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难道有外星人

关灯
护眼
    我没想到辛小雪竟然也来看我,更为尴尬的是,似乎我跟宋苗苗这段对话全被她躲在门外给偷听了。

    宋苗苗见辛小雪的脸色不对,也有些担心。但仍故作镇定的迎上去,伸手去接辛小雪怀里的鲜花:“小雪你也来看秦生啊,这花好漂亮呢。”

    辛小雪一侧身,躲开了宋苗苗的手。嗤笑道:“少跟我套近乎,我本以为你是我所有老师里最漂亮,最有学问,最对学生负责的一个。没想到你竟然对秦生干出这种事!”

    宋苗苗唰的一下整张脸都变得苍白毫无血色,语音颤抖道:“你误会了小雪,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辛小雪冷哼道:“我全听到了,还求你抱紧我,真恶心啊,什么明星班主任,我呸。”

    宋苗苗眼眶一红,两大颗泪水就要夺眶而出,我急了,喊道:“辛小雪你别瞎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事不怪宋老师!”

    辛小雪冷冷的盯着我,她的大眼里多了一份陌生和鄙夷,喊道:“不怪她就是怪你喽,原来你的委屈无奈都是装出来的,原来的你情深意重也特么都是骗人的,亏我还每分每秒的惦记你,天天都在后悔跟你闹翻了,你竟然是这种人,难道你已经饥渴到连大你这么多的老女人也不放过吗?”

    这话夹枪带棒的伤害值爆棚,把宋苗苗直接羞辱的呜的一声哭了出来,我也脸红耳赤的满头大汗,挣扎着就坐起来朝辛小雪怒吼:“你给我出去,我不需要你来看我,你给我滚!”

    我话音没等完全落下,门口又进来两人,还没完全露脸就先接过话茬,啧啧连声道:“秦大才子好大的脾气呀,这到底是什么揪心的丑事被人当面揭穿了呀,好凶哦。”

    我瞪着随着声音走进病房的刘怡和秦曦,脑子里嗡嗡作响,只有一个念头,这下他妈死定了啊。

    秦曦俏生生的站在病床前,把手里的果篮朝我床下一扔,随后又夺过辛小雪的那捧鲜花,想了想也狠狠的摔在地上,一边流泪一边用脚跺:“你不配这些干净漂亮的花儿,你个花心大罗卜,你受伤了我不能再对你动手,可是你记着,我永远感谢你给我的伤害!”

    宋苗苗捂着嘴巴跑出去,我喊道:“老师你别那什么,哎!”

    刘怡冷笑道:“我**真服了你,你说你才初三还是个小男孩,你到底招惹了多少女人啊,这怎么连班主任也搀和进来了?”

    我抱着脑袋头疼欲裂,心说妃姨娘俩还没来呢,要是你们知道我昨天在妃姨那也被打晕过一次,那后果……

    辛小雪本来被秦曦的气势唬住,反应过来就想怒斥她为啥抢她的花,可随后也跟着秦曦用力跺那束可怜的百合。

    “你不配,你这花心大萝卜,去死去死去死吧!”

    两个小美女把好好一捧鲜花给踩的惨不忍睹,互相瞪了一眼,看都不看我转身就走。

    我欲哭无泪的呆坐了半天,直到护士来换药才被逼着躺下。

    两天后,缝针的伤口已经结痂,宋大勇来探望我和张永赞,他握着我的手说:“兄弟你不是孬种,关键时候没舍了小赞跑路,以后跟我混吧,咋样?”

    我摇头,委婉道:“我要考试了勇哥,还有,多谢你救了秦曦,这是大恩,以后我一定会报答您!”

    宋大勇突然压低了声音:“考个鸟试,跟我姐学有什么好,做个书呆子上了大学又如何,你看我姐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我一晚上的消费呢,你好好考虑下,不过这些话千万别跟你宋老师说啊。”

    说完他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停下身子道:“踏实在这养着,医药费都已经存够了,三天后我来接你们出院!”

    我低声道:“谢谢勇哥。”

    又过了三天,我跟张永赞拆线出院,这三天里我用张永赞的手机打了无数次秦曦的电话,她发现是我就挂断了,再打已进入了黑名单。

    我隐隐觉得自己真的要失去秦曦了,先是看见我跟洪熙水在床上那个,又在医院撞见了辛小雪骂我跟宋苗苗的事,这事是个女人就受不了,何况性格强势有些偏执的秦曦呢。

    医院门口,停了三辆汽车,宋大勇等人把我们接下来,才从中间的路虎卫士上跳下来,搂着我的肩膀就坐在了后座。

    我被他的热情弄的有点不好意思,干笑道:“谢谢勇哥,您不用亲自来接啊,你那么忙。”

    宋大勇嘿嘿笑道:“再大的事也没有兄弟出院重要,我带你们去耍耍,接风洗尘庆祝痊愈。”

    张永赞迟疑道:“勇哥,大夫说了我俩现在还不许喝酒呢。”

    宋大勇瞪了他一眼,骂咧道:“哪个傻逼大夫说的?他懂个jb,关二爷刮骨疗毒的时候,一边喝酒一边下棋,你们这点皮外伤,算**啊。”

    张永赞喏喏连声,应和道:“对对,他懂个jb啊,勇哥那咱们去那,回自己的场子吗?”

    宋大勇摇头:“自己那两个小酒吧都玩腻了,今天带你们去个好地方,咱星海顶级的娱乐场所哦。”

    张永赞眼睛一亮,迟疑道:“难道是新帝豪?”

    宋大勇一个爆栗敲在他头上,笑骂道:“你这孙子还门清啊,知道的不少呢。”

    车子飞快疾驰着,下了二环路直接开到远离市区的海边,远远的,就能看到一栋连体双子楼耸立在十几个独栋别墅中间。

    宋大勇目光闪动,望着那两座足有二十层高的建筑叹道:“人家都不在国内混了,可留下的产业还是整个星海第一,我们年纪都差不多大,可这差距太大了。”

    我好奇的问道:“勇哥,你说的这人谁啊,是这片高级会所的主人么?”

    宋大勇点头,无限神往道:“以前是他的产业,现在不知道是不是转给了别人,这里目前是一家韩国公司在管理着。”

    张永赞一拍大腿,猛的一嗓子叫道:“卧槽我知道是谁了,肯定是李云龙!”

    宋大勇横了他一眼,骂道:“你抽风啊,吓老子一跳,知道就知道呗,你喊个jb!”

    车子驶入新帝豪会所停车场,戴着白手套的保安指挥我们进入车位。

    进大门的时候,宋大勇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递给门口的迎宾,美女弯腰接过,在机器里刷了一下,分别用汉语和韩语说了一句:“宋先生,欢迎你来帝豪娱乐!”

    我们都被帝豪里的豪华装潢给震住,望着一楼大厅里的九龙照壁和龙椅迈不动步。

    宋大勇得意笑道:“我级别不够进旁边那b楼,听说那边的档次更他吗高,不过这a楼的服务也够你们这些土包子开眼了,哈哈。”

    我们直接上电梯,随宋大勇在西餐厅里狂吃了顿法国菜,什么龙虾鹅肝牛排啊,弄的跟艺术品一样,好吃好看就是量太少,结果这些人吃完一道又要一道,最后搞的法国大厨都出来了,送了瓶红酒墨迹了半天你们真有品味才算滚蛋。

    吃过了西餐,宋大勇就带我们开了个包间,宽大舒适又隔音的包房几乎有一般饭店的大厅那么大。

    张永赞打着饱嗝嬉笑道:“秦生,勇哥说带你混你还不干,这场合你见过吗?”

    我摇头,实话实说道:“这种享受做梦也没想过。”

    宋大勇朝服务生点头,说:“要最高规格的套餐,今天是给我两个兄弟庆祝,不怕花钱。”

    服务生含笑点头,迅速离去,几分钟后回来,身后跟了一帮各种肤色的公主。

    我有点傻眼,这尼玛咋还有黑人?

    宋大勇得意的打了个响指,吩咐道:“我兄弟有第一次来的,你给介绍下吧。”

    服务生指着分站成四排的女人说:“这里是a楼ktv最高规格的套餐,分别有四个肤色多个国家的公主给尊崇会员们挑选。这一排属于亚洲黄色人种,分别有日本,韩国,台湾,马来西亚的小姐,当然也有我们大陆的。这一排是美洲欧洲的白色人种,有俄罗斯,美利坚,加拿大,澳洲等国的公主,另外特别提示一下,这些白色人种的美女们,有许多是上过当地时尚杂志的超模哦。

    这一排是拉美和非洲的黑色人种,有刚果有孟加拉国以及南非等地选拔来的……”

    张永赞惊呼道:“我去,a楼就这些,那b楼都玩什么啊,难道有外星人?”

    服务生并不介意他的打断,而是歉意道:“抱歉这位先生,由于会员级别的限制,我不能对您们泄露b楼的服务内容。”

    我是不好意思选,最后宋大勇做主,给我挑了个娇小玲珑的台湾妹子,一开口就是“哥哥你好帅哦,人家可以坐在你身边嘛?”

    服务生待选台结束,最后提示道:“由于宋先生选择的是最高档套餐,这些作陪的公主在24小时之内完全属于几位客人,除了不可以带走之外,你们有权利要求她们做任何服务。”

    张永赞眨着眼睛问道:“可以草吗?”

    服务生微笑道:“公主们的皮包里有全球顶级的安全套,顶层客房部提供各种情趣用品,理论上,只要不出现人身伤害的情况,你们可以为所欲为!”

    张永赞点点头,搂着他选的大洋马,问了一句:“你的,会说俺们中国话?”

    狂欢从服务生把门关上就开始了,宋大勇这些牲口直接要就公主们脱掉衣服进行裸陪。

    我手足无措的被身无寸缕的台湾妞给缠住,被喂了几口酒后,已然头晕目眩。

    宋大勇这些人已经开始嗯嗯哈哈的享受着公主们的口舌服务了,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奢靡味道,推脱去卫生间,强行挣开了台湾小姐的纠缠,坐着电梯就跑下楼去。

    没费什么口舌,帝豪酒店提供的专车就把送回了家,相对于纸醉金迷的娱乐会所,我更想念的是秦曦。

    上楼开门,进屋我就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婶子看到了。

    她冷冷的扫了我一眼,骂道:“兔崽子,跑那野去了?我出院都他妈不来接,你想让我把你撵出去是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