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不就是想上我吗

    张永赞小跑过去招手,这些跳下车的混子一阵风一样涌了进来,成半月形就把沈三的人给围在里边。

    “勇哥,勇哥。勇哥!”

    问候叫人声不绝于耳,宋大勇微微点头,然后盯着沈三咬牙道:“草泥马沈三,你触碰到我的底线了知道吗。敢用我姐威胁羞辱我,今天我他妈就废了你!”

    我攥紧了拳头就等这句话呢,宋大勇话音一落,我起跳助跑一个飞踹踢在沈三胸口。把沈三刚喷出口的半句国骂愣生生给墩了回去。

    宋大勇傻眼了,急道:“哎,别,卧槽!”

    沈三被我一脚蹬的连连后退,嘴里前半截的话是:“别你妈拿大奶头吓唬婴孩,我跟你打不是一……”然后被我偷袭踢了一脚,攀着身后的混子就怒吼道:“小杂种你敢动手,给我干,死他!”

    沈三手下本来有点虚,因为宋大勇这边人更多,可是老大都被当场打脸也下命令了,硬着头皮轮起钢管就冲了上来。

    张永赞直接把我拉开,挥手喊道:“废了他们,草泥马敢占我们苗苗姐便宜!”

    刚来的这些混子更是生猛,一句口号没有,闷头就是轮,乒乒乓乓两边就交上火了。

    孙所长本来一个警察都没带,他以为这是小事,两边带头的还都是辖区内的关系,大伙站在院子里吹吹晚风,凉凉快快的把事一聊,嘚吧嘚吧一调解就算完了。咋滴也不会在派出所闹起来,没想到还真就搞起来了。

    吼了两声发现打架的这些人根本不听他的,这货也猫腰闪出了人群,避开了被误伤的可能后,才跳着脚的骂沈三和宋大勇:“你俩简直目中无人啊,太尼玛肆无忌惮了,赶紧我给停下!”

    宋大勇正拉着他姐往后躲,愣是假装听不见。

    我把洪熙水往后推了推,然后朝洪磊递了个眼色,两人弯腰躲过正在混战的人群,悄悄摸向了沈三的身后。

    沈三也不知道在谁手中抢了一根棒球棍,正左支右突的跟张永赞两个混子拼抖,被我掩到身后,一把扯住了他的后脖领子,用力一拽,沈三站立不稳,一跟头向后栽倒,洪磊趁势一脚踢在这货的面门上,踢的那叫一个狠,吭哧一声,沈三的鼻血当场飙溅出来。

    这时已经有混子惨叫倒地,孙所真的急眼了,拔出腰上的配枪就搂了火,砰砰砰,一连三声震响。

    所有人都傻眼了,保持着刚刚的动作,慢慢的转动身子朝枪响的地方瞅去。

    把武器都扔下,抱头蹲着,乱动的当场击毙!

    正在值夜班的警长也带人冲了出来,挥舞着手里的防爆叉,气焰万丈的吼道。

    最后,沈三宋大勇一人交了十万元的治安罚款,又扔出五个混子蹲十五天治安拘留,这事才算拉倒,至于那罚款是怎么走账开的啥单据,那就不是我们学生能知道的了。

    一切都处理完事,都快半夜了,宋苗苗宋大勇一辆车先走了,我把杨阳他们几个也送上了车,嘱咐他们回去休息。

    街边就剩下我跟洪磊姐弟,洪熙水一直挽着我的胳膊不肯撒手,笑嘻嘻对洪磊道:“小弟,你走吧,我们也打车走,明天学校见咯。”

    洪磊哭丧着脸摇头,可怜巴巴的说:“我不能走,你要是不跟我回家,那我只能跟着你们走了,咱爸昨天打我的时候交代了,你再夜不归宿,他就卸我下巴让我脱着勾去上学。”

    洪熙水皱眉怒道:“死老头子太过分了,竟然又家暴,你先回去,等我有空会教育他哒!”

    洪磊就是摇头,还把求助的目光看向我。

    我正好想一个人安静的想点事情,就顺水推舟劝道:“跟洪磊回去吧,咱们还是太小了,你爸爸不放心也是正常的,明天学校见呗!”

    洪熙水噘嘴跺脚的直扭身子,结果我完全不理她撒娇这茬,仍然平静的注视着她。

    最后这丫头没撤了,拧着洪磊腰间的软肉上车走了。

    我也拦了辆车,说了小区地址后就闭目沉思想着心事。

    快到家的时候,裤兜里的电话一震,我还以为是洪熙水又来腻味,懒洋洋的没去管。

    可电话响了半天还不挂,只好掏出来看看,一瞅来电我赶紧接了。

    妃姨含糊不清的话声传来:“小生子你在哪儿?来陪我喝,喝酒……”

    听着话筒里嘈杂的音乐声,我皱着眉头问她:“妃姨你啥情况啊,跟谁在一起呢?”

    妃姨不耐的嚷道:“我自己不行吗,赶紧来,我好烦哦,来陪我喝!”

    我好算问出了地址和酒吧名字,告诉司机调头,二十分钟后,我下车走进了这家叫做rosi的酒吧。

    午夜时分,正是酒吧客流的高峰期,迷离闪烁的射灯,震耳欲聋的音乐表演,处处都是如同鬼魅般疯狂甩头的各色男女。

    我好不容易才在角落里找到了妃姨,她独自占据了一张小卡座,桌子上丢了好几个叫不出名字的酒瓶。

    我站在跟前半天都没发现我,足以说明她喝了多少,我只好坐到她对面,用力的敲了敲桌子。

    妃姨抬头瞅了瞅,吃吃笑道:“你来啦,过来,坐我身边来,陪我喝酒!”

    我硬着头皮绕过桌子坐了过去。

    妃姨直接就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倒了一杯酒送到我嘴边。

    我接过一口气喝干了,呼了口气,站起身道:“走,我送你回家了!”

    妃姨挥手道:“回什么家,我才不要呢,我要喝酒,你陪不陪我,不陪我你就滚!”

    我顿时有点恼火,打了半天的架,刚从局子里放出来,连个澡都没洗呢就来看你,张嘴就让我滚,这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

    我冷哼一声,问道:“再问你一次,送你回家走不走?”

    妃姨斜眼瞟了我一眼,大声喊道:“凶什么凶,不就是想要上我吗,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哼,滚吧,都给我滚!”

    我顿时感觉脑子嗡的一声,这娘们真是喝多了啊,逮什么吼什么,还那么大声,瞬间我就觉得周围几张卡座里射出了数道玩味的目光,刺的我后背都发痒。

    一甩手,我转身就走。

    身后隐隐传来妃姨的哭腔:“都给我滚,没有什么好东西,都去死吧。”

    走出酒吧大门,外边的夜风清凉凉的,吹的我头脑一清,又有点放心不下妃姨,以她的修养素质,除非碰到什么心事了,否则怎么可能深夜买醉还对我吼这样的话。

    犹豫了会,我又转身进了酒吧,挤过摇头热舞的人群,再次奔着妃姨那张桌子走去。

    离老远我就看到两个年轻白领模样的男人,竟然趁我离开这么一会,一左一右坐到妃姨身边,揽肩搂腰的灌她酒喝。

    我加速冲过去,一把将坐在外侧的男人推了个跟头,伸手拉起妃姨就走。

    被推倒的小子能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带一副金丝框眼镜,穿衣打扮还都挺讲究,一边往起爬,一边骂道:“卧槽你他妈谁啊,打我干什么?”

    坐在里边搂着妃姨腰的男人也跳了出来,堵住我顺手推搡了一把,说:“哪来的小崽子,怎么一句话不说就动手!”

    我冷冷的盯着他:“让开!”

    “哎呀卧槽尼玛,还挺横,不说清楚就想走?”

    妃姨抱着我的脖子咯咯笑:“打他,揍死他,竟然摸我屁股!”

    我一字一句咬牙道:“你们赶紧走,趁我没发火之前!”

    两个白领互相看看,哈哈笑道:“卧槽明白了,刚才这大美女说想上她的人就是你啊,不是,小兄弟我们都很好奇哎,你毛齐了吗?”

    我面无表情道:“她是我小姨,喝多了我要带她回家,再问你们一句,让不让开?”

    眼镜男嗤笑道:“小逼崽子,你说是你姨就是你姨了,我特么还说她是我妈呢,这么小就懂抢女人了,你真牛逼!”

    我懒得跟这种人渣废话,把妃姨的胳膊架在肩膀上,搂着她的芊腰就想绕过挡路的渣男。

    刚走了两步,就觉得脑子轰的一下,被一瓶子砸破了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