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宋苗苗还有一血

    我无奈道:“我也是毫无办法,那天在医院你都看到了,因为我轻信了你弟宋大勇,所以我那些兄弟才伤的那么重。他们都认为是我坑了他们,弄得我都不敢去看宁小伟!”

    宋苗苗嗯了一声,奇道:“这跟你放弃考试有关系?”

    我语气更加低沉,叹息着说:“老师也许您不知道。像我们这个年纪的男生都比较重兄弟情义,尤其是我之前还被人欺负了好几年,都是因为有了他们,我才能直起腰杆过日子。可是因为宋大勇坑了我,连累的他们全都重伤住院,我却没事人一样考试去重点高中上学,那我岂不是太不讲究了!”

    宋苗苗手扶额头一副晕菜的表情,呐呐道:“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点道理,可我怎么总觉得有点不对……”

    我赶紧打断她的思索,挥手道别道:“老师,就这么办吧,今天跟你说了,明天我直接就不来了,我走了。”

    转身走了两步我又回头道:“对了,您给我安排那个寝室我早就不住了,家也没法回了,以后你也别费心找我啊。”

    然后我又往前走,心里默念着喊我啊,快喊住我啊,我靠别这么让我走啊。

    就在我走出十多步的时候,宋苗苗突然爆发了,娇喊道:“秦生你混蛋,你给我站住!”

    我身子一顿,头也不回的扬声道:“老师您别拦着我,请成全我的义气!”

    宋苗苗踩着小皮鞋一溜小跑,跑到身后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想了想似乎觉得不保险,把包一扔两只手都用上了。

    我扭头看她,无奈道:“老师你要干嘛,绑架我?”

    宋苗苗眼圈都红了,怒声道:“你混蛋,你只知道讲你的兄弟义气,那你想没想过如果你不考试,会有多少人失望伤心,不提我对你抱有的希望,就说那些任课老师,哪个不是见我就夸你聪明悟性高?你这么放纵自己,你对得起你过世的爹妈吗?”

    提起父母,我眼圈一红动了真情,黯然道:“老师我确实过不了心里这个坎了,我没法面对我那些兄弟,也没法面对自己,如果不能想个办法挽救一下,我唯有逃避,远远离开这所学校,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苟且偷生的混日子吧。”

    宋苗苗急道:“你别太悲观,一定有办法的,你相信老师,无论如何不可以自暴自弃啊。”

    我叹道:“还能有什么办法,我给你弟弟打电话问他为什么坑我们,他说根本没拿俺们当回事啊,要不是有你在,估计连消息都懒得替我探听。”

    宋苗苗眼前一亮,喜道:“对呀,我带你去找大勇,让他出面给你们报仇,嗯,不行,报仇就算了,不要打打杀杀的,让他出面给你们谈这个事,管那个姓沈的要赔偿,还要让他给你兄弟们道歉,这样行不行?”

    我犹豫道:“宋大勇会这么做吗,能听你的?”

    宋苗苗一挺胸膛,两团丰腴肥美一不小心蹭到我胳膊上一弹的我心里一荡,爽的都想哼出来。

    她脸一红,慌的放开手,又往后站了站,拢着头发说:“他敢不听我的,我跟你说,我们家大勇小时候就被我揍怕了,他敢作我就敢抽他!”

    我勉为其难点了头,说:“既然老师你这么热心,那我就跟你走一趟吧。”

    宋苗苗浑然不觉我是在忽悠她,拉着我手就奔她的汉拉达走。

    我喊了句等等,然后低头把她的手包捡起来,嬉笑道:“老师你怎么特别容易丢下包包啊?”

    宋苗苗一愣,旋即脸就腾的一下红了,狠狠的瞪我一眼,警告道:“把那事忘了,你要敢再提电梯我掐死你!”

    我无辜的直叫:“我没有说电梯啊,我只是帮你捡包而已!”

    宋苗苗满脸通红的不接茬,隔老远就按响手里的钥匙,绕道驾驶室坐了进去。

    车在路上,宋苗苗戴上蓝牙耳机就给宋大勇挂了电话,问清楚他的位置,带我直接去找他。

    到了那家二手车交易市场,宋苗苗带我直奔总经理室,前台小姐根本不敢拦她,这次很顺利的就见到了宋大勇。

    宋苗苗敲了两下门,没等里边应声,直接把门给推开了,门一开就呛的她连连咳嗽,我一看,屋里四个人正在搓麻将,桌面上码了厚厚几摞大钞,除了宋大勇,其余三人我都不认识,基本都是秃着光头戴大金链子,一看就是有钱有势的款。

    宋苗苗倚着门框挥动小手扇直往鼻孔里钻的烟雾:“咳咳,宋大勇你要死了抽这么多烟,你出来下我事找你!”

    宋大勇笑嘻嘻的:“这把打完!”

    宋苗苗冷声道:“死出来,给别人打!”

    宋大勇把位置让给张永赞,并警告道:“吗的敢点炮回来我揍死你!”

    把我们带到会客室,诧异的扫了我一眼后,问宋苗苗:“老姐,你又有什么事啦,电话里不能说吗?”

    宋苗苗哼道:“能说我爱来你这啊,乌烟瘴气的一帮流氓!”

    宋大勇无奈,投降道:“你是我祖宗行了吧,啥事快说吧,今天麻将有点大,我怕张永赞这蠢货给我点炮啊。”

    宋苗苗抱着肩膀,优雅的ol黑色套裙彰显的身姿越发曼妙,指着我说:“是秦生的事,我问你,凭啥你要坑他啊,跟人约好了你不去,他胳膊都被打坏了!”

    宋大勇霍的把眼光看向我,毫不掩饰目光里的火气,哼道:“行啊生子,你他妈找对了路子啊,总把我姐抬出来说事是吧?”

    我脸往一边扭,懒得看他。

    宋大勇溜达到我跟前,笑呵呵的问我:“你知道我生平最恨的是什么吗?”

    我冷冷的盯着他,眼里全是愤怒的火苗。

    宋大勇自顾自道:“我宋大勇一不怕打二不怕骂,可是我最恨别人威胁我!尤其是利用我姐的单纯来跟我逼逼扯扯。”

    我咬牙骂道:“谁特么愿意跟你聊似得,你个出卖朋友的垃圾!”

    宋大勇脸色一变,抬脚就踹在我肚子上,我猝不及防之下被他一脚闷出老远,连退几步还是掌握不来平衡,一屁股坐到地上。

    宋苗苗惊呼一声冲过来扶我,见我疼的咬牙脸色铁青,气的站起身就甩了宋大勇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宋大勇捂着脸颊惊呆了,指着我呐呐道:“卧槽有没有搞错,你竟然为了这小子打我!”

    宋苗苗怒喊道:“我带他来你还动手,如果我不在你岂不是要吃人?你混蛋,我没你这样的弟弟,以后给我死远不想在看到你!”

    骂完,扭身把拽起来,扯着我胳膊就走。

    宋大勇追出门,跺脚喊道:“老姐,那到底啥事你还没说呢……”

    坐到车里,宋苗苗还气的酥,胸起伏不定,平稳了下情绪才跟我道歉:“大勇这家伙野蛮惯了,但我相信他心眼不坏,今天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我摇头,牵动嘴角笑笑:“没事,您别自责,被打我都习惯了!”

    宋苗苗眼圈一红,发动车子就要走,我低声道:“你把门打开让我下去,咱们就此分别吧!”

    宋苗苗咬着嘴唇摇头,一声不吭的踩油门就走。

    我摸不准她怎么想的,就问:“你要带我去哪,我说了我不要上学了,你别管了好吗?”

    宋苗苗咬牙道:“除非你把我杀了,再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否则我绝不允许你自毁前程!”

    我无语了半天,感觉自己挖了个大坑又把自己给埋了,为什么每次谋划的都不错,一到实施就他妈变样啊。

    到了宋苗苗小区,停好车,她就一直拉着我的手,生怕我跑掉一样。

    站到电梯里的时候,我心旌荡漾,低头盯着宋苗苗的腰臀曲线,心里一股燥热慢慢升腾。

    进门,把我安排坐好,宋苗苗换了衣服就进了厨房。

    乒乓一顿切炒,二十分钟就是四个菜出炉,我还震惊与她的手脚麻利,结果一看四个菜有三个是进口罐头。

    宋苗苗从壁橱里掏出两瓶红酒,指着桌子道:“今天老师让你挨了打,给你做饭请你喝酒赔罪,可以吗?”

    正好我也饿了,根本不矫情,直接坐到她对面,夹起一块金枪鱼就送进了嘴里。

    宋苗苗嘿嘿一笑,挽着头发大言不惭道:“手艺一般,别嫌弃啊。”

    我心说这是罐头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又吃了几口,宋苗苗已经“砰”的一声旋开了红酒瓶盖,酒液殷红如血,在高脚杯中缓缓涌动,被灯光一照,说不出的诱惑迷人。

    三来二去两瓶红酒见底,宋苗苗又拿出来一瓶,我硬着舌头拒绝:“咱不能喝了,头晕啊。”

    宋苗苗硬着舌头坚持:“是不是男人,我都敢喝你怕醉啊?”

    第三瓶酒惹事了,它根本不是干红,竟然杜松子这种烈性酒。

    也不知道宋苗苗这么会收藏这种烈性酒,总之,这瓶也见底的时候,我们彻底喝懵了。

    我从座位上绕过去,从背后搂住了宋苗苗,贴在她耳边喃喃:“秦曦你知道吗,你真的把我弄伤心了……”

    宋苗苗转身推我:“你认错人了,我才不姓秦,我姓,姓,咦,我姓什么来着。”

    我脚下无根,被她一推就倒,仰倒时出于本能,一把拽住宋苗苗的胳膊,扯着她一起滚在地板上。

    我就觉得头昏脑涨,怀里却抱了个软玉温香的大美人,积攒了一个多星期的欲念瞬间被点燃。

    翻身骑在宋苗苗身上,低头就噙住了她的饱满红唇。

    宋苗苗扭动身子,生涩的配合着,呐呐道:“亲嘴好好玩,嗯啊。”

    对她身体我已经算是轻车熟路,早在一个月前就在电梯里全面探索了一次,撩拨的也就更加得心应手。

    不过说实在的,喝到这样,已经没有顾及对方感受的念头,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嘶吼着。

    “插进去,狠狠的草!”

    地板上,脱落的文胸外套四散丢弃着,我的一只拖鞋竟然飞到了餐桌上,把好好一盘东坡肘子给污染了。

    宋苗苗被我摸的已经满身红晕,呼吸急的如出了故障的老式风箱,我忍着目眩,扶着小秦生就顶在了她那里。

    灵台仅有的一丝清明,竭力在阻止我,宋苗苗嘻嘻笑着,胡乱踢动美腿,一脚跟刨在我的后腰上。

    我身子微微一倾,下边一阵难言的舒爽,再也按耐不住,挺腰提臀用力刺去,宋苗苗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骤然而起:“呀,疼,疼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