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星辰大海的星海

    我放大音量又连喊了几句,宁小伟等人还没回应,别的窗口打开了好几个,都是高中的男生。一个个骂咧咧的,吵嚷着喊问:“这他妈谁啊,神经病啊,三更半夜不睡觉鬼叫什么?”

    我朝他们挥挥手。露出只剩一半的门牙,咧嘴笑道:“不好意思,刚才跟人互砍了几刀,流血流的有点兴奋啊。睡不着,想找七虎聊聊。”

    吐槽的几个男生就着园区里的微弱路灯细看,我果然满身都是鲜血,顿时一个个蔫了,再说我点名叫的是七虎,无论我跟七虎是敌是友,也没谁敢胡乱招惹。

    砰砰砰,窗子关上的速度比打开的更快,这些人跟受了惊吓的甲鱼一样,缩头速度那叫一个快。

    我嘿然轻笑,继续扯着嗓子喊,宁小伟你特么给我死出来,老子找你喝酒啊。

    七虎的宿舍灯终于亮了,一个人影走到窗前俯身望下来,一看是我皱眉喊道:“秦生,你丫抽疯啊,这都几点了鬼叫什么?”

    我一看是宁小伟手下的杨阳,招手道“别废话,喊兄弟们下来,我请大家撸串去。”

    杨阳瞪了我一眼,转身走了,不一会,宿管员披着外衣跟宁小伟他们一起出来了,一看我这个样子也没敢管,扭头又回去睡大觉了。

    宁小伟跑到我跟前,打量一眼,惊道:“草,谁干的,人在哪呢?”

    我摇头不接话茬,搂着他的肩膀道:“我想入伙要不要,咱们把七虎弄成八虎如何?”

    宁小伟点头:“我早就说过了,让你跟我混你不肯,现在被欺负了想起哥哥了吧?”

    我摇头,深深的望了宁小伟一眼,缓缓道:“我不是要跟你混,我加入七虎是有条件的,老大给我当,你们跟我混!”

    宁小伟愣住,瞪着眼睛瞅我说不出话。

    他身后的兄弟们不干了,七嘴八舌质问上了:“你特吗开啥国家玩笑啊,让我们跟你混,你凭啥啊,草!”

    我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句话:“我能摆平八狼,细节,咱们边喝边聊啊!”

    宁小伟七人被我一句话给震住,彼此望望,抬脚跟了上来。

    胖哥拍档,我跟洪熙水曾经痛饮的那张桌子。

    七虎围着我坐了一圈,宁小伟一言不发的看我连干了三大杯啤酒,终是忍不住问道:“秦生,你要是开玩笑的话我不怪你,但你要是认真的,我希望你能对刚才话给个满意的解释。”

    我打了个酒嗝,指着身上的血迹,有些跑风的叹道:“你见过有人被打的满身是血,大半夜找朋友闹着玩的吗?我当然是认真的。”

    杨阳忍不住插嘴道:“你说你能搞定八狼,吹牛逼不上税啊,你咋搞定啊?就凭你跟洪磊他姐有暧昧?”

    我笑而不语,又喝了一大杯啤酒后,才开口说道:“别管我靠什么,三天后小树林里,我让洪磊给你们磕头认错,算不算搞定了八狼?”

    杨阳满是不敢置信的望着我,突然哈哈笑道:“伟哥,小生子被人打傻了吧,洪磊那么驴性,咋可能给咱们认错还磕头。”

    宁小伟也摇头,拿起一串烤鸡头狠狠的咬了一口,含糊不清道:“都吃啊,别干看着啊,秦生这逼脑震荡了,别理他!”

    我一把抓住宁小伟的手腕,目光灼灼的盯着他:“我没开玩笑,如果我做到了,老大位置给我,我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纵,横整个星海如何?”

    宁小伟嘴巴瓮动,半拉鸡头吧唧掉到桌面上,呐呐道:“你他妈玩真的?”

    我郑重的点点头,抓起一串刚送上来的烤鸡翅就走,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句话道:“三天后放学小树林等着我。”

    七虎面面相窥,良久才有人嘀咕道:“这小子不是说他请客吗,这就走了?”

    走在路上我一边啃鸡翅一边后悔,这尼玛刚才借着酒劲把话说大了,现在有了洪熙水这层关系,洪磊是不敢动我了,可那也仅限于我不激怒他的情况下,让这货磕头给七虎服软,这简直比杀了他爹妈都要严重,凭我一己之力咋能办到啊?

    啃完了两块鸡翅我也没想到对策,从大墙跳进去,直奔寝室而去,不管咋地觉得睡,先养足了精神再说。

    回到寝室推开门,借着手机光亮看了看,我暗暗失笑,洪磊这逼果然很怕他姐,愣是没敢睡回自己的床,而是把大长脸的床位给占了,把王柯峥赶去了上铺。

    我脱了衣服都扔到床下,全是血,不洗没法穿了,躺在铺上闭着眼睛转悠开了,我到底该咋办呢。

    朦胧中,闻着枕边昨晚洪熙水留下的香味,一个隐隐约约的计划浮现心头,我试图完善它,可实在太困了,还没理出头绪就昏昏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发呆,洪磊等人先后醒来,看到我鼻青脸肿的样子都哈哈大笑。

    讥讽我是不是被幼儿园的小朋友给劫了买路财。

    我张嘴一笑,露出半颗断掉的门牙,把王柯峥这货乐的差点一头从上铺栽下来。

    洪磊挺胸叠肚的瞅了我一眼,大刺刺道:“好好跟我姐处,你特么要敢戏耍她,我弄死你。”

    见我没有吭声,他更得意了,往我床前一坐,气势沉凝如山的拍着我肩膀。

    “说,谁给你整这逼,样,我们去收拾他!”

    我一字一顿望着他道:“沈三啊,未央酒吧里把我打的,你去收拾他?”

    洪磊身子一晃,尴尬道:“草,怎么又惹他了?那个谁,去买早点了,快点快点。”

    我摇了摇头,找出一套干净的衣服穿了,到教室去上自习。

    第一节课结束,宋苗苗夹着讲义快步走出教室。

    我一溜小跑在走廊里追上了她,说:“老师,我有点事找你。”

    宋苗苗惊诧的看着我,有些尴尬的点头:“什么事?”

    我凑近了一步,闻着宋苗苗的发香,在她耳边轻声道:“是私人问题,可不可以放学后到外边说。”

    宋苗苗神色一震,迟疑道:“你别乱想,咱们那事都过去了。”

    我嘿嘿一笑,从她的手中抽出电话,飞快的拨了一遍自己的号码,等通了又递给了她。

    宋苗苗心虚的接过去,用本夹子护住自己的胸部,犹疑问道:“存我电话干嘛,你到底啥意思啊?”

    我边走边扬了扬了手里电话,也没回答。

    放学后,我一反常态的坐着没动,果然不出两分钟洪熙水就杀来了。

    她看到我在,舒了口气,也不管满屋的学生还没走尽,揪住我的耳朵就问:“说,躲我两天了,都干嘛去了?”

    我指了指自己的门牙:“能干嘛去呀,被人打了躲起来舔伤口啊。”

    洪熙水立刻松开了手,摸了摸我仍然青肿的眼眶,失声道:“呀,这怎么弄的,是不是洪磊他们?”

    我摇头,书包一推,拉着她的手就走。

    我们前脚出门,负责值日的辛小雪就失手打碎了一盆仙人球。

    洪熙水是那种敢爱敢恨的性格,极为放得开,再说也没人敢对她指指点挽着我的胳膊,一路带着蹦跳的意思偎在我身旁。

    感受着她的雀跃和欢喜,我心里隐隐有些挣扎,不过想到秦曦那番绝情又鄙夷的话,我捏了捏拳头不再犹豫。

    “秦生,咱们去哪?”

    “请你吃火锅,但是你来买单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啦,人家要麻辣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