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混乱的病房

    再次睁眼的时候,我已经躺在病床上,身上贴着乱七八糟的监控仪器,胳膊上挂着吊瓶。有那么一会脑子里是空白的,直到身边的人惊呼喊道:“醒了醒了!”

    我才意识到自己出了车祸。

    宋苗苗正在跟大夫说话,听到换药护士的喊叫后马上冲过来,激动的抓着我手。张了两次嘴才说出话来。

    我没听进去她问的什么,只在嘴里重复着一句话:“秦曦怎么样?”

    宋苗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秦曦是谁,旁边的小护士插嘴道:“你说跟你一起的那个女司机吧,她在撞击发生的一瞬间选择了保护你。自己那侧撞的比较狠,伤势不太乐观,还没苏醒呢。”

    我脑子轰的一声,车祸现场如同断点回放一样从眼前闪过,我抢方向盘,车子失控,秦曦尖叫,最后咬牙打方向盘。

    原来,生死一瞬间,她还是想让我活下去,代价,很可能是自己死!

    我一声不吭就想起来,手腕撑在床沿的时候,正在输液的针头一下扎穿了血管,疼的我闷哼出声,鲜血瞬间就渗了出来。

    小护士惊呼着扑来把我按住,埋怨道:“你干什么,你也伤的不轻,头上被碎玻璃划破出了很多血呢。”

    我低吼道:“滚开,我要去看秦曦,谁拦我跟谁急,都给我闪开!”

    小护士被我吼的一呆,委屈的直撇嘴,默默退在一旁。

    宋苗苗看了眼护士,递过抱歉的眼神,按着我的肩膀劝道:“你先不要冲动,她只是在抢救而已,不要胡思乱想,再说你现在过去,也不可能让你进手术室啊,你还是看不到,听话,乖乖躺下配合医生治疗,秦曦那边一有消息我立刻告诉你,我帮你盯着好么。”

    我恢复了一点理智,看了眼宋苗苗,问道:“你怎么来的?”

    宋苗苗低声道:“120急救用你们的电话通知的。”

    话音刚落,门口稀里哗啦冲进来一群人,洪磊的大嗓门最先响起:“怎么样怎么样,死不了吧?”

    洪熙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也不顾在场有多少人,直接扑倒我怀里,哽咽道:“你可吓死我了,一天天咋净出事呢,太不消停了。”

    我看了看陆续跑进来的兄弟们,心里也有些小感动,依次对着洪磊,宁小伟,杨阳等人点头致意。

    宋苗苗有些尴尬,想要悄悄退到一边都不行,她被稍稍安心的洪熙水一眼瞅见,当即就冷哼嘲讽道:“行啊宋苗苗,你这老师当的称职,比我这个正牌女友来的都快,我真该好好感谢感谢你!”

    洪磊也面色不善的盯着宋苗苗,估计是想起小树林之辱和八狼解散的仇了,不过他明显要比洪熙水更为理智,只是干瞪眼却不敢乱说话。

    宋苗苗面无表情道:“我关心秦生天经地义,不需要你来感谢,再说,谁是他正牌女友还有待商榷呢,你这种素质,我看悬!”

    洪熙水立刻就翻了,火冒三丈的离开我怀里,站在我病床前就要跟宋苗苗掐架,她掐着腰哼道:“宋阿姨,您嘴挺损啊,我这素质不行,那意思你行呗?咋滴想跟我们家秦生来场师生恋?”

    我心里有鬼,听的冷汗直冒,低声阻止道:“洪熙水,够了,再吵我就撵你出去!”

    正巧一个小护士端着托盘打走廊经过,见这间房里人这么多,还吵吵嚷嚷的,就站在门口皱眉道:“病人需要休息,这里也不是菜市场,要吵请你们出去再吵!”

    洪熙水瞪了宋苗苗一眼,意思是你素质好还特么跟我吵架。

    这时候异变突起,门口的小护士还待发挥优越感再损这些学生模样的人几句,就被一只胳膊粗鲁拨开,毫无防备的小护士惊叫着被推了个趔趄,稀里哗啦,托盘里的药啊针的撒了一地。

    沈三脸色发青的带着人冲进来,暴跳如雷的大骂道:“秦生卧槽尼玛,秦曦醒不过来了,小逼崽子今天我整死你!”

    所有人都呆住了,我更是语声颤抖的问:“醒不过来了?”

    沈三几步冲到我的跟前,薅住病号服的衣领就把我往下扯,嘴里骂咧道:“都是你害的,她成了植物人这回你就高兴了是不,我草泥马,我是真的很爱她啊,你赔我的曦曦!”

    我顿时万念俱灰,听到他说秦曦变成植物人的时候,竟然有种灵魂被都从肉,体里剥离的恍惚感。

    我不知道反抗,不代表别人会眼瞅着沈三对我动手,宋苗苗第一个大喊一声:“沈三,撒开你的脏手,不准碰他!”

    洪熙水一声不吭直接抓向沈三的侧脸,沈三挥手挡开,却被洪磊一拳轰在面门上。

    沈三急怒攻心之下失了章法,吃了一记闷亏,被洪磊打的鼻血长流,他松开薅我的手,捂着鼻子怒吼道:“干,死他们,出事我兜着!”

    跟在沈三身后鱼贯冲入的混子们,因为病房空间有限,而屋里本就站了那么多人,一时没有挤到前边去,这下眼睁睁看着三哥吃了亏,立刻都跟打了鸡血一样,逮住身边的人就开始拳脚相殴。

    顿时,这间单人病房里乱成了一锅粥,七虎八狼本就跟沈三的人仇深似海,这下短兵相接真是仇人分外眼红,因为是来探视病人,所有人都是空手,一时之间拳来交往打的乒乒作响。

    小护士本来还单手叉腰骂沈三你什么素质呢?结果转眼之间病房里就演变成了街头斗殴,二十多个男人打成了一团。

    她顾不得去捡掉在地上的针筒药水,脸色苍白就往回跑。

    我被宋苗苗拽下床,强行按着脑袋塞到了床下,随即她也钻了进来,手指发颤的拿出电话给宋大勇打。

    而洪熙水则是跟洪磊一起,抓着沈三的头发不肯放手,姐俩合作竟然打的沈三抬不起头来。

    我如行尸走肉一般趴在病床下望着外边的火拼,心里翻来覆去都是沈三那句她醒不过来了,慢慢的,心中被一股尖锐的痛填满,想起车祸瞬间,秦曦咬着牙把驾驶位调整成撞击双眼已模糊一片。

    医院保安和领导们匆匆赶到,他们不敢进场拉架,就在门外跳着脚的威胁110马上就到。

    洪磊沈三他们也打累了,纷纷松开对手躺在地上喘粗气。

    几分钟后,派出所出警,把参与打架的全部带走,随后宋大勇姗姗来迟。

    听了宋苗苗的介绍,宋大勇也相当无语的看着我,他被我接连不断的惹祸能力给震惊了。

    最后还是主动承担道:“警察那边我去协调,把你那些小兄弟都捞出来吧,反正也只是拳脚打架,没有严重后果问题不大,你安心养伤吧。”

    说完他就走了,宋苗苗把主治医生找来,又给我换了间病房,坐在床边看着我输液。

    天黑前,洪磊和宁小伟再次来到医院,两人都鼻青脸肿,进屋后把派出所处理结果简单一说,宋苗苗才放心离去。

    到了吃饭时间,洪磊跑到食堂买了不少饭菜,跟宁小伟想尽办法劝我想让我吃结果都是徒劳。

    我几次想要跑去看秦曦,都被两人拦住,说沈三带人守在那边,你去了肯定还要打起来,咱们这才几天啊,就进了两回派出所,再出事估计都要拘留了。

    我不怕拘留,可我怕坑了兄弟们,也怕被限制了自由不能再来看秦曦。

    强自忍住心里的冲动,我躺在床上迷糊了过去。

    半夜,宁小伟和洪磊挤在一张陪床上睡的死沉。

    我趿拉的拖鞋下地,悄悄开门走了出去。

    夜间值班台一问,才知道秦曦已经转到了icu重症监护室。

    icu是全封闭的,就算医生进去都要换一身特殊的防菌服,平时根本不会让家属进,但出于人性化的考虑,监护室对着走廊这一侧,是一连两层的钢化落地窗,让家属站在外边就可以看到里边正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亲人!

    此刻,我就趴在这样一层玻璃窗前,凝视着病房里一动不动,脸上扣着呼吸器的秦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