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你拽我被子干嘛

    我心头一震,如家宾馆那是有名的约炮圣地啊,这男人发给琳琳,那就是他们约好了要去开。房,我去尼玛,赵琳琳可才刚满十四周岁啊,虽然发育的好。可这也太早熟了点。

    我又往上翻了翻,发现全是两人的暧昧记录,说的那话简直都让我脸红心跳。比如这段:

    20厘米怪我咯“宝贝,你干嘛呢。有没有想我啊?”

    赵琳琳:“想了,很想……”

    20厘米怪我咯:“都哪想了?”

    赵琳琳:“心里,胸口,两,腿之间……”

    20厘米怪我咯:“心肝,我被你说硬了,哎呀好难受。”

    赵琳琳:“咯咯咯,撸嘛!”

    在往上,就是这个男人发的一些小视屏,我把手机音量静音了,点开,入目就是如同两只猛兽在交配的一对白人。

    嗯嗯啊啊噢噢耶耶,两人一上一下进进出出,无声的纵情**着。

    三五分钟一个播到头。

    我忍不住一个个看过去,竟然很快的把我都看出了反应,如果不是怕赵琳琳很快就出来,都特么差点当场打了飞机。

    良久,浴室门一响,赵琳琳裹着浴袍出来了,我紧忙清理任务进程,又把手机锁屏放回原处,拽过那份厚厚的试卷盖在腿上,低头假装研究它。

    门口,赵琳琳的笑脸透着出浴后的红润,满头长发还在滴着水珠,她皱眉说道:“那个谁,你先出去下,我要换衣服呢。”

    我支支吾吾不肯起来,尼玛下边还支着帐篷呢。

    赵琳琳怒了,两步迈进来,拽着我胳膊就往边拖,嘴里还哼唧道:“干嘛,想占老娘便宜呀,我穿着浴袍怎么可以让你补课,哼!臭流氓!”

    我灵机一动,装作肚子疼,弯着腰顺势一溜小跑,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赵琳琳也没多想,砰的一声关了房门,窸窸窣窣的在里边换衣服。

    我心说尼玛这事怎么办,看到了不能装不知道,否则也对不起妃姨啊,如果给妃姨打电话,她又在开会不知道能不能抽身回来。

    前思后想,我决定偷瞄着赵琳琳,如果她不去我就装作不知道,她要出去跟人约炮,那我一定要阻止她。

    有了主意我心里一松,顺着香味就走到餐桌边,四菜一汤做的那叫一个精致,香味一缕缕的往鼻子里钻,刺激的我五脏庙一阵阵的造反。

    盛好的米饭旁边,有厚厚一沓子钱,拿起来掂了掂,少说五六千,想起妃姨说给我的薪酬,我心里一暖,这一定是她变着法子救济我,怕我自尊心作祟不肯要,想借着补课的由头拿给我,正好我身上也只剩几百块了,下学期和暑假的生活费都成了问题,那就先拿着吧。

    把钱揣进了裤兜,我心里更加充满了责任感,赵琳琳我一定要管,不能任她出去给**害了,玛德这么水嫩,老子还……呸呸呸,我告诫自己不可以乱想!

    坐下,风卷残云吃了两碗饭,赵琳琳才打扮一新的推门出来,我当时就把眼睛看直了,这丫头画了淡妆,又偷穿了妃姨的高跟鞋,一步齐逼短裙把她圆润的小屁股紧紧崩起。

    上身一件薄透的黑色蝙蝠衫,将柔软的腰肢彰显的若隐若现,酥,胸略挺的扎了单马尾。

    赵琳琳嫌恶的看了我一眼,哼道:“饭桶,看什么看,时间到了,你可以走了,本小姐要出门去,没空陪你在家!请吧!”

    我心说装jb啊,不就是跟人约好了如家吗,这么小的年纪,如此迫不及待给人草,现在的女生都怎么了?

    赵琳琳走到门口,开了门指着外边:“快家里不能留你个外人,万一偷东西咋办,麻溜的出去。”

    我一脸憋屈的起身出门,跟赵琳琳一个电梯下了楼。

    在电梯里我还装作无聊的问她:“这都黑天了你穿成这样干吗去?”

    赵琳琳瞟了我一眼,嘀咕道:“土包子,说了你也不懂!”

    我点头,心说我去尼玛的我不懂,不就是那点逼事么?

    出了小区,赵琳琳伸手拦车,还警告我不许乱嚼舌根,不要跟她妈说她出去这事。

    我不置可否的点头,看她上车了紧忙也拦了个出租。

    遥遥的跟着她,反正我也不怕跟丢,那个如家的地址我都知道,洪湖街!

    晚上八点多钟,马路上车来车往的走的不快,不过也没用上半小时,赵琳琳就在前边下了车。

    我也付钱跟上,眼瞅着她进了如家快捷宾馆。

    估摸着这货应该坐电梯上去了,我又稍等了几分钟,随后快步进了酒店。

    有过在汉庭那次的经历,我也没尝试电梯,直接奔着楼梯间跑去,一路攀爬直上七楼。

    来到702门口,我稍稍平息了下气喘,又侧耳听听里边的动静,隐隐传出的声音让我心头一紧。

    当当当,用力砸了几下门,随后,房里传出一道男声没好气的喊道:“谁啊,干什么?”

    我哑着嗓子喊道:“维修人员,查电路的,怀疑你这屋有短路现象,不排除怕引起火灾!”

    那个男人大骂一声倒霉,紧接着传来脚步声,咔哒,门被从里边打开。

    我早就蓄好了势,门一开就当胸一脚踹过去。

    围了条浴巾的黄毛男生连惊呼都没发出,就被我闷了个仰八叉躺在地上。

    我闪身冲进去,反脚踢上房门,瞪着还在尖叫的赵琳琳低喊道:“好啊,你不说你出去散步吗,敢他妈的背着我出来约炮?”

    被我踹趴的男子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打着耳钉,漂了满头的粑粑黄,见我竟然是赵琳琳的家人,吓得面如土色连连申辩道:“兄弟误会啊……”

    我越看这货越特么眼熟,一下子想起来前几天在学校门口,有个叫李璇的女孩带了三个非主流子来找我,要给刘惊涛找场子,这小子赫然就是那伙人之一。

    赵琳琳蜷缩在大床上,裹着一床薄被,身子颤抖的叫喊道:“你怎么来了,你跟踪我,你给我滚出去!”

    我皱眉瞪了她一眼,心里有点拿不住,这尼玛是不是上来晚了啊,难道已经被这货给祸害了?

    我有种使出全身力气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心里这个难受劲就别提了,盯着坐在地上的黄毛男问道:“我妹妹,你有没有碰到?”

    黄毛男哭丧着脸摇头:“还没,我刚洗了澡打算那啥,你就砸门进来了。”

    我松了口气,突然飞起一脚踢在他面门上,黄毛男没想到我说翻脸就动手,一副还想跟我攀谈解释的神情,就被我踢的鼻口窜血。

    赵琳琳坐在床上大叫:“秦生你个王八蛋,你凭啥打人,你管得着吗,他妈的你给我滚开!”

    我也不理她,揪住黄毛的头发,一拳又一拳砸在这货的头脸上。

    黄毛惨叫着求饶:“兄弟,我想起来了,你是五中的,我老大李璇啊,咱们见过哇。”

    我:“我去尼玛麻痹,没见过还不这么打你呢。”

    黄毛被我擂了十几拳,整个脸都膀肿成猪头,眼眶也青了,鼻子嘴角全在淌血。

    我也打累了,坐在沙发上喊道:“滚,再敢勾,引我妹子,整死你!”

    黄毛挣扎着爬起,抱着衣服就跑,出门的时候扭头撂了句狠话:“秦生你给我等着,我记住你了。”

    我走过去把门关好,慢慢渡到床边,一把扯开赵琳琳裹在身上的棉被,骂道:“你还要不要点碧莲啊,多大点就跟人搞这个。”

    赵琳琳尖叫,抱着胸口哭喊:“你拽我被子干嘛,你个臭流氓滚开!”

    我眼皮一跳,隐晦的瞄了眼她的雪白**,嗤笑道:“小平胸而已,谁稀罕你咋滴,我拽被子擦手啊,被那黄毛溅了一手的血,你瞎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