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抱紧我

关灯
护眼
    我摇了摇头,低声道:“我知道老师你是关心我,可是有些话我不想提了。”

    宋苗苗皱眉道:“我不相信那份视频里的东西是真的,就算你在青春期很好奇。可是那女人也太……”

    她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不妥,咳嗽一声眼睛往一边看去,尴尬了会,她又盯住我问:“秦生。你跟老师说实话,是不是有人在搞你,你是被胁迫了,还是怎么回事?”

    我依然只是摇头。心里哀叹,不是我不想说,真的不能说啊,难道我要告诉老师,我姐是坐台的才认识了沈三,难道我要跟她坦白我为了遮掩这件事,就把对我有好感的辛小雪给骗到树林送给洪磊?

    宋苗苗作为老师其实很有耐心了,可是仍然被我气的胸脯起伏,咬牙切齿骂道:“你咋这么肉啊,要不是看你成绩太好,平时也内向乖巧的,我才懒得关你,你到底说不说?”

    我突然站了起来,语声干涩道:“老师,没有人欺负我,那些都是我自愿的,你没别的事,我想走了。”

    说完我扭身就走,宋苗苗娇喊一声:“你给我站住,你怎么回事?小小年纪竟然如此自甘堕落,还找了个那样恶心的女人,你是不是贱?”

    我豁然转身,冷冷的盯住宋苗苗,语声颤抖的问道:“您刚才说我贱是吗,呵呵,我是贱,我天生就该被人打被人骂,跪着给人扇嘴巴,扇完我嘴巴我还要给他们洗脚,洗不好就一脚踹在我脸上!”

    宋苗苗微微张开小嘴,嫣红的舌头不自觉的露在两排贝齿外,她震惊万分的失声道:“你瞎说吧,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

    长久以来默默忍受的苦痛屈辱在这一刻突然爆发了,我嘶声道:“我说没有人欺负我,您不满意,我说了你又不相信,你到底要怎么样啊?”

    宋苗苗走上几步想拉我的胳膊,嘴里说道:“是老师情绪没控制好,你别激动……”

    我手臂一挥,把她的手隔开,控制不住两行热泪簌簌滚落,大喊道:“你不是想知道有没有人欺负我吗?你不是想知道他们都怎么搞的我吗?好!我让你看看就是!”

    说完,我两只手掰在白衬衫的衣襟上,猛的发力一扯,撕拉一声,上衣的扣子全部崩掉。

    我胸膛略显瘦弱的皮肉上,青一块紫一块,全都是被沈三手下那些人殴打出的伤痕。

    而属于年轻人最爱显呗的两块胸肌上,密密麻麻全是烟头烫出的烟疤,一个个狰狞的烟疤全有大拇指甲盖那么大,这些都是洪磊刘惊涛他们送给我的礼物,让我痛彻心扉终生难忘的折磨。

    我红着眼眶盯着宋苗苗,语声木然道:“亲爱的宋老师,您看到了吗,满意了吗?还要我坦白吗?”

    宋苗苗彻底呆住了,眼神里满满的都是震撼,她鼻翼煽动着,呼吸都略显局促,失神道:“这,这怎么可能,这是真的?”

    我任眼泪肆意淌下,擦都不去擦一下,冷声道:“难道不是真的还是我自己烫的,我闲着没事揍自己吗?”

    宋苗苗难过的直摇头,语调都有些哽咽了,美丽的双眸中也蕴满了又痛又怜又愧又悔的神色,她说:“对不起秦生,都是老师的失职,我以为你只是被孤立,没想到事情竟然严重到这个地步,我……”

    她说着道歉的话,竟然激动的指尖微颤,缓缓伸出手,轻轻触摸我胸口的伤疤。

    “这帮该死的混蛋,他们咋这么狠心对你下手,我要开除他们,我要全校批评他们!”

    宋苗苗指尖细腻滑嫩,有些微凉,摸在我的皮肤上,如同一块有弹性的软玉一样让人舒服。

    我有些贪恋这种感觉,竟然忘了推开她的手。

    只是红着眼眶恨声道:“不需要你管,我被人打的满地乱滚到处爬的时候你都没有出现,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我会靠我自己来报仇,我发誓!”

    宋苗苗手一顿,焦急说道:“是老师不够格,我不配做你的老师,关心你还远远不够,可是你千万别干傻事毁了自己的前程,那样我就更加无法原谅自己,千万别做傻事,你答应老师好吗?”

    我冷冷的注视着她,刚想摇头,突兀的,肚子里响起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这声音完全出自生理本能,简单点说就是肠子和胃都感到饿了,合起伙来叫嚣抗议呢。

    我满腔的仇恨和不甘被这该死的几声咕噜全部驱散,尴尬莫名的脸有些发红,摸着鼻子丢下一句:“那个,老师我走了,谢谢你的关心。”

    宋苗苗那肯就这样放我走,急喊道:“站住,你不能走,我不放心你,咱两必须再谈谈。”

    我脚步顿下,苦笑道:“老师我好饿,我想回家去吃饭啊!”

    宋苗苗一愣,随即噗嗤笑出声,抓着长发道:“哎呀,我也不会做饭,我平时都是叫外卖或者下楼去饭店,这样,你介意跟老师去外边吃点东西吗?”

    我只好转身朝她点了点头,宋苗苗神情一松,飞快的跑进里间取了钱包又跑出来。

    冲我说:“走吧,老师带你吃火锅去。”

    开了门我们并肩朝电梯走去,宋苗苗住的是顶层,足足有27层那么高,如果靠走的,估计得半小时才能下到楼下去。

    走到电梯门口,等了一会,电梯上行到顶,空无一人的,我们直接进去按了下行键。

    我身上的白衬衫被自己拽坏,敞的胸怀觉得不雅,就微微侧身对着宋苗苗,宋苗苗手里抓着钱包,脚下就是一双普通的皮凉拖,宽松的米黄色体恤遮住了她大半个翘臀,她不时还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拢拢长发。

    本来一切都很正常,可是电梯运行了不到十秒钟,大概也就下去几层楼的功夫。

    我们脚下猛的一震,咣当一声巨响,电梯停住一动不动。

    这一下震动幅度很大,来的也太突然,宋苗苗尖叫着就扔掉手里的钱包,一把抓住站在一边的我,整个人几乎就挂在了我的身上。

    我也失去平衡,本能的就想找个支撑,她靠来的正是时候,我也紧紧的抱住了她。

    随即,电梯又荡了两下,嗡嗡鸣响间灯火全灭。

    狭小的空间中瞬间一片漆黑,二十多岁的女老师已经吓懵了,颤抖着身子呐呐道:“我们会不会摔死?”

    我定了定神,安慰她道:“应该没事的,故障而已呗,一会就有人来救了。”

    其实我他妈那懂这个啊,我也害怕电梯再次失控轰然下坠,那我和宋苗苗的唯一结局就是化身肉酱了。

    可是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女的,就算是老师也不过是比我大一些的单身女孩罢了,这种时候男人一定要镇静有种,女伴才不至于崩溃。

    我正在胡思乱想着,怀里抱着的宋苗苗似乎有些不对劲,她颤抖的频率越来越高,简直牙齿都打战了,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越来越用力,整个娇躯也不断的向我怀里挤着,就好像要把整个身体都冲进来,藏到我的身体里边一样。

    我被她胸前的一对丰美高耸挤的口干舌燥,艰难开口道:“老师,你勒的我喘不上气来,你松一咳咳……”

    宋苗苗已经陷入失控的状态,她呼吸短促的不住重复着一句话:“抱紧我,求求你,我有幽闭空间症,我会喘不上气死掉的。”

    我顿时傻了,我咋这么倒霉,刚好她有恐惧症就跟我坐电梯遇到故障。

    可是她都说了有这个毛病,我只能更加用力的抱紧她。

    这下立刻又出事了,本来我的衬衫就被自己扯坏敞个怀,宋苗苗投身扑来等于跟我只隔了她那一件体恤衫,夏天又热,她回家换了衣服肯定要挑舒服凉快的穿,那衣服有多薄就可以想象了。

    加上她拼命的往我身上贴,蹭动摩擦间,我赤露的胸膛被她的一对山峦狠狠挤压着。

    恍惚间我就浑身燥热,一股热血下沉。

    控制不住自己,伸出一双手臂环扣在宋苗苗的腰间,猛的用力向回带,我们的小腹也紧紧贴在了一起。

    可宋苗苗却丝毫不抗拒,似乎这样的动作能让她更有安全感一样,只是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怕我突然推开她。

    我下身迅速膨胀挺立起来,难受的我直咬牙。

    宋苗苗似乎感应到了有东西顶的她小肚子不舒服,竟然空出一只手,随手就把小秦生给按了下去。

    我身子一抖,不安的扭动了下后背腰身,直觉让我感到下边陷入了一个凹陷的所在。

    这下宋苗苗反应过来了,她惊呼道:“呀,不行,你怎么,拿开。”

    我不吭声,但也没有继续乱动。

    宋苗苗犹豫了下,她到底战胜不了幽闭症的恐惧,继续紧紧的抱着我。

    她一发力,我更受不了了,心中像被十万只蚂蚁一起啃咬一样,又痒又麻的就想干点什么。

    默不作声的,我的右手就滑进了她宽大的纯棉体恤衫里,刚接触到宋苗苗腰间的细嫩皮肉,我就爽的手指直颤。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