已经听了我的话,不去坐台了,他根本没有机会。这才迫不得已和洪磊商量了一出假意收我当小弟,实则是套问我有没有他溜冰的照片,最后又顺手给我摆了一道,弄个卖肉的女人脱光了坐在我身上。威胁我帮他搞定秦曦!

    这些人咋这么坏啊,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们呢,我跟秦曦一个初三一个高二,还都只是孩子而已,难道坏人真的没有一点怜悯心吗?

    想到这里我气愤的发狂,剧烈挣扎着,可是双腿双手都被牢牢困住,只能徒劳的发出呜呜声,在地面上拱动着。

    “呦呵,这小逼崽子醒了,六子你把他眼罩摘了,我要让他看看我是谁!”

    那个渣男王笑嘻嘻说道。

    随即我眼前一亮,被光线刺的好半天才敢半眯着睁开。

    果然,我身前站着的两个男人,一个矮小精悍,一个膀大腰圆,那个雄壮男人正是前天晚上要强,奸秦曦的畜生,也是我婶子经常往家里带的野男人。

    这货整个脑袋现在都剃光了,锃亮的头皮微微发青,天灵盖那块,又粘又缠的包了一大圈,耷拉着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胳膊被绷带吊在脖子上,包的里外三层的很厚重。

    “看你麻痹呢?小兔崽子,这特么都是你砍的,你还给我看?”

    他见我靠坐在沙发腿上盯着他打量,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边骂着,抬脚就踢。

    砰的一声,一脚踹在我肚子上,踢的我整跟肠子都拧了劲的疼,我痛的呜呜直叫,可是发不出声来,就连想捂一下肚子也做不到。

    姓王的还想再踢,被矮个六子一把拉住,他劝道:“先别动他,等三哥过来自然有吩咐的,不然打坏了我们都不好交代。”

    老王悻悻然走到一边坐下,骂咧道:“干你妈的,你那逼婶子还算有滋味,老子玩玩怎么了,你那傻逼叔叔竟然拿刀追了我三条街,要不是那酒鬼喝多了,我**就被他剁了,草泥马的我想玩玩那娘们的姑娘又被你这个小崽子好顿砍,你们老秦家人都**是虎逼啊……”

    又过了一会,门响,进来三个人。

    领头的正是沈长风沈三。

    后边两个马仔立刻就把门给关好了,可是这么一开一关的功夫,我还是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喧闹和音乐声,我在心里猜测,这大概就是洪磊上次带我来的未央酒吧。

    沈三直接走到沙发前坐下,双手揉着太阳穴道:“他妈的,这帮大连来的孙子太能喝了,要不是这帮犊子有钱,我**真不爱招待他们。”

    老王从沈三进屋就一个机灵的站了起来,此时更是颠颠的用一只手掏出香烟给沈三点上,嘴里谄媚道:“三哥凭你的酒量还搞不定那几个张嘴就是海蛎子味的家伙,我看您是不稀得跟他们喝啊。”

    沈三笑骂道:“去你麻痹的,你个老逼都三十好几了,还因为女人被砍,真他妈活回去了,我告诉你啊,以前你不知道就算了,这小子的姐姐可是我看好的妞,你敢多看一眼我抠出你的眼珠子!”

    老王满脸冷汗的讪讪道:“那绝对不敢,三哥你放心,我睡她妈就足够了,我那敢跟你抢女人。”

    沈三砸吧砸吧嘴,坐在那一弹腿,就把老王差点蹬个腚墩:“草泥马占我便宜啊,你睡我女人的妈,那岂不是大我一辈,睡她妈也不行!”

    老王哭丧着脸连连点头:“不睡不睡,我不跟那女人扯了。”

    沈三乜斜了他一眼,抽着烟就把眼光挪到了我身上。

    挥手之间,六子俯身就把我嘴里的破抹布给拽了出来,我一个浊气上涌,干呕了好一阵才算没有吐出来。

    沈三眯眼盯着我,半响才开口道:“小子,你挺能啊,没想到把洪磊都给砍住院了,牛逼!”

    我也毫不畏惧的回瞪他,咬牙切齿道:“有种杀了我,不敢就放我走,否则你记住,早晚我会报仇的!”

    沈三笑了,伸出戴着江诗丹顿的手腕指着我,赞道:“行,你这个样子我就比较喜欢了,怎么样,做我小舅子把,姐夫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让你天天晚上牛逼的飞起来,行不?”

    我呸了一口,骂道:“我去你妈比,我还想做你后爸呢,快把你爹我放了,不然我早晚弄死你!”

    其实我本来是不敢这么骂他的,可是他一提秦曦,我心里就控制不住的怒火翻腾,或许,秦曦已成为我不可触碰的逆鳞,谁想动她的歪主意,我绝壁的敢玩命。

    沈三脸一沉,冷哼道:“逼崽子,给脸不要脸。”

    他后带来的两个马仔对视一眼,二话不说走到我跟前,薅住头发就把我拎了起来,噼噼啪啪一顿大嘴巴,抽的我眼冒金星嘴丫子淌血,这还不算玩,他俩从我身上翻出我的手机递给了沈三,然后扭头又是一顿狠踹。

    我实在扛不住了就惨嚎出声,不过我叫是叫却一直不肯求饶。

    沈三笑呵呵的看着我挨打,拿着我电话就翻出秦曦的号码。

    “喂,秦曦吗,你听听这是不是你弟弟的声音啊。”

    沈三话音一落,其中一个马仔就拿着厚底烟灰缸,铿的一声砸在我手背上。

    我就觉得揪心撕肺的一阵剧痛从左手直接传递到大脑,嗷唠一嗓子痛叫从喉咙中冲出。

    沈三把电话撤回去放在嘴边,漫不经心的道:“给你半个小时来未央酒吧,否则过五分钟我就砸断他一根手指,如果你敢报警的话,嘿嘿,那就等着收尸!”

    我隐约听到秦曦在电话里尖叫着喊:“好,我来,我马上来。”

    她的语调都破音了,听起来好像两个人一样。

    沈三把电话挂了,扔到一边,抱着膀子饶有兴味的看着我问道:“你不是挺硬气的嘛,刚才咋叫的那么惨。”

    我把牙齿咬的咯嘣响,盯着沈三一字一句说:“有本事冲我来,对女人下手算什么男人,你敢不敢整死我!”

    沈三摇头道:“不是不敢,是没必要,你还不值得我冒着风险背个命案,你不明白社会上的一套,但我劝你最好不要用书本上的那些东西来理解人生。”

    我被他这番话说的一愣,肿胀着嘴巴憋了半天喷出一句:“你装逼呢啊,流氓讲尼玛的哲学?”

    沈三摇头不语,六子见状又扯着我的头发,把破抹布再次塞到我嘴里。

    过了不到二十分钟,门外有人敲门。

    不用沈三吩咐,手下人直接开了门。

    我瞬间眼睛就红了,秦曦不管自己来的,那个紫发女生刘怡竟然也陪着来了。

    门一开,他们就被后边的两个男人推了一把。

    秦曦和刘怡被推的向前连连迈步才算站稳,身后的房门却已经被六子他们给反锁上了。

    我躺在地上呜呜挣扎着,秦曦看到我样子当场就哭了,不顾一切的就想扑向我。

    两个混子张开手臂拦住了秦曦,她明知硬闯还不够人一拳打的,只好转身看着沈三问:“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抓我弟弟还把它折磨成这样?”

    沈三摊了摊手,耸肩道:“我没想怎么样啊,就是喜欢你,想要得到你呗。”

    秦曦冷声道:“你做梦,我不会喜欢你的,我心里有人了。”

    沈三脸一沉,鼓着腮帮子道:“你喜欢的是谁,你告诉我,我现在就让他变成残废!”

    秦曦偷偷扫了我一眼,鼓起勇气道:“是谁凭啥告诉你,我跟你说赶紧放了我弟,你这样是非法拘禁,是犯法的!”

    沈三往后一仰,嘎嘎笑道:“犯个jb法啊,他砍了我兄弟还是犯法呢,对了,这货不也是你弟弟砍的么,砍人不犯法啊?”

    秦曦顺着他的手指一看,顿时脸色变的苍白如雪,其实那边尴尬不已的老王也是满心颤抖,他更怕秦曦对沈三提出帮她报仇之类的东西,于是早早的躲在角落里低着头,没想到还是被秦曦看到了。

    刘怡紧紧抱着秦曦的胳膊,用身体支撑着她颤抖的身子,见秦曦发现曾经侵犯她的男人已经激动的忘记说话,刘怡张嘴骂道:“人渣,一群王八蛋,就会欺负女人小孩,算什么本事!”

    这话把沈三给激怒了,他站起身走到跟前就甩了刘怡一个嘴巴,然后还吹吹手指,说:“我他妈就欺负你们了,咋滴,你咬我啊?”

    说完,冲着六子一偏头。

    六子带着两个马仔围住我,又是给我一顿踢。

    我咬着牙不吭声,就怕自己痛的哼出来,秦曦会受不了的答应沈三。

    可是秦曦光看我被打的这么惨就受不了了,崩溃叫喊道:“住手!住手啊……我答应你还不行么,我陪你!”

    沈三冷笑道:“贱,刚开始怎么不同意,现在你一个不行了,那紫头发的长腿妞我也看上了,今晚爷要双飞!”

    刘怡大惊失色的捂住胸口,瓮动着嘴唇似乎想要骂他不要脸。

    就在这时,酒吧大厅里传来阵阵骚乱和打斗的惨叫声,转眼之间,这间办公室的房门被疯狂敲响,一个马仔慌叫道:“三哥三哥,宋大勇来挑场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