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强者之心

    这一大盆水被我卯足了劲泼过去,浇的秦曦和沈三从头湿到脚,身子头发上滴滴答答不断淌着水。

    秦曦被冷水浇到立刻就抱着脑袋尖叫,声音凄厉的就跟恐怖片女主被鬼追一样。也不知道她联想到啥了。

    沈三则是原地打了个滚,一个高蹦起来就钻到了办公桌下面,随即怒吼着:“快闪开,美军空袭啊!”

    我用力拉起秦曦就走。她屁股向后坐,双腿如钉在地上一样不肯走,还朝我尖叫,声音大的让我脑仁都疼。

    我心中一急直接甩了秦曦一个耳光。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秦曦被我打的一呆,尖叫声戛然而止,她晃了晃湿漉漉的长发,盯着我的双眸里逐渐恢复了神采。

    我痛心疾首吼道:“你赶紧跟我走,你怎么可以沾毒呢,你对得起谁啊?”

    她冷冷的挣脱开我的手,木然道:“你来干什么,我死活关你屁事,我对不起任何人,我特么都对得起你!”

    我心中一痛,语声干涩道:“你不要为了报复我而毁了自己,那太不值得了,你听话跟我回家,咱们好好上学过日子不行吗,别作了!”

    说完我又去扯她胳臂,她挥起右手直接抽到我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打我的半边脸都木了。

    “你跟洪熙水上,床跟宋苗苗在电梯里乱搞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

    我呐呐道:“你听我解释,我是错了,可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你原谅我好吗?”

    秦曦彻底恢复了清醒,抱着膀子啐了一口,讥讽道:“我凭什么原谅你,你负我在前,还有脸来管我做什么,赶紧滚,你让我感到恶心。”

    我不死心的还想再劝,秦曦已经喊道:“沈长风有人强迫你的妞啊,你不管吗?”

    沈三表情狰狞还有几分尴尬的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对闻讯赶来的六子等人吩咐道:“把这小傻逼给我废了,那女的不要动!”

    六子老王等人根本不废话,冲过来对我拳打脚踢,我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逼在墙角挣扎了会就被放倒。

    秦曦冷冷的看着我被打,眼里没有一点怜惜,反而充斥着一种变态的得意和欢畅感。

    我门牙被踢掉了一颗,鼻血窜的到处都是,刘怡哭叫着趴到我身上,哀求他们别打了,立刻就被马仔给架到一边按住,我这边的殴打丝毫不停。

    我身上疼的麻木了,可望着秦曦冷漠的表情,心里的痛却更为剧烈。

    “秦曦,如果这样能让你原谅我,我宁可被他们打死,我只求你不要放纵自己,别堕落下去了好吗?”

    沈三走到我跟前,挥手叫停了众人,然后干咳了一声,一口浓痰吐在我脸上,恶心我的忙用袖子去擦,干呕的差点吐出来。

    他抓到我的手掌,大皮鞋直接踩了上去,微笑着用力碾压着,我被手指上钻心的刺痛折磨,招架不住的疯狂惨叫起来。

    “傻逼,你不是说宁可被我们打死吗,怎么这点疼就受不了了?”

    十指连心,沈三脚下用力碾的我手掌几乎碎掉,可我吐掉嘴里淤积的血水后,仍然嘶叫道:“草泥马孙子,有本事你弄死小爷啊,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会整死你的。”

    沈三抬脚放过我的手,拿着马仔递给他的毛巾擦了擦脸,俯身在我耳边道:“我不杀你,有命案就不好玩了,我特么玩废你,哈哈,我看你怎么报仇!”

    说着他抽出六子腰间的匕首,在我双腿上空微微比划了几下,眼中充斥着暴虐和疯狂。

    我一股凉气直窜脑门,恐惧的忘了满身的疼痛,满头冷汗叫道:“草泥马沈三,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我特么割断你双腿的脚筋,以后让你轱辘着轮椅来报仇,那一定很有意思,哈哈!”

    话音一落,老王那沉重的身躯就一屁股坐在我的腰上,压得我几乎骨折,又上来了两个马仔分别按住我一条腿,让我如同被焊接在地面上一样动也动不得。

    沈三狞笑着蹲下身,放平匕首的刀刃在我脚脖子上蹭了蹭,嘿嘿笑道:“会有点疼,小家伙忍着点哇。”

    我剧烈挣扎,狂叫:“卧槽尼玛沈三有本事给我来个痛快。”

    刘怡已经吓得捂住了眼睛,只会呜呜哭着,秦曦脸色变幻,胸口起伏不定的似乎内心很不平静。

    沈三耀武扬威一样环视了一圈,又拍着我的腿肚道:“别担心,你的医药费我会出的,只是以后弄好了,怕也会有点瘸脚啊,哇哈哈。”

    说完,他目中凶光一闪,匕首刃口就立在我脚后的大筋上,手一紧就想用力的割下去。

    我眼一闭,心说完了,不敢想象自己这么点年纪就变成了跛脚的废人。

    千钧一发之际,秦曦大喊了一声:“等一下!”

    沈三停下手里的动作,玩味的看着秦曦:“咋滴,你不是挺恨这小子么,又不舍得了?”

    秦曦面无表情,漠然道:“有什么不舍得,我只是想问他几句话而已,现在不说一会你把他弄的半死不活,恐怕都说不了话了。”

    沈三点点头,站起身示意秦曦问吧。

    秦曦走到我跟前蹲下身子,冷冷喊道:“废物,抬起头看着我!”

    我心里百感交集,为了她我几乎粉身碎骨,可她还是喊我废物。

    秦曦的表情始终不变,淡淡嘲讽里透着一丝鄙夷,只有眼底偶尔划过一丝挣扎又被她迅速掩去。

    “我想问问你,当初你跟洪熙水上,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几个小时之前,她还是你的仇人,我为了你,在众目睽睽之下跟她厮打在泥土里?”

    提起这茬我心中有愧,本想申辩我上她不是因为喜欢,纯粹就是报复她弟弟洪磊,可是望着秦曦嘴角那一抹嘲讽,我心中犯了倔劲,冷声道:“我就是上了她怎么样,你不是报复回来了么?”

    秦曦眼神又冷了几分,咬牙道:“你跟宋苗苗什么情况,辛小雪在医院里骂你们的话,是不是真的?”

    我惨然一笑,点头道:“你说是真的就是真的,想怎么搞我就来个痛快的。”

    秦曦伸手抽了我一个嘴巴,咬牙骂:“无耻之极,我真是瞎了狗眼,对你那么用心。”

    我已经放弃了挣扎,哈哈笑道:“来呀,用力打我啊,他手上不是有刀吗,你捅死我啊,反正我活的也累,让我解脱呀。”

    秦曦站起身,冷声道:“滚开,放他起来!”

    坐在我身上的老王和按住我双腿的两个马仔,都犹疑的看向沈三。

    沈三挥手,示意他们照秦曦的话做。

    我身上压力骤然一空,不由之主的叹了口气。

    秦曦看着沈三,冷漠道:“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小垃圾,不值得溅你满地板血,他不是说会找你报仇吗,难道你还怕他成长?”

    沈三嗤笑:“这种货色我让他活到八十也是吃屎的,跟狗一样你信不信,我能怕他?”

    秦曦点点头,转身看着刘怡:“你把他弄走吧,以后我也不会带你来玩了,另外劝劝这个脑残,要钱没钱要势力没势力,还他妈学人家脚踩几只船玩弄感情,早晚不被人砍死也会遭雷劈的!”

    刘怡抽泣着把我扶起来,我盯着秦曦的眼睛看了良久,最后点头道:“行,我记住了,你不就是要威风要享受吗,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这些东西我全部都要拥有,只是你记住了,今天如果你不跟我走,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你!”

    听到我最后一句话出口,秦曦眼皮抖动了一下,迅疾转过身去,冷笑道:“别白日做梦了,就你那么懦弱的性格,还是好好上学做个乖宝宝吧。”

    我一言不发,踉跄着朝门口走去。

    刘怡望了秦曦一眼,欲言又止的追了过来。

    医院里,刘怡跑前跑后的给我挂号陪我处置伤口,所幸没有伤筋动骨,而这些皮外伤我已经习惯了,打了点滴消炎就没大事了,唯有那个断掉的门牙比较麻烦,医生说要去专业的牙科诊所做个烤瓷假牙,好的一颗就要一千多。

    我捏着兜里仅剩下的几百元有些犯愁,刘怡却在旁边小声道歉说:“都是我不好,我以为秦曦是被迫的,没想到她会变成这样,如果我不叫你来,你也不会受伤,我对不起你。”

    我摇头,低声说:“这不能怪你,只怨我太弱,太怂了,如果我是宋大勇,或者是宋大勇也只能仰望的那位龙哥,沈三恐怕要跪着迎出他的未央酒吧,呵呵……”

    刘怡懵懂的听着我自语,有些担心的摸了摸我的头:“生子,你没事吧,要不咱们再去照个脑ct?”

    我回神过来,朝她摇头,紧握的右拳已被指甲刺出了血。”

    五中,我被刘怡送到学校时已是深夜,我浑身都是干涸的血迹,站在宁小伟寝室楼下喊。

    “七虎睡没了,俺要入伙!”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