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世界如此之小

    门外混子叫声中透着慌张和恐惧,沈三脸色一变,直冲到他的豪华老板台后,低头捣鼓一下。竟然从桌底拽出来一把两尺多长砍刀。

    雪亮的刀锋被灯光一照泛着森森寒气,我那把菜刀的卖相跟人家这刀一比简直如农村大妈见了范冰冰。

    沈三拽出刀也顾不上我跟秦曦了,直接朝六子喊道:“快跟我冲出去,这屋没家伙不能干等。”

    六子一个箭步就窜到门口。手刚刚搭上门把手,就听门外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轰隆而来,那个报信的混子连连惨叫,似乎又跑了几步被人打倒。

    沈三低喊:“慢着先别……”

    可是已经晚了。六子已经旋开了门的暗锁,再想关上已经来不及,门外一只穿,着阿迪运动鞋的大脚咣的一声踹在门上,巨大的力道把六子撞的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沈三脸色铁青,横刀在胸前盯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一行人。

    这伙人足足有十来个,把原本百多平很宽敞的办公室都给填满了。

    领头的是个中等身材,浓眉大眼,眼神极为犀利的短发青年,他的眉眼间依稀有着宋苗苗的影子,是那种不管走到哪里,都让人不敢轻慢的人物。

    我心中暗自猜道:“难道这人就是宋大勇?”

    他走进屋眼光一轮,立刻就看到了被困得结结实实靠坐在一边的我,又扫了满眼泪痕的秦曦和刘怡一眼,才开口道:”沈三,你这逼货又欺负人,那个被绑的还是学生吧,他妈的你也是真有出息。“

    沈三红着眼睛盯着他,咬牙道:“宋大勇,我曰你妈,咱们不是说好了互不侵犯各玩各玩的吗,你今天什么意思?”

    宋大勇冷笑道:“你特么猜猜我什么意思,煞笔东西,你手下几个散货的二五仔竟然跑到我的场子里出神仙水,你敢说你不知道?”

    沈三面色一变,争辩道:“你扯淡,我交代过不许去你那边了,怎么可能?”

    “不可能你妈隔壁,今天要不是我发现的早,他妈的就被雷子砸响了场子,你还跟我装糊涂,你就是找干!”

    宋大勇再也不肯废话,带人直接扑上了上去,由于他们是有备而来,手里都攥着家伙,而沈三这边,根本就没把我和秦曦三人当回事,除了沈三手里一把砍刀轮的呼呼风响,其余人都是赤手空拳迎敌。

    宋大勇跟沈三刚一接触,刀棍直接就撞出巨大的铿锵声,显得搏杀的极为凶猛,而六子和王姓渣男他们可就惨了,这顿大镐把和钢管给他们轮的哭爹喊娘绕着屋子抱头乱窜。

    而秦曦和刘怡两人在宋大勇带人涌入的时候,就趁着没人顾得上我们,两人跑到我跟前,七手八脚就把我的绑绳给松开了。

    紧接着宋大勇盛怒出手,两边打成一团,办公室再宽敞也不够这些混子施展拳脚的,我怕咱们被误伤了,拉着秦曦两女就钻到沈三的那张老板台下去。

    刚刚藏好了身子,胳膊上还缠着绷带的王姓渣男就哀嚎着:“妈呀别打了啊,我身上有伤啊,我服了,别……”

    他从混战的另一边蹲下身子往桌子下爬,刚刚伸进来个缠着绷带的大光头,就被我一脚踹在头上,连带着他没喊出口的半截求饶话一块给踢了出去。

    随即,手腕粗细的硬木镐把,砰砰连响的落在这货头上背上。

    沈三见已方已被一面倒的圈踢群殴,心知自己要是不冲出去,转眼就会跟他们一样躺在地上被打的哀嚎。

    生死之间有大恐惧,也让沈三爆出了惊人的狠劲和力道,雪亮的砍刀轮的呼呼作响,不闪不避的跟宋大勇硬磕。

    宋大勇掌握全局,怎么可能跟他搏命,无奈之下让出一条通道,沈三抓住时机突围而去。

    他跑了,可是他那几个手下没有一个跑掉的,全被宋大勇的人勒令跪了一溜,挨个问话服不服。

    其中被打的最惨的竟然是本就有伤的老王,这货根本没敢抵抗,可不知道为啥宋大勇的人都爱打他。

    此时他已经跪不了了,躺在地上满脸的血,头上被我砍出的伤口也被镐把给重了茬,血肉模糊的非常吓人。

    宋大勇把手里的钢管扔给身后的人,挥手道:“让这几个货滚吧,沈三都跑了弄他们也没啥意思。”

    六子几人一声不吭的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出了门。

    宋大勇低头望向桌子下,笑道:“几个小朋友还没玩够啊,跟这躲猫猫呢?”

    我脸一红,心说尼玛这也是男人,我也是带把的,怎么就差距这么大?

    秦曦紧紧握着我的手,看样子我不动她是不会出去的。

    刘怡却手脚并用的往外爬,边爬边咋呼道:“学长,你真的好帅啊,你是五中的宋大勇吗?”

    宋大勇一愣,直起腰随口说道:“我是五中毕业的,难道你们也是五中的学生?”

    刘怡已经爬出桌子,兴奋直拍小手,跳着脚欢呼道:“天呐,从我上初中开始就听人在传你的名字,今年我都高二了,可算见到学长你本人了,你好帅哦……”

    这最后一个哦字,刘怡竟然是卷着舌头说出来的,一股浓浓的台湾腔如滚滚霹雳雷的我跟你秦曦面面相窥。

    宋大勇摸了摸鼻子,眼神在刘怡的两条长腿上转了一圈,尴尬道:“我一般啊,还没帅到你说的这样吧?”

    我跟秦曦也爬了出来,一起朝宋大勇致谢。

    宋大勇摆摆手,看了我一眼奇道:“看你这样子,应该还是初中生吧,这沈三咋这么王八蛋啊,他为啥抓你?”

    我沉吟着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这段恩怨,刘怡抢话答道:“这个沈长风就是个王八蛋,那次在天天乐歌厅就把我和曦曦弄到了汉庭,要不是秦生及时……”

    宋大勇眼光闪动,若有所思的看着刘怡和秦曦,我低喊道:“刘怡别瞎咧咧。”

    刘怡瞥到秦曦脸色难看,不由得吐了吐舌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慌乱中拿我做了话题,指着我道:“勇哥哥,你知道吗,秦生是你姐姐的学生哎,他可是你宋苗苗老师最中意的爱徒啦,大学霸啊人家。”

    宋大勇露出一丝意外,盯着我问道:“你真是我姐的学生?”

    我只好点头道:“我的班主任是宋老师。”

    宋大勇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亲热道:“卧槽,今天我还真就来对了,把你给救了正好,我姐的学生就是我宋大勇兄弟,我的兄弟咱们可以被人欺负,麻痹的沈三再找你麻烦你给我打电话,我分分钟弄废他!”

    能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又恰好被他救了,我心里其实也很激动,可是我嘴笨,加上长期的自闭状态都不会跟人交流。

    只能以感激崇拜的眼神望着宋大勇,连连点着头。

    宋大勇把我的手机要去,低头操作了几下又还给我,说道:“我存了自己的号在你手机里了,以后有事可以打给我。”

    我嗯了一声,接过手机确认号码已经存了进去才装进口袋。

    宋大勇又拍了拍我肩膀,点头笑笑转身就走,刘怡一下急了,猛跑两步追了上去。

    “勇哥,你能不能给我个联系方式啊,哪怕加个微信也行啊,我好想认识你哦。”

    宋大勇头也不回的挥手:“小师妹,勇哥不忍心祸害你,哈哈…”

    转眼,宋大勇的人走了个干净,我也对秦曦说:“咱们赶紧走,估计一会要来警察。”

    三人刚出门,就被一个打着耳钉,高高瘦瘦的长发小伙给拦住了,他目光热切的望着刘怡道:“我是跟勇哥混的,我叫张永赞,而且,而且……”

    刘怡奇道:“而且啥啊?”

    张永赞把目光挪向了我,嘿嘿道:“我表妹刚转去五中,听她说老师就是勇哥他姐宋苗苗,我表妹叫辛小雪!”

    我脑子轰的一下,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会这么小,这个张永赞的表妹竟然是跟我纠葛不断的辛小雪。

    见我神情有异,张有赞还颇为得意的道:“咋样,俺妹老漂亮了吧,哈哈你肯定有印象,是不是暗恋人家了?”

    我心中苦涩,嘎巴嘴却不知道说什么,身边的秦曦不干了,猛推我了一把,哼道:“还不快走,你不说一会要来警察么?”

    大家这才慌慌张张的跑出未央酒吧,直到拐进一条小胡同才算缓了口气。

    秦曦冷冷的朝张永赞道:“替咱们再跟勇哥说声谢谢,我弟身上有伤,我们先走了,拜拜。”

    张永赞还不明白秦曦为何突然变了脸,挠了挠头把刘怡拽到一边两人互加了微信。

    打了车跟刘怡分开,秦曦陪我回到家里,我问她婶子那边没人可以吗,秦曦冷声道:“她能自己走动了,我不在也没事,想起那个姓王的,我真的不愿意再去医院了。”

    我沉默不语,这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假装没听到。

    秦曦帮我涂了跌打药酒又给我弄了吃的,看着我躺下才算安心,自己也去吃了点东西,回头就找我问今天的事是怎么发生的。

    我一个头两个大,这里的弯弯绕太多了,我又不想跟她说被洪磊他们骗的要死要活,最后还让人拍了被老女人强上的视频。

    只好假装睡着一动不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