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干趴韩龙鸿他妹

    这群人听到喊声加快了脚步,从快走变成了小跑,直接奔我们来了。

    大长脸立马就怂了,呐呐道:“生哥要不咱算了。对面人多。”

    我没吭声,只是盯着越来越近的混子们打量,眼镜男盼来了援兵,趁我们不注意撒腿就跑。边跑还扭头喊:“草泥马都别走啊,我的人来了!”

    洪磊嗤笑道:“走你妹,就你找的这些垃圾,老子一个能打三!”

    终于。距离我们二十米远地方,眼镜男跑到那群人中间,一个唯一没有染发的男生跟他低声说了几句,随即就带着人过来了。

    这小子国字脸,眉毛很浓很黑,颧骨略高,看人的眼神有种桀骜不驯的意思,盯着被洪磊等人护在中间的我,问道:“就是你打了我朋友,还让他叫人来是吗?”

    我点点头,毫不示弱的盯着他,冷笑道:“你来的有点慢啊,你这傻逼朋友刚才已经被揍了一顿狠的,还下跪了,你看到没?”

    浓眉青年脸色一僵,辩解道:“我们上网的地方有点偏,不好打车,可不是怕了你们躲事!”

    这时,人群中有个拎着凳子腿的黄毛窜了出来,低声在浓眉青年耳边嘀咕了两句,我一看乐了,这不是网名二十厘米怪我咯的那个兵王哥哥么。

    那黄毛一边嘀咕,一边狠狠的瞪着我和洪磊,显然两次在我手里吃瘪已经让他恨的不行。

    浓眉青年不住点头,听完,把手里的链子锁一抖,拧眉怒道:“吗的,原来你们都是五中的,还不止一次打过我朋友,啥也不用说了,今天我韩龙鸿来了你们谁都别想走,给我干他们!”

    喊完,这货带头朝我们冲过来。

    洪磊狞笑着迎了上去,同时喊道:“今天是咱们八狼和七虎第一次合作干架,天天乐那场不算啊,谁都别掉链子,只要不死就给我磕!”

    我身上有伤,加上手里也没东西,只能拉着妃姨向后退,七虎等人瞬间就跟对面的混子打成了一团。

    洪磊身高力壮,手里的钢管也趁手,轮的呼呼风响专盯着带头的韩龙鸿跟黄毛兵王俩人干。

    宁小伟脸色发白行动迟缓,可他手里的杀猪刀太吓人了,连刃带柄的几乎两尺来长,寒光闪闪的泛着清冷,几乎是他冲谁去谁就妈呀一声挪地方,一时之间全场竟然只有他最为轻松,因为根本没人跟他怼。

    我把妃姨带出混战的圈子,转身四处踅摸,一眼相中酒吧门口用来贴招聘启事的广告架子了,抄起来,双手攥着带有弧度的架子根,咬牙就扑进了战团。

    按说十来个打对面二十来个我们肯定是打不过,可我们这边家伙趁手,一水一米二长的镀锌钢管,而对面那些人则是毫无准备前来,临时从正在包夜的网吧顺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什么拖布杆塑料凳子,一磕就碎,一砸就折。

    韩龙鸿算是比较能打的,可他的链子锁也施展不开,因为他手下的人都被杨阳他们打的连连惊呼惨叫向他靠拢,链子锁又比较长,铁疙瘩头论起来就容易伤到自己人,所以韩龙鸿被洪磊搞的也大步后退,狼狈不堪的连连怒骂。

    我就是这个时候冲到了人群里,一眼撞见那个面貌清秀的女孩扔掉手里的半拉塑料凳子,从地上捞起老大一块方砖,两手捧着就要砸向宁小伟的后脑,我急的大吼小心,一个垫步跃起,先她一步,一铁牌子拍在那女孩的头上。

    铁架子其实都是空心的薄铁管,而用来贴海报广告的更是薄薄的一层白铁皮,可是这玩意动静大,体积足,论起来吓人啊,砰的一声,那姑娘扔掉了手里的路砖,眨巴两下足有一寸多长的睫毛瞪着我,双腿一软躺在了地上。

    我他妈也吓了一跳,不过瞅了眼已经瘪出大坑的广告牌,心里又有了底,这么薄的用料,最多就是打昏而已,绝对死不了人。

    韩龙鸿扭头看到女孩倒地,而我拎着个铁架子站在一边,顿时发疯了,不管不顾的抡起了链子锁,宁可被洪磊一铁管抽在肩膀也要冲过来。

    一个人要是拼命,十个人也不敢拦,本来就是斗殴打架而已,可他这一脸狰狞的嗷嗷狂嚎,连钢管都硬抗了,谁不哆嗦啊,洪磊杨阳出于本能的抽身撤步,一下把我给让出来了,这韩龙鸿眉毛都是竖起来的,瞪着血红的眼睛边冲边骂:“草泥马孙子,把我妹都给干趴了,这下你算废了,我不整死你,我是你草出来的!”

    我顿时头皮发麻,也没空去计较这货骂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捞着铁架子围着人群跑,实在是韩龙鸿的表情太过狰狞可怖,我真的相信如果他抓住我,绝壁会冲动的下死手。

    韩龙鸿这边爆了小宇宙,再加上对面唯一的女生受伤倒下,激起了这帮非主流的同仇敌忾,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不在收缩防御,挥动手里的家伙选择正面硬磕。

    洪磊也陷入了纠缠,一时间抽不出身来支援我,我也感觉马上就要被韩龙鸿追上,一咬牙,拧身就想跟他硬拼。

    让我意外的是,妃姨见我有险竟然奋不管身的冲上来,一头撞在韩龙鸿肩膀,尖叫着喊道:“秦生你快跑,你有伤打不过他!”

    她话音没落下,街头就传来刺耳的警笛声,也不知道谁报的警,两辆警车开着远光,直冲而来。

    我趁着韩龙鸿发愣的功夫,把铁架子朝他一扔,喊了句:“条子来了速度撤啊!”

    韩龙鸿慌慌张张躲开铁架子,我已经拉着妃姨跑出七八米了。

    逃进阴暗小巷的前一刻,我回头瞄了一眼,我们五中的人全部闪掉,而美发学院的非主流子大多被逮住按在地上。

    我心里估计,这应该是韩龙鸿不愿扔下他妹子自己跑,他不跑他的手下就犹豫了,结果全军覆没都被警察抓了。

    又转悠了半天,总算安全了,我看着妃姨的样子不禁乐了,挺好个知性大美女,跑的高跟鞋也不见了,修身短裙也特么开了线,露出里边老大一块黑蕾的小内内,脸上也被泪水汗水弄花了妆,跟只花脸猫一样,别提多狼狈了。

    妃姨还是半醉半醒,不过也知道拿镜子照照自己,惊呼着连连跺脚,结果又发现自己鞋没了。

    我把短袖衬衫脱了,亲手给她围在腰上,系扣的时候,难免身体挨的很近,闻着她身上的酒味香味不禁心中一荡。

    妃姨红着脸任我双臂环抱着她在后边施为,等系好了衣服才皱眉跟我道歉:“都是我的错,闹出这么大乱子,还害你受伤了。”

    说着,她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来摸我头上被瓶子砸破的地方,我疼的抽了冷气躲了躲,安慰她道:“没事,天天挨打都习惯了。”

    妃姨噗嗤一声笑了,嗔怪道:“瞎说,哪有人天天挨打的,咱们得赶紧回家,我帮你清理下伤口,再抹点碘酒,不然我怕你感染了伤口,现在天这么热。”

    我说你车停在哪了?

    妃姨摇头道:“下班直接出来喝酒了,就没开车,扔在单位呢。”

    打车,回到妃姨家,上楼的时候,我就有点忐忑的问了句,琳琳看到咱们这个样子会不会乱想。

    妃姨没吭声,只是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

    我见状立刻闭嘴,跟着妃姨进了门。

    客厅里还是那熟悉的摆设,赵琳琳果然没有在家,妃姨跑进卫生间匆匆洗了脸,就回到屋子里换了身睡衣出来。

    她拎着我给她围的衬衫,绕着我转了两圈,皱眉道:“你身上太脏了,又是汗又是血的,必须要洗澡,可是你的伤……”

    我知道她有洁癖,根本容不得家里有脏东西存在,更别说喘气的大活人了,于是苦笑道:“衣服给我,我走吧!”

    妃姨摇头,怒道:“你为了我跟人打成这样,我怎么能到家又把你赶出去,再说这么晚了你又有伤,我才不放心让你自己走呢。”

    我无奈道:“那怎么办,我洗澡的话胳膊和头都容易感染,不洗你又嫌脏!”

    妃姨有些扭捏的低声道:“还能怎么办,像上次那样我帮你洗呗,你老实坐着等我,我给你弄水去啊。”

    我顿时有些心跳加速,那次在妃姨家客厅里洗澡,也是身体有伤不方便,还是妃姨帮我擦的后背,后来洗下边的时候,我就把自己脱光了,刚好妃姨出来撞见,惊的我一屁股坐在大盆里,弄的满屋地都是水。

    我胡思乱想着,妃姨就从卫生间端了个大盆出来,因为水多太重她一次拿不动,又来来回回用小盆接了不少温水。

    折腾好了,用手指试试水温,咬着嘴唇望着我,说:“还不脱!”

    我已经这样洗过一次,也就没那么矫情了,反正半袖也早就脱了,只剩下一条休闲裤而已。

    三下五除二脱掉,慢慢跨进大盆里,略高的水温烫的我脚上的汗毛孔都开了,舒服的不得了。

    妃姨推着我的肩膀,在耳边轻声道:“坐下呀,我帮你弄弄后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