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人在江湖飘

    秦曦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低声道:“让开!”

    我站在原地不动,心头却被怒火所充溢着:“告诉我,谁打的你?”

    秦曦瞪了我一眼。哼道:“谁打的管你什么事,难道你还能帮我出头?”

    我脖子一梗:“当然能,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已经不是从前了!”

    秦曦嗤笑道:“别逗了,弄几个学生一起抽抽烟打打屁就把自己当成大哥了?你给我让开。我的事你管不了,别自找麻烦了。”

    我咬牙瞪着她,心说我特么都把八狼干解散了,也当了宁小伟他们的老大。你咋还看不起我?

    秦曦推了我一把,从我的身边挤过去,擦肩而过的时候轻声丢下一句话:“别多管闲事,你玩不起,陪好你的长腿妹吧!”

    我心里酸溜溜的,想不明白短短十来天,我们咋就走到了这步,按理说我应该痛恨她才是,她不仅背叛我投入了沈三的怀抱,还在人家打我的时候狠狠羞辱我,可见到她脸上的伤,我心里仍如油煎一样难受。

    刘怡也紧随秦曦而去,临走时欲言又止的望了我一眼。

    我傻傻的站在过道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宁小伟喊:“大,佬啊,饭都凉了,人也走的不见影了,你还不回来吃?”

    我沉着脸走回去,拿起筷子又扔下,起身就向外边跑去。

    七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扔下筷子跟在我身后跑,我们一动,附近的学生纷纷为之侧目,悄悄在心里嘀咕这八虎又抽什么疯。

    远远的,我看见刘怡和秦曦回了教室,考虑到洪熙水也可能在教室里,我就让刚才一直敲碗唱歌的李子光去喊下刘怡。

    李子光点头而去,不一会,刘怡跟在她身后往这边走来,我犹豫了下,对宁小伟说:“没事,你们先回寝室午睡吧,我跟她说几句话就回去。”

    宁小伟嬉笑道:“生哥啊,这妞可是看上我的,因为她兄弟们还把那个张永赞捶了一顿,你可不能背后下黑手啊,你都好几个马子了。”

    我嘲讽他:“人家刘怡上赶着你,你装逼,张永赞来追你又吃醋,脑残吧?”

    宁小伟甩了甩了头发,乜斜了我一眼,说:“这是泡妞境界,这叫欲擒故纵,你不懂。”

    我骂道:“滚,人都过来了,别瞎咧咧了。”

    宁小伟带着弟兄们走人,我迎上去,盯着刘怡的眼睛问道:“你一定清楚内情,秦曦脸上的伤怎么来的?”

    刘怡犹豫了下,呐呐道:“我是知道,可秦曦不让说,我……”

    我哼道:“她是你朋友,我就不是吗?你知道我只是关心她,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刘怡低声道:“是沈三打的,沈三喝多了非要跟秦曦上,床,秦曦不同意,他就动手了,醒酒后还给曦曦道歉了呢。”

    我诧异问道:“她们两个一直没有过那事吗?”

    刘怡摇头:“沈三是真心喜欢秦曦的,所以一直当女朋友在相处,而曦曦也跟他约好了,不可以勉强她,至少在高考之前绝不跟沈三发生关系,否则她就离开沈三,沈三也答应了,说可以等,谁知道昨天喝多了,撒起了酒疯。”

    我心里一松,对秦曦的恨少了一对她的愧疚又多了一分。

    “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我转身就走,一路直奔寝室,进了屋,一头躺在床上想着心事。

    宁小伟几人面面相窥,起身围了过来,七嘴八舌问道:“生哥什么情况,情绪不大对啊?”

    我没好气的哼道:“对个屁,女人都被抢去了不说,还把她给打了,我跟沈三这逼的仇大了去了。”

    宁小伟恨声道:“沈三?”

    我点头:“就洪磊之前跟的那人,你忘了我们上次在树林里单挑,洪磊领了一伙人把咱们打了,那就是沈三的手下六子带来的。

    杨阳摸了摸肩膀,骂咧道:“草她妈的,我这挨打的一钢管,浮肿消了,可骨头还疼呢。”

    李子光一瞪眼:“生哥,你说怎么搞吧,咱们八虎怎么能吃哑巴亏,这绝对不行,我刚还在食堂唱无敌是多么寂寞,转眼老大女人都被抢,不过话说,大嫂不是洪磊他姐吗?有秦曦啥事?”

    我一翻白眼不知道如何解释,宁小伟照他头上就扇了一把:“生哥年轻帅气有魅力,女人多不行?”

    我沉吟道:“沈三几次搞我,打骂羞辱就不提了,关键是这逼对我姐秦曦没按好心,我要不弄他心里太憋屈。”

    宁小伟握拳砸在掌心,叫道:“那就干,咱们八虎不惧任何人,大不了打不过跑路!”

    我摇头:“社会混子跟学校的不一样,战斗力和下手的狠辣程度都差多了,你们确定要跟我搞沈三,别到时候伤了残了埋怨我。”

    几人互望一眼,想让他们当众认怂那是不可能的,全都异口同声的嚷嚷,必须给沈三的点颜色瞧瞧,要不也太憋气了。

    我心里有些小感动,其实跟宁小伟这伙人接触时间并不长,但个个都把我当成了兄弟看。

    既然都说干,那接下来我们就凑到一起商量行动计划,就凭我们这八个人,想正面干趴沈三是不可能的,作为大混子,手下再少也有几十号打手跟着混。

    想要取胜弄他,只能出其不意搞偷袭,趁他落单或者身边人少的时候,一顿钢管打趴下就闪人。

    最后,我掏出妃姨给我报酬,从中抽出两千元,递给宁小伟道:“沈三基本不去网咖,平时要么在他的酒吧待着,要么就是去洗桑拿喝花酒。这钱你拿着,领两个人去他酒吧玩去,盘盘底,看这傻逼都什么作息时间。”

    宁小伟搓着手接过,啧啧连声道:“卧槽生哥你牛逼啊,哪来这么多钱啊?”

    我摆手道:“这个保密,反正不是偷的,你们放心花。”

    放学后不久,妃姨的电话就打来了,我收拾一下就打车过去,毕竟拿了人家六千块,咋能不尽心辅导那个小浪包赵琳琳

    赵琳琳一反常态,小心翼翼非常有礼貌,学的也认真,我憋着笑,心说不管多大的人,落了把柄在人家手里就是惨啊。

    两个小时过去,我惦记着宁小伟那边,就跟妃姨说了再见,打算回学校。

    赵琳琳殷勤的把我送到门口,分手的时候,低声叮嘱我,千万可别给她说漏了,我挥手上了电梯,示意她放心。

    出了小区门口,刚想站在街边打个车,突然发现前后都被人围住了,足足六七个非主流子,黄的绿的七彩的头发,大耳钉锃亮。

    我一眼就瞅见昨天在如家打的那小子,领头就朝我冲过来,我想也不想撒腿就跑,连连逼停了几辆汽车,窜到马路对个去了。

    那个网名叫二十厘米怪我咯的孙子大呼小叫,带头猛追:“草泥马别跑,你不是老牛逼了吗,今天干,死你!”

    这些美发学院的家伙看着都是空手,可我知道这帮货都特么是农村和郊区来的小痞子,打架下手黑着呢,而且极有可能身上都藏着弹簧刀。

    我那敢停下,闷头狂跑,被追的急了,慌不择路就冲了一条小胡同。

    眼瞅着后边的追兵越来越近,我也豁出去了,几步冲到一辆正在作业的垃圾车旁,抢过环卫工手里大铁锹,横在当胸转过身子。

    环卫工大爷吓蒙了,一声没吭就跑远了,黄毛带人围了过来,狞笑着:“秦生我草泥马,我好不容钓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就差两分钟就得手了,让你给我好顿打,今天我不打出你屎来算你夹得紧!”

    我冷笑道:“傻逼,我是救了你啊,那丫头没满十四岁呢,你要上了,你特么得被判无期,脑残货!”

    黄毛男掏出裤兜里的匕首,一压卡簧,七八寸长的雪亮刀身就弹了出来,一歪头,叫道:“兄弟们给我干他,完事我安排你们全套的!”

    非主流子一听都兴奋的眼冒绿光,步步紧逼的朝我欺来。

    我心一横,跑也跑不掉,只能拼了,轮着板锹大喊道:“狗篮子们,我的兄弟们马上就到,你们还是商量商量去那家医院看骨折吧。”

    黄毛有些焦急,低吼一声就带头扑来,被我一板锹拍在头顶,咚的一声差点坐在地上。

    可双拳难敌四手,我打了他就顾不了别人,小腹中了一脚,脸上挨了一拳,铁锹把也被人攥住用力扯着想要夺过去。

    我心说完了,就想弃了铁锹赶紧跑,实在跑不掉只能挨了这顿暴打了。

    这时,巷子口开进来一辆公路赛,骑手带着头盔我也没注意长相,摩托车见路上有人打架,还往边上靠了靠,马上就要开过去的时候,骑车的人发出一声惊咦,然后就刹车站下了。

    我哪有心情管卖呆的是谁啊,用力夺了两下铁楸没成功,就打算撒手开跑。

    骑摩托的人把头盔一甩,从摩托车后备箱里拽出一条钢丝车锁,足足一米多长,铁链头上是一大铁块子锁芯,高声喊了一嗓子:“秦生,咋整的啊,要不要帮忙?”

    我循声望去,发现这人竟然是洪磊,而他骑的车子赫然就是洪熙水那天载我骑的那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