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那是一种心痛的感觉

    我冷汗津津的苦思对策,最后只能半真半假的说:“其实我是被宋老师叫到家去了,她比较在意我的成绩,说我最近缺课太多。要针对性的给我补补!”

    洪熙水那边似乎砸了什么东西,砰的一声巨响后才带着哭腔怒吼道:“你放屁,你肯定是在骗我,被老师叫去补课有什么可瞒的。你是不是去见秦曦了?”

    我紧忙解释道:“你不是跟宋苗苗发生过冲突吗,你忘了那次在火锅店的事啦,我怕你知道我跟她在一起会不高兴,于是就扯了个慌。其实我这是善意的啊,你能理解么?”

    洪熙水沉默了半天,犹疑不决的呐呐道:“那你快回来,我要你给我道歉,反正骗我就是不行!”

    我松了口气,应下后赶紧打车往回走,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没有女人的时候都要想疯了,有了之后各种麻烦。”

    到了家,洪熙水正坐在沙发上运气,餐桌上四菜一汤形香俱全,我嬉笑道:“天呐,你太会做饭啦,简直比饭店的要香一百倍!”

    洪熙水沉着脸,冷哼道:“别扯没用的,说老实话,真去补课了吗?”

    我突然瞪着她的脸发呆,失声道:“你全好了,真的没有一点疤,我曰,这也太神奇了啊!”

    洪熙水得意的一扬下巴,左右转了转俏脸,问道:“咋样,比原先还漂亮吧,嘻嘻……”

    我立马拍上了,拉着她的手走到新买的镜子跟前,指点着镜子里那张宜喜宜嗔的笑脸,说:“哎呀我去,洪爸的药简直是仙丹啊,不光我胳膊这么快好了,你瞅瞅你的脸,美的我都配不上你了。”

    洪熙水娇笑:“哪有,没这么玄乎,只是没疤而已,你,你真觉得人家好看吗?”

    我轻轻亲了她一下,违心的说:“真的,我心里只有你!”

    洪熙水脸一红,把头依偎在我的肩膀上,低声呢喃道:“你知道吗,刚开始我是恨你的,可是现在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你会不会觉得我挺贱的?”

    我心中一惊,连连摇头道:“怎么会呢,是我对不起你,你用刀捅了我都是应该,可你还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很愧疚!”

    洪熙水眨动着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双手捧住我的脸颊摩挲着,继续以梦呓一般的语调说道:“其实,我也不懂自己的心思,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情,当初看到你被秦曦羞辱的时候,我就觉得好气愤,你把那张电话卡塞给我就跑,我又觉得你慌里慌张的样子好傻好笨,还有那次你为了救辛小雪被洪磊他们的打的浑身是血也不肯放弃,你知道吗秦生,当我把你从网吧的地上拽起来时,你眼神里的那股倔强和疯狂,深深的震撼了我,也刺痛了我。”

    她呼了口气,痴痴看了我一会,又继续说道:“当时我就在想,要什么样子的忍辱负重,要什么样的孤独绝望才能把一个人逼成这样啊,从那以后我每次远远看到你,心里都会不由自主的颤动,现在我才明白,那是一种心疼的感觉……”

    我静静的听着,不知不觉就陷入了回忆,直到洪熙水停下了述说,才惊觉脸上有冰凉的液体缓缓滑落。

    我从没想过大大咧咧的洪熙水会有这么细腻的心思,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她很简单,别人都是胸大无脑,她是腿长无脑,可是刚刚这番话彻底击碎了我识人的浅薄,原来她是因为怜惜而容忍了我对她的侵犯,又因为我是她生命中的第一次,才患得患失的对我依依不舍,可笑我还自大的认为是自己太过优秀,是靠魅力征服了她。

    “呀,你怎么哭了,都怪我瞎说,别难过了好吗,那些都已过去,从此以后你永远都有我!”

    洪熙水帮我擦去泪痕,双手环抱我的腰,慢慢偎了上来,我深吸口气,展开双臂紧紧的抱着她,紧紧的,良久都不肯松开。

    ——————————————————————————————————————————————————

    第二天一早,洪熙水踹了我一脚:“去买早我饿了!”

    我憋屈道:“凭啥我去,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

    洪熙水眯着眼睛把春葱一般的长腿缩回被子里,哼道:“傻瓜,女人的话你也信,再说啦,你昨晚表现不行哦,人家不满意,伺候你的话暂且作废一个星期哈。”

    我挠了挠了头,随便穿了个大裤衩,趿拉着拖鞋就下了楼。

    买回豆浆油条这丫头还赖着不肯起来,好说歹说她都跟猫咪一样蜷缩在被子里不愿动,我生气了,一把掀开被子扑了上去。

    洪熙水惊呼道:“干嘛,别闹,今天我们都要去上学呢。”

    “你不是说我表现不行吗,我不服气!”

    “你行,你行好吗,别,别,啊……”

    我把裤头褪到膝盖,强行搬起她的两条腿就凑了上去。

    洪熙水不再扭动,双手捂着眼睛娇嗔道:“干嘛这么凶狠,不就是让你买个早点吗,小气鬼,嗯……嗯哼……”

    早晨这个时间段,是男生最霸道燥火最盛的时候,本来就旺盛的精力被她的喘息低哼搅动,就跟浇了一桶汽油一样,轰的燃起滔天大火。

    身下的床,被我们猛烈的啪啪动作折腾的不堪忍受,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几分钟后,楼下不干了,咚咚响的敲起了暖气管子,隐隐一个老头的声音喊道:“有完没完啊,大早上也不让人睡觉?”

    洪熙水瞪了我一眼,忍不住吃吃的笑,我轻轻动了两下,觉得太不过瘾,就低声商量:“我们到地上好不好,换个方式没有声音的。”

    她白了我一眼,羞涩拒绝:“我不,除非你说句好听的!”

    我心一横,肉麻道:“宝贝?”

    洪熙水摇头,我试探道:“亲爱的。”

    她还是摇头,我无奈道:“给个提示啊,我太单纯了,这方面的话不是太会。”

    洪熙水呢喃道:“叫,叫姐姐,嗯,呀……你轻一会下面又敲铁管子了。”

    为了能实现换姿势的目的,我恨声道:“姐姐!”

    洪熙水咯咯笑道:“真乖,好吧,看你这么乖的份上,姐姐可怜你一把,哼!”

    我紧忙抽身离开,一步跳下床,挺着东西在那焦急的等着。

    洪熙水还是有点放不开,磨磨蹭蹭的下来,在我示意下,不情愿的扶着床沿背过身去……

    ——————————————————————————————————————————————

    中午,洪磊阴着脸来到教室,直接把我喊了出去。

    我疑惑的看着他,问:“又怎么了,谁招你了?”

    洪磊怒道:“我姐昨晚是不是跟你在一起?”我知道瞒不住,就点头应道:“是啊,咋啦?”

    洪磊气呼呼骂道:“你他妈的能不能要点脸,我姐被你害的差点毁容,这才刚好你又把留在家里,再出事怎么办?”

    我被他骂的有点挂不住,反口讥讽道:“这是我能决定的吗,她来我都不知道,不走我还能赶她出门啊?”

    洪磊盯着我直磨牙,摸着脸憋屈道:“你麻痹的,你们两个逍遥快活,老头子把我好顿揍,说我没保护好我姐,还特么警告我,我姐再夜不归宿就拿我开刀,反正他教散打动手都习惯了。”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洪磊,越看他那个样子越傻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洪磊一把揪住我的衣领,低吼道:“你笑什么,你是不是特别得意,睡了我姐,还能顺便看我家老头子收拾我,哼,我特么就知道,你一直都恨我!”

    我甩开他的手,整理下衣领正色道:“我们确实不应该这样,都太小了,我会劝她回家的!”

    洪磊瞪了我半天,愠怒之色缓缓消散,闷声道:“你胳膊也好了,那咱们是不是该报仇了?”

    我摇头:“好了是好了,可就凭咱俩怎么跟沈三磕?”

    洪磊怒道:“都是你这孙子,非逼我解散老子的八狼,害的他们失望,现在都不咋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叫来几个!”

    我叹了口气,说:“谁能想到明天的事,这样吧,你去联系下你的老兄弟们,犹豫不决的就算了,真心不怕事愿意帮你的再领来,我马上去医院看看宁小伟去,争取能取得七虎的原谅!”

    洪磊冷哼一声转身离去,我出校打车直奔医院。

    宁小伟已经转到骨科病房,问诊台说了人名一打听,就知道他在那间病房了。

    这小子家里挺有钱的,住的单间,可是里边一点都安静,被杨阳李子光等人弄的乌烟瘴气,不光抽烟,还搭了张桌子斗地主,输了学狗叫贴纸条,在微信朋友圈发我要嫖,娼谁给个介绍。”

    我推门而入的时候,宁小伟正靠在床头笑嘻嘻的看着,他最先抬头跟我照了面。

    见我进来脸色就是一喜,招呼道:“老大你可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我心虚的干笑,说:“你伤咋样了,恢复的好吗?”

    李子光腾的站起身,指着门口吼道:“你是来看伟哥死没死吧,咋滴,伟哥好的快你是不是很失望啊?请你出去!”

    我脸色一白,内疚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