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所长开枪了

关灯
护眼
    宋大勇的声音依旧平淡,如同跟一个普通朋友那样打着招呼:“呦,这不是沈三哥吗,咋这么大火气?”

    沈三的脚步声挺冲。转眼就走到跟前,冷笑道:“在景星街这片谁敢在宋老大面前抖火气,不过我沈三的兄弟岂能被人白打,马勒戈壁的。今天谁来都不好使!”

    宋苗苗没搭理他这茬,直接问孙所长:“我学生关在哪?我想马上见到他!”

    孙所长犹豫了下,出声道:“也好,你们双方都到场了。这就是个治安斗殴的案件,受伤的人其实也没大碍,我现在就给你们调解吧,不过你俩这人带的有点多啊,再加上那十来个学生,派出所都没那么大的屋子能搁下,得,咱们直接院子里聊吧,都是熟人谁不知道谁啊。”

    孙所长最后一句话隐含警告,意思是你俩都消停这点事聊聊就完了,别闹大。

    很快,我们十个人分批都被协警提到院子里去。

    我一露面,宋苗苗和洪熙水就跑了过来,一个问:“秦生你怎么样?”一个喊:“他们有没有打你,有没有受伤?”

    气的洪磊直咬牙,嘟囔道:“姐啊,你可是我亲姐啊,他没挨打我挨揍了,你问都不问一声啊?”

    洪熙水脸一红,慌忙跑过去对洪磊一番关切。

    派出所大院里灯火通明,我悄悄打量站在身边的宋苗苗,她穿的热裤短袖,一双凉拖,就跟那次遇到电梯事故的打扮差不多。

    不同的是,今天她的长发没有披散着,而是高高挽起了美人髻,衬托她如玉般的颈子修长耐看,脸色更是水嫩嫩的莹润着夺人的光彩。

    我心里奇怪,宋苗苗怎么又变漂亮了,难道是跟我做了两回有了搞潮的原因?

    宋苗苗发现我在盯着她,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低声道:“你是我学生,注意点!”

    我耸然一惊,想起洪熙水还在旁边呢,干笑道:“你们咋知道的,来的这么快?”

    宋苗苗望了洪熙水一眼,轻声道:“你女票打我的电话!”

    我尴尬的不行,刚把人宋苗苗给睡了,这就弄出这事,不光要靠人家来解救,还是自己女朋友找的人家,这宋苗苗心里得多别扭啊。

    下意识我的就想挠头,结果动了两下发现手被拷在后边,根本挠不到。

    宋苗苗立刻注意到我的窘迫,当场就不乐意了,扬声对宋大勇喊:“怎么还这样拷着他们,手背的那么高,得多疼啊!”

    宋大勇也有些脸色难看,扭头看向所长:“孙所,这就是几个学生喝多了打架,不至于吧,能解开么?”

    孙所点点头,对押我们的几个协警说,把他们铐子下了吧。

    我正低声询问王柯峥他们有没有被打呢,就过来两个警察挨个给我们开铐子。

    双手解脱后,长脸揉着手腕诉苦,玛德被抽了好几十胶皮棍,估计我背后全是肿檩子了。

    洪磊低声呵斥他,这点疼算什么,别给老子丢脸。

    我们这边低声交谈,宋大勇那边出了状况,两边人声音越来越高,似乎孙所长都压制不住了。

    我和宋苗苗等人立刻围了过去,来到宋大勇身边,我一边道谢一边盯着对面的沈三怒目而视。

    宋大勇身边只跟了个张永赞,见我过来,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阴沉着脸盯着对面。

    而沈三带来的人可就多了,粗略一数也有二十多个,这伙人穿什么的都有,穿夜场保安制服的,牛仔裤加露肩背心的,还有三个傻比这么热的天竟然一身黑西装里边却光着膀子,脖子上老粗的链子也不知道真假,灯光一晃黄澄澄,瞅着像是蛮有钱蛮凶的。

    我们十个兄弟加上两个女生过来往宋大勇身边一站,多少也顶起来点气势,中间站的则是带警司衔的孙所长,不过老孙现在的表情也有点难看,不时扫一眼两边,眯着眼也不知道在转悠啥心思。

    听了两句我听明白了,原来是因为钱的事两边扛上了。

    宋大勇不紧不慢的缓缓道:“沈三,差不多行了,你不也带人打过秦生他们么,听说姓宁的那个男孩还差点挂了,现在还在住院呢,不也没找你要什么医药费么?这回秦生他们打的五个人里,只有两个是你的手下吧?另外三个都是五中的学生,他们学生之间的事我们就别插手了,咋解决让他们回学校去聊。”

    “你看这样行不行,你那两人确实都受了点伤,既然惊动孙所了,不给交代也不好,我替秦生几个小兄弟们做主了,两人一人五千,先给你拿一万块,这事就算拉倒行不行?”

    沈三脸色铁青的瞪着宋大勇,瞅了半天突然仰头大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后,他才咬牙戳指骂道:“宋大勇你他妈过分啊,打发叫花子也不能给这么点啊?再说了,小涛子他们跟我玩的时间长了,我早把他们三个当成了自己兄弟,一起挨的打,凭啥你给刨出去不让我管了?”

    宋大勇摊摊手,叹息道:“我是怕孙所难做,否则一分都不会给你的,别给脸不要脸!”

    沈三点点头,望了孙所长一眼,嘿然道:“行,你大勇哥势力大钱多,处处都要压人一头,那咱就不提钱了,这么地吧,他们不是人多打人少才占的便宜吗,那我就要求个公平的打法,我这边出十个人,对这些小逼崽子,输赢都不追究了,打伤打残都自己负责,咋样?”

    孙所不悦道:“胡闹!”

    沈三吐了吐舌头,朝孙所作揖道:“孙哥,你别怒啊,你一生气我腿肚子都拉稀哈,您要觉得这办法不好,那让宋大勇赔我兄弟钱吧,五个人,一人十万,拍五十万现金来,我立马让开道叫他把人领走,多说一句我都是您草出来的!”

    孙所脸色尴尬,点指着沈三直摇头。

    不过随后又把目光看向宋大勇,沉吟道:“大勇你看,一万是不是少了点?”

    宋苗苗接话道:“我们出两万吧,我个人给学生们掏一万,毕竟没管好秦生,我这个班主任是有责任的!”

    沈三霍然把目光放到了宋苗苗身上,借着灯光细细的打量了几眼,嘻嘻笑道:“这位美女是宋大勇姐姐啊?还是位采蜜施肥的辛勤园丁呢?牛逼,我沈三就喜欢这样有文化有气质的女性,上档次啊!”

    宋大勇脸色一沉,森然道:“我警告你别拿我姐说事,不然我会让你知道后果!”

    沈三毫不在意,一双色眼竟然有些痴迷的流连在宋苗苗脸上和胸口,肆无忌惮的眼光盯得宋苗苗脸颊泛红,悄悄躲到我身后。

    视线被我当了,沈三才意犹未尽的哼了一声,看着宋大勇嬉笑道:“勇哥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姐不没结婚么,你把她嫁给我算球,这样咱俩成了姐夫小舅子,也不用抢地盘抢生意的打来打去,咱哥俩联手一起,半拉星海也没谁了!”

    宋大勇勃然变色,怒吼道:“沈三你找死!”伸手就去薅他脖领子。

    沈三身后的人早就拎着钢管木棒跃跃欲试,此时发一声喊,呼啦啦就要上来开打!

    孙所气的跺脚大喊:“麻痹的反了你们,也不看看地方,谁动一下给我试试!”宋大勇悻悻然的缩回胳膊,盯着沈三讥讽道:“一会出去练,别以为你人多哈!”

    沈三梗着脖子回骂:“打输了就让你姐今晚嫁给我行不?”

    他话音未落,派出所门口吱嘎连响,一连停了五辆金杯面包,砰砰砰,车门被人迅猛拉开,每辆车都跳出来七八个拎着片刀钢管的彪形大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