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今宵别梦寒

关灯
护眼
    当的一声轻响,高脚杯撞在了一起,其实我也不会喝红酒,但仍学着电视里演的那样。轻轻摇晃了下酒杯,瞅着洪熙水干了,才一口饮尽又苦又涩的红酒。

    洪熙水用手背擦了擦唇角,放下酒杯道:“太晚了。我真的得回去了,你多吃点然后好好休息啊。”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我大急,尼玛我给你下了安眠药的。你特么要是骑着公路赛药劲发作睡着了,那会死人的。

    急切之间我一挥手就把酒杯扒拉掉一个,砰的一声掉地上摔的粉碎,我见洪熙水果然回头看来,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头就惨叫:“哎呦哎呦,我头好晕啊……”

    洪熙水紧忙跑回来,扶着我的胳膊把我弄到椅子上做好,关切的问:“怎么啦,刚不是好好的吗?”

    我心中翻腾,暗暗咬牙,不好意思了长腿姐,你弟他们几次三番的想搞我姐和我女神,又下套往死里整我,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既然你送上门来,我要不报复,我他妈也太窝囊了。

    洪熙水见我皱着眉头不说话,无奈道:“还是跟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你把上衣穿了我送你去。”

    我回过神来,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说:“下午被刘惊涛那孙子把脑袋打够呛,又被你弟他们弄到山洞里浇足了糖水,估计我要受凉感冒啊,去医院到不至于吧?”

    洪熙水点点头,说:“那你这又感冒药吗,我拿给你吃两粒,然后我就回家了。”

    我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道:“熙水姐,你能多陪我待会么,我怕自己发烧啊,等会没事你再走好吗?”

    洪熙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无奈道:“好吧,再陪你待半个小时,然后我必须得回家了。”

    我点点头,心说用不了半个小时你可能就迷糊着了吧。

    她又找来拖布扫把,将酒杯的碎渣给清理好了,地板拖的干干净净才坐在沙发上跟我一起看电视。

    她打扫的时候,我就抱着头靠在沙发上装头晕,其实是眯着眼睛偷看她的两条长腿呢。

    洪熙水的大长腿太迷人了,牛仔短裤绷的翘臀浑圆,两条腿又白又直的颀长至极,而上身又相对较短,所以就连不是太大的双,峰,也显得完全够用了。她的这种身材比例根本不像是亚洲人,反而特像国际上那些什么超模。

    看了会无聊的综艺节目,小s在屏幕上口沫横飞的挑,逗男嘉宾,我都有点困了,可洪熙水还没有闭眼的趋势。

    我心里怀疑婶子那药不会是过期的吧,正想着,洪熙水突然打了个哈欠,摇摇头道:“呀,好困,这么疲倦呢。”

    我心中一乐,顺口说道:“你闭眼休息一下呗。”

    洪熙水喃喃道:“那怎么行,人家还要回……家呢。”

    说完,她一头栽倒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当时没敢动,又等了几分钟,发觉洪熙水的呼吸变得绵长稳定了,才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嘴里喊道:“喂,醒醒。”

    洪熙水动了动眼皮,一声不吭的继续睡着。

    我激动的站了起来,横腰搂腿的就把她抱了起来,犹豫了下,还是没敢弄到里间去,直接把洪熙水放到了我铺在客厅里的这张小床上。

    洪熙水身高一米七,穿上带点跟的鞋几乎比我还高,抱着她对我来说还挺费劲的,把她扔到床上,我也累的顺势趴了上去。

    喘了两口气,我才支起胳膊看着眼前这个人事不省的大美女,心中其实挺纠结的,我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弄她,按理说这么做我有点恩将仇报了,可是对于她弟弟的恨又让我咬牙切齿,恨不得抓住一切机会复仇。

    最后一咬牙,我去你妈的,这么些年我就是个怂逼,今天好不容易干翻了刘惊涛,我不要在做废物,我要反抗我要动手。

    说服了自己,那剩下的事就好办了,我先把手掌覆盖到洪熙水的大腿上,从左到右摸了个遍。

    那种滑腻顺爽的感觉让我更加激动。

    往前挪了挪,直接趴在了洪熙水的身上,我把她的体恤衫向上掀去,望着黑色文胸中间那一抹惊心动魄的雪白沟壑,我瞬间热血了,一把扯掉她的罩罩,低头就咬了上去。

    也许是我的动作太大弄疼了她,洪熙水皱眉嗯了一声,吓得我身子一抖动也不敢动。

    挺了一会见没啥反应,才又壮着胆子把两只手都摸了上去。

    洪熙水在睡梦中被我摸的浑身发烫,嘴里连连呓语。

    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轻轻解开她腰间的扣子,试探着就把她的牛仔短裤给褪了下去。

    入目的,是洪熙水平平的小腹,再往下就是她印着卡通图案的俏皮内内了。

    此时我已经欲罢不能,飞快卸了自己的武装,跪在洪熙水身前,愣头愣脑的鼓捣了一阵,终于是窥得门径。

    我脖子上青筋暴突,沉腰挺臀猛的发力。

    “啊,呀,疼,好疼呀……”

    洪熙水猛的睁开眼睛,双眼没有焦距的盯着我,疼的眼泪从眼角簌簌滑落。

    我已经顾不上害怕了,此刻已被动物的本能全面引领着,迅速抽出再次推送。

    “啊,疼啊……”

    洪熙水双手无意识的抓着我的胳膊,长长的指甲猛的陷入我的肉里。

    我被这股疼痛刺激的浑身一抖,就在第三次深入她身体的时候,爆发了。

    我双肘撑着床面,足足呆愣了三十多秒才算拉到。

    我满头大汗的吁了口气,身子一翻滚到了洪熙水旁边。

    可能是连续的疼痛让洪熙水的药性被消磨,就在我去了之后的不久,她就恢复了神智,惊叫着坐起来,双手抱胸喊道:“你干了什么,你对我弄啥了?”

    我咧嘴一笑,嘿嘿道:“你猜?”

    洪熙水猛然又分出一只手捂住了下,体,尖声嘶喊道:“秦生你王八蛋,你畜生,你恩将仇报!”

    我跳下床,甩着东西就站在了她跟前,抓着她的脖子也疯狂大喊道:“这他妈都是被你们逼的,你知道吗,你弟弟不光想要糟蹋辛小雪,还把我拍了那种视频,逼我把我姐搞去给他们老大玩,难道我就不能报复,许别人搞我的女神和姐姐,我就不能动他们的?”

    洪熙水呆了呆,随即抓着头发呜呜道:“我已经替他道歉了呀,再说这关我什么事,你要报复也是找洪磊他们啊,你就这样把我的第一次给夺走了,我以后可怎么办呀……”

    我冷笑道:“我草了你,然后我也道歉,就没事了吗?你说的真轻巧啊,放心,我一定会找他们报仇的,但有一样你刚刚说错了。”

    洪熙水张茫然的泪眼望着我,不解道:“哪错了?”

    我改抓为推,一把推在洪熙水的肩膀上,把她推的仰面倒在床上,并回道:“不是夺走你的第一次,还有第二次和第三次,第n次!”

    我彻底爆发了,心底深处被刻意压制的兽性裹挟着无边的怒火憋屈,让我化身成了猛兽。

    洪熙水惊叫着倒下,就被我纵身扑在身下,她双腿乱蹬,两只手不住的捶打我。

    可是这种状态下的男人往往是极为可怕的,体能在肾上腺素的狂暴分泌下几乎倍增。

    我用一只手就按住了洪熙水的两只胳膊,膝盖一磕就强行分开了她的双腿。

    洪熙水绝望的叫道:“你还来,你还,别弄了,我求你。”

    从小到大我都是活在憋屈里,被人欺负的要死要活,今天首次尝到掌控一个弱者滋味,听着她的恸哭和哀求,那种绝望的眼神,每一点都让我爽的尾椎骨发麻。

    她越是反抗哭泣我就越是兴奋到难以自抑,低吼着,找准了门道,就打算再次叩关屠城。

    突然,房间大门微弱的响了两声,我茫然的转头看去。

    啪嗒,门被推开了,秦曦抱着一个保温桶站在那,她身边是拎着两个大塑料袋的刘怡。

    我被震惊的头发根根倒竖,蒙头转向中就松开了身下的洪熙水。

    洪熙水挣扎着连连向后褪,并拢着双腿抱着胸口哭泣不止。

    咣当,啪嗒两声,秦曦手里的保温桶和刘怡手里的塑料袋全部掉在地上。

    一股热气带着鲜美的鸡汤味道,从保温桶被磕开的桶口缓缓流出,氤氲着,弥漫着,掺杂到我跟洪熙水搞出的那种怪味之间去。

    刘怡张大了嘴巴,指着我和洪熙水点了又半天憋出一句:“卧槽!”

    秦曦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盯着我的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

    我一个骨碌跳下床,找到散落在一边的大裤衩就套了上,手足无措的解释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主要是想……”

    秦曦已经冲了过来,狠狠一巴掌甩在我脸上,打我的眼冒金星不说,还直接冲到床边抓住仍在啜泣的洪熙水头发,我刚想阻止,却被随之而来的刘怡一把推开。

    该死的紫发妞还扭头狠啐了一口:“呸,什么东西,臭男人!”

    我捂着脸,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也不能眼瞅着两个女人去打身无寸缕的洪熙水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