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莫名其妙被口了

    赵琳琳完全不顾我又痛又爽的表情,掐了掐又揉了揉,突然转身盯着我说道:“生子哥哥,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啊。见到漂亮的就想搞,轻轻一碰就硬啊?”

    我虎着脸咬牙道:“差不多吧,你先松开我的脖子,下去咱们再说好不好?”

    赵琳琳似乎发现了我的弱点。矜着鼻子哼道:“假正经,都有反应了,明明很想让我坐在上边还这么说!”

    我苦笑,却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决心把她推开。

    赵琳琳越发过分的贴了上来。胸口两团c罩杯也不甘寂寞的挤压着我的胸膛。

    我眼睛都红了,喘着粗气哼道:“别闹了,我要控制不住你就吃亏了。”

    赵琳琳咯咯笑道:“都什么时代了还吃亏不吃亏的,我都初二了还是处女,与其被闺蜜们天天笑话,不如便宜你算了,嘻嘻,我突然发现你很有些小帅嘛,比那个二十厘米可好看多了,要不咱俩做一次呀?”

    我被她的言论和奔放给打败了,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说:“你有点羞耻心好吗,你是女孩哎,怎么可以这样,这样淫,荡!”

    我犹豫了下才找到准确的词来形容她。

    赵琳琳毫不生气,兴奋道:“这样就是淫,荡吗,那我喜欢,我就要做个淫,荡的美女,怎么样生子哥哥,咱俩做个交易吧,我把第一次给你,然后你替我保密好不好?”

    我忍着心里的骚动,闷声回道:“不好,你怎么把这事当成吃口香糖一样简单?”

    赵琳琳毫不气馁也不理我的嘲讽,再次握住了某个直起的东西,惊呼道:“天呀,似乎又大了一些,好想拿出来看看真家伙哦。”

    我双腿都僵直了,脖子向后仰着,挣扎着低吼道:“别,别捏啊。”

    赵琳琳似乎很是享受这种掌控别人情绪的快乐,手上缓了缓,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交易谈不谈,不谈我就一直捏下去。”

    我妥协道:“谈,谈还不行么,你先下去。”

    她嗤笑道:“我没你力气一半大呢,你这么想让我下去,用力一推我就摔倒了,秦生,你别自欺欺人了好不好,以为我不懂吗,那次,就是我打你一台灯的时候,你趴在我妈身上干什么呢?”

    我无力的申辩道:“我那回喝多了,酒后失态啊。”

    赵琳琳哼道:“别骗我,虽然我比你小一岁,可是你能干的事,我一样不差全能做,你就说要不要我吧,反正你要是不答应,我是绝对不会放心的。”

    我也来了气,合着你做错事为了保密还得把我拉下水,那我特么不是很无辜,虽然这事搞起来肯定是我占便宜,可是我怎么下得去手啊,不说跟妃姨的种种暧昧,就是人家这么信任我,让我给女儿补课,结果成绩没提高,两天就把人姑娘给睡了,这良心上也交代不过去。

    于是我沉着脸道:“不答应,你再下去我马上就给你妈打电话了。”

    赵琳琳见我真急了,也有点怕,磨磨蹭蹭的从我腿上站起来,小裙子也不整理,紧挨着我身边坐下,婉转怜人的眼神死死盯着我。

    我摇头,不着痕迹的调整下坐姿,可怎么弄,小腹下崛起的那一个大包还是很明显。

    我被她可怜兮兮的眼光望的受不了,挥手道:“怕了你了,我不追究你出卖那事了,算了,我不跟你妈告密了。”

    赵琳琳脸色一喜,随即又摇头道:“那不行,我不相信你,除非你跟我做了,否则我怕你说话不算数。”

    我简直都要疯了,这么一个粉妆玉琢,嫩的能掐出水的小美女,哭着喊着要把第一次给你草,谁他妈能不动心啊,这精致的公寓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太适合干点羞羞的事了。

    可是理智却一直在告诫我,不能这样乱来,如果冲动之下破了她的身子,再被纠缠上,可就毁了啊。

    赵琳琳见我阴晴不定的脸色变幻,也有些紧张的注视着。

    最终我还是摇头,叹道:“琳琳别闹了,你太小,我不能碰你!”

    赵琳琳冷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咋想的,你不过就是怕良心上过不去,因为你跟我妈,哼!”

    我连连摆手,斥道:“别背后说你妈坏话,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她盯着我瞅了半天,突然指了指我下边,嬉笑道:“你又不肯要,我硬给好像很贱的样子,这样吧,咱们各退一步,我给你口口好不好,这样我也放心你不会出卖我,你也没有心理负担啦。”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已经完全被这小丫头的大胆给打败了。

    赵琳琳见我没有出言反对,趁机站起走到我跟前,噗通一声光着膝盖就跪在我两,腿之间了。

    我眼皮直跳,口干舌燥的望着她一对娇艳欲滴的粉嫩唇瓣,突然觉得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赵琳琳弯起嘴唇瞟了我一眼,伸手就拽我裤子的拉链。

    我手指一动,只抬起了几公分又无力的放下,只有心跳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

    赵琳琳很生涩的动作着,将拉链拽到一多半,就有些急功近利的探手进去,一把拨开内裤,瞅着腾一声蹦出来的东西惊呼道:“好丑,好恶心哦。”

    此时我已彻底沦陷,像是面临轮爆的小媳妇一样,屈辱的合上眼睛。

    赵琳琳一只柔若无骨的细嫩小手摆弄了几下,头一低,一口就含了进去,我只觉得下边一暖,被两瓣柔嫩灼热给吻,住,爽的脊背都跟着发麻。

    她支吾着:“呜呜,是这样吗,呜,嗯?”

    我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恰好赶上她一边吞吐一边斜斜用眼睛瞟我。

    大概只有几十下,最多不超过一分钟,我就尾椎骨发麻,一声低吼后,紧紧抓着沙发扶手喷了出去。

    也许是好几天没跟洪熙水弄了,身体不光特别敏感,那东西量也太大,加上两人都没什么经验,直接口腔内射了。

    一股股炙热的精华全冲到赵琳琳的嗓子眼,把她呛得连连咳嗽,一个没留神,上下颌紧闭就咬到了我还在她口中乱颤的家伙。

    疼的我大叫一声推开她,哭丧着脸喊道:“你主动的,干嘛完事了就咬人啊?”

    “咳咳咳……我不是故,故意的。”

    赵琳琳连连摇头,脸红耳涨的解释道。

    我手忙脚乱的把东西塞回去,起身拉好裤子,转身就逃。

    开门的时候丢下一句:“这回你放心了吧,咱们都特么给对方保密啊。”

    下了楼梯,我藏身在小区大门后,默默的观察了几分钟,发现没有异常才走到街边打车。

    下车的时候,我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半了,看来我在妃姨家跟赵琳琳耽搁了一个多小时,想起刚才那荒唐的一幕,我现在还有一点做梦的感觉。

    进了未央酒吧,很轻松就找到了宁小伟几个。

    七虎都分散的坐了卡座,一个个看着表演喝着啤酒。

    我直接坐到宁小伟对面,低声道:“东西都带了么”

    宁小伟示意我看他脚下,一个老厂的旅行包安静的躺在桌下,我用脚尖碰了碰,发出当啷一声。

    宁小伟喝了口酒,低声道:“生哥,你是我哥,偷偷告诉我你准备的后手是什么,为啥我右眼皮一直跳啊?”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一突,才想起要给宋大勇打个电话确认下。

    拨号过去,回应的系统声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顿时心中一凉,这尼玛咋还关机的,到底来没来啊?

    转眼晚上八点已到,分散坐在远处的杨阳等人一声不吭,从另一个行李箱中抽出钢管,一棍子就砸趴了个端盘的服务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