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妃姨的情事

    我心中一阵翻腾,怎么觉得她今晚的情绪有点不对,总感觉和往常有点区别呢。

    不过这话我也不能问,只好依言盘膝坐了下去。

    氤氲的水汽。直接淹没了我小腹以下,妃姨的双手,缓缓撩着水,慢慢抚上我的后背。

    我知道她是要把我后背都弄湿了好给我擦香皂。可是她一直摸啊摸的撩着水,也没见香皂上身。

    我忍不住想问她在干嘛,妃姨却缓缓开口了,声音带着一丝彷徨和疲倦。

    “生子。你说妃姨好看吗?”

    我心中一抖,这什么意思?直接勾,引我?

    不过傻子也知道这话应该怎么回,我立刻极其肯定的答道:“美呀,妃姨的外形和气质,都是万里挑一的!”

    妃姨哦了一声,突然手上加力擦着我的后背,恨声道:“你就会哄我,我美什么美,如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好,怎么会被人甩了!”

    我扭过头看着她,问道:“你今天怎么啦,第一次见你去那种地方还这么喝酒,到底有啥心事啊?”

    妃姨盯着我的眼睛发呆,眼圈渐渐开始泛红,良久才苦笑道:“说了你也不懂啦,你还太小!”

    我心说这个社会小不小还能看年纪吗?香港小学生公交上车震了十几站,这还不能说明人类早熟的步伐吗?

    心里想着我就撇嘴道:“不外乎为情所伤呗,如果是工作的事,你也不至于这样!”

    妃姨抿嘴笑道:“哟,还懂得不少呢,那你说说,什么是情呢?”

    我迟疑道:“爱情就是两个人住在一起吧,一起吃饭睡觉,精力好的时候多做几回爱做的事呗。”

    妃姨噗嗤一声笑了,摸在我肩膀的手轻轻拧了我一下,嗔道:“小小年纪净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你明白爱做的事是咋回事吗?”

    我脸一沉,咬牙道:“你瞧不起我?我凭啥不能知道?”

    妃姨顿时有点乱了方寸,忙不迭的道歉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怎么会瞧不起你,我是说,你,你还小呢。”

    我也噗嗤一声笑了,说:“跟您开玩笑呢,哈哈,你还当真了。”

    妃姨脸一红,恼羞成怒道:“好啊,臭小子,都敢调,戏你阿姨了呀,这可真是长大了啊,有本事了呗?”

    我语含深意的哼道:“我本事多着呢,你要不要试试?”

    妃姨被我盯得彻底慌了,蹲在地上的双脚都有些发软,她用两根手指戳在我的肩膀上,低声警告道:“不许胡说八道了,不然我不帮你洗了。”

    我赶紧闭嘴,她要不帮我洗了,我还真不好弄。

    一阵沉默后,妃姨又开口了,不过这次更像是自言自语,第一句话就把我震住了。

    她说:“你知道么,琳琳并不是我亲生的!”

    我张大了嘴巴看着她,呐呐道:“那她怎么来的,谁生的?”

    妃姨一边在我后背上抹着香皂,一边低声道:“琳琳是我大学时,一个学长的女儿,当时她才一岁半,亲妈生她难产,就……”

    我一声不吭的继续听着,因为我知道她一定会说下去的。

    果然,妃姨没等到我的询问,有些不甘的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我这个学长也就是我后来的丈夫,长的好帅,他大我两届是学生会主,席,成绩还特别好,可以说是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我当时是文学社的社长,因为社团工作总要接触,三来二去的就对他有了感情,很快我们就出去租了房子,住在了一起!“

    我忍不住问道:“那琳琳怎么回事啊?”

    妃姨痛苦的摇头,半响才涩声道:“这位学长他老家是湖北弄出的,家族里还时兴包办婚姻,在他大二那年,也就是刚跟我认识的时候,暑假回家就被家里逼着成婚了,可是他并没有告诉我,直到毕业前夕,他考上了托福,要去国外硕博连读,才对我坦白了。”

    我震撼道:“你怎么这么傻,他去国外上学要多少年,你怎么还跟他结婚,还自己带他的孩子养?”

    妃姨眼泪流了下来,怔怔的看了我一会,哽咽道:“他跟我说好了的,孩子只有我来带他才放心,因为他怕农村老家条件太差会耽误了孩子,而且他跟我保证过的,只要两年就可以把我办去美国陪读,然后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

    我被这段匪夷所思的故事惊住了,茫然问道:“那后来呢?”

    妃姨情绪崩溃,嘶喊道:“这个骗子人渣,头两年还有消息,慢慢的就音讯皆无了,换了住址换了电话,就来s,mn都换了,我根本找不到他!”

    “有时候我会想他是不是死了,如果他死了为什么不肯托梦给我呢,他不会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他,他不会不明白我有多想念他!”

    我听得也心里发酸,拍着妃姨的肩膀安慰道:“也许这人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呢,美国好乱的,人人都有枪,还净是恐怖袭击啥的。”

    妃姨霍然抬起头,流着泪的表情让我一阵阵心疼,她哭道:“如果他真的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宁愿等他一辈子也不改嫁,可是你知道吗,今天上午,这个人渣带了个白人老婆找到我们杂志社,直接拍在我桌子上一封律师函,要求跟我取消事实已经不存在的婚姻,还要把琳琳的抚养权拿走,带她去美国生活!”

    我长大了嘴巴瞪着她,呐呐道:“这逼没死啊?”

    妃姨点头,抽泣道:“他对我的伤害我咬牙受了,可是琳琳从那么大点被我带大,就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模一样,这都快上高中了,他突然回来说要带走,这一走就是天高水远的,基本上这辈子我都见不到琳琳了,我这心里难受的像是刀子在刮一样,我真的不舍得琳琳呀……”

    说完,妃姨彻底崩溃了,借着残余的酒劲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哭失声。

    我心里恍然,之前还奇怪到底是什么事能把妃姨这样的女人,逼的买醉消愁,原来是负心汉回来抢孩子了。

    我这澡也没法洗了,看到妃姨哭的要死要活,心里也难受,一急之下就从盆里站了起来,结果又犯了毛手毛脚的错误,起的急了,又带出不少水,不光弄湿了地板,连妃姨的纯棉睡裤都给浸湿了。

    不过妃姨暂时没有反应,她正陷在伤心里哭的无法自拔。

    我就穿了个平角内裤,浑身水哒哒的蹲在妃姨跟前,张口结舌的不知道如何安慰,憋了半天说了句:“别哭了,不给他抚养权,甚至不让琳琳见他不就行了?”

    妃姨摇头呜咽道:“他要起诉我的,毕竟我跟琳琳没有血缘,他才是第一位的监护人!”

    我怒道:“这还没天理了,法院就这么不近人情吗?”

    妃姨绝望的摇了摇头,道:“很难,除非他破产了,或者犯罪了,可是这怎么可能,他新娶的老婆是佛州一个大农场主的唯一继承人,资产几千万美金……我拿什么跟人家挣抚养权!”

    我咬牙骂道:“这么丧尽天良的杂碎不配当父亲,琳琳被他带走才是真的毁了,实在不行我带兄弟们砍他一顿,把他吓回美国去!”

    妃姨急道:“不可以,我不许你再为我做犯法的事,今天打架就那么危险,我都后怕死了,呜呜……”

    我伸手拉她,劝道:“事在人为,总会有办法的,你先别哭了行不。”

    妃姨情绪激动的用力推我,叫道:“还能有什么办法,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就要失去小琳琳了,我也不想活……”

    我这边脚下湿漉漉的也没站稳,再说没想到她会这么大力的推我,直接仰面朝天的摔在地板上。

    咚,后脑磕的我阵阵发昏。

    妃姨又哭着说了两句,一抬头发现我人没了,这才知道我摔倒了,急忙起身来扶。

    她抓着我的手边向上拖边道歉:“摔疼了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心中恼火,扯着她的胳膊用力向下一拽。

    妃姨惊呼中就朝我身上扑倒。

    软玉温香,两团硕大丰美的高耸一下贴挤在我的胸膛上。

    她双手撑着地板就想往起爬,我手臂一紧就把她的细腰给揽住了,冷哼道:“砸了人就想跑,谈谈怎么赔偿吧?”

    妃姨本来哭的犹如梨花带雨,现在被我一抱,感觉到我坚挺的下身灼热无比的顶在她的小腹上,顿时两腮漫起一片红霞。

    这种雨后梨花又遇彩虹的娇羞之态美的人心神撼动,我脖子一抬,一口吻向她的红唇。

    妃姨闭着眼睛惊呼,不要,你别乱来。

    我不吭声,一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行动自如的右手直接就拨开了她睡衣襟。

    妃姨紧紧闭着嘴唇,眼里全是犹豫不决的挣扎,身子绷的紧紧的。

    我心里一喜,果然如我所料的那样,妃姨在家里是习惯不穿文胸的,纯棉睡衣里,是光秃秃内肉呼呼的两座大山。

    我一把捏住其中一只,用力揉了两下,接着腰臀用力,膝盖调整了下方位,就把那根气焰滔天,见谁都撅腚不服的家伙顶在了她下边。

    妃姨眼角漫下泪光,挣扎道:“别这样,你一定会后悔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