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好难听的声音像放屁

关灯
护眼
    宋苗苗的叫声让我耸然一惊,趴在她身上半天没敢动。

    皱着眉头抽了两口冷气后,她似乎恢复了一点神智,推着我的肩膀哭道:“走开。别动我!”

    我残忍的笑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缓缓抽离身体,又猛的撞了上去。宋苗苗又是一声尖叫,扶在我肩膀上的双手猛然收拢用力,一股钻心的疼痛顿时传来,这女人竟然把指甲都抠进了我的皮肉里。

    想起刚到中学报道那天。宋苗苗穿一条黑色修身西裤,挺直的裤线在臀后位置突兀隆起又收于腰际,一双圆头小皮鞋打了止损掌,从门口到讲台,短短几步路所发出的咔哒声,一记记都敲在所有男生的心坎里,她戴着黑框眼镜,短款西装上衣里是因收束而愈显浑圆的两座峰峦,黑白配的衬衣外套,衬托着她优雅修长的颈子,让人联想岛国的某种制服诱惑,所以第一次和我们见面,她就成了众多男生性幻想的对象,因为无论从身份年龄以及身材长相来看,宋苗苗都太吸引这些处于青春期的牲口了。

    我不止一次听见刘惊涛几个悄悄讨论宋苗苗的身材,有时还打赌她今天穿的什么颜色内内,他们也不怕我有胆告状,那个时候我真的怕极了刘惊涛,曾经无数次被他欺负羞辱的诅咒他不得好死。

    不过我也一样,也偷偷在心里幻想过宋苗苗的身体,不同的是,我不敢说出来而已。

    后来,开学没几天,宋苗苗渐渐展示了她强势的一面,因为无论从文理水平,教育手段,还是对混子学生的态度上看,她都是一名极为称职的班主任。

    尤其是她的背景,被某位追求不成遭到明确拒绝的男同事传扬出来后,宋苗苗身为共和国少将的父亲,曾是五中老校长的外公,每一条都让人心生忌惮,最最重要的是,她有个混世魔王一样的弟弟宋大勇,这下从男老师到男学生全傻眼了,谁还敢轻易流露出对她的垂涎倾慕?

    这样一个美女班主任,身姿绰约,清丽脱俗,素以严厉著称的宋苗苗,恐怕任谁都想不到,会让我这样一个被全校学生欺辱取乐,生生孤立了三年之久的怂逼给压在身下。

    朦胧的思绪飘散到这里我就更加兴奋,隐隐的,还有一层见不得人的报复心在作祟,虽然我自己都不想承认,可确实是有宋大勇的原因在里边,一想到他坑的我在八虎面前抬不起头,刚还踹了我一脚,我就特么怒火中烧。

    所以就算是第一次接触,当我猛然突进刺穿了宋苗苗身体里的那层屏障,已有过洪熙水那次经验的我也没有丝毫怜惜,仍然挺枪跃马,以次次直捣敌营老巢的狠辣,连续冲击了七八下,就把宋苗苗的抗拒挣扎,变成了娇吟细喘。

    不知道是因为喝了太多酒还是心里压抑着一股憋屈的怒火,禁欲许久的我竟然超常发挥越战越勇,如此高频率全方位的深入接触,竟然五六分钟都毫无溃意,宋苗苗最初的疼痛劲也早没了,一直闭着眼咬着嘴唇,实在忍不住了才哼唧出声,面上根本看不出是不是清醒的。

    不过随着我快,感的累积,下边的活塞运动也更加猛烈,她终于扛不下去了,呢喃道:“天啊,我要飞起来了,呀,秦生,别,啊,我不行了……欧……哦!”

    一声长长的叹息飘起,宋苗苗满面潮,红的瞳孔骤然放大,她的四肢两股,甚至就是小腹后背都在剧烈的痉挛着,我呼呼喘着粗气,双手撑着地板停下了进攻,我感受得到她娇躯深处的快乐如井喷一般酐畅淋漓。

    同时我也有些震撼,她下边本就紧窄难行的那处密地,突然山崩海啸一般倾覆翻转,她的两只玉足拉伸着,颤栗着,紧接着,宋苗苗身体从外而内的巨大变化,也把一波海量的爽快回馈给我,几乎是她那里抽搐一下,我就咬牙低哼一声,最后我尾椎骨发紧,那种即将临门的喷射感被我生生压了下去。

    过了大概有十秒,破碎摇晃的世界才算恢复了平静,宋苗苗额头脖颈都是细汗,她缓缓张开眼,失神的盯着我说:“我们都喝醉了,这回不算,你快下去。”

    我也擦了把脸上的汗,耍无赖道:“既然都喝多了,那凭啥听你的,你说不算好使吗,我还没爽呢。”

    宋苗苗难堪的把脸扭到一边,啜泣道:“丢死人了,我是你的老师啊,竟然,竟然跟你这样,还,还……”

    她说不出自己潮涌了那话,纠结了半天又把双手推在我的胸膛,咬牙道:“听话,你下去,快拿出来呀。”

    我面无表情的缓缓抽动身子,向后向上抬了抬,只是微微一动,她又哼了一声还皱了皱眉。

    我停住,不怀好意的问:“你确定让我离开你吗?”

    宋苗苗鼓足勇气点头:“拿走,我们不可以一错再错了。”

    我腰身一沉,再次猛然下刺,由于刚才的那次特大事故,她那个地方早就滔滔泛滥的,这下刺的狠了,竟然发出噗的一声闷响。

    宋苗苗惊呼一声,双手立刻无力的垂下,面红耳赤的呐呐道:“好难听的声音啊,像放屁!”

    我差点被她一句话搞软了,心里有点赌气,郁闷道:“那我就让你连放三百个屁!”

    噗噗噗……

    ——————————————————————————————

    十分钟过后,宋苗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的直奔房间,砰的一声摔上了门,然后就没了声息。

    我缓了一会,胡乱穿了衣服,硬着头皮去拍她的房门。

    宋苗苗的哭声隐隐传来,沙哑叫道:“你走开,别管我,快走,我不想看见你!”

    我心说都尼玛说男人是提了裤子不认账,这女人咋也这样啊?

    可我也不敢多争辩,毕竟宋苗苗是我班主任,长期以来积威甚重,再说我刚把人搞了两次,虽说是喝多了两人都有责任,可终究是我主动先脱的人家衣服,而且,从地板上的血迹来看,她竟然真是第一次,我顿时就头大了,洪熙水十七岁是第一次还说的过去,你宋苗苗都二十四岁了,还长得如花似玉一大美女,咋也是个处哩?

    我记得宁小伟几人开寝室卧谈会的时候聊过,女人都无比珍视自己的第一次,这点从洪熙水依赖我的表现上就可以看出来,宋苗苗酒后被我夺了红丸,心情激荡是可以理解的,可我必须要把她的房门敲开。

    因为,这女人一急之下爬起身就跑,随便抓起个衣物挡着羞处,可你拿自己的不行吗,你拿我裤子算怎么回事,我咋也不能就穿个内裤出去打车啊……

    我死皮赖脸敲门,大有不开门我就敲一夜的架势,最后宋苗苗按耐不住了,猛的把门拽开,喊道:“你要干什么,说了让你走开,你怎么还没完了?”

    我瞟了一眼她那身纯棉睡衣,指着被随意扔在床边的运动裤,小声道:“那个,我想要回裤子,不然我不敢出门啊!”

    宋苗苗盯着我瞅了半天,弯着嘴角哼道:“拿了快滚,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小心我砍死你啊!”

    我两步窜了进去,一把捡起裤子就逃,慌的真是没法形容了,甚至连裤子我都是跑到楼梯间里才穿好的。

    出门还没打到车呢,手机就响了,掏出来看看,头又大了,来电话的是洪熙水,这丫头养伤这几天,几乎是早中晚三遍电话,每次都直言不讳的告诉我,就是要查你岗,免得被秦曦那狐狸精给勾了魂去。

    我接通,喂了一声,洪熙水情意绵绵的声音传来:“干嘛呢,有没有想我?”

    我心说刚才特么太忙了,还真没空想你。

    “没干什么,我在家里百~万\小!说额。”

    洪熙水声音一冷,停顿了下笑问道:“看什么书呢,复习重点吗?”

    我硬着头皮往下扯:“啊,对呗,我英语差主要是再熟悉熟悉单词!”

    洪熙水冷笑道:“你撒谎的本事也差你咋不加强一下呢?”

    我揉了揉仍然胀痛的太阳穴,佯怒道:“说什么呢,啥意思?”

    洪熙水突然暴走,怒吼道:“秦生,你麻痹啊,说你干什么去了,敢撒谎我马上就告诉我爸你给我下药的事!”

    想起洪爸那犀利的眼神,我两腿不自禁的一软,靠在一棵路树上认了怂,讪笑道:“不是跟你说了嘛,在家里百~万\小!说啊,你怎么疑神疑鬼的,还有啊,你不要动不动就翻脸好吗,什么性格啊?”

    洪熙水咬牙骂道:“傻逼,你撒谎之前好好想想,身边车来车往的喇叭响,我特么又不是聋子,我们家啥时候能跑汽车了?”

    我一拍脑门,暗骂自己确实傻逼,怪只怪刚才跟宋苗苗喝的太多,睡了老师不说她还是第一次,这特么心里乱七八糟的,赶上洪熙水来电话我就不耐烦的想敷衍两句打发她挂了就算,没想到谎言转眼就被戳穿。

    我捏着鼻子只能把慌说到底:“那个,人家看电视呢。”

    洪熙水冷笑道:“我就在咱们租的房子给你做饭呢,电视都被秦曦那婊,子给砸了,你他妈是在看鬼片说鬼话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