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我就睡这了

关灯
护眼
    秦曦面无表情,冷冷说道:“麻烦你记住了,我跟你啥关系也没有了,不仅不是你姐。连朋友都算不上,反正你女人也多又不差我一个。”

    我痛的心都在抽搐,艰难说道:“就算我对不起你,你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吧。找谁不行找沈三这个人渣,难道你忘了他之前是怎么对付我们的吗?”

    秦曦哼了一声不在开口,直接把脸转向一旁,沈三笑嘻嘻的凑到跟前。一把拍在我的肩头,嘿然道:“兄弟,跟哥混吧,咋说咱们也都是一家人啊,你叫我一声姐夫,我绝对带你吃香喝辣的,比你上那破学校不强多了!”

    我一把推开他,大骂道:“吃你麻痹,给我滚开,你敢动秦曦老子豁出去这一百多斤跟你玩命!”

    老王骂了句卧槽,就想挥拳打我,被沈三用眼神制止,他无所谓的笑笑,丢下一句:“想跟我混随时欢迎啊,毕竟算咱小舅子不是吗?”

    他拧身回到沙发上喝茶去了。

    我被他气的胸口起伏,盯着秦曦的侧脸不死的问道:“曦曦,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一定是沈三他威胁你是吗,你告诉我,大不了我跟他拼了,咱不怕他!”

    秦曦皱眉,看都不看我一眼,冷道:“没有,他疼我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威胁我呢?你赶紧走吧,别耽误我们家庭聚会。”

    我眼前一黑,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还想再说什么,张知秋那贱女人已经抽出了鸡毛掸子,指着我道:“我们曦曦都让你滚,你咋还赖在咱家,小小年纪脸皮咋整的这么厚?”

    老王也挽着袖子骂道:“赶紧麻溜地,别在这招人烦,快点滚啊!”

    我深深望了秦曦的背影一眼,抓起书包和立在单人床旁边的行李箱,逃一样的跑出家门。

    下了楼我眼泪就忍不住了,想不通为什么秦曦会如此绝情,跟我有过交集的这些女孩,只有辛小雪是我偷偷喜欢过的,但我们之间一个误会就是一次伤害,一点朦胧爱意已被消磨的几近殆尽,所以我对她已经没有非分之想,可是秦曦不一样,在我最凄惨孤单的时候,她冒着大雨把我抱在怀里,在我被沈三抓住遭受折磨的时候,她豁出自己来搭救我,我早就被她感动,把她的影子深深刻在心里。

    可是现在我伤好出院,她竟然把沈三带到家里,还默许了她妈等人把我赶出家门,我怎能不难过,如果这是秦曦的报复,那她真的赢了。

    拽着箱子走在大街上,身边车来车往,满目的灯火霓虹,但我却无处可去,似乎我被整个世界遗忘了,电话也没电开不了机,就算能打我也不知道该打给谁,妃姨那我是绝对没脸去的,宋大勇那到是愿意让我加入,只要我一点头,马上就能成为一个职业混子,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忍忍了这么久,马上就要中考了,我怎么可以放弃学业!

    迷茫之中,我竟然走到了学校门口,望着五中那两座寝室楼,我心中一动,咬咬牙,直接奔大门而去。

    保安验看了我的学生证,随口问了句:“咋这么晚归寝啊,再晚点你只能跳大墙了。”

    站在高二八狼的寝室门前,我深深的吸了口气,举起手就敲了敲门。

    门是虚掩着的,稍稍一碰就开了,围坐在桌子旁大呼小叫打扑克的人都纷纷向门口望来。

    见到门口的人竟然是我,马脸王柯峥大喊了句:“卧槽,快抄家伙。”

    洪磊也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接过左小飞递给他的钢管,满脸戒备的盯着我。

    我沉默着缓缓走近他们,咧嘴一笑道:“紧张什么,不需要这么欢迎我这个室友吧?你们继续。”

    王柯峥仗着胆子绕到我身后,把头从门口探出去,又飞快的缩回来,低声道:“磊哥,外边没人!”

    洪磊拎着钢管审视着我,奇道:“你几个意思,真是来住宿的?”

    我翻了他一眼,哼道:“为什么不,我花了钱的,床位被老师安排在这,干嘛不能住?”

    王柯峥见我是一个人就来了脾气,大步跨到跟前,猛推了我一把,骂道:“你他妈傻逼吧?咱们是仇人你不知道吗?你这啥意思,越塔送人头?”

    我撑在那张实木桌上稳住了身子,缓缓扭头盯向王柯峥,说:“这次我原谅你,但是下次跟我动手之前你一定要考虑仔细了,行吗?”

    王柯峥一撇嘴,我猛的从斜跨在肩头的书包里拽出那把寒光闪烁的大菜刀。

    用足了力气大吼一声:“草泥马再敢动我就准备跟我一命换一命吧!”

    紧接着,咄的一声,菜刀我被剁进了桌面,用的力气之大,把刀尖死死砍进桌子老深,余力让整个刀身都在颤抖着嗡鸣着。

    王柯峥猛的向后跳去,脸色苍白的抚着胸口说不出话,洪磊见我掏刀也吓了一跳,皱眉后退,把钢管横在前胸戒备着。

    我冷冰的目光挨个扫视了一边,低声道:“我没爹没妈,现在又被婶子家给赶了出来,我活着的唯一希望就是考个好高中将来能上个好大学,我不是求你们别搞我,我是希望你们别逼我做出玉石俱焚的傻事,懂吗?”

    最后“懂吗”两个字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差点都把嗓子喊破了,声音高亢激昂,带着无比的煞气和决绝。

    喊完,我一脚踹开挡在身前的椅子,连菜刀都不收,直接把行李箱扔到我的上铺,爬上去,衣服也不脱,拽过被子蒙头就睡。

    屋里足足寂静了一分多钟,随后才响起窃窃私语的动静,不出五分钟,洪磊就带着这些人鱼贯而出,我听的迷迷糊糊,好像是去沈三的网咖包夜去了。

    等他们都走远了,我才一把掀开被子,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刚才我虽然有视死如归的心,可心里也没谱能不能唬住这些杂种。

    如果这么多人一起打我一个,我绝对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放倒。

    不过还好,他们毕竟没有敢真的动手。

    第二天一早,我洗漱完毕去上早自习,在路上的时候我就打定了主意,不惹事,什么也不管,一定要沉下心来好好学习,把自己这段拉下的功课都补回来。

    可是看了没多大一会书,我就又被刺激的够呛。

    这时候已经临近自习结束,同学们都来的差不多了,辛小雪才姗姗来迟,我习惯性的抬头望了一眼进门的是谁,刚想把头低下又猛的抬起头来。

    我竟然看到辛小雪身后跟着刘惊涛,而且两人是手拉着手进来的。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看错了,再看一眼,心里的念头是刘惊涛这货蛋蛋没有碎。

    辛小雪朝我这边望了一眼,见我失神的看着他们,立刻眼睛一亮,嘴角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娇嗔又大声的说道:“惊涛,你给人家买的早点呢,快拿出来,人家都饿死了。”

    刘惊涛跟我眼神对上立刻就挪开了,不过被辛小雪一说,他也有点得意,拉着辛小雪的手把她先送到座位,然后才献宝似的从书包里掏出鸡腿汉堡和一瓶可乐。

    辛小雪拉长了声音瞟着我这边:“呀,香辣鸡堡,人家最爱吃了,惊涛你真好,么么哒……”

    随即她伸长了脖子就在刘惊涛脸上亲了一口。

    我皱眉,低下头继续百~万\小!说,心里简直被无数匹草泥马踩翻了个,这他妈的都什么毛病啊,秦曦,辛小雪,如出一辙找了我的仇人当男友,就为了气我报复我?

    辛小雪见我无动于衷的继续百~万\小!说就有些失望,轻轻咬了两口汉堡,又娇声道:“惊涛,我吃不下了,你坐下我喂你吃好吗?”

    刘惊涛这么厚颜无耻的人都老脸一红,赵多多和冯翱翔这两个狗腿更是挤眉弄眼的吹口哨起哄。

    “涛哥坐下,让美女喂你吃汉堡。”

    “涛哥这点东西不够你吃啊,辛大美女还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哇?”

    我听得眼皮直跳,强迫自己不要去理会,可是咋也看不进去书了。

    刘惊涛得意洋洋的坐在辛小雪的位置上,一口口咬着辛小雪递上去的鸡肉汉堡。

    可能是见我面不改色,辛小雪一咬牙,直接坐到了刘惊涛的大腿上。

    刘惊涛这杂种多会聊扯女孩啊,直接就把手臂环抱到辛小雪腰上。

    辛小雪扭捏不依道:“讨厌啊,不要乱放你的爪子好不好,呀,别乱动啊。”

    刘惊涛嘿嘿荡笑:“宝贝,我不是怕你摔倒吗,不扶着点哪行。”

    冯翱翔狼嚎道:“在一起,在一起,亲一个,亲一个。”

    平时比较混的学生也都被眼前的一幕刺激的不轻,扔下书跳到椅子上叫喊加油:“摸她奶,摸呀,快上!”

    刘惊涛有些忘形意动,在辛小雪耳边低声嘀咕了两句,辛小雪脸色一变就想从他腿上离开,却被刘惊涛死死搂住不许她动。

    我注意到这一幕,再也无法视而不见了,砰的一声把手里的语文书砸在桌子上。

    “你们能不这么恶心吗,要搞出去搞,我还要学习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