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谢谢你打醒我

    走廊里,连体长椅上已经没有旁人,只有婶子满脸疲惫的斜靠着椅背打盹,这一刻。我对她所有的愤恨不耻全都烟消云散,心里有的只是深深的愧疚,是我害的她有可能失去女儿,是我让她承受了本不该出现的生离死别。这种痛苦,早在几年前爸妈离我而去的时候,我就已尝过,那是人间最揪心的疼。最难以承受的哀……

    这些足以抵消我对婶子所有的恨,让我在这一瞬间,觉得她是那么的可怜。

    我贴在玻璃上,多想冲进去抓住她的手啊,脑海里满满都是我跟秦曦的凌乱往事,她的一颦一笑,她的白眼嘲讽,甚至是她推我搡我,在此时都变得那么可爱,让我心中绞痛。

    忘不了,那次被辛小雪冤枉偷手表之后我哭晕在大雨中的公墓里,那时候的我心中充斥着绝望悲凉,如果不是秦曦找了去,用自己的身体为我挡住暴雨,也许昏迷中的我早就被雨水溺死了吧。

    忘不了,我和她纠缠在那张小小的钢丝床上,最后床塌了她的头发被夹,躺在我身下发出的惊呼惨叫声,每次想起来我都会弯起嘴角,我最爱的女孩,我和她总是只差那么一却始终没有做成那最后一步。

    如果没有那些意外,这个时间她一定会一手薯片一手酸奶的枕在我肚子上看电视,因为她说过,就喜欢用我软软的肚子当枕头。

    “秦曦,你醒来看看我好么,我好想跟你道歉,求你原谅我的荒唐,我好恨自己啊……”

    我扶着玻璃喃喃自语,大颗的泪珠滚滚而落。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这样才能安静下来,为什么一见面就要斗得你死我活,为什么一定要折腾成生离死别才能消停,我想不通,秦曦,秦曦,你起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啊!”

    我的情绪已经失控,心里的痛苦纠结成沉重的铅块,压的我胸口发闷喘不上气,不知不觉间拍打玻璃的动作也加大了力,而口中的小声呢喃也变成了低吼咆哮。

    突然,我脸上一痛,被狠狠一个嘴巴抽的耳朵嗡鸣。

    我猛然扭头,发现是婶子被我的吼声吵醒,正站在我身后冷笑着。

    我鼻子一酸缓缓跪下,哽咽道:“对不起!你打死我吧,我绝对不动一下。”

    婶子破口大骂:“我打死你这个扑街货做什么,你值得我给你偿命吗?也就是曦曦瞎了眼,竟然会跟你这种混蛋牵扯不清,那个沈三对她多好啊,可就是念念不忘的挂着你,马勒戈壁的,如果我女儿有个三场两短,我他妈掘了你那死鬼爹妈的祖坟!”

    我脸一沉,涩声道:“你怎么我都行,别牵扯我爸妈好吗,我是对不起秦曦,但这是跟我父母有什么关系!”

    婶子火冒三丈的跳起来,挥手又扇了我一巴掌,手劲重的立刻在我脸上留下了红肿指印:“你麻痹的你爸妈加上你那酒鬼叔叔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有你这个扫把星,谁他妈跟你亲近谁倒霉,你死爹死妈把叔叔克进了监狱,现在又差点让秦曦替你死了,你个畜生,你咋不去死啊?”

    我痛哭失声道:“是,我是该死,可是我还想照顾秦曦,等她醒过来跟她道歉,所以我不能死。”

    婶子抓住我的头发,用力向后扯,边扯边骂:“照顾秦曦,你做梦,轮谁也轮不到你这扫把星,你给我远远的滚,赶紧离我家曦曦远别在这里害她,快他妈滚啊!”

    我头上本就有伤,被车祸碎片迸射割裂的伤口,还有之前打架落下的伤口,被婶子这么一扯,当场痛彻心扉的鲜血直流。

    可我仍然咬牙硬挺,双手撑着地面向后挣着,我不想离开秦曦,我想守着她,见证她醒过来,想让她睁开眼就能看见我。

    可我这个心愿在婶子那里就成了十恶不赦的要坑死秦曦,她发了疯一样双手齐上撕扯我的头发,我的头发一缕缕飘落,揪心揪肺的疼。

    可我忍着痛仍然不愿离开,低声哀求让我在这里再陪一会就好,婶子抓狂了,空出一只手就来打我,不过我的心已经麻木,也不怕她打。

    只是循声找来的宁小伟一看就炸了,他如同一头出笼的猛兽般从走廊转角冲过来,高喊道:“臭娘们住手,打我兄弟你活够了是不?”

    婶子一把松开我的头发,直起腰撇嘴道:“你他妈又是谁,一群垃圾口气还不小!”

    宁小伟跑到跟前直接一脚踹在婶子的大腿上,怒骂道:“我是你爹,草泥马的死老娘们少装逼!”

    我出声阻止都来不及,婶子已经被宁小伟这一脚踹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当场就撒泼打滚哭嚎骂上了。

    宁小伟还要再踢,我急喊道:“别,别碰她!”

    宁小伟悻悻然的收回腿,抓住我的胳膊扶我,我趁势起身就去扶坐在地上各种国骂随口喷出的婶子。

    婶子挣脱我的手,干打雷不下雨的嚎道:“曦曦啊,你快好起来吧,秦生带人打我啊,妈妈一个人活不起了啊,要不我也跟你去吧……”

    我听的直皱眉,不过仍劝说道:“我绝对不会打你,也不允许别人动你,你别这么说,万一曦曦能听到,她会着急的。”

    宁小伟咬牙恨道:“没见过这么刁蛮的女人,出车祸是谁愿意的吗?你他妈往死里打我哥们,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的,我捶死你!”

    这边的吵闹终于把值班护士长给招来了,她带了两个小护士煞气凛然的出场,寥寥几句话就把事态平息下去,她说:“你们再这样,这个病人我们不敢留了,一天打八遍啊,好人也给折腾废了,要不你们办转院吧!”

    这话一说,婶子也不敢哭嚎了,宁小伟也不要打人了。

    我无奈只好离开,临走的时候对婶子说:“秦曦一定好好的治,不管花多少钱都不要放弃她,这个负担我跟她一起背。”

    婶子不屑道:“你个小逼孩子有什么能力背,光会说好听的,秦曦看病的钱,还有对方司机的损失,全人家沈三出的,就连你的医药费也是人家一起拿的,等你出钱,呵呵……”

    我脸色一白,心中前所未有的升起对财富和权势的渴望,自哀自怨后悔痛苦有什么用,最爱的人躺在床上没钱治疗才是最悲惨的结果,我深深的看了婶子一眼,对她鞠躬道:“谢谢你打醒我,我不说承诺的话,咱们事上看吧。”

    婶子翻了翻白眼,示意我赶紧滚。

    宁小伟气的又想骂人,被我摆手制止,随后带着他回到病房。

    洪磊仍然睡的鼾声阵阵,被我推醒,揉着眼睛含糊道:“怎么了,又吃饭了吗?”

    宁小伟骂道:“吃个jb,刚才生哥被一老娘们好顿打,你他妈啥都不知道。”

    洪磊一翻身坐起,跳下床就找鞋。

    我问他:“你干什么呢?”

    洪磊答道:“干她去啊,敢打你,这事大了,要是让我姐知道,能挠死她!”

    我苦笑道:“别找鞋了,咱们聊聊吧,刚才挨打我一点不恨她!”

    宁小伟若有所思道:“我也挺后悔的,当时太冲动了,你说秦曦在里边躺着跟阎王爷挣命,我们在外边打她妈,这太那啥了……”

    我叹息道:“这不怪你,当时你不了解情况,唉!”

    洪磊挠挠头说:“搞什么呢,乱七八糟的,到底咋回事啊?”

    我摇头,盯着他的眼睛问道:“磊子,你说咱们会是永远的兄弟吗?”

    洪磊眨巴着眼睛,吃吃道:“这个要看我姐,她跟你成事了,那你就是我姐夫,自然不是兄弟,唉,这他妈我亏死了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