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算总账

    洪磊一听他老爸这话头,立刻就蔫了,也不知道洪熙水老爹是干啥的,威慑力大的不可思议。

    我见他默认了。也不废话,挥手示意七虎:“过来,都站我身后,咱们等着八狼跪下认错。”

    洪磊几个默默爬起来。满脸的悲愤一字排开,却说啥也跪不下去,急的洪熙水直跺脚:“你们快点啊,一会秦生又变卦了怎么办?”

    我转头望向洪熙水。她刚哭的眼睛红肿,一张俏脸上沾了不少灰尘,满目的慌急无奈之色,我顿时心中一软,摆手道:“算了算了,许你们不仁,我不能不义,看在你姐的面子上,第二条免了吧,其余两条别给我打折扣了就行。”

    洪磊神色一松,看了我一眼,默不作声的去查看昏倒在一旁的王柯峥。

    我对宁小伟说:“这个结果可以吗,老大让不让给我?”

    宁小伟竖起大拇指:“牛逼,我们跟洪磊干了两年,从没有一次能占这么大便宜,老大必须让给你!”

    我冲他勾了勾手指,宁小伟摸着脑袋凑过来:“干嘛?”

    我做了个抽烟的手势,骂道:“没眼色啊,老大要抽烟啊。”

    宁小伟撮着牙花子掏出中南海,给我点上一根,瞅我呛的连连咳嗽,忍不住道:“你会不会抽啊?”

    我把扔了,瞪着他:“跟谁说话呢,不会叫人啊?”

    宁小伟如同吞了热翔一样的表情,把七虎都叫到跟前,略微准备一番,开口喊道:“生哥!”

    我点点头,拍着宁小伟的肩膀低声道:“借我点钱,一会请大家喝酒。”

    洪熙水拉着洪磊,身后跟了一帮残兵伤将,对我说:“我先把他们几个弄医院去包扎一下,脑袋上的口子有点深。”

    我喊住她,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污垢,点头道:“去吧!”

    洪熙水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我,叹了口气,追着洪磊离去。

    当天晚上,宁小伟出了大血,海底捞火锅一顿狂喝,庆祝干趴了八狼和我的入伙。

    喝懵了之后他又提议带兄弟们去歌厅潇洒,八只醉虎一人抱着个小姐嚎着海阔天空直到天亮。

    打车回到学校时都还宿醉未醒,宁小伟支吾不清的要求我去他们寝室睡,我脸色一变,拒绝道:“你想干嘛,我菊花可紧的很。”

    宁小伟干笑道:“这帮孙子一定恨死了你,你还回八狼那屋睡?别再趁你睡觉把你捅了啊。”

    我心中一寒,想起洪磊那咬牙切齿的恨劲,赶紧从善如流道:“也好,我搬过来算了,跟兄弟们也能亲近亲近。”

    宁小伟让杨阳把我的行李扛回来,刚好这几个家伙讨厌别人跟他们混住在一起,几次分来的学生都被欺负跑了,八人间空出个位置我直接就住下了。

    又累又困,我沾枕头就着,一觉睡到日上中天。

    刚好梦到秦曦原谅了我,跟我拉着手在夕阳下散步呢,就被一阵推搡给摇晃醒了,我睁眼就想开骂,一看是宁小伟。

    这货也刚醒,脸都没洗呢,眼角还糊着两块眼屎。

    我没好气的问他:“干**啊,做梦呢。”

    宁小伟把手机凑到跟前让我看屏幕,我奇道:“什么意思?”

    “草,中午了啊,开饭了啊,看八狼蛙跳去啊,你不去?”

    我恍然,拍了拍脑门一咕噜爬起来,飞快穿好衣服就跟宁小伟冲下去楼去。

    来到操场上,找了个阴凉地坐等,这时剩下的兄弟也都揉着睡眼匆匆赶来,不一会,一阵铃声响彻整个五中。

    午休了,吃饭了,我们面面相窥,都有些紧张的注视着高中部教学楼的出口。

    “来了来了,卧槽真是他们,曰了,快拍照!”

    杨阳突然站起来大喊,我也紧忙掏出手机跟在宁小伟身后往那边跑。

    高中部出口,本该如潮水一般涌向食堂的人流突然顿住,泛着花卷着浪,围着七个一步一跳的男生越聚越多。

    我瞠目结舌,望着人群中冷着一张脸,额头上汗珠直冒的洪磊等人,他们真的每人一条平角内裤,光着脚一步一蹦的往食堂去。

    四周议论如潮,人人都呼朋唤友的掏出手机猛拍。

    “唉,这不八狼吗,这是搞哪出啊?”

    一个女生尖叫道:“磊哥你好棒,我好喜欢你的人鱼线!”

    另一个戴眼镜的长发女生讥讽道:“色胚,就会看那些肤浅的,人家这是行为艺术懂不懂,不过,真的好man啊……”

    越听,洪磊脸色越是发青,突然一眼瞄到了站在人群中,举着手机冲他拍的不亦乐乎的我,顿时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狠狠把头别了过去。

    洪磊带着头缠纱布的八狼蹦到食堂门口,一口气没缓就狂奔回寝室,饭也没吃课也不上了,躲在被窝里舔伤口。

    我跟宁小伟等人围坐在一起吃饭,这些家伙吃一口饭就要拍着桌子哈哈笑一通,给我烦的没招,端着食盘就想换个位置。

    起身就看见辛小雪跟刘惊涛相对而坐,有说有笑的还互相夹菜,我直接走过去,把半盘子饭菜往桌上一放,拍了拍旁边冯翱翔的肩膀,示意他换个位置。

    冯翱翔腾的一下站起来,怒目瞪着我:“啥意思?”

    辛小雪面无表情的拿过西瓜汁,就着吸管轻轻吸允着,两只美到让人绝望的大眼睛却悄悄打量我。

    我翻着眼皮瞅了冯翱翔一眼,漫不经心道:“你傻逼啊,让你起开,我要坐这里吃饭的意思呗,看不出来?”

    冯翱翔一副看疯子的眼神盯着我,扔掉手里的筷子指着我的鼻子骂:“你他妈是不是没睡醒啊,觉得自己使阴招捏了一回我们涛哥的蛋蛋就牛逼了是不?”

    辛小雪一口西瓜汁冲口而出,喷的对面刘惊涛满头满脸,我也被冯翱翔的话逗乐,面皮直抖的问道:“那你滚不滚呢?”

    “我滚你马勒戈壁啊,今天干废你个傻逼!”

    冯翱翔骂完就一拳砸向我的眼眶,我早有防备,闪身侧头躲开,抓起我的餐盘整个倒扣拍在这货脸上。

    红烧茄汁青鱼,被我啃的只剩鱼翅,可那汁好啊,黏糊糊,色泽艳丽,挂着米饭粒和土豆片,沾在冯翱翔的脸上,不特意去搞根本不往下掉。

    冯翱翔一拳落空,带的自己身子一歪,随即耳轮中就是咣的一声震响,眼前黑过之后就成了这副模样。

    辛小雪吓得起身跑到一边,看到冯翱翔的脸变成这样又捂着嘴吃吃偷笑。

    食堂里上千人同时就餐,有多大可以想象,这边一打起来,吃饭的轰一声全站起来看热闹。

    刘惊涛忍不下去了,一拍桌子站起来,喊骂道:“秦生你个废物穷逼还嘚瑟上了,吗的今天我跟你算总账!”

    我一脚踹在处于懵逼状态,手忙脚乱摘着脸上剩菜的冯翱翔肚子上,把他蹬的连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下。

    才拍着手道:“好啊,碰巧我也想找你算算总账啊!”

    刘惊涛朝早就起身准备动手的赵多多喊道:“一起上,干,死这个傻逼!”

    宁小伟从我身后探出头来,奇道:“生哥,有人说你是傻逼还要干,死你呢?”

    我点头,嗯了一声,指着刘惊涛说道:“这货欺负了我两年,今天我就是想跟他一起吃个饭聊聊天,竟然动手就打我,这事咱们八虎能不能忍?”

    宁小伟嘻嘻笑道:“老大你能忍我们都不干啊,你要是被熊了,我们还咋混?草,兄弟们,给我干!”

    刘惊涛完全陷入呆滞状态,不可思议的瞪着宁小伟和我说话,直到宁小伟喊了一声给我干,他才如梦初醒喊道:“等一下,伟哥你叫秦生啥?”

    “等你麻痹啊,砰!”

    杨阳冲的最快,一记直拳就轰在刘惊涛鼻梁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刘惊涛捂住鼻子疼的眼泪都下来。

    卧槽尼玛敢欺负我生哥!

    又一个兄弟学着我的样子,把一盘残羹剩菜扣在了刘惊涛头上。

    赵多多见势不妙就想溜,被宁小伟拽住头发给薅倒,一顿狂踢,转眼就鼻口窜血像宰猪一样惨叫。

    三个人被我们八个围住,也就打了一分钟的样子,宁小伟低声道:“老大咱们撤吧,一会被老师给堵住就不好弄了。”

    我点头,瞅了瞅辛小雪,两步冲到她跟前,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半杯西瓜汁,扔下一句:“借来用用,有机会我再请你喝呀。”

    说完,我把整个玻璃杯都在砸在了刘惊涛头上,又是砰的一声闷响,鲜血混着西瓜汁弄的这逼全脸都是。

    我还想再说几句装逼的话,被宁小伟拽着胳膊就跑。

    跑回寝室我们相顾大笑,我笑的前仰后合,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半响,我抬起头,惊的宁小伟等人戛然而止,小心翼翼的问:“生哥,你怎么哭啦?”

    我擦了一把眼泪,对着宁小伟他们鞠了一躬。

    宁小伟慌的手忙脚乱,立刻弯腰还礼回来,嘴里嚷道:“卧槽,你是不是良心发现,想把老大还给我?”

    我破涕为笑:“谢谢,不被欺负的感觉真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