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驱虎吞狼

    我把洪熙水领到了一家叫做川江渔翁的火锅店里,不仅要了麻辣火锅和好多羊肉,还搞了一盆水煮黑鱼,这家店从老板到厨师一水的重庆人。做的东西那叫一个麻辣够劲。

    平时我哪舍得来吃这些,好的味道意味着不菲的价格,这可比十块钱一份还随便添饭的司机快餐贵多了,不过既然有洪熙水在。那我就无所谓了,反正她家挺有钱的,根本不在乎我俩吃吃喝喝这点花销。

    我们没有相对而坐,点完菜我就直接坐到她的身边。殷勤的帮她破开塑封餐具,又倒了点醋,细心的帮她把筷子和杯子都擦了一遍。

    洪熙水两眼亮晶晶的盯着我的动作,满脸的幸福甜蜜一副智商只有五十的热恋女孩模样。

    我被她看的后背都开始发痒,难受的扭了扭身子,遮掩道:“你看啥呢?”

    洪熙水喝了口服务员刚送来的雪碧,笑吟吟的小声道:“你对我真好,我突然觉得那天去山洞里救你,是我一生之中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啦。”

    她说完突然把脸凑过来,飞快的在我脸颊边啄了一口。

    随即竟然有些含羞的低下头去,一下一下摆动着大长腿去轻轻踢碰餐桌腿。

    我被她的样子打动,手指一颤差点把半杯茶水泼了出去。

    洪熙水浑没在意我的异常,自顾自的说道:“一会吃完饭咱们去看电影吧,厅办理人说,有一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正在上映,赵薇导演的,都说蛮好看呢。”

    我心不在焉的应了声好,犹豫要不要实施昨晚突然想到的计划。

    这时邻座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状况,两男一女本来好好的吃饭,突然争吵起来,争吵声音还挺大,等我们转头去看的时候,女孩已经站起身丢下一句:“你们还要不要脸,公共场合吵吵什么?”

    说完她转身就走,跟她坐在一起的男人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怒吼道:“谁不要脸了,你给我说清楚再走,马勒戈壁的,我虽然没钱没势赚的少,可是你拍拍良心,我特么一个月三千块的工资是不是给你两千五,让你买化妆品,买牌子货穿!”

    女生冷冷道:“你是对我挺好的,可是跟你在一起我好压抑啊,我看不到你承诺的未来在哪里,我年轻漂亮,干嘛要在你这棵歪脖树上吊死?”

    对面穿着一身名牌的中年男子也站起身,笑呵呵道:“兄弟,认命吧,你这副纸扎草编的小笼子养不起金丝雀,还是搞个家雀鹞子啥的玩玩算了。”

    女孩男友怒道:“草泥马老逼登,你不过是趁俩糟钱你拽什么拽啊,挺大个年纪那么大肚子还腆脸抢我女朋友。”

    中年人也不发怒,依然笑嘻嘻的看着他,甩手把手里的黄鹤楼至尊扔到了桌面上,说:“别不服气,小子,我这多半盒烟够你吃喝一星期的,你赚那俩钢镚怎么养活这么漂亮的妞?”

    年轻人脸色涨红,攥着啤酒瓶子呼呼喘气。

    女孩用力一抖甩掉了他的手,冷哼道:“咱们结束了,别再来烦我!”

    中年男人又瞟了年轻人一眼,抓起桌上的三叉戟车钥匙快步追了出去。

    洪熙水靠在我的肩头,低声骂道:“拜金主,义,什么东西!”

    我心头颤动,这一幕和我在未央酒吧被沈三毒打被秦曦羞辱的那回何其相似,男人,没钱没势就是这个下场,被人甩被人羞辱都是你活该。

    我又看了垂头丧气坐在那猛喝闷酒的年轻人一眼,咬咬牙,对洪熙水道:“你等我会,去个卫生间。”

    卫生间里,我锁好门,掏出手机拨了宋苗苗电话,响了两声就通了,宋苗苗有些戒备的声音传来:“干嘛?”

    我装作尴尬迟疑的样子,吞吞吐吐的道:“宋老师,我有点事想求你帮个忙,行吗?”

    宋苗苗:“说吧,什么事?”

    我三言两语把情况一说,宋苗苗沉吟了下,确认道:“真的是这样吗,她纠缠你让你学不进去?”

    我连连点头,说:“对呀对呀,您知道的,她弟弟是五中一霸,我也不敢来硬的拒绝,您看您能来一趟帮帮我吗?”

    宋苗苗嗯了一声,说:“你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我开车一会就到。”

    我挂断电话就把饭店名字和地址发了过去,稍微等了两分钟,又打了一个号码出去,电话通了,里边闹哄哄的传出喝酒的声音。

    洪磊不耐烦的声音传来:“谁啊,打电话咋特么不吱声?”

    我清了清嗓子,以一副焦急的语气飞快说道:“洪磊吗,我是你姐夫啊。”

    洪磊一愣,随即暴跳如雷吼道:“卧槽尼玛秦生,我是你姨夫!”

    我心里偷笑,却一本正经接茬道:“别扯淡,跟你说点正事,我和你姐这有点麻烦啊,俺俩出来吃饭被我班主任撞到了,结果老师不准我考前早恋,命令我抛弃你姐啊……”

    洪磊立刻急了:“秦生你个杂种你敢让我姐伤心,我扒了你的皮,你砍我那两刀我会十倍砍回去!”

    我叹口气,无奈道:“我也不想啊,可是我们老师好凶的,我有点怕她啊。”

    “什么傻逼老师管这么宽,吗的你们在哪呢,我带人过去看看。”

    我把地址和店名说了,挂电话之前还听到大长脸在那边咋呼:“咋滴,熙水姐跟人干架了?”

    稳稳神,顺便浇了泡尿,我低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麻辣火锅已经翻花开了,洪熙水一点没动等着我,见我过来嗔怪道:“干嘛这么久,我都想报警去救你了。”

    我牵牵嘴角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可我大话已经说出去了,不这么办也确实没办法搞定八狼这伙杂碎。

    下了半锅的羊肉片和青菜,我有些补偿心里的一直给洪熙水夹到小碟子里,自己根本没怎么吃。

    洪熙水辣的直抽冷气,小手在嘴边不停的扇着,可越辣她越想吃,连连低呼道好过瘾。

    十几分钟后,大橱窗外缓缓停过来一辆越野车,我一眼就看到正在锁车门的宋苗苗。

    我不动声色的向外挪了挪身子,尽力做出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

    宋苗苗开门下车,抬头瞅了眼饭店招牌,拎着精致手包就朝大门而去。

    我心中忐忑,神情就有些僵硬,碰巧洪熙水腻过来,夹了一筷子肉喂到我嘴边:“你怎么不吃呀,快点把这个吃了。”

    宋苗苗开门进屋,服务员迎了上去微笑问道您好几位?

    我眼睛望着门口,手上却机械式的一弹,把洪熙水的筷子都给拨掉了。

    洪熙水一下愣住,气呼呼道:“你看你啊,什么意思嘛?”

    我趁机站起身,呼喊道:“服务员再来双筷子。”

    宋苗苗正在大厅里寻找,听到我的声音眼睛就是一亮,径直奔着我们这边来了。

    望着走进的宋苗苗,我一边朝她使眼色,一边打招呼道:“这么巧,老师您也在呀?”

    宋苗苗神情复杂的望了我一眼,点点头,又看了眼洪熙水,微笑道:“我可以坐下么?”

    洪熙水是认识的宋苗苗的,见我的大班到了,她也不敢怠慢,站起身给宋苗苗问好让座。

    正好服务员来送筷子,我随口吩咐道再加一套餐具。

    宋苗苗摆手道:“不要张罗了,我说完事就走!”

    洪熙水不明就里,热情的不依道:“那怎么行,必须得吃了饭再走。”

    宋苗苗似乎也在挣扎,不过还是很快就进入了正题,她正色望着洪熙水道:“同学,你今年高二是吗?”

    洪熙水点头:“对呀!”

    宋苗苗吁了口气,飞快扫了我一眼,说:“这么说你比秦生大两岁呢,你应该懂事了呀?”

    洪熙水有点莫名其妙的瞅了瞅我,问宋苗苗:“您这话什么意思?”

    宋苗苗慢声细语道:“你比大就更应该明白早恋的危害啊,何况秦生他学习那么好,马上又要中考了,你缠着他会让他分心的,如果考砸了,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洪熙水脸色一沉,柳眉倒竖冷声道:“你想管我们?”

    我一声不吭,做出两面都怕的样子冷眼旁观。

    宋苗苗也动了火气,声音高了几分,面无表情道:“不是要管你,我是在管我的学生,他的成绩在我们班都是标杆,我不允许他因为这种事分心,再说你是个女孩子,能不能矜持点?总之我不能任由你毁了他!”

    洪熙水彻底怒了,被我强行破了身她就一直在倒追我,这事算是她的逆鳞了,就是洪磊敢稍微露出一点她不矜持的话风,都能被她追着打出好几站地去。

    她的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指着宋苗苗的鼻子喊道:“你算个屁啊,上课时间你是老师,出了校门你还来指手画脚,你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宋苗苗冷笑:“果然是个没教养的野丫头,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洪熙水已经气到暴走,抓起手边的玻璃就想砸过去。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甩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洪熙水呆了一下就哭了,眼泪唰唰往下掉,不敢置信的喃喃道:“你竟然打我,你怎么舍得打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