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刘惊涛舔鞋

关灯
护眼
    六子是最后倒下的,可却是挨揍挨的最狠的,因为打他的人多啊,之前那几个乱跑乱窜分散了我们这边的人手。踹趴下了都是直接去围殴还没躺下的,只有六子坚持到了最后,也不幸的成了一挑我们十个。

    除了王柯峥和左小飞跟六子没啥过节,我们这些人跟他的仇可大了去了……

    这顿爆踢。十来个大小伙子又都喝了两顿酒,那下手有多狠可以想象了,要不是六子这货常年打架有了经验,早早就护住要害蜷缩在一起。说把他活活打死都完全可能的。

    就算这样,几十秒的功夫,这逼也已皮青脸肿浑身是血的奄奄一息了。

    我挥手喊停,然后指着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经理道:“没你事,该干嘛干嘛去,敢多说话连你一起干!”

    经理一缩脖子溜掉,顺便还把看热闹的公主们都给驱散了。

    我坐在沙发前让他们把刘惊涛给我弄过来,刚才打架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这间包房正是当初刘惊涛让我跪,舔他的205,也正是在这间屋子里,他们认出了秦曦和刘怡的学生身份,打了我之后又胁迫秦曦她们出台。

    如果没有这个杀千刀的刘惊涛,怎么会牵连出沈三这个仇人,那我也不用像现在这么痛苦,明明互相喜欢着,却只能跟秦曦成了仇人!

    越想我越恨,指使洪磊他们拽着头发就把刘惊涛给我拖到沙发跟前,我轮圆了胳膊先扇了他两耳光。

    刘惊涛还来了硬气劲,呸了口血沫竟然开口骂上了:“草泥马有本事弄死我,死怂逼穷逼,早晚有一天我让你生不如死!”

    洪磊抓起个酒杯就敲在他头上,砰的一声崩的玻璃茬子到处都是。

    刘惊涛晃晃脑袋,转头盯着洪磊咬牙切齿骂道:“你个傻比更他妈蠢,自己姐姐被仇人睡了不说,你还认贼作父帮他打架,你是不是亲近结婚外加早产儿啊?”

    洪磊顿时急了,脸上的横肉都抖成了一块,低头捡起一块锋利的瓶茬子就要给刘惊涛割喉。

    我吓得高喊快拦住他,这货真要把人杀了就麻烦大了,在场的一个都跑不了全得判刑。

    洪磊被王柯峥他们死死抱住,兀自暴跳怒吼:“秦生,给我整死他,这个贱人竟然骂我姐!”

    我坐在沙发上,一抬腿就踢到跪在跟前被人按住肩膀的刘惊涛脸上,这傻逼痛呼一声,从嘴里吐出一颗老槽牙。

    他似要喷火的一双眼死死的盯着我,就好像眼神能瞪死我一样。

    我把运动鞋搭到茶几上,指着鞋面上的血迹道:“刘惊涛,还记得两个月前你故意整我,把酒水洒到裤子上那事不?当时你让我舔你的裤,裆,否则就赔你三千块的裤子钱。”

    刘惊涛眼神中掠过一丝惊慌,不再跟我对视转向一边。

    我示意杨阳动手把这货的头脸拧过来,盯着他冷笑道:“我没你那么变态,做不到让男人舔裤,裆的事,不过你看我这鞋没,德国进口的啊,三万多,被你的脏血弄埋汰了,嘿嘿,帮我舔了吧,如果你说不,那不好意思,我会用烟灰缸一根根砸碎的你的手指,而且保证你恢复不了原样,绝壁的成为残疾人!”

    刘惊涛色厉内荏的吼道:“你他妈敢,我爸有的是钱,你弄废我他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抓起一只厚底烟灰缸,示意洪磊几个把刘惊涛的爪子摊在桌面上。

    刘惊涛拼死挣扎也脱身不得,只能心胆剧裂的看着我高高举起烟灰缸对着他的手指准备砸下去。

    就在我目光闪动,咬牙真想砸下去时,这货怂了,哭的鼻涕眼泪的,求饶道:“别砸,我赔你三万行不行,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洪磊一个打耳光抽过去,打你麻痹电话啊,身上没有那些钱就给我舔鞋!

    刘惊涛绝望之极的看了看周围,发现不舔真的会被砸烂手指,恐惧战胜了他的自尊,这货一咬牙真就伸出舌头奔我的鞋子舔来。

    我心里这个舒爽,古人说的好,莫欺少年穷,指不定谁就翻身把仇报了,欺负我的时候,你刘惊涛大概也是这样爽吧!

    刘惊涛闭着眼睛舔了两口我鞋尖,看得洪磊等人哈哈大笑。

    他被这种耻辱羞臊的再次眼泪崩流,仰头嘶吼道:“我一定会报仇的,你们都给我等着!”

    啪啪两声脆响,杨阳甩着手腕骂道:“就你这逼,样的,还欺负我们生哥好几年,我草泥马我越想越气,恨不得马上宰了你,你舔不舔?”

    说完就作势去抓他手腕,刘惊涛惊恐的哀嚎道:“我舔,我舔还不行,你们别砸我手!”

    洪磊扇了他脑袋一下,骂道:“主动赶紧jb舔!”

    刘惊涛呜咽着,再次把脸凑向我搭在茶几上的鞋。

    这时,紧闭的房门被砰的一声推开,洪熙水当先跑了进来,一眼看到刘惊涛要去舔我的鞋,就出声制止:“秦生,别这样,你可以打他揍他,别学他们这些臭毛病,羞辱敌人等于贬低自己,这样不好!”

    我收脚起身,诧异道:“你咋来了,我没接你电话啊!”

    洪熙水哼了一声,怒道:“就知道你不接电话肯定没好事,果然他妈的来寻欢作乐了,你不接电话我还有弟弟呢,哼!”

    我狠狠的瞪了洪磊一样,意思是,孙子你竟然出卖我!

    洪磊无奈的耸耸肩,做了个不敢不说的表情。

    这时,打开的包房门外涌进来七八个警察,有拿手枪的有拿防爆叉的,直接就把我们都给逼到了墙角。

    这种情况谁要反抗那就是找死,包括洪磊也都乖乖的蹲下,双手抱头等着人上铐子。

    一位警司衔的中年人是在歌厅经理的陪同下走进包房,皱眉道:“真他妈的乌烟瘴气,都弄出去带走,伤员叫救护车!”

    有个警察想去烤洪熙水,我大声道:“她是后来的,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不能乱抓吧?”

    洪磊也怒吼道:“我姐没参与,你们谁敢碰她我绝对弄死你全家!”

    警司皱了皱眉,看向歌厅经理。

    经理讪笑道:“孙所,打架确实没有这姑娘,她也是刚来,比你们早到两分钟的样子!”

    孙所点点头,示意放开洪熙水,然后蹲下身子低声问六子:“你怎么样?”

    六子语气微弱的答道:“我死不了,不过这帮小崽子手挺黑的。”

    孙所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我被押出房门的一瞬间,脑子里闪过不妙的预感,可是却一点办法没有,只能扛着了。

    两辆红蓝爆闪的警车塞了我们十个人,一路无话迅速把人押到了派出所。

    进了大楼内,我们就被分成三波关起来,十个兄弟,几乎没谁进来过,也不懂得一路上的背拷到了所里应该给我们打开。

    洪磊,杨阳跟我关在一个铁笼子,待了能有二十分钟都没人理。

    就在我们惴惴不安胡乱猜测的时候,外边门响进来两个手拿胶皮警棍的协警。

    二话不说直接挑了大个,把洪磊拖出铁笼子就是一顿打。

    洪磊被打懵了,怒吼道:“怎么啥也不问就打人,警察不是不许打人吗?”

    我和杨阳干着急出不去,其实就算出去了,手都背着拷在后边,也根本帮不上忙。

    这两人不知道得了什么命令,除了头脸不打,全身都是警棍招呼的目标,很快洪磊就扛不住被砸趴下了。

    两人对视一眼,把洪磊往边上一拖,铁笼一开就探手去抓杨阳,我一咬牙,趁铁门没关上的瞬间,也跟着冲了出来。

    两协警吓了一跳,冷哼道:“玛德这小子挺愣啊,敢自己冲出来!”

    我扯着脖子高声喊道:“不管你们是接了谁的命令,把我们打伤了绝不会就此拉到,我们都是学生,上网曝光你们,找律师去检察院告你们,就算你是局长的心腹,他也保不住你们!”

    两协警脸色一变,说找律师去告状什么的,他们还真不怕,但是我们学生身份加上网曝光这词把他们唬住了,两个傻逼低声嘀咕两句,留下一个,另外那个把门一开,转身出去了。

    我俯身去查看洪磊的伤情,发现从外边根本看不出他刚刚被人毒打过,心里对这帮雷子的手法也暗暗心惊。

    一会,走廊里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有很多快步走在一起。

    随即,宋大勇的声音响起,他大咧咧的嚷道:“卧槽,孙哥你抓的几个小子都是我姐的学生啊,我听说这帮家伙还把沈三的人给开了瓢?”

    宋苗苗的声音传来:“秦生人在哪?我要马上见到他!”

    我懵了,这姐俩咋来的啊?

    孙所长嘿嘿道:“你瞅这事弄的,沈三提前给我来了电话,人还没到所里就给我打了招呼的,现在可能这几个孩子都吃了点亏,大勇这事你可不能怪我啊,你要早吱声,我怎么会,草!”

    宋大勇嬉笑道:“年轻人吃点亏正常,能不能让我把人领走,你看老姐亲自跟来了,我不管都不行!”

    这时,另一道桀骜不驯的声音从走廊另一端响起:“你姐是他妈王母娘娘啊?我沈三的人就那么好打,你说把人领走就领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