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无耻之极

关灯
护眼
    我刚看到她的时候愣了一下,不过算算时间,她也确实该出院了。

    不过她见面就骂还威胁要把我撵出去,我心里就气不打一出来。如果不是这女人不守妇道乱招野男人回家,叔叔也不会犯了罪进大牢,再说那逼货老王还差点把秦曦给祸害了,吗的你有什么资格张嘴就骂我啊?

    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我也刚从医院回来,并不知道你今天出院了。”

    婶子脸色一沉,站起身朝我跟前走了几步,戳指怒骂道:“你麻痹的你什么眼神看人啊。你还敢瞪我?你那死鬼叔叔的下场没看到吗?跟我作对你不想活了?”

    我无语的望着她摇头:“你还好意思说?叔叔砍你是不对,可是这事能怨他发火吗?”

    婶子扬手就来抽我嘴巴,同时骂道:“哎呀我去尼玛蛋的,小逼崽子你长脾气啦,敢这么跟我较劲是不?”

    我正在低头整理床上的书包,见她巴掌抽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不假思索就踹了一脚出去。

    婶子被我一脚蹬在大腿根上,惊呼着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反了反了,秦生你个小王八蛋竟然敢动手打我,你疯了是不是?”

    我指着她的鼻子咬牙道:“蛇蝎心肠的老娘们,别逼我对你动手好吗,如果不是看在秦曦的面上,我今天就弄死你,占我父母留给我钱不说,你还把我叔坑进了看守所,这特么房子也是我叔叔的,你凭啥赶我走?”

    婶子彻底懵了,大张着嘴巴像不认识我一样,呆了半天才尖声嚎道:“老王,你还不死出来,我都被这小畜生给打啦。”

    我心里一惊,诧异的转头看去,可还是有点晚了,后腰一股大力撞来,我被应声冲出的老王一脚踢在腰眼上,当场半个身子一麻扑倒在地。

    我挣扎着往起爬,老王冲过来又是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我痛的肠子拧劲说不出来话。

    婶子嘎嘎笑着站起身,抓起旁边的沙发垫子就往我头上轮,边打边骂:“你个小扫把星,你特么就死在外边算了,不是住校了吗,还回来碍眼?”

    我憋着一口气,强行站了起来,抓住婶子手里的沙发垫,怒火冲天吼道:“你个不要脸的娘们,你还有羞耻心吗,你知不知这傻逼在你住院的时候差点把秦曦给强暴了?你怎么一回来就把他招来家里!”

    婶子一愣,看了看我,有些犹疑的问老王:“真有这事?”

    老王的板寸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连否认道:“绝对没有,他胡扯,我是真心爱你的张知秋,你要信我!”

    我怒极反笑,指着他头上那道深深的红色疤印:“人渣,你他妈敢做不敢当,难道你头上不是当时我救秦曦给你砍出的伤?”

    老王摸了摸脑袋,辩解道:“就凭你这小身板能砍了我,扯点像样的慌吧,你婶子不会信你的。”

    我看着张知秋说:“你给秦曦打电话,一问就知道谁在撒谎,这种人连你女儿都要搞,他就是在骗你手里那俩钱花,别这么傻行吗?”

    我心里还是念着那份薄薄不堪一击的亲情,还抱有幻想打算说动婶子,让她给叔叔出个谅解书,企望能把叔叔从大牢里解救出来。

    婶子眼珠子乱转,涂抹的红艳刺目的嘴唇微微撇着,嗤笑道:“小王八蛋,你心眼还不少啊,比你那傻逼叔叔强多了,还懂得挑拨离间。”

    说完,她眼睛一瞪,厉声喊道:“你给我滚出去,以后也不许再踏进我家门一步,你们老秦家除了酒鬼就是窝囊废!”

    我对她失望以及,心灰意冷的转身就想走,走出两步我又站住,心说我就这么走了,以后可怎么生活啊,上学吃饭住宿啥不要钱,以前我被他们夫妻坑害虐待敢怒不敢言,现在叔叔进去了,我还要忍气吐声的被婶子扫地出门,让这娘们花着我爸妈用命换来的钱养野汉子?

    见我停住身子,婶子怒吼道:“小废物你还不快滚,别在这里打扰我们的心情!”

    我转身,冷冷道:“让我走可以,把我爸妈的抚恤金给我,还有卖我们家房子的钱,你凭啥都给霸占去?”

    婶子一张手:“我没看到啊,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样吧,你想要钱去看守所找你叔好了?”

    我胸口起伏,拳头捏的嘎吱响。

    “怎么,你还要动手打我?”

    我沉声道:“你给不给,我不要求你全吐出来,给我一半就行,毕竟我还要上学,自己也要吃饭。”

    婶子朝老王一努嘴,哼道:“平时不说自己是混社会的吗,这小崽子在威胁我你怎么跟个哑巴一样?”

    老王狞笑着朝我冲过来,伸手就搡我:“赶紧滚啊,忘了前几天怎么教训你的了?还想住院吗傻逼?”

    我伸手一拨,心里都要气炸了,迎面就给这货来了一拳,咚的一声正砸在老王的面门上。

    老王哎呦一声,捂着眼眶暴跳如雷,单手抓住我的脖领子就想把我薅倒。

    我弓着后背用力向回挣,他竟然没有一下把我撂倒。

    婶子一看我们动手了,她急忙上来帮忙,踅摸了一圈从墙角就拎起个电热水壶。

    用手掂了掂,水壶里似乎还有不热水,发出哗哗的声响。

    她尖声叫道:“老王你低下头,我砸死这小废物算了。”

    老王应声低头,呼的一声,一道黑影之间奔我脑袋就来了。

    我**也不是傻逼等着她砸,老王低头的瞬间我也一弯腰低下头去。

    砰,哗啦,哎呀卧槽烫死我啦。

    婶子这一水壶被我们两个躲过,直直飞到大门口的墙壁上才算停住,咣当一声砸飞了壶盖,半壶热水挥泄而出,这时,正好门被从外边用钥匙打开,进屋的人一推门,热水当即浇了他满头满脸。

    谁也没想到能这么巧,可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站在门口用袖子擦脸上水渍的人竟然是沈三和秦曦。

    “曦曦你有没有事,烫到没?”婶子还是蛮疼她女儿的,紧忙问道。

    “卧槽三哥你咋来了,我们不是故意的啊……”老王赶紧放开我的衣领朝沈三迎了过去。

    我则是目瞪口呆的呐呐道:“你们怎么会在一起,难道我出现幻觉了?”

    秦曦看都不看我一眼,跺着脚朝拿毛巾给她擦衣服的婶子娇嗔:“妈,你瞅瞅你,干什么呢?我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怎么就给咱们浇了一头的热水,还好温度不算高了,要不我们就被你给秃噜皮啦。”

    婶子恨恨的瞪了我一眼,怒声道:“还不是这个扫把星,非说你王叔曾经非礼过你,还想让我出个谅解书救他叔出来,我不同意他就逼我要他那对死鬼爸妈的抚恤金,那些钱都被他那酒鬼叔叔败霍没了,我拿什么给他。”

    我已经懵了,婶子颠倒黑白的话一句没听清,满脑子都是秦曦那句,第一次带我男朋友回家就被淋了水。

    在我眼里她的娇嗔埋怨都是那么生动美丽,想想之前这个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我和她之间,那份初恋的甜蜜幸福就彷佛在昨天一样。

    可是秦曦竟然跟沈三走到了一起,还领回了家,难道她是为了气我报复我吗?

    沈三随手带上房门,接过秦曦的毛巾擦脸,瞪着老王问道:“那个老王,你真的侵犯过我女朋友?”

    我心里清楚他是知道这件事的,当时在未央酒吧还因为这事他把老王给警告了,怎么又故作不知的问上了?

    老王一缩脖子,干笑道:“这混蛋胡说八道呢,挑拨我跟他婶子的感情,三哥你可不能信他的鬼话啊。”

    沈三挥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把不断往跟前凑想要献媚的老王给赶开。

    “你听到了秦生,他说没有这事,老王怎么可能对秦曦无礼呢,他也不敢啊。”

    这时婶子悄悄拽着秦曦走到一边,指着沈三问了几句话,秦曦笑呵呵的嘴唇瓮动,看着沈三是满眼的崇拜和欢喜,我心中痛苦万分,痴痴望着秦曦根本没听见沈三说什么。

    似乎了解了沈三的背景有多牛逼了,婶子看向人家的表情就跟某科员突然在街上遇到了局长一样,笑的抬头纹都开了。

    她手脚麻利的用袖子掸了掸沙发,温声道:“沈先生是把,请坐请坐,唉,家里这点破事让你见笑了,实在不好意思啊,我这就把他撵出去,怎么看怎么讨人嫌。”

    一股荒唐至极让我又疼又闷的情绪在胸口里冲撞奔腾着,终于我瞪着秦曦喊出了这句:“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的,难道我们之间的事你都忘了?”

    秦曦凝视了我一会,突然翻了个老大的白眼给我,冷哼道:“你不知道自己又窝囊又花心吗?我跟谁在一起要你管?你算个屁啊,我还没找你问问为啥要坏我名声,瞎特么说王叔想要强暴我的事呢,你吼什么吼?”

    我气的手指乱颤,语无伦次的指着她道:“不,你一定是被沈三给弄吸毒了,你肯定是出现幻觉了,不然怎么可能这样跟我说话!”

    老王得意的看着婶子,笑道:“看,大侄女都说没有这事吧,真的是这小傻逼在胡编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