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一会我带你上路

关灯
护眼
    洪熙水抓过被子挡在胸前,她也被王柯峥的神回复惊呆了,眨了半天眼睛才厉声道:“滚,你给我滚出去。再乱看我让你永远醒不过来。”

    王柯峥怎敢顶嘴,别说这是洪磊的姐,就是没这层关系他也被洪熙水给打破了胆,双手拎着裤子就逃。这货跑的急,连门都没给我们关。

    我喝的五迷三罩的大醉初醒,根本搞不清眼前都什么情况。

    洪熙水跳下床铺,光着脚围着被子。走过去把门关好给反锁了。

    见我支撑着上身呆呆的看着她,脸一红,嗔道:“你也不许乱看,不然我,我……”

    我呐呐道:“你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寝室人呢,你咋跟我在一个床上,还有,这也不是我的床啊?”

    洪熙水噗嗤一笑,裹着被子就奔我来了,我惊的坐了起来,双手连摇道:“你要干嘛,别乱来啊。”

    洪熙水眯着丹凤眼在我身上转了一圈,撇嘴道:“那么瘦,老娘要不是放下这第一次,我都嫌弃你。”

    我低头一看,自己被扒的只剩下一条平角内裤了,不禁有些羞恼的低哼道:“嫌弃我还趁我喝多了脱我衣服,你要不要点脸。”

    洪熙水裹着被子靠过来,伸手猛的一推就把我推的仰躺倒下,随即她就就扑了上来,八爪鱼一般将我死死扣住。

    我惊呼道:“你疯了,你干嘛啊,这可是男寝,回来人我们都不要做人了。”

    她咯咯笑道:“强了老娘就想赖账啊,没门!他妈的那次你给我下药我无力反抗,这回我要玩回来!”

    我苦笑,咬牙道:“你这种行为跟我也没啥区别了,一样是在耍流氓,本来我还内疚羞愧的要死,现在一点也不了。”

    洪熙水把被子一蒙,两条长腿斜跨在我的腰间,伸手就把我那小哥们拽了出来。

    我身子一抖,根本毫无抵抗能力,几乎是立刻就有了反应。

    洪熙水嗤笑道:“还装清高呢,这里最能出卖人,你咋想的它就什么状态。”

    我被她捏住要害,搓弄的我直抽冷气,嘶声道:“你跟我那回真是第一次吗?怎么感觉你经验蛮多。”

    洪熙水在我大腿内侧狠拧了一把,疼的我小哥们都差点软了,她骂道:“没良心的,老娘体质有点特殊,当时没有落红,回家了内内上都是血。”

    我啊的一声惨叫,赶忙求饶:“疼,疼啊,别拧了,我承认你是第一次还不行。”

    洪熙水得意的一扬下巴,媚眼如丝的甩了甩满头秀发,舔着嘴唇道:“小乖乖别怕,爷会很温柔的。”

    空气中弥漫着男寝那种汗臭脚臭,随着一阵细细的喘息声响过,我们紧紧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上,又蒸腾出那种情事中特有的暧昧味道。

    洪熙水意犹未尽的在我腰上动了两下,哼道:“真没用,人家都没啥感觉呢。”

    我脸一红,心里有种深深的挫败感,怎么第二次了还是一触即溃,难道我有啥问题?

    她躺在我身边,嫌热早就把被子给掀地上去了,我侧过身子,一言不发的抓住她一只高耸,揉,捏,搓,捻,不断的玩弄着。

    洪熙水慢慢平缓下去的呼吸再次剧烈起来,修长的身子也一起一伏的不安扭动着。

    我双眼中迸射着火苗,一翻身就把她压在下面,两腿跪在床上,毫不犹豫的凑了过去。

    洪熙水采取主动的时候就很大胆,而被我掌控住局面她又羞涩了,这真是个奇怪之极的女孩子。

    这已经是第三次跟她弄,我已不是啥也不懂的初哥,轻车熟路寻得柴扉小径,不顾前路崎岖泥泞就蒙头冲了进去。

    一股凝滞阻塞之感过后,就是难言的舒畅充斥全身。

    我横了一颗心,一定要拿下这个女人,竟敢取笑我没用,老子考试都是学霸,这事也不会太差。

    十分钟后,洪熙水已经忍不住大声呢喃,十五分钟,她抽搐着翻了白眼。

    又冲刺了几下,我也到了顶终于如同断了牵线的玩偶一样,趴在她雪白平坦的肚皮上。

    良久,喘息已定,我下地关了灯,再次躺了回去。

    洪熙水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手在我胸膛轻轻画圈,她的声音透着一股慵懒和满足:“牲口,你刚才都弄疼我了……”

    第二天一早,天刚放亮,洪熙水就推醒我,我睁开眼发现她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前。

    回想起昨晚的那好几次,我有些尴尬的问:“干嘛?”

    她咬了咬嘴唇,低声说:“你白天去外边药店帮我买敏婷去,我们啥措施都没有,我怕中枪怀上。”

    我反问道:“干嘛支使我,你怎么不去。”

    洪熙水跺脚,怒道:“人家还小,我不好意思啊。”

    我顿时头大,想说我比你还小呢,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草了人姑娘,就买个避孕药还特么推三阻四的,实在说不过去啊。

    见我点头,洪熙水才转怒为喜,低下头在我脸上啄了一口,丢下一句:“记号已经做好,你是我的人了,如果你敢沾花惹草的,别怪我拎刀追砍你!”

    说完,不等我的反应,转身就跑出去回女寝了。

    早自习的时候我悄悄溜出去,可是药店全都没有开门,只好等到课间又去了一次,买了敏婷给洪熙水送去,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下午放学已经五点多,我把书包往书洞里一塞就溜出教室,果然,不一会我就在远处看到洪熙水迈着大长腿直奔我们班,我心里烦躁不已,这妞还特么赖上我了,按说以她的身材相貌配我绰绰有余,可我现在心里只有秦曦。

    吓得我寝室也不敢回,循着墙角就逃出学校。

    大街上逛了会,实在无聊的不知干什么好,兜里的电话响了。

    刘怡的声音在我接通电话的那一刹那就传来过来,背景音是嘈杂不堪的娱乐场合。

    “秦生,你赶紧来啊,秦曦被沈三忽悠的溜了冰,好像还出现了幻觉,我想带她走,她还说我要害死她,拿东西追着我打。”

    我当时就懵了,失声喊道:“你说什么,你们在哪里呢?”

    刘怡哭咧咧的声音道:“未央酒吧,你快来吧,晚了秦曦可能就被沈三……”

    我疯了一样冲到大街上去拦出租,一辆的士急刹车停在我腿前,司机探头出来怒骂:“你他妈找死!”

    我冲过去拉开副驾驶门坐了进去,急吼吼道:“快开车,我家里着火了。”

    司机一听也不骂了,踩了一脚油门就冲出去。

    未央酒吧门口,我看到了急的直转圈的刘怡,她见我下车就跑过来抓住我的手,带着哭腔道:“怎么办怎么办?秦曦抽多了,竟然说我要杀她。”

    我冷哼一声甩开她的手,怒声问道:“你明知沈三不安好心,怎么还陪秦曦来他这?”

    刘怡一脸羞愧:“秦曦说跟沈三已经和解,她来这里消费玩乐全是免单,也可以顺便请我,我一时糊涂就跟来了。”

    我狠狠的瞪了刘怡一眼,低喊道:“还不带我去!”

    刘怡哦了一声就在前边带路,酒吧里还不到晚上高峰期,寥寥的几个客人散座各处,演出台上也没有歌手,只是留声机里放着爵士音乐。

    酒保和服务生循声忘了我们一眼,发现是刘怡,眼里闪过一丝玩味,却没在意又都低头忙着自己手里的事。

    刘怡带着我穿过演出后台的狭窄走廊,直奔上次我被设计拍照的那间办公室而去。

    我以为这么长时间了,秦曦肯定凶多吉少,房门也不一定能叫开,就用足了力气一脚踹在门上。

    砰!咣当,房门应声而开。

    映入眼帘的却不是我预想中那种不堪入目的画面,只见沈三和秦曦都穿戴完好的相对而坐,一人抱着一个手机在发微信呢。

    我踹门发出那么大的声音,也只是让两人微微抬头瞥了一眼,随即又把头低下,整个心神都扑了手机屏幕上。

    我心中纳闷,瞅了刘怡一眼,刘怡张大嘴巴表示她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试探着喊了一声:“秦曦,你在干嘛?”

    秦曦竖起中指放在唇边,对我嘘了一声。

    我小心翼翼的戒备沈三,慢慢靠近了她,秦曦盘着腿坐在地板上,瞅都不瞅我只顾跟对面的沈三互发微信。

    我悄悄低头一看她手机上的内容,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秦曦:“炸药准备好了吗?”

    沈三:“妥妥滴了,就差你上飞机了。”

    秦曦:“我还想化化妆,咱们一会炸了韩国首都,那边美女太多了,我不能被比下去。”

    沈三:“没事,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美的。”

    秦曦:“滚你妈的,飞机连撞带炸的,我特么还能剩下脸吗?”

    看了一会我搞清了状况,这两人似乎都溜偏了,不知道咋就把自己幻想成了is圣战成员。

    我伸手推了推秦曦肩膀,她冷冷的扫了我一眼,低声道:“别闹,一会我带你上路。”

    她整张脸没有一点血色,白皙的几近透明,一双美丽的大眼也毫无焦距,盯得我寒气直冒,后脖颈子似乎有人在吹气一样。

    我慌得倒退两步,低头寻思一番,就冲进旁边的卫生间,找了个水盆接满了凉水,端着出来兜头就扬了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