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被宋老师带到了家里

    这次受伤又让我在家里躺了两天,所幸没有伤筋动骨,第三天我跟秦曦一起去上学。

    进了校门她去高中部我奔初三,这一路上总觉得遇到的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我在心里暗暗琢磨。难道是我化妆砍洪磊那次被人看破了?可这些人瞥我的眼神并不像是震惊和忌惮啊,相反的还有种嫌恶和看怪物一样的情绪在里边呢。

    思索着,我就进了教室,来的比较早。只有寥寥几个人在上自习,他们听到声音抬头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跟之前一样直接无视掉我,反而个个都瞪圆了眼珠子把我从头到脚盯了个遍。

    我被他们瞅的浑身发痒极不舒服。可是个性使然让我不想开口挑事,仍默默的走到座位坐下。

    但有些时候你不想惹事都不行,刻薄女刘诗韵刚好是早来自习的一批人,她见我低着头从书洞里掏文具,就大声道:“某些人真够可以的,就这样都能若无其事的来上学,真他妈的恶心死人了。”

    我手上动作一顿,抬头看了看她,再次把书本拿了出来。

    可这个女人却不依不饶的继续毒舌道:“瞅什么瞅,你干了那么不要脸的恶心事,还来咱们班上学,影响我们的心情,还不行别人说两句啊?”

    我砰的一声把课本砸在书桌上,站起身盯着她道:“刘诗韵,你是个女生,别逼我!”

    刘诗韵咬着铅笔帽冷笑道:“卧槽尼玛,吓死老娘了,怎么地,刘惊涛不在你要称王啊?”

    我一股怒火上涌,气的胸膛起伏:“我读我的书,你没事阴阳怪气的找我茬,你不要太过分!”

    刘诗韵嗤笑道:“我是没事找你茬?你确定吗,你他妈都成了五中名人了你还不知道?装什么傻?”

    我心中一紧,声音小了不少,连追问道:“什么名人,你**说清楚?”

    英语课代王新鑫目光复杂的看了看我,叹道:“秦生,我本以为你跟他们有本质上的不同,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我整颗心都要炸了,厉声喊道:“到底怎么回事谁能说明白,老子……”

    突然,我被一阵手机里发出的**声惊呆了,嗔目结舌的看着刘诗韵摆弄着手里的电话,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百味陈杂的暗叫一声,这下完了。”

    刘诗韵冷笑着把手机屏幕朝向我,骂道:“渣滓,你这么小呢,就出去嫖那种老女人,可真够重口的哈!”

    57寸的大屏手机非常高清,视频里一个腰粗臀肥,两只大奶耷拉的胖女人脸上打了马赛克,坐在一样全裸的我身上,摇头晃脑咬着嘴唇嗯嗯啊啊呢。

    我脸色苍白的瑟瑟发抖,呐呐道:“不,这不是真的,你们听我解释。”

    王新鑫气愤道:“亏我上次还帮你说话,我没想到你学习那么好,竟然品德这样败坏,找女人还找个这么老的死胖子。

    哎,咱们二班的人出去都被当成了笑柄,整个五中现在没人不知道你秦生了,就连我们都跟着借光,也不怪刘诗韵骂你!”

    我颓然的坐下,脑海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心里只有一个声音“

    卧槽尼玛洪磊刘惊涛,你们可把我坑苦了。”

    茫然的坐了一会,心不在焉的我就连辛小雪进了教室都没看到,直到她直直走到我跟前,冷道:“你跟我出来下,我有话问你。”时才注意到她。

    我讶然的望着眼圈黑黑还有些红肿的辛小雪,心里几乎可以肯定她因为什么要叫我出去。

    犹豫了下,我起身跟她来到走廊里,走了几十米远,她远远的站住,背对着我问道:“你亲口告诉我,那份视频是不是真的?”

    我声音干涩的开口想要回答她,这时,走廊拐角转过来个女孩,远远的喊道:“秦生,我正好要去找你!”

    我顿时头皮发麻,秦曦竟然也来了。

    她走到跟前扫了一眼辛小雪,本来就难看的脸色再次阴沉了几分。

    举着手机就质问我:“这下边的男人是不是你,啊,你说啊?”

    我苦笑,不知道如何回答。

    辛小雪见秦曦问的也是这个问题,欲言又止的把话咽了回去,瞪着萌死人的大眼睛牢牢的盯着我,等我回答。

    半响,我哑声道:“你们觉得是不是我?”

    秦曦哼道:“千真万确就是你,我现在就想知道,你跟这个胖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你是咋想的,难道你自己不觉得恶心?”

    我惨然一笑,望向辛小雪问道:“那么,你也是这样想的,是吗?”

    辛小雪有些迟疑,最后咬着嘴唇小声道:“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你还是解释一下嘛!”

    我脸色更加苍白,心灰意冷道:“我不解释,你们觉得是真的那就是真的好了,呵呵……”

    我转身就走,像匹伤了身子被赶出族群的孤狼,茫然和无助,再次充溢着整颗心脏。

    其实,我还是有很多怨气的,我为了她们忍受了多少压力和憋屈,可是她们都不领情还怀疑我。

    天性中深藏的倔强让我选择了沉默,既然你们都认为是真的,那就真的好了。

    我回到教室后真想一走了之逃课回家,可是想想马上就中考了,实在不甘心这么放弃,只好把头埋在桌子上,谁爱咋指点指点去吧。

    很快第一节课开始,照例是宋苗苗的语文,她今天穿了一身米黄色职业套裙,剪裁合体的布料,把她本就曲线玲珑的娇躯衬托的愈发前凸后翘。

    走上讲台,用教鞭敲了敲桌子,她冷冽开口道:“马上就要中考,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听我讲重点复习内容,谁要是调皮捣蛋,我……”

    她一眼扫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我,眼神满是痛惜的顿了下口中的话。

    一节课上完,下课时宋苗苗开口道:“秦生,跟我来下办公室。”

    我跟在她身后进了她的独立办公室,宋苗苗示意我把门关好。

    我照做了,站在她桌子前不吭声。、

    宋苗苗几次张嘴又闭上,最后咬牙问道:“你跟老师说实话,那个视频是真还是假?”

    我摇摇头,说:“半真半假!”

    宋苗苗奇道:“要么真要么假,这种事还有半真半假?”

    我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宋苗苗见我不开口,恨铁不成钢的怒道:“秦生,你知不知道这事的影响有多坏啊?”

    我茫然的抬起头,看着酥,胸一阵起伏的宋苗苗。

    宋苗苗恨声道:“前天晚上这条视频就出现在了校园网上,并且网监部门的微博也被艾特且附上了视频的地址,你简直成了全星海市的名人!”

    我头低的更低了,只是紧紧攥着拳头,心中的恨已滔天。

    宋苗苗急道:“你以为没事了是吗?我告诉你,网监部门跟学校沟通过,他们以视频中女人的面目无法辨认而不确认是嫖,娼案不予调查,可校领导这两天已经接到了很多家长的投诉,他们认为自家孩子跟你在一起学习是种羞辱,要求把你开除了。”

    我豁然抬起头,红着眼圈道:“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宋苗苗急的站起了身:“他们是谁,你跟我说,我来帮你出头!”

    我心中苦涩,说实在的我也记不住跟那个胖女人到底有没有过那什么,当时确实是醉的人事不省了。

    这些话羞于启齿,所以我咬牙不再吭声。

    宋苗苗左问右问也不见我回答,气的挥手让我回去。

    可等到放学的时候,她把我叫到跟前,低声吩咐道:“我不信你没有隐情,在学校不说,那你跟我回家,我一定要问出实话来!”

    我被她勒令跟着走,教师停车场,宋苗苗按响手里的钥匙,我惊讶的发现,娇柔美貌的她,开的座驾竟然是一辆黑色的汉兰达suv。

    上了车,宋苗苗一言不发,直接把我载到她家所在的小区。

    这是一个新建的全高层封闭式小区,没有门禁卡根本不让进,上电梯的时候,我低声问宋苗苗:“老师,前天我见到勇哥了,他在家了么?”

    宋苗苗随口答道:“这是我自己的房子,大勇跟我妈住呢,不在这边的。”

    随后又惊讶看向我:“你怎么见到他的,他知道你是我学生吗?”

    我低声说:“知道的。”

    至于怎么遇到的,我不想跟宋苗苗说,因为这些事涉及到了秦曦和婶子,可以说是家丑了。

    上了楼,宋苗苗给我拿了双备用拖鞋,让我在沙发上坐下,她进屋换了身居家装,宽松的大体恤衫,一条纯棉的七分裤热裤。

    我有些不安的看着她,陌生的环境加上完全另一个装扮的老师,让我心里有些紧张。

    宋苗苗在我对面坐下,也没提视频的事,直接就问我:“班里还有人在欺负你是吗?”

    我双手捏着膝盖,不吭声。

    宋苗苗习惯性的拍了拍沙发扶手,放高了音量道:“问你话呢,哑巴啊?”

    我慢慢抬起头,一丝倔强在眼里闪动。

    宋苗苗尴尬的收回手,莹白笔直的左腿微微一偏,双腿叠在一起,轻声道:“老师道歉,我忘了这是在家里了,你别介意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