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出来卖还尼玛怕被草

关灯
护眼
    宁小伟诧异道:“啥,洪磊?”

    我笑着解释了为什么跟洪磊有了共同的敌人沈三。

    宁小伟挠头绕了半天,才咋呼道:“卧槽,你们竟然在外边租了房子。卧槽你俩姐弟恋啊,洪熙水比你大两岁呢。”

    我点头,不以为然道:“大就大了,怎么了?”

    宁小伟又咋呼道:“卧槽。这个秦曦也太过分了,竟然带人砸你们家,还给嫂子毁容,可恶至极啊!”

    说起秦曦我就一阵心烦。摆手道:“不提这事了,我带兄弟们去玩,你好好在床上养伤,要吃什么到时候让他们打包带给你,毕竟你的伤可不轻,大夫不会放你走!”

    宁小伟哀求道:“别啊,庆祝一下都是我提的,再说聚会少了我还叫八虎吗,这太没有人性了,你们一定要带上我!”

    我坚决摇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肋巴骨断了七根,私自出院一下弄坏了搞个内脏破裂大出血,抢救都够呛来得及。

    宁小伟哀怨的眼神中,我带着杨阳等人离去。

    校门外,见到了早就通过电话的洪磊,他身边站了两个人,让我意外的是竟然有最怕死的长脸王柯峥,另一位则是左小飞。

    见面寒暄了几句,我盯着王柯峥笑道:“以前的事都翻篇了,既然你跟洪磊来了,那咱们就是哥们,一会一起喝几杯,大家热闹下就熟悉了。”

    王柯峥脸一红,弄的满脸痘痘都有点变大的趋势,连连点着头。

    我跟洪磊坐到一台车上,,先去了胖哥烧烤,这一顿狂撸海喝造进去七百多。

    喷了几回之后,互相最是看不顺眼的左小飞也和长脸王柯峥勾肩搭背了,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

    也不知道最后喝了多少,反正是天光已暗,马路上的车辆都开了近灯才结账离去。

    出门,洪磊搂着我的肩膀直打酒嗝:“生子,记得第一回带你去沈三的酒吧玩,就把你给坑了,也没嗨皮到,今天我在必须再请你一次。”

    我锤了他胸口一拳,恨声道:“还你麻痹舔脸说,你太他妈坏了。”

    洪磊捂着胸口做重伤状,嘻哈道:“好了,刚才吃饭你掏钱,那我请兄弟们嗨皮,找个地方摸摸小姐k歌去!”

    众人轰然叫好,一帮单身狗听说有公主摸,兴奋的眼睛都冒绿光了,这个时候如果说不让谁去,估计捡起板砖就能拍你头上。

    洪磊挥手,示意大家别吵,问道:“我掏钱,地方你定,说吧,咱去哪玩?”

    我酒意上涌,张口就道:“天天乐吧,小姐挺多的!”

    说完我特么就后悔了,那地方是我和秦曦的伤心地,如果不是碰巧我做服务生,撞到了她坐台的事,哪有现在这堆让人头大的烂事啊。

    可洪磊已经带着人朝前边跑去,这货喝的五迷三道,脱了半袖抡在手里,转身冲我叫道:“秦生赶紧滴,咱们再喝一场看谁先趴下,别以为你胳膊伤了我就得让着你,哼哼。”

    天天乐,早已没有人认识我,毕竟我才干了一天就跑路了。

    二楼包房,那个瘦猴一样的服务生到是多瞅了我两眼,我错开眼光,免得聊上了尴尬。

    啤酒干果流水一样端上来,一人抱了一个小姐,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反正洪磊说他请,我也懒得想了。

    没多久,我就被身边的公主用骰子坑的喝了不少,这时揣在裤兜里的手机一震,掏出来看,是洪熙水,我直接给挂了,立刻又打进来,一咬牙我特么直接关机了。

    随后就觉得尿意奔腾膀胱涨的不行,悄悄起身去放水。

    二楼卫生间的走廊里,我一身轻松的往回走,一不留神撞到一具软软的身体上,这女的似乎也喝多了,惊呼着朝一边歪倒,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拉。

    顿时整个人都扑到我怀里,这女人胸还挺大一头紫发,穿的清凉无比,喝酒喝的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

    等两人四目相对时,却同时惊呼道:“卧槽怎么是你!”

    喊完我就松了手,尴尬道:“刘怡你咋又回来了,不做这个不行么?”

    刘怡也面红过耳,忸怩了半天才低声道:“我不做怎么办,家里很穷的,上大学的钱都没有着落,又不像秦曦那么漂亮,有沈三这个大款供她花……”

    她话音未落就惊觉自己说错话了,捂着嘴呐呐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提她,我,那个……”

    我沉着脸摆手:“没事,你少喝点吧,你看看你喝成什么样子了。”

    说完我就自顾的往回走,走出四五步的样子,刘怡小声喊住了我,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不耐,就问她:“啥事说啊?”

    刘怡走到我身边,轻声道:“你跟谁来的呀?”

    我:“几个同学,咋了?”

    刘怡:“那差不多就先回吧,别玩了,这也没啥意思!”

    我白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进门的时候,我隐约看到那个瘦猴男服务生非常着急的跑去喊刘怡,似乎在怪她出去太久客人都生气了。

    我也没在意,回到位置上跟洪磊又干了几杯,放过水之后状态挺好,把洪磊喝的直晃大脑袋,责问我是不是去卫生间扣嗓子眼了。

    我得意笑道:“抠什么嗓子,老子只是撒了泡尿而已,你不行就说不行,那么多理由!”

    洪磊把从手陪他那小姐的裙子里拽出来,也不知道这货摸到了什么,手指头还潮乎乎带着一丝晶亮的黏液,他拍着精赤的肚皮嚷道:“那我也去尿一泡,不然太吃亏了,你等着我!”

    我笑着点头,一口喝干了公主递到嘴边的酒。

    洪磊开门出屋,门一开我就听到斜对个那间包房里传出女人的惊呼和惨叫声。

    本来也没去在意,这种场合玩嗨了什么动静没有啊,可是当洪磊关上房门的一刻我突然缓过味来,尼玛这呼救的声音是刘怡啊。

    借着酒劲我想也没想,拎着半瓶啤酒就冲了出去。

    洪磊走到一半听到动静,扭头失笑道:“你不是刚尿完么?”

    我一声不吭冲到传出声音的那间包房门口,砰的一脚踹上去,喊道:“草泥马开门!”

    屋里的声音顿时小了下去,随即又发出那种被人捂住了嘴巴的呜呜声。

    洪磊一瞅顿时纠结了,最后还是摸着肚子朝我这边跑来。

    包房里的人也纷纷冲出来询问情况。

    我也不解释,低声喊道,谁劲头猛,帮我把门撞开,刚才刘怡在里边呼救了。

    大长脸一直苦于没有表现的机会,这时嗷唠一嗓子,合身就撞了上去。

    喀嚓一声,ktv的包房门也是有点渣,竟然被我们连踹带撞的一下子轰开。

    包房里灯光昏暗,音乐声震耳欲聋,我一眼就看到刘怡被几个男人合力按住,用力抓着她的头发,想把她的脸朝坐在沙发上的瘦小男子裆下按。

    刘怡的一身衣服已被统统扒光,玲珑曲线,高峰山谷入目都是一片雪白滑腻。

    我顿时就急眼了,你麻痹陪酒而已,你们还要当场强,奸,仔细一看这几个男人顿时就更怒了,我说刘怡怎么提醒让我早点走,原来在这里欺负她的都是老熟人。

    坐在沙发中间,袒露出黑乎乎一团脏物的,正是沈三的手下六子,而帮他按住刘怡的,分别是婶子那个姘头老王,我们班的刘惊涛,另一个就是傻比冯翱翔,我下意识的转动目光,果然在一边的角落找到了见势不妙就想躲的赵多多。

    我怒吼一声:“草泥马给我干!”

    真的是废话一句没有,对这些人说什么都不如直接一顿拳脚。

    七虎还有洪磊,那都是吃过六子等人的亏,根本不用我加油鼓劲,一个个轮起瓶子就砸过去。

    我盯住想要趁机溜掉的刘惊涛,一瓶子拍碎在他的脑门上,砰砰两拳就把这货打的鼻口窜血。

    刘怡得到了自由,尖叫着找到小内内这些躲到一边穿了。

    包房里另外的小姐也惊叫着跑了出去,跟我们那屋的姑娘们混在一起看热闹。

    这些人除了六子还有勇气反抗,包括那个大老王都是抱着脑袋乱窜,很快就都被洪磊带人给一一放倒。

    我见只剩下六子一个人还在苦苦支撑着,就叫住了兄弟们,问他:“你胆子挺肥啊,刘怡是秦曦的闺蜜你也敢强迫她?”|

    六子瞅了低声啜泣的刘怡一眼,冷哼道:“闺蜜个jb,秦曦大嫂说了,她跟刘怡已经翻脸,以后也不想再见她了,我干嘛不能玩,女人出来卖,还尼玛怕被草?”

    我冷笑着逼近他,笑呵呵道:“秦曦成你嫂子啦?她真是这么说的!”

    六子满怀恶意的眼神瞟了我一眼,说:“昂,怎么地,难过吧?”

    我突然闪电般出脚,一脚踢向这货裆部,六子身手也算敏捷了,发现不好尽力向后一缩屁股,生生挪开了三寸远。

    我见没有起到偷袭的效果,立刻高喊道:“一起上废了他!”

    洪磊第一个冲上来,势大力沉的一拳轰在六子下巴上。

    打的他啊的一声喷出了口水。

    我笑骂:“你们还等着跟他单挑呢?上啊卧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