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我想起来了

关灯
护眼
    我惊慌失措道:“你干嘛,别闹!”

    洪熙水脸色一白,怒声喊道:“秦生你混蛋,你休想提上裤子不认账。老娘的处都被你破了,你丫拽着另外的女人跟我说别闹?”

    秦曦低声骂道:“一对贱人真是臭不要脸,都给我滚开。”

    她用力一甩挣开我的手,转身就跑。

    这边两女人都是扯着嗓子连哭带喊的。声音大的门口人全都听到了,就连正按住张用赞猛锤,无论刘怡怎么哀求都不肯停手的宁小伟等人也呆住了,他们松开了张永赞。啧啧连声吧唧嘴道:“卧槽生子厉害啊,看来这两个漂亮学姐都跟他有一腿啊。”

    七虎之中一个叫杨阳的男生奇道:“不对吧,那不洪磊他姐么,那天跟秦曦单挑那个啊,怎么被生子给上了?”

    宁小伟摇头,喃喃道:“这太扯了,一定是我们集体出现了幻觉。”

    张永赞趁着他们发愣,悄悄溜回车上,拽出一把老长的西瓜刀,嗷嗷叫着冲回来,狂爆的像头发,情的野驴。

    我一眼瞅到,惊呼道:“宁小伟你们快跑,他真的敢捅人!”

    宁小伟几个犹豫一下,抬脚就往学校里跑,张永赞呼嚎着追出老远才放弃。

    我见那边没事了,才猛的挣脱洪熙水,朝着已横穿过马路快步疾行的秦曦就追。

    刚跑出两步,洪熙水森然喊道:“秦生你敢再迈一步试一试,我特么马上到派出所告你强,奸,我那天的贴身衣物可一直都没洗呢,你留下的东西还能作为证据检测出来。”

    我脚步一顿,一股凉风从脖领直灌到脚后跟,撮着牙花子扭过头苦笑:“你到底想要咋样嘛,我现在也没钱赔你,你老缠着我干嘛啊。”

    洪熙水咬牙切齿骂:“杂种,混蛋,你说我想咋样,你强了我,我却没有报警,你还不懂吗?”

    我无语了半天,低声说:“我对你没感觉啊,咱们是不可能的。”

    洪熙水突然笑了,语气却说不出的阴森:“可是我对你有感觉啊,你不是能强上我吗,你不是会下药吗,反正老娘的第一次已经被你强占了,那你就得让我爽,让我高兴啊,不然你还想中考?你就等着蹲大狱吧?”

    我嗔目结舌道:“不好吧,那回是我冲动了,你弟弟他们老搞我,我实在是太恨他,就干了这么件混事,可是我已经后悔了啊,咱不能再乱来了。”

    洪熙水眼里跳跃着火苗,咬的一口贝齿咯吱响,怒哼道:“无耻之极,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现在要你陪我去喝酒,来不来你随意,哼!”

    说完转身就走,我拧身看了看正坐在花坛边,拄着雪亮砍刀让刘怡给他处理鼻血的张永赞,张张嘴,却没发出声音,一跺脚缀着洪熙水的背影追了下去。

    胖哥排挡,离五中不过两站地的一处夜市中,宽敞的门前空地上,全都支撑着蒙古包一样的遮阳伞,我愁眉苦脸的被迫举杯,我们的桌子边扔了一地的啤酒瓶子,没有二十也特么有十五六个了,洪熙水一个女生咋这么能喝啊,越喝脸越白眼睛越亮,说话都不带走板的,可是我已经大着舌头吐过一回了呀。

    洪熙水逼我跟她干了一个后,终于说了句:“我去下卫生间,你,你等我,跑了,我派出所。”

    我大着舌头说:“快滚快滚,你回来晚了我也派出所。”

    洪熙水咯咯笑道:“你去派出所干嘛,想自首说强上了学姐我吗?”

    我没接茬,示意她滚去尿尿吧。

    洪熙水前脚刚离开,我就被洪磊带人围住,这货脸色铁青的按住我脑袋,疯了一样大喊大叫道:“草泥马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跟我姐咋回事!”

    我打了个酒嗝,眯眼嘀咕道:“不好使,谁都不好使,我有菜刀,我砍死你!”

    王柯峥凑到跟前,一把抓住我的右手,掰着我的小拇指嘿嘿笑道:“傻逼喝多了不是吗,我特么给你清醒清醒。”

    我啊的一声惨叫,顿时冷汗就下来,随着大马脸的加力,我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感觉再有一点点力手指就要彻底断掉了。

    砰!

    大马脸后脑被开了瓢,瓶酒瓶子碎渣四处纷飞。

    王柯峥怒骂扭头:“谁**打我……”

    砰!

    洪熙水一手一个瓶子,全部敲在王柯峥脑袋上,这货转身看到是老大的姐姐打他,又惊又晕的瘫软倒地。

    洪磊惊呼道:“你干嘛,姐你疯了吗?”

    洪熙水伸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马脸王柯峥,冷声道:“把你的爪子拿开,秦生是我的男人,你们谁敢碰他,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洪磊呐呐的放下手,追问道:“啥,你说啥?”

    我的头被放开,活动了两下手指,站起身比划道:“我不是她男人,来,咱们打,你们一起上还是咋地?”

    话音一落,我哇的一声。

    啤酒烧烤,黏糊糊的东西跟高压水枪打的一样,喷了站在我面的洪磊满头满脸。

    洪磊呆了半响,伸手擦了把眼睛,才发出类似于宰猪一样的惨叫声:“卧槽尼玛可恶心死爹了,秦生我干你奶啊,我要杀了你!”

    洪熙水横在我的身前,淡淡道:“里边有卫生间,去洗了就行,刚才他还吐我一腿呢,我都不舍得骂他。”

    洪磊原地双脚起跳,气的蹦起多高,拳头都要捏爆了,就带着满脸我吐的污秽问道:“姐,你给我句真话,你真跟他那样了?”

    洪熙水挺了挺胸口,大刺刺道:“昂,人生总有第一次嘛!”

    洪磊一甩手,气的连王柯峥都不管了就要走。

    洪熙水冷声喊道:“慢着,把秦生帮我弄回去,他喝多了我整不动。”

    洪磊咬牙,最后让左小飞谢军架着我,又弄了两个人架着王柯峥,打了两台出租回到了学校。

    一进门,洪熙水就捏着鼻子扇风,嘴里嫌弃道:“这味,好臭啊,谁的啊,赶紧自己给我扔了啊,熏坏了秦生我跟你们没完。”

    洪磊已经崩溃,哀求道:“姐,我的亲姐啊,你能不能矜持点啊,怎么被人上过一次咋就脸都不要了,一口一口你男人,这小杂碎比你还小呢。”

    洪熙水一瞪眼,不许你骂他,他住那张床,快点让他躺下。

    洪磊指了指位置最不好的一张上铺。

    洪熙水皱眉道:“他这么小咋睡那里啊,你跟他换换,不然秦生这个样子爬不上去。”

    洪磊怒吼道:“凭什么,他可是我的仇人,你不让我打,还把我床抢去给他,你到底哪伙的?”

    洪熙水冷哼道:“凭我是你姐,凭咱爸让我看着你,你想挑衅我?”

    当洪磊的床上铺好了我的被褥,洪熙水才满意的把我扶了上去,看了我一会,才转身往外走。

    走出房门又停了一会,她猛的转身冲回寝室。

    果然看到洪磊从床上蹦下来,扯着我的脚往地上拽呢。

    洪熙水娇喊一声:“洪磊你混蛋,你想干嘛?”

    洪磊尴尬不已的直挠头,辩解道:“他这个,他脚臭啊,我想帮他洗洗……”

    洪熙水点头:“这样啊,我刚才还给忘了,那继续吧,赶紧洗啊。”

    洪磊指了指自己:“啊?”

    在洪熙水的淫威之下,左小飞打来了温水,洪磊含着眼泪给我搓了脚丫子。

    醉的稀里糊涂的我最后还一脚把水盆给踹翻了,洗脚水弄的满地都是。

    洪磊搓着手问他姐:“脚也洗了,你该走了吧,我们要睡觉了。”

    洪熙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最后摇头道:“不行,我要睡在这,秦生喝这多,我走了,你们把他抬着扔下楼怎么办?”

    洪磊连连摇手:“这么可能,绝对不会!”

    洪熙水冷笑道:“如果我刚才没回来,你那就不是洗脚,而是把他拖到地上痛打一顿吧?”

    洪磊脸一红,呐呐道:“真不是……”

    “滚,带着你的人去网咖包夜去,不上早自习都别给我回来,不然你就等着咱爸收拾!”

    半夜的时候,我就觉得身边躺了个人,这副身子温温凉凉的,一股股清香混合着男寝的臭袜子味让我鼻子发痒。

    我翻了个身,一把搂住她,双手胡乱的摸索着。

    “嗯,别闹,人家好困。”

    我继续捏了两把手里的一团酥软。

    突然下身一沉,一跳雪白细腻的大腿跨在了我的腿上。

    我彻底惊醒,睁开眼问道:“谁,谁在我的身上。”

    身边的人没有回应,只是用那条热乎乎滑腻腻的大腿在我腿上轻轻磨蹭着。

    旁边床铺上响起了个睡眼惺忪的声音:“麻痹你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啊,还他妈谁在你身上,女鬼在你身上呢。”

    这货说完就摸索着下了地,摁开墙壁上的荧光的开关就想去撒尿。

    趴在我身上的女人一声尖叫,惊喊道:“大长脸你怎么没走?”

    王柯峥也吓傻了,望着全身只有三点式的洪熙水狂咽了两口吐沫,摸了摸后脑思索了会,才拍着大腿喊道:“我想起来了,我被你给你打晕过去了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