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一起废了他

    我不假思索大喊道:“必须要啊,你快点救驾来!”

    洪磊一声不吭,轮着链子锁就冲进人群,我见来了强援。心中士气大涨,猛喝一声就把铁锹给夺了回来。

    美发学校的人迅速分成两拨,一伙四个人围住我和洪磊,我留神注意身边的人。一边喊道:“洪磊啊,宁小伟他们多久能到?”

    洪磊一皱眉,立刻明白过来,接茬道:“他们打车我自己骑车。应该也快到了。”

    我趁势大喊道:“ok,咱们拖住这帮孙子,一个也别放跑了,艹他妈的等咱们人齐了,干趴下这帮杂毛非主流,挨个给他们放血。”

    黄毛有点懵了,焦急之下带头了扑击了几次,都被我的铁楸逼了回去,洪磊那边的非主流就更惨,身高力壮的洪磊轮着链子锁砸到两人,一个捂着肩膀冷汗直冒,一个被砸破了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吓的吱哇乱叫的往一边跑。

    我哈哈大笑道:“磊子干的漂亮,咱俩准备越塔强杀吧,等兄弟们到了,对面全躺下了不是更好?”

    洪磊也打红了眼,嗷嗷叫着冲左冲右突。

    黄毛带来的人无人敢当,纷纷四散奔逃,二十厘米哥见大势已去,又担心真有援兵被堵住包了饺子,怪叫一声带头就逃。

    我和洪磊作势追了几步就停下,扔掉铁锹蹲在地上狂喘一气。

    洪磊瞅了我一眼,骑上摩托就想走,我急忙喊住他:“别啊,你给扔这,他们要回过味来再追我咋整?”

    想了想,洪磊一偏头,示意我上车。

    我一步跨上去,攀着他的肩膀就说了句脑残的话:“那天你姐还骑这车载我了,原来是你的啊。”

    洪磊怒喝道:“别bb,不坐滚下去。”

    我也恼了,嘀咕道:“拽什么啊,不就是帮我打跑了几个杂毛非主流嘛。”

    洪磊不吭声,发动车子迅速开动,我看他走的方向,就知道他想把我先送回学校去。

    我拍了拍他肩膀,大声喊道:“找个地方喝两杯,我还没吃饭呢。”

    洪磊也不回应,直接把我载到了学校附近的胖哥烧烤。

    遮阳伞下到处都是桌椅,我们随便找了个空的,喊服务员点了啤酒和各式烤串。

    端着酒杯我对洪磊说:“感谢你不计前嫌对我援手,我欠你个人情,来敬你一杯!”

    洪磊端起杯一饮而尽,然后才说:“全是看我姐的面子,否则我不下去帮他们打你就不错了,哪会帮你!”

    我一拍桌子,干笑道:“果然是个爽快人,虽然答案让我很蛋疼没面子,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股真小人的劲。”

    洪磊斜了我一眼,自顾自的又喝了一杯冰镇啤酒。

    我感慨道:“几天前还势不两立的,今天竟然帮我打架,还坐在一起喝酒,人生真是太奇妙了。”

    洪磊脸上的横肉抖了抖,闷声道:“你怎么惹的这帮杂碎,好像都是美发学校那边的混子。”

    我骚包道:“因为一个女孩,吗的,我这真是没事找事。”

    洪磊脸色一变,怒目瞪着我,一字一句道:“我姐对你多上心你自己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她,我怎么也要跟你磕到底,你敢对不起她让她伤心,我一定亲手阉了你。”

    我裤,裆一凉,连连摆手解释:“这是我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才初二,就被那黄毛给骗如家去了,我赶到的及时,要不就被那家伙得手了,昨晚我把他好顿打,当时可jb怂了,根本没反抗,哪知道今天能搞这么多人堵我啊。”

    洪磊盯着我,见我说的不像假话,才点头问道:“你走哪条道,他们咋知道的?是不是有人卖了你?”

    我脑子轰的一声,一拍大腿道:“卧槽是啊,一定是赵琳琳,他妈的这死丫头还给装老实,不行我要去找她问问。”

    洪磊嗤笑道:“你不说是亲戚家的孩子嘛,就算承认卖了你,你又能如何,暴打那小孩子一顿?”

    我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到处乱跑,心里发狠的想,你麻痹赵琳琳,我是为你好,你竟然恩将仇报,那就别怪我把这事跟你妈汇报了。

    又喝了几杯,我装作无意问道:“沈三这人你理解多少?”

    洪磊瞅了我一眼,冷笑道:“你想知道什么,我劝你还是本分一点好,社会上的道道你还拎不清,别说是你了,我也不行。”

    我嘿嘿一笑,不置可否道:“随便聊聊,你跟他关系近到什么程度了,真是跟人家的混的吗?”

    洪磊摇头:“我还是个学生,虽然沈三哥一直叫我不要读书跟他混,可是我们家老爷子不准啊,他要是知道我不念书混成了流氓,那不用警察收拾我,老头子就能把我废了。”

    我奇道:“你家大爷到底干嘛的啊,这么凶!”

    洪磊郁闷道:“省体育局的散打教练,下手那叫一个狠!”

    我恍然大悟,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洪磊瞪着我,咬牙切齿的说:“你幸灾乐祸么?你不要忘了,你跟我姐都做了那种事,如果被我爸知道,我真的难以想象他会怎么收拾你!”

    说完,他一脸怜悯的瞄了瞄我的四肢关节。

    我的笑声戛然而止,一脸懵逼的迟疑道:“我是外人啊,应该会手下留情吧?”

    洪磊一口干掉杯中的酒,起身道:“你最好不要做对不起我姐的事情,否则我不敢保证我会不会把你们的事说漏了嘴,谢谢你的酒,拜拜!”

    我有些失神的望着他背影,心里后悔的想把自己掐死,怎么就一时糊涂上了洪熙水这条贼船,不仅把秦曦逼的反目投入沈三怀抱,这尼玛听洪磊说的意思,我他妈的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了啊!

    我正自哀自怨着,洪磊扭头走了回来,站在几米外对我说:“再给你个忠告,不要试图去搞沈三,你和宁小伟那几个人,真的不够看,信不信由你。”

    说完转身再次离去。

    我知道他这番话全是出自真心,也清楚我们八虎跟沈三的差距,可是让我就这么看着秦曦跟沈三腻在一起,指不定哪天裤带一松就被这逼给上了,这种折磨简直比杀了我更为难受。

    我的仇可以忍可以不报,但是秦曦因为拒绝陪他都被打的鼻青脸肿了,这我如何忍?

    想起我跟秦曦从彼此敌视到甜蜜相恋不过短短几个星期,心里就一阵阵的难过,为了我们太早就夭折的感情,也为了秦曦不折手段报复我所选的这条路而伤感。

    喝了一阵闷酒,头晕乎乎的结了账,步行回到学校。

    躺在床上迷糊过去,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宁小伟摇醒,瞪眼瞅他半天才清醒过来。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哥几个全都凑到我的床前,交流着自己打听来的情报。

    最后宁小伟总结道:“生子,我们把你给的钱都花光了,爽了玩了,但也打探明白了,沈三这犊子基本不回家,白天去网咖视察一圈,然后去他开的一个收售赃物的典当行坐班,晚上就来未央酒吧,喝酒泡马子,睡觉也是在哪。”

    我见他欲言又止的似乎还有话没说,就不皱眉哼道:“有屁一次放完。”

    宁小伟脸色难看的瞅了瞅我,低声道:“今天秦曦又去了,在卡座里跟沈三喝了半天酒,然后还跑表演台唱了首歌!”

    我眉头直跳,牙齿咬的咯吱响。

    偏偏李子光还不知好歹的夸道:“老大,你这个便宜姐姐身材整盘子也亮啊,那小歌唱的,你这该死的温柔,让我心在跳泪在流……妈呀,真招人稀罕啊。”

    我抬脚踢在他的小腿上,吼道:“去你麻痹的,滚犊子,少给我扯没用的!”

    李子光一缩脖子,臊眉耷眼的溜到一边不吭声了。

    宁小伟沉吟道:“据我了解,未央酒吧有保安十六人,六个穿制服的,十个是便衣内保,服务生大概有二十个,估计要是有人砸场子,转身就能变成打手的。”

    我沉声问:“这些人全天候都在未央吗?他们下班不回家?”

    宁小伟摇头:“两班倒,平时在场的大概有一半,只有晚上十点到凌晨三点的高峰期,才全部在岗的!”

    我撮着牙花子叹气:“一半也有小二十啊,咱们才八个人,而且论体力和打架经验,我们都不如对面,这仗怎么打?”

    宁小伟摊手,示意他也没招。

    我挥手让他们都去休息,闭眼躺下在心里转悠着对策。

    思来想去,不知道怎么就想起白天在办公室把宋苗苗裙子弄开线这事,悄悄乐了几声,脑海灵光乍现,我特么可以找宋大勇啊,反正宋大勇跟沈三是死对头,为了救秦曦还挑了他一次场子呢。

    一咕噜爬起来,到走廊就打电话,电话响了好久才接通,宋大勇的声音传出:“吗的你有病啊,半夜三点给我打电话,啥事赶紧说!”

    我嘿嘿笑道:“勇哥,对不起啊,我突然想到你就兴奋的不行,忘了看时间了。”

    宋大勇说了句卧槽,你特么别吓唬我,深更半夜的想到我你兴奋个毛啊,吗的我身边还睡着妞呢,快别恶心人了。

    我收起嬉笑,正色道:“勇哥,我想跟你搞个联合,扫一把沈三的场子,行不行?”

    宋大勇打了个哈欠:“沈三啊,行。”

    我大喜过望,确定道:“那咱们就早点动手,趁他没到营业高峰期人手少,晚上八点就开磕咋样?”

    宋大勇:“嗯。”

    我:“那行,到时候我们在里边干,你的人从外边往里打,咱们里应外合废了沈三这傻逼!”

    宋大勇:“好,就这么地吧,我睡了。”

    我攥着电话蹦起多高,心里美滋滋的设想着,明晚沈三将被我踩在脚下,秦曦会回到我身边的美妙场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