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小流氓你给我记住

    秦曦一言不发,冷着脸快步逼近,刘诗韵被她的满脸煞气惊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秦曦走到她跟前。胳膊轮的老高,狠狠抽了下去。

    啪!

    刘诗韵捂着脸颊,呐呐道:“你竟然敢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秦曦弯起嘴角。说:“凭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都应该杀了你!”

    抡起胳膊再抽,劈啪!

    刘诗韵两侧脸颊全部浮现秦曦的纤细指印,她被激起了本身的戾性。尖叫着一头撞在秦曦胸口。

    秦曦也没什么打架经验,被刘诗韵一头撞的差点摔倒,连退了几步靠在身后的课桌上才算站住。

    刘诗韵趁机就来抓秦曦的头发,嘴里发疯了一样哭嚎着:“臭卖,逼的你敢打我。”

    啪,啪!

    刘怡见秦曦动手,早就悄悄挪到跟前,此时趁着刘诗韵去抓秦曦的头发,她也轮圆了胳膊两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

    刘诗韵被刘怡扇的直发蒙,手指够到秦曦的长发了又收回来捂着脸,她哭叫道:“你们欺负人,有本事单挑!”

    秦曦飞起纤细的长腿,一脚踹在刘诗韵的小肚子上,回骂道:“你也配跟我单挑,我撕了你个**货。”

    刘诗韵一屁股坐在地上,想往起爬却被刘怡薅住了头发,用力一扯就给按到在教室地面上。

    王柯峥皱眉,想要开口干预,宁小伟活动着手腕,笑呵呵的盯着他。

    洪熙水瞧了瞧被按在地上狂扁的刘诗韵,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八狼的人略一犹豫全都跟着迈步。

    刘惊涛见状,冲赵多多和冯翱翔一递眼色,一溜小跑的追上王柯峥,簇拥着洪熙水出了教室门。

    本班的同学都眼睁睁看着刘诗韵被秦曦和刘怡死死骑在身下,一个嘴巴接着一个的狂扇,没人阻拦也没人求情。

    我有心说句算了,可是想想刘诗韵的可恶,自己都恨不得上去猛踢她一顿。

    谁也没想到的是,辛小雪竟然起身快步冲了过去,一把推在秦曦肩头,差点把秦曦给推倒。

    她的举动太过突然,让我反应不过来,等我冲过去的时候,秦曦和刘怡已经舍了刘诗韵,两人扯着辛小雪的头发把她给按倒了。

    辛小雪吹弹可破的俏脸上满是倔强,一声不吭的死死盯着秦曦。

    秦曦如发狂的母狮一样,伸手就想抓辛小雪的脸。

    我急喊道:“别,住手!”

    秦曦手指摸在辛小雪绝美的脸蛋上,扭头望着我,咬牙道:“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她,这个死丫头跟别人合谋诬陷你偷东西,你还护着她,你是不是傻?”

    我难堪的直摇头,但是咋也不能看着她们打小雪啊,就把秦曦强行给拉了起来。

    秦曦连踢带咬的挣扎,一直骂我胳膊肘往外拐。

    刘怡倒是没说什么,见我不让打辛小雪,她扭头又抽了刚刚爬起来还在哭的刘诗韵两嘴巴。

    全班的人都跟看春晚一样目瞪口呆,看着场中四个女人一个男人乱成一团。

    宁小伟幸灾乐祸喊道:“生子兄弟,要不要哥哥帮忙?”

    我全力控制着秦曦的暴怒,一不小心脸上就被她抓了一条血檩子。

    我也生气了,大喊一声:“够了,别闹了!”

    秦曦这才不再跟我厮打,不过还是指着从地上爬起的辛小雪骂道:“贱女人,你特么坑的秦生差点自杀,现在还阻拦我们打这个三八,你真是贱货!”

    辛小雪红着眼睛,情绪也处于失控状态,尖声回骂道:“是,我是跟刘惊涛他们搞了秦生一回,可是你怎么不问问原因,当初我对他那么好,每天为了让他吃点好的,我忍着肚饿等他吃饭的时间,那时候你在哪?”

    秦曦脸色一白,咬着嘴唇不说话。

    辛小雪眼泪流了出来,她挽的马尾辫被秦曦扯乱也顾不上整理,披散头发喊道:“究竟是我贱还是你贱,如果不是你去当坐台小姐,落下把柄在别人手里,秦生怎么可能把我骗去树林?最后我们的误会越来越深,一直走到今天这步,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说咱俩谁是贱女人!”

    秦曦被辛小雪诘问的无言以对,一腔怒气无处发泄,猛然瞥见趴在桌上抽动肩膀的刘诗韵,嘴里骂着就冲了过去。

    刘诗韵尖叫着又被秦曦扯头发拽倒,秦曦抽了她两个嘴巴,指着她的鼻子问:“说,你为什么处处针对秦生,他坑过你还是欠你钱?”

    刘诗韵呜呜哭着摇头,说没有,都没有。

    “那你就是贱喽,贱货就是欠抽,今天我替秦生跟你算总账,我草泥马的。”

    刘诗韵:“呜呜,别打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说了。”

    “去你妈的。”

    啪!

    铃声响起,早自习结束,各班的学生纷纷涌向操场,走廊里一阵阵的喧哗。

    宁小伟看了眼刘怡,刘怡跑过去,拉住秦曦说:“该走了。”

    我朝宁小伟点点头,说了句:“谢了。”

    宁小伟挥手,远远的话声传来:“放学后咱们一起去小树林吧,别自己先去。”

    刘诗韵被两个女生给打的披头散发,双颊红肿,哭的是凄凄惨惨的也没人敢去安慰她。

    我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干什么,就跑到校外买了盒中南海,抽了两口差点没呛死。

    不一会,休息时间结束,上课铃一响,我的整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因为第一节课就是语文,想起昨天晚上跟宋老师在电梯里的一幕,我忐忑的简直要晕过去。

    宋苗苗黑着眼圈夹着课本就进来了,她今天不知咋地没穿职业套裙,下身是一条修身牛仔裤,低腰绷臀的显得双腿分外笔直修长,我盯着她脚上的阿迪女款跑鞋,心里却是一荡,因为我想起昨晚电梯刚来电的时候,我有一只手还在她的腿间求索着,她惊叫着跳开时,慌的甩掉了一只皮凉拖。

    也许是宋苗苗感应到了我的目光,冷冷的朝我这张单人课桌扫了一眼,砰的一声把讲义都摔在了桌子上。

    “上课!”

    语文课代表起立,喊:”老师好!”

    宋苗苗没有如平常一样说话,挥手道:“坐下!”

    随后又冷冷的盯着我这边,缓缓开口道:“秦生,上台来,把我前天讲的重点复习内容抄在黑板上!”

    我慌忙站了起来,低声道:“老,老师,前天我没来。”

    宋苗苗阴沉着脸,训斥道:“你干什么吃的老不来上课,谁给你的勇气总请假,仗着自己的学习好吗?我告诉你,从今往后别想跟我手里请一天的假,你敢旷课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冷汗冒了出来,心说不用这么明显吧,那是次意外好不好,你要不说让我抱紧你,我怎么敢主动那啥啊。

    宋苗苗盯着我,脸色沉得好像能拧出水来,见我不敢顶嘴,才哼了一声:“你出去走廊站着反省,没下课不许进来!”

    我面红耳赤的低头就走,初中三年,还是第一次被老师罚站,说不难为情那是假话。

    站到双脚发麻的时候,终于下课了,宋苗苗快步走出教室,经过我身前的时候停住,低声道:“小流氓你给我记住,敢瞎说八道,我,我打死你!”

    我低低嗯了一声,也不敢瞅她。

    宋苗苗又瞪了我一眼,快速离去。

    放学后,我坐在教室里等,没几分钟,秦曦,刘怡,宁小伟等人联袂而来。

    我迎上去,拉着秦曦的胳膊说:“要不算了,女生老打什么呀,咱回家吧。”

    秦曦一甩手,瞪着同样没有走的辛小雪道:“女生干嘛不能打架,有些人就是欠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