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装逼犯无处不在

    可是我真的理亏,要是再去拉架,估计结果会很惨。

    就犹豫了这一会,洪熙水已经被秦曦和刘怡合力从床上扯了下来。按到在地板上一顿狂扇嘴巴。

    这打的噼里啪啦的,听的我眼皮直跳,秦曦还痛斥洪熙水太不要脸抢她男友。

    洪熙水惨叫连连的根本不还手,只是哭。

    刘怡气的边打边骂:“什么东西啊。我跟曦曦怕你挨饿没人照顾你,炖了鸡汤自己都没吃,直接给你送回来,你特么竟然在家睡这个下午还打了曦曦的女人。秦生你麻痹啊,你真是个蠢货贱人!”

    我心中不忍洪熙水被她们这样殴打,硬着头皮冲上去,推开刘怡跟秦曦商量道:“先别动手,有话咱好好说行吗?”

    秦曦红着眼圈冲我吼:“贱人,滚!”

    我一咬牙,猛的拽起骑在洪熙水身上的秦曦,扔下一句话:“别他妈哭了,先把衣服穿上啊。”

    秦曦几乎要气疯了,被我拉起来就势就来抓挠我的脸,我用胳膊一挡,一阵钻心的疼,再看右臂已经多了五条血凛子。

    我哪里敢跟她撕扯,抱着脑袋绕着沙发跑。

    秦曦抓了两下没抓到我,气的狂喊道:“刘怡帮我打他!”

    刘怡扔掉洪熙水,不再阻止她穿衣服,绕到前边来堵截我。

    我心中大急,这要是被秦曦抓住,估计一怒之下剪了我都有可能。

    一边逃窜我一边威胁刘怡:“你给我让开,别说我动手打你。”

    秦曦满头长发都飘散开了,咬牙喊道:“你敢碰刘怡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我急中生智跳到我的单人床上,抓起一床棉被左右瞎轮着。

    秦曦的身高体力都不如我,又被我抢先站到床上,一时像狗咬刺猬一样无处下嘴,气的暴跳如雷,想去厨房拿菜刀砍我。

    突然,我觉得背后一股大力涌来,仓惶间回头看了一眼,洪熙水穿好了短裤体恤,竟然从背后猛的扑击了我。

    我只来得及喊问了一句:“你傻了吗?”

    话音未落我就失去平衡一头摔下床去,所幸手里有一床棉被,关键时刻被我垫在下面,才没有戗破脸皮。

    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庆幸,就被三个女人一起扑倒身上。

    掐的,拧的,咬的,捶的,挠的,各种打法如同暴雨一般倾泻在我赤,裸的上身和大腿上。

    我疼的嗷嗷惨叫,挣扎了一波却敌不过三人的体重。

    洪熙水:“呜呜呜,禽兽,恩将仇报,你还我的第一次。”

    秦曦:“秦小生,我恨死你啦,你咋这么贱?”

    刘怡:“去你妈的洪熙水,少在这讹人,你说不上第几次了,否则床单上咋没见血?”

    洪熙水怒道:“我是不是第一次关你屁事,你问问他,他最知道!”

    我趁她们内讧了,猛然狂喊一声,惊呼道:“沈三你怎么来了?”

    三个女人齐齐回头看向门口,我腰背用力就硬是拱了出来。

    慌忙间连鞋都没有穿,就冲出包围逃出了大门。

    远远听到身后追来的脚步声,我头也不敢回,直接跑出小区找了个僻静地藏着。

    过了许久,似乎三个母老虎都走远了,我才蹑手蹑脚的闪身出来,低头瞅瞅自己这副惨样,简直衰到家了。

    在小树林那一战,虽说后来我反败为胜了,可先头却被刘惊涛打的鼻青脸肿头上好几个大包。

    又被洪磊这帮犊子弄到山洞里让蚂蚁搞了一波,身上腿上叮咬出不少因过敏而出现的红色斑点和疙瘩。

    现在又被秦曦她们这顿抓挠,全身都是一条条一块块的血凛子,简直没有了好地方。

    而且现在都已经很晚了,最让我难熬的竟然是一阵强似一阵的饥饿感,胃里火烧火燎的冒着酸水,肚子不时就咕噜一声。

    这一天都没怎么吃饭,又打架又被绑,折腾到家,又做了男女爱做的运动,都他妈是消耗体力的活啊。

    我摸索了下自己的大裤头,还好里边有几十块钱,家我是不敢回了,不光是怕秦曦弄死我,我也怕洪熙水再报警啥的给我判给强,奸罪。

    光着脚,我挑了一条路灯不太亮的小胡同,挨着墙边走着,实在是怕被路人看到再吓到人家。

    走了一会,终于看到个过桥米线店,屋里外边全都摆着桌子,门口还支着挺长一个烤串的炉子,我难忍肚里的饥饿,咬牙就快步走了过去。

    我一接近就被喝酒的人注意了,三三两两的都扭头指点我。

    这种嘲讽式的场合我见多了,也不介意,故作镇定的找了个空桌,然后喊:“服务员!”

    拿着菜谱的女孩跑过来,看了我一眼皱眉道:“你吃饭?”

    我知道她是在怀疑我是不是盲流子来找便宜,直接掏出兜里的三十几块钱说:“给我来瓶便宜点的白酒,来点能吃饱肚子的东西。”

    服务员接过钱,犹豫了下说:“请稍等。”

    我心里乱七八糟的,低头想着秦曦这次算被我伤透了,可能再也不会原谅我了,我还把洪熙水给那样了,唉,其实有仇应该跟他弟弟算的,当时咋就犯了浑呢,也不知道洪熙水会不会告我,如果警察来抓我,我就直接承认了吧,看来五中我是回不去了,爸爸妈妈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想看到我考上北大啊,这一切全完了,我他妈废了!

    服务员端着托盘,将一大碗加肉的米线,一盘拌花菜,一瓶52度的龙江家园给我摆到面前,扔下一句请慢用转身走开。

    我先倒了一杯白酒,一狠心猛的灌了进去,顿时一股**辣的火焰从胃里直接窜了上来。

    我连连咳嗽,狂吃了两口米线才算压住这股酒劲。

    这时,旁边坐上有个女人撇嘴道:“咋什么人都接待啊,你看他连鞋子都没有的人,还一身的伤,这能是啥好人啊,讨厌死了。”

    我扭头看了看,这桌两男一女,说我讨厌的女人就坐在挨着我这边,刚才我喝酒急了,咳嗽的有点剧烈,估计让人家厌恶了,这也怪我,我也就假装没听到不想接茬。

    可是他身边的男人看见我扭头瞅他们,当时就不乐意,这货小平头,桌子旁放着6s手机和鳄鱼手包,腕子上亮晃晃的也不知道戴的什么手表。

    见我扭头又转回去,他一拍桌子,喊问道:“你特吗瞅啥呢?”

    我低头吃面,一声不吭。

    这个男人见我连声都不应,还以为我变相装逼呢,沉着脸站起,咋呼道:“嗨,那小要饭的,我就说你呢,草泥马哑巴啊?”

    其实我心里还是下意识的就想息事宁人,骂两句而已,我又不疼,忍忍就过去了,这是父母离世后我长久以来的处事原则,就一个字忍!

    可旁边这男人没等到他想要的求饶和服软,心里严重的不爽,再加上他那女人一直嘀咕捡垃圾的都这么牛,装什么啊。

    这男人吃不住劲了,晃悠着站起身,走了两步,推了我脑袋一下,骂道:“小逼崽子,问你话呢,装哑巴是不?”

    另一个男人开口道:“算了张哥,小孩而已,来来来喝酒。”

    我被他突然的大力一推差点把头都抢米线碗里去,咬牙回头道:“你想干什么?”

    推我的平头男脸色更加难看,一把掐住我的脖子道:“我想干你妈,你个捡垃圾的滚远点吃去,熏人知道不?”

    其实我只是被三女又挠又掐整的有点惨,晚上还刚刚洗过澡,身上根本没味的。

    可这对男女不知道抽什么疯,不欺负我一顿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我摇摇头,说:“都一样花钱吃饭,你们凭啥让我离远不愿意挨着,你们可以换位置啊?”

    这货眼光一凝:“哎呀卧槽尼玛挺倔啊。”

    说完,抬手就甩了我个嘴巴,我已经愁的七零八落的心脏,像是被汽油桶点燃了一般,一股怒火就顶到了脑门。

    一手掰住他抓我脖子的手腕,一手抡起身边的白酒瓶子就砸在小平头脑袋上。

    砰的一声闷响,小平头摇摇头就坐到了地上,开始还在旁边看热闹的服务员和邻桌一看真动手了,就都轰的站了起来。

    小平头本来就喝多了,再被我狠狠一瓶子砸的半天没起来,头顶了也流血了。

    他的女伴尖叫着往后退,根本不管这人的死活。

    我把碎了一半的瓶茬子攥紧,抵在小平头的脖子上,冲想要靠近我另一个男人道:“你敢动我一下捅死他。”

    这小子脚步顿下,连连摇手道:“我不动我不动,就是言语口角,大家各退一步算了吧。”

    我看了看手里的瓶子,摇头道:“我没钱买酒了,你们得陪一瓶!”

    男人目光闪烁,见我丝毫不慌还跟他们提条件,脸上闪过忌惮的神色,应道:“服务员再给上瓶好酒,算我们账上。”

    我见新酒拿来,冷哼一声扔掉手里的半拉瓶子,拧开盖猛灌了一大口烈性白酒。

    这次我忍住胃里的翻腾,没有马上去吃面,反而是挑衅一样瞪着刚刚爬起来的小平头。

    小平头被女人扶着,连说道:“算账咱们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