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摸到自己的感觉

    很快妃姨发来了短信,市区内一家星巴克,时间是下午六点。

    临近约定的时间,我犹豫良久。还是决定一个人先去探探虚实,毕竟不到迫不得已,我跟妃姨的事不想被兄弟们知道。

    五点五十,我打车到了星巴克门口。妃姨比我到的还早,一身宝蓝色的ol装,背着单肩包左右张望,显得神情有些焦躁不安。

    我面无表情的下车。刚好妃姨的角度是背对着我,我都走到跟前了她还毫无所觉,我忍不住动了恶作剧的心思,伸出右手在妃姨的翘臀上狠狠的摸了一把。

    又弹又软,手感爽的没法形容,不过这一下也把妃姨吓的够呛,她脸色发白的尖叫了一声,才发现一脸淡定站在身后的人竟然是我。

    妃姨一下子懵了,摇了两下头才羞怒交加道:“你疯了,这是公众场合,你,你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其实我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变得这样大胆,这个场合还有心思胡闹,只好装傻充愣指着头上的纱布道:“也许是车祸把我撞的改了性子吧。”

    瞪了我一眼,妃姨才上前挽住我的胳膊,我忍着心惊肉跳装作一副淡然表情,跟她如一对姐弟般走进了星巴克。

    随便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咖啡吧员前来服务引导,妃姨帮我点了杯蓝山,她则是要了一杯卡布奇诺。

    我扔掉手里的价目牌,咋舌道:“一杯一两百,简直跟卖血差不多!”

    等待饮品的时间里,妃姨满面忧色的看着我:“你伤的怎么样,真的不要紧么?”

    我摇头,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道:“别担心,一切都有我呢。”

    妃姨苦涩笑笑,不置可否的不再说话。但她心里在想什么我是一清二楚,不过我也不说破,我是不是说空话大话,咱们事上看就行了,有时候说一千句,远不如一次行动有力。

    十分钟过后,我们要的咖啡送来,我有一搭无一搭的跟妃姨闲聊,想尽量缓解她紧张不安的情绪。

    六点一刻,就在我等的有点不耐时,渣男带着他的美国老婆出现了。

    这对狗男女卖相确实不俗,男的英俊高大,一身的名牌休闲装,脚下蹬的也是纯手工的意式皮鞋。

    而挎着他胳膊款款而来的女人就更显张扬了,金发碧眼的娘们穿着精致合体的纯白连衣裙,手臂上挎着缀满碎钻的拎包,脖子上还戴着一副水晶项链,硕大的鸡心状红宝石,给人一种这一定是假货的错觉!

    这女人非常年轻,年轻到甚至要比宋苗苗还要小个一两岁的样子,但我毫不惊讶,因为早在等人的时候,妃姨就已经跟我简略说了渣男的情况,这货叫赵学森,理科高材生,尤其是在生物制药方面极有天赋,他大学毕业就把妃姨给娶了,结果很快考上了托福要去美国读研。

    临走之前他跟妃姨坦白,说自己在老家结过一次婚还生了个女儿,希望妃姨能帮他带着琳琳,分别时这货还拍着胸脯保证,等他站稳脚跟再把妃姨跟女儿接过去,结果这一去就是十多年,甩了妃姨另取了富家女不说,还他妈要回来抢女儿。

    我冷眼打量远远走来的一对男女,这赵学森确实一表人才气质出众,女人也长的挺好,肤白貌美的个子高挑,只是我总觉得那里有点不对,又盯着看了两眼才恍然,这女人竟然是个平胸,说她小都不足以形容了,简直就是一片飞,机场,我心里顿时就纳了闷了,欧美人种竟然也有这么平的?

    出于教养,妃姨本想起身打个招呼,被我用眼神制止,她犹豫了下,显得底气不足的坐在椅子上没动。

    赵学森嘴角含笑,瞟了我一眼,又目光灼灼的盯着妃姨道:“不好意思,有点堵车来晚了。”

    妃姨默默的点了点头,眼光垂在面前的咖啡上,竟然是有点怯了他们的意思。

    渣男得意的眉头一抖,非常绅士的把旁边的椅子拉开,让他的平胸女人先坐了进去,然后又轻咳一声,挪动自己面前的椅子想要落座。

    我见妃姨那种委屈愤怒又不敢说的样子早就气炸了肺,悄悄把身子滑向桌下,幸好我个子也不算矮,刚刚够得到对面的椅子,就在他风度翩翩准备落座的一瞬间,我猛然出脚踢在了那张椅子腿上。

    椅子无声的向后滑去,赵学森一屁股坐到地上,脸色骤变的惊呼一声。

    我一不做二不休,把手里的半杯咖啡直接顺桌面滑了过去,刚好那个平胸妞低头去拉她老公,我的半杯咖啡在光滑的桌面上打着旋,直接掉到洋妞的头上。

    “哦买噶,法考!”

    浓稠的蓝山都便宜了这小平胸,咖啡杯在她的头上一顿,偏斜着杯口,全都洒在她的精致发髻上。

    洋妞非常在乎形象,气急败坏的把扶了一半的赵学森一扔,伸手抹着从头发里慢慢渗到额头鼻尖的咖啡。

    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他妈傻逼,有没有点素质?”

    这下轮到我惊呆了,这大洋马中文发音可她妈标准了,我想装作听不懂都不行。

    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老公是中国教授,她要不会说国语才算怪了。

    我懒洋洋的站起身,回骂道:“你丫一名国际友人,口口声声指着鼻子骂我是傻逼,那你是什么素质啊?”

    妃姨已经彻底不会了,慌乱起身站我身边不知道说什么好。

    赵学森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气急败坏的对前来询问的工作人员吼了两句英语。

    然后指着我问妃姨道:“这人是谁,干什么的?”

    妃姨冷声道:“我弟弟还是学生,有事你冲我说。”

    赵学森手指直颤,鄙夷道:“中国学生就这素质,真,真让我大开眼界了,呵呵呵……”

    我好整以暇的敲了敲桌子,提醒道:“你不也是中国人吗,难道出去几年连老祖宗都不认了?”

    旁边一对正在看热闹的小情侣立马补刀,讥笑道:“这种人连亲妈都能不认,还说什么老祖宗啊,他们啊,眼里只有黄毛爹!”

    赵学森目光闪动,飞快扫了一圈,发现店里的顾客全都对他怒目而视,非常明智的咬牙忍了。

    可他的平胸老婆却不肯罢休,大吵大嚷的让我必须给她道歉,我嗤笑道:“你们不小心摔倒关我屁事,我给你倒个屁谦!”

    赵学森好不容易把他女人安抚好,瞪我了一眼,转向妃姨道:“舒妃,你真让我失望,你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样子,酗酒斗殴,跟这种流氓阿飞混在一起,我怎么能放心把女儿交给你,你还是把这份协议签了,拿点补偿让我把琳琳带走!”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份用中英文双语打印的文件,扔到桌子上,示意妃姨签字。

    我伸手就抓了过来,随意翻了翻,讥笑道:“不是找了个特有钱的美国老丈人吗?咋得也不能这么抠啊,才给五十万美元,你打发叫花子呢,琳琳可是妃姨一手带大的,这十几年的养育怎么说也值个五千万美金吧?”

    赵学森冷笑道:“口气还真大,你知道五十万美金是多少钱么?够你这种人挣一辈子了。”

    我漫条斯理的扯着他精心准备的合同,撕得轻松随意,嘴上说道:“其实你也够可怜的,为了个绿色身份证抛妻弃子不说,还找个了飞,机场当老婆,啧啧啧,闭了灯干那事的时候,你有没有摸错了人以为摸到自己的感觉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