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这一刀可还满意

    宁小伟怒道:“李子光你干啥?要翻天啊?说什么jb玩意呢,把嘴给我闭上。”

    杨阳也扔掉手里的扑克站起来,剩下的兄弟也跟着纷纷起身。

    我苦笑摇头,对宁小伟说:“他们恨我是应该的。确实是我的错,否则大家怎么会被打的这么惨,尤其是你险些把命都送了。”

    杨阳冷哼道:“看来你还有点自知自明,那你还来干什么?我们不去找你晦气已经不错了。还腆着脸上门来看伟哥?”

    我涩声道:“对不起各位兄弟,我犯的错我一定会弥补,你们的血我绝不让它白流,今天我来是想道歉求得你们的原谅。因为我不想失去你们这些兄弟。”

    李子光沉着脸讥讽道:“去尼玛的秦生,可别在那煽情了,你把我们都当傻子玩呢?”

    我脸色一变,他这话太诛心了,我根本没法承受,急急辩解道:“我承认自己的计划不周全,害大家受伤我也不愿意,都怪我太傻太天真,竟然相信了宋大勇在电话里的承诺,那晚快八点的时候外边还没动静,我就有点疑虑,可想要叫停时已经来不及了,杨阳已经干翻了一个服务生!但我真的没有想玩你们啊,我的胳膊也受伤被打断了一只。”

    我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我抬起的手臂,半响,李子光哈哈大笑,前仰后合的指着我骂道:“哎我去尼玛的,能编点靠谱的吗,你那胳膊比我的都灵活呢,打断过?你可别说真的被打断了,只是你好的快而已,吗的,请你尊重一下我们的智商好吗?”

    我心中一沉,道:“真的不骗你们,那晚小伟抢救的时候,你们不是没看到,我胳膊都糊着石膏打着绷带呢,这事我说谎做什么?”

    所有人都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我只好咬牙把洪熙水偷家里药的事给说了,可他们还是不信,尤其是杨阳,撇着嘴不屑道:“以前就算你怂被人欺负,我也没觉得你这么讨厌,怎么犯了错还编出这种幼稚的谎话来骗人?把我们真三岁小孩啊,断了胳膊能在一星期内长好,这也太jb扯了,你是不是玄幻看多了?”

    我发现就连宁小伟的眼神里也藏着一丝怀疑,心里好一阵绝望,红着眼圈道:“我真的没有撒谎,为什么都不肯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杨阳冷笑道:“给你什么机会,不提你说被宋大勇放鸽子才导致害我们全部受伤的事,就说为了秦曦那个婊,子,你带我们去跟沈三死磕,就他妈能让人憋屈死!”

    我愕然的望着他,不知他咋又提起秦曦了。

    杨阳讥讽道:“你还不知道呢吧,当晚我们打输了,伟哥掩护你逃掉,然后沈三和秦曦就出来了,这两货都溜了冰,一个个神志恍惚的,秦曦冲上来对我们连踢带踹啊,打的比沈三都狠,还嚷嚷着要把我们几个剁碎了做成,人肉包子喂狗,我气不过大喊,我们是来救你的,秦曦说的啥你知道吗?她说,你们算**毛啊,我用得着你们救吗?一个个跟脑残二百五似得,跟我挨得上吗,真是一帮又蠢又贱的货!”

    我傻眼了,心里更加内疚痛苦,揪着头发道:“抱歉,我让大家受委屈了,对不起兄弟们!”

    宁小伟开口劝道:“算了算了,秦生也不想的,都是意外,咱们还是好兄弟,你们少说一句行吗?”

    李子光接口道:“伟哥,我什么都能听你的,但这次不行,这孙子太可恶了,我接受不了他做兄弟,如果你非要跟他做兄弟,那我退出七虎好了!”

    宁小伟急道:“干什么,能不能冷静别特妈闹了行吗?”

    杨阳立即举手道:“我也退出,我杨阳绝不跟这种人做兄弟!”

    剩下四人纷纷开口,意思也都一样,有我,他们就宁可散伙!

    宁小伟脸色铁青,靠在床头呼呼喘气,可就算是他也压制不住兄弟们心里的怒火,只能尴尬歉意的望了我一眼。

    我惨然笑道:“既然你们都不要我这个兄弟了,那我也不说将来如何了,今天,我把欠你们的先还一还吧!”

    说完,我脚下发力,一个箭步窜到宁小伟床边,伸手就抄起搁在茶几上的水果刀。

    众人大惊,纷纷后退戒备的看着我,宁小伟也霍然坐直了身子,喊道:“生子你要干嘛,别乱来啊!”

    我右手持刀,伸出穿着短袖直接露在外边的左臂,低声道:“我对不起兄弟,你们七个人,我自己割七刀,只求你们别再说我是故意骗人的!”

    少年的心受不得一点委屈,我心里憋屈的都要爆炸了,可又真的犯了错,没法去苛责人家的不理解,唯有自残,唯有肉,体的疼痛才能疏解我心里的苦闷。

    话音一落,我咬牙挥刀,狠狠割在左臂外侧,钻心刺骨的疼痛立刻传遍全身,疼的我牙关轻颤,可愣是忍住没哼一声。

    刀起血涌,我冷冷的看着杨阳,涩声道:“兄弟,这刀赔你的!”

    杨阳瓮动了下嘴唇,眼神躲闪着,小声嘀咕道:“干嘛,学电影里的桥段,至于么?”

    我摇头没有吭声,一闭眼又是一刀挥下,这一下比第一刀还要狠,割的更深也更疼,痛的我额头马上就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嘴唇哆嗦的望着李子光道:“对不起,这刀可还满意吗?”

    李子光满脸震撼加尴尬,连连摇手,语无伦次道:“没,不是,你别,我没有要你这样啊,这干嘛啊。”

    我咧嘴笑笑,一言不发再次挥手欲割,宁小伟一声怒吼,手忙脚乱的拔掉腕子上的输液枕头:“草泥马快拦住他,你们这帮畜生,我草啊。”

    杨阳等人如梦初醒,一起扑上来抓住我攥刀的手腕,我猛然用力挣脱,激动的嘶叫着:“别拦我,既然你们不给我赎罪的机会,我不做点什么心里太难过了,请成全我!”

    宁小伟慢了一步,疯了一样冲到跟前,双手抱住我的胳膊喊道:“别再弄,我信你,我一直都没有多想,我信你啊!”

    我惨笑:“谢谢,可他们都说我是骗子,我只能用鲜血来证明自己,如果还不够,我可以从这里跳下去!”

    说完,我一把推开宁小伟,眼一闭就想再次砍自己。

    宁小伟捂着胸口噗通一声跪下,咳嗽连声的喘息道:“生子,认你当一天老大,我宁小伟一辈子都叫你哥,虽然你比我小,但是我敬你!如果你不砍自己不痛快,那我陪你!”

    他在地上踅摸了一圈也没找到第二把刀,扭头看到正在滴答水的输液瓶子,眼前一亮,一把扯过吊瓶杆,抓住瓶子往地上一磕,瓶子应声而碎,宁小伟摸起一块最大的玻璃碎片,一把抵在胳膊上,红着眼瞪我,大有我要是敢割下去,他也绝壁不会认怂的意思。

    李子光惊呼:“伟哥你的伤啊,你还没好,千万别干傻事。”

    宁小伟吼道:“我去你麻痹的,你们都是瞎子吗,秦生难过是装出来的?他割几刀我也割几刀,大不了陪着兄弟死,到下边还可以一起玩!”

    我犹豫了,眼泪在眼圈中打转,哽咽道:“小伟你不用这样,我是活该,可你没有错啊!”

    宁小伟怒道:“错个jb,打架而已,有输有赢很正常,我也干过煞笔事,可他们都没这样过,其实就是这帮孙子戴有色眼镜看待你,对你当老大本就不服气,麻痹的,老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散伙就散伙吧,我宁小伟跟着你混,你不用怕没兄弟!”

    我眼泪唰的下来了,滚过脸颊,落在地上,跟那一小滩猩红刺目的血液混到了一起。

    杨阳和李子光等人彻底傻眼,都没想到宁小伟脾气如此执拗暴烈,竟然选择抛弃他们也要维护我,急切之下,几人噗通一声齐齐跪下,朝同样也是跪在地上的宁小伟道:“伟哥我们错了,您别生气。”

    宁小伟吼道:“跪我干尼玛啊,看你们把生哥逼的,他的血都要淌干了,还不求他原谅你们!”

    慌乱中,杨阳扭动硕大的屁股转了个方向,羞愧的迎向我的目光,呐呐道:“生哥,我错了,你别再砍了!”

    “生哥,我们错了,误会你是骗子,我们确实不应该!”

    我手一松,当啷一声刀子掉落。

    捂着伤口哑声道:“你们还认我这个兄弟吗?”

    宁小伟带头喊道:“认,一世人,八兄弟,永不背叛!”

    我茫然点头,面对着他们,也双膝一屈跪了下去。

    宁小伟喊道:“别他妈跪了啊,赶紧的,找医生来,秦生的伤口太深了。”

    李子光跳起来就跑,不一会领回来好几个医生护士,一进门几个人唬了一跳,还以为我们刚才打起来了呢。

    最后,缝了十多针,胳膊也包了很多层,大夫才皱眉离去。

    宁小伟悄悄拔掉输液管,捅了捅我:“咱们兄弟齐心,是不是该庆祝下啊,这尼玛天天待在这里给我憋疯了都!”

    众兄弟也都眼含期待的望着我,我只好点头,说:“那我叫上洪磊咱们一起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