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因爱成仇

关灯
护眼
    第二天上午十洪熙水果然准时前来,她今天明显精心打扮过,脸上化了淡妆。穿了件米黄色修身无袖衫,下身是一条紫色短裙,露出葱白细嫩的两条小腿。

    我刚刚洗漱完毕,意外的多瞅了她裙子两眼。

    洪熙水原地转了两圈。自恋道:“咋样,我穿裙子不比秦曦差吧,哼哼!”

    我脸色一变,低声道:“提她做什么?”

    洪熙水吐了吐舌头。掩饰道:“赶紧收拾衣服吧,给你的惊喜准备好啦!”

    我奇道:“什么惊喜啊,收拾衣服干嘛?”

    洪熙水也不解释,手脚麻利的就把我散在外边的一些衣服都装进行李箱中,根本无视了我的抗议。

    最后,拉起箱子就走,走到门口转身冲我钩钩手指,丢下一句,科贸骚年。

    我无奈只好跟了上去,一路出了寝室楼穿过操场,直接到了校外的一个学区房小区。

    一路上不论我怎么问她都是一句,到地方你就知道啦,现在不告诉你。

    只道上了三楼她掏出钥匙我才确定了心里的猜测,这女孩,竟然为我在外边租了房子!

    进屋换了拖鞋,我望着窗明几净的两室一厅精装修,呐呐道:“你这是要逆天啊,你想干什么?”

    洪熙水把我按到沙发上,紧挨着我坐下,低声道:“我主要怕你住在那边不舒服,按你昨天说的情况来看,宁小伟那些兄弟明显对你有意见了,等过两天他们回来你还住在那,多尴尬呢,再说我也不放心,你伤着胳膊呢,我又不好在男寝过夜,所以就决定租个房子跟你住,方便照顾你呀!”

    我心中感动,伸手揽住她的细腰,动情道:“我不值得你这样,你太傻了。”

    洪熙水摇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幽幽道:“其实我并不是胸大无脑,我心里很清楚你为什么会不顾一切去找沈三的晦气,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对你好,也许这就是命吧。”

    我愧疚的无以复加,抬手托起她的下巴,缓缓的吻了下去。

    洪熙水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微微眯起双眼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一番温存过后,洪熙水已经娇喘细细的在我怀里软成一团。

    我也情动不已的乱摸乱捏一气。

    最后那只惹祸的左手被她按在裙底,洪熙水咬着嘴唇拒绝道:“别,现在不行的,最少也要过个几天,否则你的伤不容易好。”

    我无奈的抽回手,意犹未尽的放下鼻下闻了闻,这下把洪熙水羞得的捂着脸就跑进了房间,半天不肯出来。

    午睡了一阵,我决定去学校复习,眼瞅着不到一个月就将中考,我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个执念。

    洪熙水也不避嫌,挽着我的胳膊一直把我送到教室门口,然后她也回到高中部去上课。

    班上的同学见我这幅样子进门,那真是表情各异,有忌惮的有解恨的,还有幸灾乐祸的。

    我也没心情管他们,抽出一本书静心看了起来。

    放学后,我在教室里等了会,洪熙水过来叫我回家,她再一次挽着我的胳膊,小鸟依人一样招摇过市。

    我被她为我所做的一切感动,不忍拒绝,也就忍着随她去了。

    回了家她让我稍等,出去买菜回来做给我吃,还说反正这种精装修的租房,厨具洗浴都是一应俱全的,不用白不用啊。

    大概不到二十分钟,洪熙水就大包小裹的买回来n多食材和小食品,我夸张的叫道:“你咋不把超市都搬回来呢。”

    她哼道:“真没良心,人家拎了这么多,也不知道来接一下,还嫌东嫌西的,我不全是为了你?否则我在家里吃香喝辣的,都是我老妈做好的!”

    我摊了摊手,无奈道:“伤员病号干不了活,这有啥招。”

    洪熙水白了我一眼,把那些速冻饺子罐头什么的扔进冰箱,又把青菜和鲜肉拿进厨房,我走过去,准备帮她拎那一小袋大米去。

    砰砰砰!

    房门被人敲响,与其说是敲,还不如说是砸,声音很急很大,显得来人毫无修养一般。

    我皱眉扬声喊道:“谁啊?”

    砰砰砰,又是两声震响。

    洪熙水低声道:“肯定是中介那阿姨,她似乎有点耳背,我去开门。”

    说完,她甩着手上的水珠就跑了过去。

    门开后我就傻眼了,俏生生站在门口,脸罩寒霜的竟然是秦曦,没等我缓过神来,她身后通往四楼的缓步台上又冲下来几名大汉,带头的正是沈三手下的头目六子。

    我脸色一变惊呼道:“熙水快关门!”

    洪熙水反应过来,咬牙就去摔门,结果人家早有防备,伸出一只脚就把门给别住了。

    秦曦冷着脸迈步进屋,随后跟进来的几人又把门给关上了。

    我冲过去把洪熙水护在身后,盯着秦曦问道:“你几个意思?”

    秦曦嗤笑道:“小日子过得不错嘛,这大米豆油都买来了,是准备常住过日子啦,呵呵……”

    我咬牙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秦曦冷冷的望着我,慢慢的,我竟然从她的眼里读到了一种又痛又怜亦充斥着疯狂的神色,或许还有更多的东西,只是真的难以全部形容出来。

    “我放弃的东西,也不许这个女人拥有,所以,你们在一起就是不行,不过你要换个女朋友吗,我也懒得管了。”

    洪熙水在我身后大骂:“你个臭不要脸的,你算个屁呀,秦生被你们搞的还不够惨,手臂都断了你还带人找家里来,你心肠咋那么毒呢?”

    秦曦冷笑着扫了我一眼,哼道:“自不量力,活该!”

    我心中一痛,红着眼睛瞪向她,吼道:“请你滚出去,以后你愿意跟谁跟谁,跟我再没一毛钱关系!”

    秦曦冰冷道:“本来跟你也没关系了,自从那天发现了你们两个的丑样子,我就发誓一定不让你们好过,难道你觉得我在逗你?”

    我心头一片冰冷,充满了对她的绝望,心灰意懒道:“那你走吧,我已经彻底放弃了,不会再对你抱有幻想。”

    秦曦冷笑道:“说的轻巧,伤我这么深,你说算了就算了?就算我不再恨你,这个贱女人也休想得到她想要的!”

    我气的咬碎了后槽牙,嘶声道:“那你还想怎么样?我这条胳膊也在这,你叫他们给我打断吧!”

    秦曦摇头,挥手道:“你让开,我不会对你动手的,我找的是洪熙水!”

    洪熙水暴跳如雷,冲进厨房就拎出一把菜刀,跳着脚的叫喊:“秦生你躲开,我砍死这个臭女人!”

    秦曦面无表情的一挥手,六子等人纷纷将藏在身后的棒球棍拿了出来,整整五条壮汉,杀气腾腾的直奔洪熙水。

    我心都要炸了,不顾一切把洪熙水护在身后,不肯让她独对危险。

    秦曦冷哼道:“拉开他,这种傻瓜就是不识时务!”

    六子探手就来抓我肩膀,洪熙水毫不犹豫一刀就朝他胳膊砍去。

    可菜刀还在半路,就被一个混子一棍子抽在刀身上,当啷一声飞出挺远掉下去。

    我眼眶都要崩开了,怒吼道:“有事冲我来,你们敢碰她一下,我发誓会杀了你们!”

    六子嗤笑道:“小逼还挺能唬人,前天晚上咋跑那快啊,对了,你那几个兄弟都没事了吧,有没有落下残疾的啊?”

    说着,这货一拳轰在我的胃部,我像是被一辆汽车撞到了肠子,如果没有另外两个混子抓住我的肩膀,我肯定要抱着肚子滚倒了。

    秦曦冷喊道:“六子你他妈再动他一下试试,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啊?”

    六子尴尬笑笑,应道:“好了曦姐,都听你的还不行嘛!”

    我被三个人死死按在地板上,后腰被六子用膝盖别住,疼的我根本不敢挣扎,彷佛马上就要断掉一样。

    洪熙水疯狂的冲过来想救我,可是她自身难保,那两个该死的混子毫不怜香惜玉,扯着她的长发就把她摔倒在地。

    我心肝剧裂的大喊大叫:“秦曦,你想报复冲我来,求你别伤害她,她是无辜的,当时我用了安眠药才把她那样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你别恨她!”

    秦曦恍若未闻,拎起一根棒球棍就朝洪熙水走去。

    我眼眶都要瞪裂了,撕心裂肺喊道:“秦曦,如果你敢动手,我发誓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这个仇我必将跟你清算,你给我想好了!”

    我越是激动越是说的狠辣,秦曦的脸色就越冷,她蹲在洪熙水跟前,直接就抽了两巴掌。

    打的那么狠那么重,清脆的响声如同直接抽在我心里。

    “本来就想羞辱你一下,再把你俩的小爱巢砸了就算,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维护你,那我要不送你点难忘的礼物也说不过去了。”

    秦曦说完把手伸向六子,道:“弹簧刀借我使使,我得给这不要脸的大长腿划个记号。”

    我彻底崩溃了,顾不得断臂传来阵阵揪心的疼痛,拼尽全力挣扎着,叫骂着。

    试图让秦曦把矛头对准我,可是她似乎铁了心一样,任我骂的多难堪,都只盯住了洪熙水一人。

    而且现在我越是愤怒焦急,她似乎就越是兴奋,嬉笑着掰开六子递过去的弹簧刀,缓缓的把刀刃压向洪熙水额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