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对不起兄弟

关灯
护眼
    我在小区外下了车,随即上了等在门口的白色汉拉达,宋苗苗瞅了我两眼,皱眉道:“胳膊怎么回事?”

    我淡淡回道:“折了。”

    宋苗苗气的猛拍方向盘。痛心疾首怒斥道:“你知不知道快要考试了,你右手不能动怎么答卷?”

    我嗤笑道:“你够了,我兄弟还生死不知呢,你跟我说考试答卷。你才有病吧,带我去找宋大勇,如果宁小伟他们出事了,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宋大勇付出代价!”

    宋苗苗被我吼愣了。悻悻然的瞪我一眼,发动了车子。

    她开着车带我连转了三个地方,一个买卖二手车的车行,一间大型的洗浴中心,还有一个在建的商品房工地。

    我怕她骗我,都是随身跟着她下去,亲眼见到宋大勇手下汇报说勇哥没在这边过夜。

    回到车上她也没撤了,摊手道:“我就这知道大勇这几个生意,还有什么我也不清楚了,你看怎么办?要不咱们报警吧?”

    我咬牙道,只能这样了,报警也许会追求我们寻衅滋事罪,可不报警又没人搭救,万一兄弟们挂了一个两个,我这辈子都会活在痛苦中。

    拿出电话我就拨110,没按号呢,电话突兀的震响起来,吓的我手一抖,差点给出去了。

    宋苗苗没好气的瞪我一眼,抢过一看马上就接了。

    “喂,大勇,你人在呢,我跟秦生找了你半个星海了,有急事呗。”

    宋苗苗飞快的说了几句就把电话递给我,我压住满腔的愤怒,语调都有些颤抖了,说:“宋大勇,我兄弟都被沈三的人干躺了,就在未央酒吧,想办法救他们,不然我跟你没完!”

    宋大勇懒洋洋的声音传来:“草,你们打不过人家被干了狠正常啊,跟我搞什么,你要求我出手就特么客气老子开机见你这么多电话才好心回一个,没想到被你这顿疯咬。”

    我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怒吼道:“卧槽尼玛,你竟然说跟你没关系,昨天后半夜三咱俩在电话里这么定的,是不是今天八点合作去扫沈三的场子,我们在里边打,你在外边往里打,你人呢?为什么要骗我?”

    宋大勇沉默了下,似乎还拍了大腿,嘿嘿道:“你别告诉我你真他妈去了?”

    我咬牙切齿:“不然呢?”

    宋大勇嘎嘎怪笑,似乎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一样,我更加羞愤欲狂,左手攥着手机狂叫道:“你笑个jb,尼玛的快点说你在哪,老子过去捅死你!”

    宋大勇笑声戛然而止,愠怒道:“别你妈给脸不要啊,我姐还在你旁边呢,你说话给我注意再说你得多傻逼啊,这么大事你就电话里说下就完了啊,我以为你扯淡开玩笑呢,当时困的稀里糊涂睡着就给忘了,谁能想到你们还真去了啊?”

    我感觉心脏都要炸开了,这货放了我鸽子还振振有词,跟他完全没错一样。

    那边响起宋大勇招呼手下的声音,不一会他又在话筒里说道:“十分钟之后给你消息,你好不容易跑出来,别去自寻死路了,我会安排人打探你那些兄弟的,有什么结果会马上告诉你。”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我往椅背上依靠,眼眶中满是悔恨的眼泪,想起宁小伟口喷鲜血的最后一搏,给我赢来逃跑的几秒时间,我就心如刀割一样疼的难以呼吸。

    宋苗苗从中控台上抽出几片纸巾,默不作声的递给我,我只是摇头不接。

    她无奈,俯身过来,拿着纸巾帮我轻轻的擦,安慰我说:“别太担心了,应该不会出大事的,再说还有大勇呢,你要相信他!”

    我冷冷的盯着她,吼道:“我就是相信他,才把兄弟都给害了,我他妈太傻了,我不是人!”

    宋苗苗也不清楚具体经过,不过看我这个样子,她也能猜到几分,充满歉意的望着我,安慰的话也不说了。

    几分钟后,电话响,我赶紧接了,宋大勇的声音传来:“没大事啊,沈三不敢过分的,我这边得到的消息是,你那几个小伙伴都被他用车装了,扔到了市医院门口,现在都得到救治了,应该没有太严重的伤势。”

    我一声不吭挂了电话,对宋苗苗说:“快,送我去市医院。”

    宋苗苗立刻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就飚了出去。

    等我们急吼吼赶到时,医院走廊里站了三四个警察,和一帮学生家长模样的中年人。

    我抓住一个护士就吼道:“我同学都在哪里,他们怎么样?”

    小护士被我吼的直懵,惊慌的向后退。

    正在跟几个家长了解情况的警察立刻出面干预,问道:“你喊什么,你是什么人?”

    我看了看自己吊在脖子上的胳膊,呐呐道:“我是学生,刚才那些伤员的同学。”

    警察还想问话,宋苗苗接茬道:“我是他们老师,有话可以问我!”

    警察点点头,舍过了我,跟宋苗苗一问一答的说了起来。

    我跟着取药的护士悄悄溜到处置室,一看顿时心里一松,只见杨阳,李子光等人都在躺在活动病床上输着液,虽然鼻青脸肿的狼狈不堪,可还都睁着眼睛是清醒的。

    我跑进去,叫道:“可急死我了,看到你们没事可太好了!”

    喊完,我热切的看着几个兄弟,可他们见到我,齐齐把脸扭向一边,根本不愿意看我一眼。

    我心里一惊,再定睛细看,病房里六个人算我七个,独独不见了宁小伟!

    我慌了,跑到杨阳跟前,喊问道:“小伟呢,宁小伟呢,他人呢?”

    杨阳哼了一声,嘀咕道:“你还有脸问啊,当初小伟哥就说我们没有胜算,你非要去出气,还他妈说山人自有妙计,你的妙计在哪里,小伟哥伤的太重还在抢救呢!”

    我脑子轰的一下,眼前全是宁小伟怒吼着向我冲来,口喷鲜血替我挡住了后边的棍棒。

    瞬间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身跑了出去,直接找到宁小伟爹妈,噗通一声跪下,一言不发已是泪流满面。

    宁爸也是场面上的人,听说开的体育用品商店都是全省最大的。

    见我这样子立刻就明白,他儿子受伤恐怕跟我脱不了干系。

    叹息着摇摇头,示意让我站起来,我哑着嗓子说:“小伟是我最好的兄弟,如果这次他有什么意外,我一定给您和阿姨一个交代!”

    说完,不理这些家长的交头接耳,我直接冲到正在跟警察交涉的宋苗苗跟前,一把拉住她的手就走。

    宋苗苗惊呼道:“秦生,干嘛你?”

    我一声不吭,只是用通红的眼神盯着她,示意她跟我走。

    宋苗苗朝出警的警长尴尬一笑,被我拉着一溜小跑出了医院。

    找到她停的车,我才松开她。

    面无表情的说:“带我去见宋大勇,我要当面跟他算算这笔账!”

    宋苗苗摇头:“你这个样子能说明白什么,难道你想跟大勇动粗?那我更不能答应你了,我不是怕你伤了我弟,我是心疼你,你懂吗?”

    我一脚踹在汉兰达的车门上,砰的一声,警报震响,车门凹下去一块。

    “你带不带我去?”我喘着粗气歇斯底里的问她。

    宋苗苗摇头,淡淡道:“如果踹车能让你好受你用力踹吧,我不怪你!”

    我疯了一样,又踢了五六脚,最后震的脚趾都快要断了,宋苗苗也只是淡淡的看着。

    一股无力感弥漫在心头,我既悔恨又担心宁小伟,更怪自己的无能,蹲在地上无声的抽动肩膀。

    宋苗苗蹲在我身边,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摸着我的头发说:“哭吧,谁年轻的时候没荒唐过呢,哭出来就好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