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苦逼洪磊

关灯
护眼
    洪磊高大粗犷却并不傻,眼珠一转就明白了,恨声道:“是不是因为你,这个娘们才吃醋弄伤我姐的?”

    我默不作声低头。洪爸皱眉道:“等等,究竟怎么回事,谁吃谁的醋?”

    洪磊瞪了我一眼,纠结道:“这。这个您还是等我姐醒了你自己问她好了?”

    洪爸一瞪眼,骂道:“尼玛的小兔崽子,你也给我耍心眼是不是,我就要你说。今天你敢瞒我,你信不信我把你腿打折?”

    洪磊哭丧着脸指着我:“我不敢说啊,我姐不让说的,您知道我从小就怕她,你问这小子啊,他是当事人不比我清楚。”

    洪爸点点头,把目光挪向我,森然道:“小子,熙水能把我的断续膏偷去给你用,足见在她心里你有很大的分量,今天是谁伤了她,从头到尾给我说清楚,否则我不介意把你胳膊上的药刮下来,也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把你接好的骨头再给弄错位了,你说不说?”

    我冷汗刷的就下来了,洪磊他爸可是散打教练,想搞我个骨断筋折太容易了,而且看他怒发冲冠的样子,也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无奈之下我挑挑拣拣的把今天的事说了一遍,洪爸听完瞪着眼睛问道:“这么说是我姑娘抢了那女娃的男朋友,也就是你,人家来找你们晦气报仇的?”

    我斟酌了半天,无论如何也不敢提我已经把洪熙水给强上了,还是卑鄙无耻的下药之后,就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洪爸目光闪动盯了我半天,突然开口问道:“这事也算因你而起,你打算怎么给我个交代?”

    我咬牙道:“我一定给熙水报仇,把秦曦身后的人连根拔起,如果我做不到,我就我就……”

    洪爸冷哼道:“你就怎么样?”

    我心一横,说:“如果我做不到,我就跪在您面前请罪,任你处置可以吗?”

    洪爸点头:“好,记住你说的话。”转身看向洪磊,瞪了他一眼,冷哼道:“废物,自己姐姐都保护不了,还敢说是我洪飞龙的儿子!”

    然后转身就走,直接进了洪熙水的房间,去查看女儿伤势了。

    我脚步一动就想跟进去,洪磊低声拦阻道:“你不想再断一只胳膊就赶紧走,你们那点事老头子不是闹不清,他在给我姐留面子啊,你个傻逼!”

    我一哆嗦,望了洪熙水那屋一眼,转身走的干脆。

    回家的车上,我掏出手机拨打秦曦的电话,没想到自己已经被拉了黑名单,再看微信和qq,全都一样的待遇,我心里清楚,我们真的再难回头了,从她那一刀划下去的时候,我已经找不到再去原谅她的理由。

    回到洪熙水租的房子,进屋是满目狼藉的客厅,想着前一刻还依偎在一起打闹的两个人,转眼就又伤了一个。

    忍着身体的不适,用一只胳膊收拾好了屋子,饭也没心思弄,我躺到床上转辗反侧的想着心思。

    第二天一早,我醒了就打洪熙水电话,很快接通,因为怕牵动正在愈合的伤口,她声音有点含糊不清,只是安慰我不要担心,老爸给我用的药是一位奇人大高手给的,绝对不会落疤的。

    我心下稍安,又叮嘱了她几句别沾水,就挂了电话,进了校门我直接去高二,一脚踢开秦曦那班的教室门,怒吼道:“秦曦你给我滚出来!”

    正在上自习的学生们面面相窥,看到是我,也没人敢支毛,纷纷又低下头去百~万\小!说。

    拿眼找了一圈,我发现秦曦那个位置是空的,一想这样正好,我他妈去学校大门口去堵丫的。

    转身走了几步,门口有人喊我,回头一看是刘怡,我眼睛一亮,回头盯着她问道:“秦曦在哪呢,怎么没来?”

    刘怡低声道:“秦生你别找她了,她休学了,而且她自己说的,再也不读这破书了,哎……”

    我望着叹气的刘怡,冷声道:“那你知道她人在哪吗?我着急找她!”

    刘怡叹息道:“你还找她干嘛,她变了,自从那次在你们家撞见你跟洪熙水在那啥,她就彻底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好像换了个人似得,唉,昨天那事我是知道的,她去你那砸完回来就跟我说了,我说你砸了人家也就算了,划花洪熙水的脸就太过分了,我骂她咋变的这么狠毒,她当场就跟我翻脸,还推了我一把,说跟我断交了。”

    我怅然若失的点了点头,挥手而去。

    心里乱的一团麻,又怕洪磊他爸找我麻烦,我也不敢去看洪熙水,只能傻呆呆的坐在教室里发呆,任课老师们讲的复习重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下午要放学的时候,历史老师抓紧机会抄了一大黑板的复习重让我们写。

    我别扭不已的用左手写着,突然。

    教室门被人砰的撞开,大家都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

    我当场眼睛就直了,冲撞进来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洪磊,而且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有点太狼狈了。

    洪磊费力的眨动已经青肿封侯的两只眼睛,一下瞄到我,吼道:“吗的秦生死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历史老师抢前一步怒道:“你那个班的,你什么素质,我上课呢知不知道?”

    洪磊胳膊一挥,差点把这小老头掀了个跟头,哼道:“我特么叫洪磊,滚一边去!”

    这个趴过我跟宋苗苗墙根的李老夫子扶了扶眼镜腿,再次仔细的盯了洪磊瞅两眼,尴尬道:“这,这都认不出来了,你们有事出去说,我在上课呢……”

    我憋着笑,游荡着一只胳膊走过去,示意洪磊出去说。

    走廊里,我转身盯着满衣襟都是血迹鼻青脸肿的洪磊道:“你这咋整的,是看我有伤想让我好受点?”

    洪磊捏着拳头从牙缝里蹦出个字:“滚!”

    我收起笑脸正色看向他:“你去沈三那了?”

    洪磊咬牙点头,我明知故问问他:“结果如何?”

    洪磊一拳砸在走廊的白墙上:“草他妈,沈三这个狗犊子为了秦曦那个贱货,叫人把我给打了!”

    我点头,嘲讽道:“不亏是曾经的大哥啊,对你不错哦,都是皮外伤罢了,不像我们八虎,伤的都是筋骨啊!”

    洪磊怒吼道:“你知道个屁,他要不是顾忌我爸爸,可能就照秦曦的意思把我脚筋都挑断了。”

    我舒了口气,叹道:“这样啊,那我心里就平衡了。”

    洪磊一把抓住我的领子,小钵大的拳头扬在我脸前,骂道:“你咋这么损,你他妈的真气死我了,我姐怎么就看上你这货,草!”

    我慢慢拨开他的手,冷哼道:“别废话了,找我干啥直说,我还要复习呢!”

    洪磊勃然变色指着我鼻子:“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啊?我姐因为你伤成这样,你竟然不闻不问有心思学习?你他妈的简直是畜生。”

    我冷笑道:“不学习现在能做什么,跟你一样送上门挨顿打,以此来证明我心里对你姐的关切吗?”

    洪磊想了想,声音软了几分,呐呐道:“那怎么办,老头子放下话了,这仇让我们自己处理,实在不行他才会出面。”

    我盯着洪磊的眼睛,缓缓道:“听你这意思是想跟我联手了?”

    洪磊脸一红,梗着脖子:“昂!”

    我再次犯了嘴贱的毛病,问道:“你不记恨我把你逼的解散了八狼啊?”

    洪磊哼道:“记恨肯定有,可开始确实是我一直在欺负你,这个结果也算报应吧,所幸咱们都还好好的,没伤没残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看在我姐的面子上,我特妈暂时原谅你好了。”

    我点头,斟酌道:“熙水的血不会白流,但我主要目的是干沈三,没有他派人撑腰,秦曦也不可能做下这事。”

    洪磊警惕的瞪着我,闷声道:“啥意思,尼玛币的你还给秦曦开脱是不是?”

    我摇头,说:“仇一定要报,可是咱们不能再冲动了,否则就是送上门被人打,万一哪天弄残了,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洪磊咬牙道:“那你说个章程,我听听你咋想的?”

    我看了眼胳膊上的绷带:“最少也得胳膊好了再动手吧,否则这个样子我能打过谁?”

    洪磊被我安抚的回家擦药酒去了,我继续回班级上课,心里边想的却全是如何找沈三报仇的事。

    一晃五天过去,初中部操场上led屏上不断滚动着,距离中考还有十七天!

    这五天,不仅洪熙水长好了伤口没落一丝伤疤,就连我的断臂也马上就要痊愈,真不知道那些老辈的江湖中人有什么手段,竟能炼制出这么逆天的伤药!

    放学,我提前等在教职员工停车场,瞄着远处婷婷袅袅走来的宋苗苗,我牙一咬就窜了出去。

    宋苗苗吓了一跳,看清是我才埋怨道:“秦生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在这干嘛呢?”

    我低声道:“等你,想跟你谈谈学习的事!”

    她戒备的看了我一眼:“哪方面的问题,你说说看!”

    我满脸颓废,说:“宋老师,其实我是想跟你打个招呼,我想放弃考试退学了!”

    宋苗苗吃惊的捂住嘴巴,气的手指都颤抖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