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是有点种子

关灯
护眼
    宁小伟笑嘻嘻答道:“咱们人全撤回来了,回家的回寝室的,都睡去了,哈哈。韩龙鸿那傻比可倒霉了,妹子被你拍晕了不说,还他妈都让警察弄去了,要不是他提了老职业学院大哥“龙虾”的名号。估计这些脑残非主流都得治安拘留。”

    我心里一松,说:“兄弟们都没事就好,吗的,那两个白领人渣实在便宜他们了。有机会咱再打他们一次!”

    挂了宁小伟电话,我又给洪磊回了一个,这货也没去上学,在家里睡着呢,骂骂咧咧的怪我吵醒他,说了没两句就挂了我电话。

    我又打给洪熙水,拨号的时候就有点打怵,果然,电话通了就被她疾风骤雨好顿盘问。

    “咱们从派出所分开,你让我和洪磊回家住,你不回家你怎么跑酒吧去了?还有,你们为了她打架,那个漂亮女人到底谁啊?你跟人家跑了,在一起过得夜吗?”

    我沉声道:“你几个意思,这特么审犯人呢咋滴?”

    洪熙水冷笑道:“你自己做了还不许我问?你马上来我家,我必须立刻见到你,哼,我可告诉你,我跟我爸说你胳膊伤了,他要给你弄点药,今天都没去上班在家等你呢!”

    我一惊,立刻不嚷了,小心翼翼问道:“你还说什么了,有没有提我把你那个了?”

    洪熙水得意笑道:“你猜,半个小时不到后果自负吧!”

    我赶紧打车奔她家去,急的满头大汗好算是准时到了,敲门进屋,一眼就瞅见洪爸端坐在沙发上品着茶水。

    洪熙水趿拉着凉拖,包臀小热裤下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晃的人眼花,我跟在她身后走到客厅中央,弯腰给洪爸问好。

    洪爸抬起眼皮瞄了我一眼,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

    我心里又是一凉,这表情不对劲啊,怎么笑的这么瘆人呢。

    果然,我屁股没坐热呢,洪爸就招手让我到他身边去,我胆战心惊的离老远站定,偷眼打量他的神情,做好了一言不合拔腿就跑的打算。

    洪爸皱眉看着我,冷哼道:“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亏心事,这么怕我干嘛,我又不吃人!”

    我笑的比哭都难看,呐呐道:“这么会,我怕你干什么呀?”

    洪爸冷冷的盯了我半天,开口说了句话差点没给我惊一跟头,他说:“看你印堂发青脚下无根的,这不对劲啊,就算你打架有伤也不是这么个虚法,这竟然像是纵欲过度,不知节制的气像!”

    我双股战战,心里叫苦不迭,不说这货是散打教练吗,这尼玛还能看气色断人性生活啊?

    见我面色苍白鼻尖冒了冷汗,洪爸更是起疑,着意望了望洪熙水的眉毛,突然一拍茶几吼道:“过来,让老子给你把把脉!”

    我转身就想跑,脚还没动就被洪熙水推了一把,她说:“我爸叫你呢,怎么老走神啊?”

    这下我跑都没法跑了,只能咬着牙坐到洪爸跟前。

    老头子示意我伸出左手,凌空把我食中两指搭在我手腕上了,随即闭着眼感受脉搏。

    随后时间推移,洪爸脸色越来越沉,阴的就像要刮一场暴风雨一样,我暗暗痛恨洪熙水,非得让我来见她老爸干毛啊,不知道人家怕他么?

    就在我想东想西恨不得把洪磊吵醒来救命的时候,洪爸睁开眼,意味深长的望了望我,低声道:“小子,是不是硬盘里太多那种东西啊,小心身体啊……”

    我分明看到这老头说这话的时候还朝我挤了挤眼睛,顿时像被雷劈了一样把我搞的外焦里嫩,转念间就装出一副尴尬样配合他的发现,嘿嘿道:“嗯呢,是有点种子。”

    洪爸得意的喝了口茶水,摆摆手道:“以后要戒了,想跟我学武,必须神完气足才行,你这小小年纪竟然都有点气血两虚,心焦肾燥的,那怎么行?”

    我心说可吓死你爹了,我他妈还以为你神神道道能看出来我是跟哪个女人搞多了呢,原来也就是连虎带蒙,幸好小爷沉着冷静,刚才差不点就抽手逃跑了。

    突然,我意识到还漏掉了什么,迟疑道:“您说啥,让我跟你学武啊?”

    洪爸傲然一笑,点头道:“正是,既然你跟小水在谈对象,我怎么能瞅着她找个弱鸡男朋友,可她非你不可,咋说也不行,我只好想办法把你教教了,不然别说保护我女儿,就你这怂样估计自己都天天挨揍吧?”

    我不甘的争辩道:“我以前是挺怂老挨打,可是我现在不了,昨天我们还把上次弄伤熙水的两个人好顿揍呢。”

    洪爸点头,说:“洪磊跟我说了,要不是看在你肯不计危险的给小水报仇,刚才我就应该出手教训你!”

    我不解道:“就因为我看日本片看多了?”

    洪爸冷哼道:“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小水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难道跟你没关系?”

    我哑口无言的瞪着老洪,心里一阵阵的郁闷,这尼玛要是真跟洪熙水在一起了,有这么个为老不尊的岳父也够蛋疼的。

    洪熙水坐的稍远,不过房子也就那么大,多少也听到了,立刻羞得满脸通红直跺脚,扭捏不依的娇嗔:“爸,您胡说什么呀?”

    洪爸也觉得自己这个父亲说这话不合适,猛灌一口茶水,挥手道:“去去去,把我那个要箱子拿来,攒这么点家底都要被你们两个小东西给我祸害没了。”

    洪熙水一听这话立刻不闹了,喜笑颜开的跑到洪爸的书房,抱出来一只古色古香的檀木匣子来。

    在洪爸的示意下,我乖乖解开了胳膊上的纱布,又咬牙把缝线都给挑断了,露出左臂上触目惊心的两道伤口。

    擦了那种味道清香的淡黄色药膏,洪熙水又帮我把胳膊包好。

    洪爸直接开口赶人道:“你现在有伤,赶明痊愈了,记得来报道,我教你一套既能强身又能退敌的好拳法,这样小水跟你在一起,我也能安心至于现在嘛,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我们可没准备你的晚饭啊!”

    我心说让我陪你吃饭我都不愿意啊,老是动手动脚一整就要教训我,我能喜欢你才怪了。

    洪熙水把我送到门口,叮嘱我道:“回去好好休息,我最近都不能照顾你了,记得一定要想我呀!”

    我逃一样快步出了洪家,走到小区门口风一吹才发现,刚刚那会冷汗都把衬衫弄湿了。

    刚打到车,电话就响了,我掏出来一看,惊讶的手指都抖了,因为这个号码我太熟悉,甚至多少次我都暗暗渴望这个号码能拨进来。

    接通,秦曦的声音传来:“秦生,一会我要去看秦叔,你跟我去不?”

    我沉默了好一会,说:“行,咱们在哪汇合?”

    秦曦淡淡道:“你在学校门口等我吧,我去接你,到了打你电话!”

    我挂了电话,发现手心里都是汗水,虽然恨她太过偏激狠辣,可辗转难眠睡不着的时候,我审问自己的内心,最爱的人始终还是她。

    至于她提议要去看我叔叔,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秦曦从根子上来说,就不是冷漠无情的那种人,可是我现在却充满了纠结,我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她,毕竟她砸了我和洪熙水的家,还当着我的面破了洪熙水的相,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样,是不是对洪熙水太过残忍了?

    如果,她要是求我跟她复合,让我再给她一次机会我该怎么办?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我就在五中门口下了车,找个凉快的树荫等了一会,手机响了。

    秦曦的声音传来:“过来,我在你前边呢。”

    我找了一圈也没看到人,纳闷道:“你搁哪呢?我没看到啊!”

    街边,一辆银白色的宝马三系按响了喇叭,我震惊的望着摇下车窗,对我招手的秦曦。

    坐到副驾驶上,打量了两眼车内的装饰,我涩声道:“没想到你都买车了,挺贵的吧?”

    秦曦漫不经心的答道,几十万吧,三系不值钱,沈三说送我练手的,等我技术上去了,帮我换保时捷。

    我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冷哼道:“这孙子还舍得下本钱啊,你也算卖出高价了!”

    秦曦冷冷瞥了我一眼,讥讽道:“秦生,别动你那弯弯肠子思量我,我比你想的要干净的多,沈三从来没有碰过我的身子,你信吗?”

    我打开车窗,迎着呼啸而来的热风狠狠的吐了口气,咬牙道:“我信你才是傻逼!”

    秦曦脸色一变,随即摇头不在说话,专心开着车。

    我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太他妈傻逼了,怎么她一打电话我就来了,这算什么啊,自己的恋人投入仇人怀抱,还开了辆宝马载我兜风顺便跟我显摆,我干嘛要受这窝囊气。

    于是我低声喊道:“停车,我不去了。”

    秦曦不为所动,只是淡淡道:“你别闹了,有钱人的世界你不懂,老老实实坐着,跟我去看看秦叔吧!”

    我一股怒火烧在胸口,骂道:“装什么逼,有俩钢镚也算有钱了,老子会比他有钱十倍一百倍,你给我停车!”

    秦曦仍然不为所动,只是摘下万宝龙太阳镜,扭头道:“好啊,你这么有志气那就混出个样子来看嘛,别总一副谁都欠你钱的衰样子,自己窝囊废还迁怒女人!”

    我大怒,猛扑过去抢方向盘踩刹车:“你给我停车,我要下去!”

    秦曦也是个新手,被我一扑立刻就懵了,嘴里只会发出无意识的尖叫,手紧紧的抓着方向盘,脚下油门却踩的更狠了。

    车子画着龙一样窜行,砰的一声撞开了隔离栏,眼看就要撞上逆向道驶来的一辆微型面包。

    我也傻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撞击的一刹那,我眼角余光似乎看到秦曦咬着牙拼命在打方向盘。

    随即,轰的一声,我双眼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