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为了咱们的友谊之树长青

关灯
护眼
    刘惊涛身子一颤,半秒后才发出惊天动地的哀嚎,那声音穿金裂石的直上云霄,震的我耳中都嗡嗡的响。

    近处观察战况随时准备喊停的宁小伟见了我的狠手。机灵灵一夹双腿,似乎我捏的是他的蛋一样。

    刘惊涛早就放开了我的脖子,蹲在地上捂着裤,裆撕心裂肺的叫唤。嚎了两声又翻身栽倒,满地的打滚,疼的已经不会骂人了。

    我心中的仇恨全部被点燃,恨不得一下就弄死他。也不管这货伤的咋样,追上去,揪住他的头发,一拳一拳往他脸上砸着。

    赵多多连忙跑上来大喊:“别打了,我们认输!”

    宁小伟冷笑道:“需要本人认输才算,你要敢动我立刻就废了你。”

    可刘惊涛已经疼的要昏过去,哪里还能开口说话,这顿老拳让我揍的,转眼就已经鼻口窜血。

    围观的学生都没想到,原本如同儿戏般的女生单挑,会演变成如此血腥的男生对决,全都收起嬉笑的表情,心惊胆战的看着事态发展。

    最后秦曦忍不住了,冲上来抱住我,说:“生子别打了,弄死这种人咱们犯不上啊。”

    我这才停了手,朝八狼那边喊道:“我不用管洪磊叫爹了吧?”

    王柯峥阴沉着脸不吱声,可他随即就盯着我身后的方向眼前一亮。

    我和宁小伟似有所觉转身看去。

    在我们来的那条路上,此时围过来一群光头黑背心的社会混子,人手一根镀锌钢管,领头的却是脑袋缠着纱布,肩膀也缠裹着老高的洪磊,他身边那矮个子是沈三手下的头目六子。

    秦曦和七虎的兄弟立刻向我和宁小伟靠拢,抱成了一团,警惕盯着逼近的那一群人。

    洪磊用完好的那只手拎着钢管走在前边,嘿嘿笑道:“卧槽人挺齐啊,省我挨个找了哈!”

    宁小伟沉声道:“洪磊你不讲究,咱们五中的事,你带社会人来算什么?”

    洪磊开口就骂:“我跟你讲究个jb,有本事你也找社会大哥啊,今天我就是干你,管你服不服!”

    说完一挥手,喊了句:“六哥交给你。”

    六子一声不吭,带人直扑我们这一撮人。

    围观的学生们一看动了家伙还有社会流氓参与,都是一哄而散紧怕自己被误伤。

    结果不言而喻,我们整体年龄偏小不说,还手无寸铁,再加上对面汇合了两部分人马,数量直接超我方两倍,那还怎么打?

    没用上三分钟,除了突出重围的宁小伟,剩下的六虎和我全被放倒在地,被钢管抽的皮开肉绽发出惨叫。

    洪磊也不废话,指着秦曦道:“三哥说了这女孩给他带走,砍我的这个小杂种由我自己处置。”

    六子点头,挥手间上来四个壮汉,就把秦曦手脚捆上堵了嘴巴,直接塞到麻袋里。

    洪熙水惊道:“洪磊你干什么,同学打架而已,你带外人来搞已经不对,怎么还抓女生走?”

    洪磊不耐道:“姐,这事你别管,你也管不了,这是沈三要的人!”

    我嘶吼着爬了起来,哀嚎道:“草泥马,放开她……”

    洪磊一棍在砸在我的头上,放你马勒戈壁。

    我眼前一黑彻底陷入了黑暗,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觉得彻骨的寒冷,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去不说,还**的被泼了几盆水。

    我伸出舌头一舔,粘稠的液体有着浓浓的甜味,简直甜的让人反胃。

    我下意识的就想伸手擦脸上的水,才发现手脚都被牢牢捆在一根木桩子上,这桩子又粗又长钉的极深,根本撼动不了它。

    我心急如焚,不知道秦曦咋样了,会不会被沈三给……

    当即大喊道:“有没有人,谁来救救我啊,救命啊……”

    声音向远处传去,又被前方的墙壁挡住折了回来,一声声呼救回响着:“有没有人……救救我啊……”

    喊了半天只有我的回音,只好静下心打量身处的坏境,我发现这是一个废弃的防空洞入口,仅有的光线几米外就看不到人了。

    我心说洪磊这个傻逼搞什么,难道想把我困在这里活活饿死吗?

    可是随后的一幕却让我心胆剧烈,恨不得刚才直接被沈三手下给打死算了。

    我先是察觉到脚背上一痒,一阵阵的酥麻像是有东西在脚上爬着,然后这种感觉迅速蔓延,从小腿爬升到了胸口。

    低头一看我不禁全身发麻,一个个黄豆大小的蚂蚁,成群结队的在我身上到处乱爬乱咬。

    又痒又疼的加上恐惧,让我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这种折磨持续了两分钟后,蚂蚁已经爬的我满头满脸都是,它们还试图从我的鼻子耳朵往里钻。

    吓得我不敢睁眼,不过所幸耳朵深处和鼻孔都没有糖水,钻进去的几只探了探路又掉头爬了回来。

    可是这也受不了啊,那种揪心的场景实在太瘆人了,你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救你,这么黝黑封闭的坏境里,身上是密密麻麻不断啃咬你的蚂蚁,偏偏你还被限制了自由。

    就在我绝望的几乎要昏过去的时候,一道手电光像救命的稻草出现了。

    “有人吗?秦生你在不在这啊?”

    我几乎是嘶吼着喊道:“我在我在,救命啊,啊啊啊……”

    来人似乎被我这嗓子吓了一跳,手电光抖了抖才悠的照过来。

    我眯着眼睛一看来人竟然是洪熙水,心说我去尼玛完了,她怎么可能救我?

    洪熙水借着手机的光亮,紧跑两步到了我跟前,看到我身上的一幕,顿时被惊的连退两步,喊了一声:“哎呀这咋回事?”

    我哭叫着喊道:“求求你,帮我放开,我快被他们咬死了啊。”

    洪熙水慌乱答道:“好好,你别急,可是我有点害怕,我,我尽力。”

    我咬牙道:“别废话,快点把绳子给我解开啊……”

    洪熙水把电话放到一边,调整好了角度借着光亮,颤抖着两条大长腿就站到了我身后。

    她嘚嘚索索的,不时被爬上手背的蚂蚁惊的哎呀哎呀乱叫,费了半天劲才算把我双手解放了。

    我已经要疯魔了,手脚并用的就把腿上的绳子给解开了,撩着蹶子跑出山洞口。

    洪熙水拎着我的衣服在后边吱哇乱叫的喊:“秦生你等等我,我也害怕啊,你的衣服哎……”

    我冲出洞口就疯狂拍打身上的蚂蚁,激动之下差点把老二都给捶碎了。

    在山洞里我全身黑乎乎的爬满了蚂蚁还不怎么样,出来站在天光下,蚂蚁也弄掉了不少,洪熙水就不敢直视我的身体了。

    看她抱着我衣服脸向一边扭着,我吼道:“看什么看啊,来帮忙啊!”

    洪熙水哦一声,只好硬着头皮满脸红晕的站在我身前,用手里的衣服给我抽打剩下的蚂蚁。

    我心中对洪磊的恨已到了顶这犊子太损了,如果她姐不来,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蚂蚁咬死,就算咬不死也特么能痒死恶心死。

    我一定要报仇,洪磊你给我等着。

    忙乎一阵总算清理干净了,我赶紧穿好衣服,问仍然红着脸的长腿妞,说:“你咋来了?”

    洪熙水期期艾艾道:“秦生,咱们之间的矛盾就是学生之间的打闹,洪磊弄了那些人来,是他不对,我替她道歉行不?”

    我掏出衣兜里的手机,还好没有进水可以用,打给秦曦,关机的,我急的要疯了,又拨打刘怡的电话。

    两声就接了,我急吼吼问道:“你在哪,秦曦呢?”

    刘怡忙道:“你没事了吗,太好了,大勇哥的人还在到处找你呢,秦曦已经被救回来了,这次还多亏了宋苗苗老师啊。”

    我懵逼吼道:“秦曦没事了吗,谁救的怎么回事?”

    那边电话被秦曦抢去,她说了一阵我才明白。

    原来是刘怡见我被抓走,立刻给张永赞打了电话,张永赞跟宋大勇汇报这事,可宋大勇不太爱管,最后还是张永赞出主意,让刘怡直接找了还在加班没走的宋苗苗老师,宋苗苗听说我跟秦曦全被混子抓走,马上给宋大勇去了电话。

    宋大勇跟宋苗苗的感情非常好,不忍拒绝老姐的请求,立刻带人扫了沈三的另一个场子,把岌岌可危的秦曦当场抢了回来。

    我长吁一口气,问秦曦:“那你在哪呢,回家没?”

    电话又被刘怡接过,说:“我让秦曦跟我住两天,她受了惊吓我陪陪她,正好我爸妈都去旅游了家里就我自己。”

    我也不好反对,就把电话挂了。

    然后我转身就往山坡下走,洪熙水紧紧跟在我的后边一声不吭。

    我扭头盯着她:“你跟我干什么,还嫌被你们兄妹搞的不够?”

    洪熙水喏喏道:“我,我想送你回去,这是郊区,打不到车呀。”

    我哼了一声,坐在洪熙水骑来的摩托车上。

    洪熙水直接把头盔让给了我,然后发动车子示意我坐上来。

    我一坐上去就感觉这公路赛的摩托车后座太特么窄小了,不禁让我身子前倾紧紧贴在洪熙水的背上,下身也被挤的顶在家人的屁屁上。

    洪熙水不动色声的拍了拍细腰,示意我抱住她,然后一给油门又窜了出去。

    这一路上我不可避免的绮念丛生,因为洪熙水的腰臀实在是太柔软,太美妙了,尤其是这段郊区的路并不平坦,一颠一磨的还没走上一半的路,我下边就怒发勃张了。

    到了我家,洪熙水要走,我鬼使神差道:“我这个样子,你要是有诚意道歉,咋的也给我送上楼,给我弄点热水喝啊。”

    洪熙水犹豫了下点头,上楼了我又加码谈条件,要求她必须给我弄点吃的才行,她说出去买我说不爱吃。

    我洗了澡出来,洪熙水还在厨房里折腾的乒乓响呢,我溜到婶子那屋,找到她平时服用的安眠药,一咬牙就给碾碎了两片,然后拿了叔叔一瓶红酒两个杯子,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等在餐桌旁。

    等了一会,洪熙水终于出来了,她端着糊成黑炭的西红柿炒蛋和青椒土豆丝,尴尬道:“我不太会,你别嫌弃……”

    我摇头,意味深长道:“怎么会嫌弃呢,为了我们冰释前嫌,为了咱们的友谊之树长青干杯!”

    洪熙水解开围裙摇头道:“我不会喝酒,你慢慢吃我该走啦?”

    我脸一沉,缓缓道:“你这什么态度,是要讲和吗,一杯酒都不喝的?”

    “那,好吧,酒一杯。”

    我把掺了安眠药的酒杯推过去,举杯道:“切尔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