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全军覆没

关灯
护眼
    场中顿时一阵骚乱,女客的尖叫和男人的起哄声响成一团。

    宁小伟欲言又止的看了我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哈腰打开行李包。拽出两根钢管,扔给我一根,随后就怒吼着冲了出去。

    我头皮发麻,隐隐觉得大事不妙。因为外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宋大勇的电话我也打不通。

    可是那边已经动上了手,我也没时间去想这些,拎着钢管就冲到混战的人群中。

    果然给宁小伟他们的两千大元没有白花。确实是只有十来个保安加十来个服务生在值班,可这也他妈扛不住啊,我们才八个,对面二十来个,交手不过两分钟,就形成了被人二打一的局面。

    似乎混社会的彼此都有默契,一般情况下不会用刀枪,沈三给这些人准备的家伙,也都是镐把和钢管,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拿的是逼格较高的棒球棍。

    出了出其不意杨阳砸中一个服务生的头,当场将那个倒霉蛋撂倒,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建树,反而是陷入了苦战,被人圈着打,逼的报不成团被分割成了数块阵地。

    我心里大骂宋大勇坑我,发誓只要这次不死,一定要找他算账。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这边的情况越发紧急。

    杨阳被老王带人堵在墙角,左冲右突的冲不出来,宁小伟呼喊着去救,一没留神就被一镐把砸在后背上,打出砰的一声闷响。

    宁小伟扭头就是一钢管,正好劈在打中他的保安头上。

    保安晃了晃脑袋萎顿倒地,宁小伟脸色涨红,怒骂了一句:“草泥马偷……”

    哇噗……

    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我红了眼,不管不顾的向宁小伟方向冲去,嘴里大喊道:“撤,能走一个是一个,不要恋战。”

    带头围攻我的正是六子,他攥了一根棒球棍,封住我的去路同时冷笑道:“往那撤,你们走的了吗,是不是傻逼啊?几个小崽子也学人砸场子?”

    我没吭声,苦苦支撑的同时观察周围的情况,不过短短三五分钟,我们的人已被放倒了四个,现在除了我与宁小伟及另外两个兄弟之外,杨阳李子光他们全都受伤倒地,被人一脚脚踢着。

    混战刚起的时候,酒吧里闹哄哄的表演就停了,客人们能跑的全都冲了出去,位置不好没法跑的,也都钻了桌子找了墙角猫着。

    宁小伟浑身浴血,也不知道是自己吐的还是别人溅的,朝我大吼道:“生子,你的后手呢,怎么还没出现!”

    我羞愧的要死,一声不吭手上加力向他冲去,试图汇合后带着他突围。

    可随着我们兄弟的不断倒地,那边只留了两人看押着,围攻我和宁小伟的人迅速暴增,我别说冲过去,被四五个混子围攻,转眼就连连中招。

    其中有一棍正好抽在我拿钢管的那条胳膊上,砰。

    我钢管也握不住了,手臂被一棍子砸断,当啷一声武器落地。

    宁小伟拼着又挨两棍,奋力奔到我跟前,狂嚎着把手里的钢管轮成了风车,咬牙大喊道:“你走,快走啊。”

    我忍着断臂的专心疼痛,深深看了宁小伟一眼,掉头就跑。

    宁小伟挡在我身后,满衣襟都是鲜血,扯着嗓子叫骂道:“想抓我兄弟,你们得杀了我才行,你们敢杀人吗?”

    我泪水夺眶而出,冲出酒吧大门的时候最后回头望了一眼,这一眼让我目眦欲裂,宁小伟已经被放倒,同时几根棒子向他身上砸落,酒吧通往后台的那条通道,沈三带着秦曦匆匆赶到,两人全都脸色绯红神情恍惚的,一眼就能看出刚溜了冰。

    我垂了一只胳膊不住的跑,使出吃奶的力气狂奔,竟然爆出了平时都不敢想的速度,后边的追兵渐渐放弃,赶回酒吧收拾残局。

    我心里翻腾着无尽的懊悔,恨自己太轻率就带兄弟来砸沈三的场子,我更恨宋大勇不讲信用放了我们鸽子,胳膊上的断骨每跑一步都痛的我撕心裂肺,可心情激荡之下我竟然都忘了停下打个车走。

    不知道跑了多久多远,直到我眼前阵阵模糊快要晕倒的时候,才想起应该坐下歇口气。

    失魂落魄的停下,转身,我朝马路牙子走,打算坐下恢复体力,身边顿时响起一阵急促的哎哎声,和控制不住车把的吱嘎声。

    砰,我觉得身子一轻,像被人狠狠的推了一把,仰面朝天倒下,随即就翻了白眼啥都不知道了。

    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坐了个中年妇女,看眉眼依稀觉得眼熟。

    “呀,你醒了孩子,对不起啊,我当时赶着回家,骑得有点快,这把你撞的有点惨啊。”

    我牵动嘴角,心里感慨这世界太小,因为这女人一张嘴说话我就想起来了,她,竟然是辛小雪妈妈,我不仅第二次在大街上遇到,还再一次被她的电动车给撞趴了。

    我摇头,低声道:“阿姨,不怪你,是我的问题,你走吧。”

    辛小雪老妈直摆手:“那怎么行,你胳膊都断了,头也破了还出不少血,医生说不排除有脑震荡的可能啊,我那能撞坏了就跑,阿姨不是那种人。”

    我苦笑道:“我知道阿姨不是那种人,因为我被你撞过两回了,上次你是载着你女儿去报到,你还记得么?”

    长得酷肖辛小雪的中年美妇仔细的端详了我两眼,一拍大腿低呼道:“天啊,真的是你,这……”

    我活动了一下已经打上石膏的右臂,叹息道:“阿姨,这伤不是你撞的,你不需要背负责任,你走吧,我想自己待会。”

    辛妈坚决不同意,非得跟我要家长的联系方式,说要谈谈赔偿问题。

    我被逼的没招,最后说了实话,告诉她,我爹妈早死了,我就是个孤儿,一个人住校的。

    辛妈当场就哭了,直劲说这孩子咋这么招人怜,命好苦。

    最后我好说歹说啊,她才扔下一千块钱走了,临走的时候告诉我,她工作太忙恐怕不能来照顾陪床,但既然你们是同学,我会叫女儿来看你的,需要什么就跟她说,钱不够也千万别客气。

    目送她走出病房,我又躺了两分钟,觉得缓过来一伸手就把输液的针头给拔了,我怎么能安心的躺在这里养伤,我那七个兄弟都被干趴在沈三的酒吧,想什么办法我也得去救他们。

    悄悄溜出医院大门,这时已是深夜,拦了辆出租坐上去,我就掏出手机打宋苗苗的电话。

    电话响了半天,话筒里传出宋苗苗慵懒的声音:“喂。”

    我咬牙道:“你知道宋大勇住哪吗?”

    宋苗苗似乎清醒了立刻问道:“你深更半夜的找他干什么?”

    我冷哼道:“干什么你别管,告诉我他人在哪了,我电话打不通!”

    宋苗苗也来了脾气,怒声道:“秦生你是不是有病,这么晚了给我吵醒还这个态度,我凭啥要告诉你,你能有什么正经事找大勇?”

    我压了压火,低声道:“我被你弟弟坑了,我受了伤,跟我一起去的人全都被打趴下抓住,我现在着急找到宋大勇,看看能不能救出那些兄弟!”

    宋苗苗沉默了会,突然怒斥道:“前天我跟你说什么了,让你好好复习准备中考,你怎么就是不听,咋还学人家打上群架了,你现在在哪呢?”

    我回道:“我在出租车上。”

    宋苗苗沉吟了下:“你来我小区门口,我开车带你去找大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