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我能干嘛啊

关灯
护眼
    赵琳琳立刻不服气的叫嚷道:“谁是小平胸,人家都是c杯的尺寸,你有眼无珠!”

    我不怀好意嗤笑道:“别吹牛逼,哥可是老司机。啥规模多大一眼就看出来。”

    赵琳琳怒了,抓起身边的枕头就朝我轮过来,我都忘了躲,眼神全被她胸口那抹艳丽的雪白给黏住。

    好像。真的不算小哎……

    她见我喉头连动,意识到不对,立刻又把胳膊包过去,护住了两座**。

    我干笑道:“你还真没吹牛。确实有点料,不过嘛,你这穿衣品味可真差劲呀,怎么穿黑色小内内啊,你这气质应该穿白滴。”

    赵琳琳呀的一声惊叫,再次并拢双腿,几乎被我弄的要哭出来了,呜呜道:“王八蛋你给我等着,你想非礼我妈还特么不放过我,我要告诉我妈你调,戏我了。”

    我顿时有点尴尬,忙把手里的棉被给她围了上去,转过身道:“痛快的穿衣服,我把你送回去!”

    赵琳琳没吭声,听话的把衣服穿好。

    见她穿戴整齐站到跟前,我招手让她坐到沙发上,问道:“你知道这黄毛是干嘛的不?”

    赵琳琳一脸向往道:“他是兵王,特种部队的,还有证件呢,都照片发给我看了。”

    我嗤笑:“兵王个屁,你长点脑子行不行,特种部队的兵王会染黄毛戴耳钉?能让我打的满脸是血起不来?”

    赵琳琳兀自嘴硬道:“他们有时要执行卧底任务,刚才不跟你动手,那是以为你是我哥哥,怕弄伤了你我不理他!”

    我手一扬就想抽她,可是望着她酷似妃姨的一张脸蛋,最后还是忍住了。

    “琳琳,这货是凯旋美发学校的一个混子,就离我们五中不远,前两天我们还打过架,你长点脑子好不好,是不是霸道总裁看多了啊?”

    赵琳琳迟疑,小声道:“我不信,一定是你羡慕他能泡到我这么漂亮的妞,故意诋毁人家。”

    我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憋死过去,那黄毛长得跟一坨屎一样,怎么就把小姑娘忽悠成比传销人员还傻比的状态了。

    无奈,我一字一顿道:“看来我只能把这事跟你妈妈说了,我是管不了你了,说啥都不信,我彻底没辙了。”

    赵琳琳立刻慌了,一把抓我的胳膊,满脸紧张的哀求:“生子哥,你千万别啊,我妈会打死我的,她说不定一生气就把我撵出家门了。”

    我摇头拒绝:“你这人无药可救,我这么说你都不信,非要认定那个黄毛没有骗你,我怎么替你瞒,等你出事那天,你妈要是知道我瞒着她,不得拿刀砍死我?”

    赵琳琳咬牙,一脸不情愿保证道:’我信,我信还不行吗,二十哥不是特种兵王,他是学理发的。”

    我嗤笑道:“你骗鬼呢,瞧你那副表情,说不上我前脚离开你就给人发微信了,不行,这事我必须告诉你妈了。”

    说着,我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赵琳琳一个猛扑窜到我怀里,我高高举起手臂她没抢到。

    立刻就赖在我身上不动了,抽噎道:“你要人家怎么样才肯保密嘛,要不我陪你玩一次?”

    我有些震惊的问道:“你跟别人玩过了?”

    赵琳琳摇头,梨花带雨的满脸委屈:“就是没试过,我才这么好奇的,好想尝尝那滋味呀。”

    我慌忙推开她,生怕这丫头一个控制不住就把我按倒了,我这血气方刚的也受不了这个。

    赵琳琳彻底慌了,见色,诱都不行,急的抓耳挠腮的,最后竟然跟我说,只要你别把这事捅给我妈,那你跟我妈的事我也装作看不见,如果我碍事你说一声,我立马搬回学校住。

    我尴尬解释道:“琳琳你误会了,我跟你妈啥事没有啊,那天是个意外我喝多了,还被人打的头脑不清楚。”

    最后在她的软磨硬泡之下,我答应给她保密这事,不过也警告了她,必须好好学习,把落下的功课补一补,再跟别人聊那些乱七八糟的,我直接告诉妃姨了。

    给赵琳琳送到楼下,我没下车,直接打车回了学校,高中部的寝室楼已经通了网络,宁小伟等人一人一台笔记本,大呼小叫的开黑在打撸啊撸。

    见我回来了都点头招呼,随后又都把精神放在游戏里。

    我一个人也无聊,翻看着某文学网的,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吃了杨阳在校外买回来的早我才洗漱收拾去上课。

    到了教室,早自习已经结束了,屋里闹哄哄的都是说话声。

    我推门进屋,整间教室瞬间安静下来,我发现所有学生都在看我,纳闷的站在原地摸了摸脸,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摇头往位置上走,一眼瞥到刘惊涛闪烁着眼神低下头,鼻梁上还粘着个创可贴。

    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我一进教室他们就都安静了,原来他们是在怕我!

    对,就是在怕我,随着八狼解散,洪磊等人被迫从教室裸跳到食堂,随着我指使宁小伟等人把刘惊涛三个一顿狠打,七虎成了八虎,而我取代宁小伟成了八虎老大的消息已经全校皆知了。

    就这样怕我了?我有点云里雾里的不敢置信,坐立不安的翻了会书,我决定试试这是不是真的,我突然一拍桌子,喊道:“草泥马谁在背后看我呢,给我站出来!”

    呼啦啦站起来一片,男女生全有,个个低着头不敢直视我的目光。

    我把手插在裤兜里,溜达到刘诗韵跟前,冷哼道:“自己说,刚才在心里骂我啥了?”

    刘诗韵嘴一瘪,憋屈道:“我没有,我怎么敢说你,上次都被人打成那样。”

    我心中暗笑,爽的不行,随手把她桌上的书本文具全给扫到地上,丢下一句:“吗的再逼逼我下次就不是扔你东西了,记住了,在心里骂我都不行!”

    语文课结束,宋苗苗点名让我去办公室一趟。

    我心里一紧,不知道她找我干什么,麻溜跟着去了。

    进屋后,宋苗苗扭着制服裙下的翘臀,绕到桌后坐了,开口道:“把门关好,我要问你点事!”

    我立刻就有点胡思乱想了,不知道她要干啥还得关门。

    等我把门关好随手给反锁了,宋苗苗脸色一变,斥道:“谁让你锁门啊,你给我打开!”

    我委屈的不行,心说关门和锁门也差不多啊,不怕别人进来你让我关门干**。

    我又回身把门锁开了,再次走到办公桌前站好。

    宋苗苗转着手里的咖啡杯,似乎这思索着什么,半天没吭声。

    就在我等的不耐烦,拿眼四处乱看时,宋苗苗敲了敲桌子,说:“怎么回事,最近成绩下降这么多,昨天还一整天没来上课,好几个任课老师都在盯着你,因为你是个重点苗子,知道吗?”

    我呐呐道:“我有点私事,忘了请假了。”

    宋苗苗不置可否,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想看到我心里去,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老实告诉我,前天在火锅店那事,是不是你预谋好的?”

    我脸色一白,立刻否认道:“没有,绝对是巧合!”

    宋苗苗眼里闪动着愤怒的火苗,面沉如水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缓缓走到我跟前,就在耳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以为你智商高,就把我们都当成了傻子是不是,这事我越想越不对,他妈的,一定是被你摆了一道!”

    我震惊的瞅着她,万万没想到气质高雅如兰菊的班主任也爆了粗口。

    宋苗苗冷笑道:“承认吧,赶紧给我坦白了,否则我让大勇跟你聊聊!”

    我一股火就顶到脑门,秦曦靠沈三来压我辱我,你竟然也搬出社会大哥来搞我?

    我猛的抬起头,脸色发青的盯着宋苗苗,同时迈出一步逼近她:“好啊,你就宋大勇来跟我聊聊呗,看我会不会屈服!”

    我越说声音越大,情绪有点失控,脚下的步子也没控制好,一步迈大了,胸口顶到了宋苗苗的两座山尖。

    胸膛传来的柔软触感让我一惊,连忙止住了前倾的身子。

    可宋苗苗被我这么一撞,外加凶狠的样子吓到,惊呼着连连后退,她穿的高跟丝袜配ol套裙,一没留神倒褪着摔倒在地。

    我赶紧去拉,却发现宋苗苗已经痛的流出眼泪,捂着脚腕直摇头。

    我心中一紧,就想弯腰抱起她,宋苗苗用力的推我肩膀,哭叫道:“走开,别碰我!”

    我讪讪的站到一边,宋苗苗坐了会才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最后还是靠我伸手扶了一把才算成功。

    人一起来我就发现了,她的套裙下摆,从腰际开了条大口子,一直到两瓣臀峰最丰腴的位置,整个都露了出来,里边的蕾,丝粉内内显眼无比。

    估计也跟她的裙子特别修身紧窄有关,刚才那一跤,直接崩开了。

    我有些尴尬的善意提醒:“那啥,老师您后边开线了。”

    宋苗苗脸色一变摊手向后摸,立刻更加的气恼羞怒,就着脚腕扭伤疼的受不了这劲,呜呜的哭开了。

    我挠了挠头,嘴里安慰道:“老师您别怕,我有办法。”

    双手齐动我就开始解白衬衫扣子。

    宋苗苗惊呼,靠着桌子单脚站立,双手抱在胸前喊道:“你干嘛,你别乱来啊……”

    我哭笑不得的把衣服扔到桌上,说:“老师你用这个围在腰上,然后开车回家换衣服吧,我能干嘛啊……”

    说完,我转身就走,一开门,差点把人撞到,定睛一看,趴墙根这货竟然是教历史的李老夫子,这老头满脸的尴尬,随即推了推眼镜腿,不敢置信的盯着我赤,裸的上身。

    我朝他摊了摊手,又指了指靠着桌子啜泣的宋苗苗,也不知道他能想成了啥,然后我就一溜小跑出了办公楼。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跟七虎占了两张桌子,身边好几个闲桌愣是没人敢坐。

    素有逗逼之称的李子光喝干了碗里的紫菜汤,用筷子敲着空碗,跑调走腔的哼唧,无敌,无敌是多么寂寞……

    我正笑着,抬眼看到过道上两个女孩走过,惊骇的站起身就冲了过去。

    “谁干的?”

    我拦住吃过饭打算回去的秦曦,盯着她有些青肿的眼眶问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