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来自张永赞的启蒙

关灯
护眼
    妃姨脸色古怪,最后还是忍不住背过身去,而刚才出言怒骂赵学森忘本的小情侣也乐喷了,噗嗤一声喷了彼此一脸的咖啡。

    赵学森脸色铁青的盯着我:“你这小东西说话也太损了。你她妈小心我起诉你侮辱我太太!”

    平胸洋马听到我说她父亲特别有钱,本是一脸的得意,鼻孔朝天的不屑看我们一眼,直到大家都笑喷了。无数道若有深意的目光划过她的胸口,她才警觉我肯定是拿她的胸脯说事了!

    女人就是这么奇妙,你草他妈她可能不屑与你对骂,可你要是讥讽她丑。说她某些地方小的不忍心看,那比杀她全家都更为严重。

    至少赵学森的老婆是彻底暴走了,低声交谈了几句,彻底弄明白我的话后,她抓着手里的名贵包包就向我冲来,这洋妞脸色狰狞可怖,如一头母兽般吼骂连连:“百尺百尺,你全家都是飞,机场,你个黄皮猴子!”

    那对小情侣之中的男生早就取出了手机进行拍摄,边拍边解说,你们看到没,这美国鬼子竟然在我们的地盘上欺负咱同胞,这小兄弟不过是个中学生的样子,只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她竟然动手去打人。

    我盯着张牙舞爪扑来的女人暗笑,真是胸小还无脑,既然你先动手那就别怪小爷收拾你。

    还没等她扑到跟前,我就一脚踹出去,正中她的小腹,巨大的力道蹬的平胸洋马连连后退,直到被赵学森拦腰抱住才算没摔倒。

    赵学森也爆了小宇宙,把老婆松开,挽着袖子就朝我来了,嘴里骂道:“小畜生你连女人都打,今天我必须教训你,狠狠的踢你屁股!”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喊道:“美国人就可以先动手打人不许我们反抗吗?你们太欺负人了!”

    轰的一声,原本还远远坐着看戏的中国人全都不干了,纷纷跳起身冲过来,七嘴八舌骂什么的都有:“你她妈的假洋鬼子动那孩子一下试试。”

    “小兄弟说的好,那外国娘们确实没胸啊,我挺你!”

    一直在拍照的小青年把手机交到女票手里,大吼一声就冲了过来:“我草尼玛狗曰的,你就是欠揍!”

    赵学森脸色狂变,扭身就往回跑,连老婆都不要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奔大门。

    群情激愤的老百姓一直把这货追上了人行道才算拉到,我趁乱拉着妃姨就溜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妃姨边开车变笑,笑够了,双眼放光的瞟我,低声道:“谢谢你,我突然不那么憋屈了。”

    我摆手道:“这只是开胃菜而已,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抢走琳琳,我说到做到!”

    妃姨点头,一脸崇拜的望着我,轻声道:“我信啦,去家里吧,我给你弄好吃的?”

    望着她耳边的红晕我心里就是一荡,不过还是狠心的拒绝了,推说有事要办,让她把我放到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就挥手告别。

    我给张永赞打了一通电话,然后找了家有包房的饭馆,要了几个菜和啤酒自斟自饮的等着。

    良久,张永赞推门而入,连连道歉道:“临时被勇哥派去收账,来晚了来晚了。”

    我跟他交情不浅,也不客套,等他坐好一起喝了两杯酒,直接开口道:“赞哥啊,我找你是有事想要请教,咱两这关系我就直说了。”

    张永赞把酒杯放下,嬉笑道:“你能有什么事,整的跟商务谈判似得,有屁赶紧放!”

    我呵斥道:“正经真有事!”

    张永赞收起笑脸,望着我道:“那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绝壁的义不容辞!”

    我点头,说:“赞哥,你跟宋大勇多年,他的赚钱门路你都清楚,如今兄弟也想混混社会,能不能给我指个路?”

    张永赞一呆,不敢确定的问道:“你说你也要混社会,那勇哥拉你入伙咋不干呢?”

    我苦笑着说:“此一时彼一时,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必须尽快赚到钱!”

    张永赞哦了一声,捏着酒杯想了会,最后深吸口气道:“生子,你虽然年纪还小,但我瞧得出来你野心不小,看来你是宁为鸡头不做龙尾啊,也行,别人要是问这种话,我不但不会说,还有可能k他一顿,你问我肯定的要告诉你的,勇哥的来钱道主要有这么几条……”

    张永赞哇啦一通,最后总结道:“像你们云天社这些瓜娃子们,还没啥经验,也没本钱后台,平时还要上学神马的,确实是从皮肉生意这块入手比较适合,风险小,还几乎没有本钱,只要你们能搞定行内那几个老人,那就可以赚到不少钱。”

    “另外啊,我再给你提个醒,勇哥刚起步的时候,正赶上全市地产大热,那时候咱们也是啥也不懂,跟着勇哥在郊区沙场和城市之间支起了拦路的木头架子,工程队想要买砂石土方,而沙场的土炮们着急想要出手,反正不管是买还是卖,都要打我们的路障过,一来二去打了几场狠架,勇哥的名号也传了出去,这时候下到屯子里再谈租买沙场的事,没有一个村长敢不给面子的。”

    我脑海里闪过灰突突脏兮兮的渣土车,皱眉道:“这玩意能值多少钱,值得冒着风险去拼抢?”

    张永赞刚好仰脖干了一杯酒,啪的把酒杯一墩,嗤笑道:“你懂个屁,知道我刚才去哪收账了吗?”

    我不动声色问道:“去哪?”

    张永赞低声道:“就是工地啊,省二建的一个项目经理被勇哥拿下了,作为总的承建方,他强行命令下边的各个分包商,也就是老百姓嘴里的包工头子,都必须用咱大勇砂石厂的材料,这一个季度下来,那一大片廉租房商品房的七八个大工地啊,你知道勇哥能挣多少钱吗?”

    我目不转睛的望着他,问道:“能赚多少?”

    张永赞老神在在的伸出手掌,把五根手指抻直了,怕我看不清一样抖了好几下。

    我迟疑道:“五十万?”

    张永赞撇嘴,说了句洋词:“no!”

    我惊呼道:“难道是五百万,这不可能吧?”

    张永赞翻了翻白眼,讥讽道:“真是没见过市面的雏啊,五百万够干个屁,你知道勇哥一年给那个经理,和他上边的boss多少吗?两个五百万都不止!”

    我倒抽一口冷气道:“你是说五千万?”

    张永赞得意的点点头,道:“你以为勇哥跟洪磊他们一样,堵在学校门口搜那些怂比学生三十五十的啊?”

    我脸一红,想起有回被洪磊带人抢了我五十块钱,弄的半个月没钱吃午饭。

    又吹捧了他几句,张永赞借着酒劲从手包里掏出一张现金支票,上边一连串的0看得我眼花,这货得意的把支票一收,拍着皮包道:“看两眼的得了,这是三百万,只是一个傻逼建筑队结的款。”

    这事说的差不多了,我心里也有了谱,趁热打铁向他请教妃姨丈夫要夺孩子的事。

    张永赞沉吟道:“本来这种人渣只需带人去砍他几回,我肯定这煞笔绝对不敢再支毛,只是他这个美国身份不好弄,国内这些人,哼,外国人丢只狗都跟他们丢了爹一样,所以不能硬来!”

    我端起酒杯虚心求教,张永赞眼珠转动,一拍大腿道:“我帮你想了两招,反正只要是他触犯了国内的法律惹上官司就算得,那他就抢不走你朋友的小孩啦!”

    说完,他招手让我坐过去,俯身在我耳边巴拉巴拉一通,我听的额头直冒冷汗,喃喃道:“这能行,会不会太危险了?”

    张永赞嗤笑道:“这点事都不敢做,你拿什么在江湖上拼抢财富,东西我给你提供,人你自己想办法,我先走了,啥时候你要动手直接给我电话就行!”

    他急匆匆而去,我又琢磨了会,埋单走人。

    小区门口下车,低头寻思着要不要给洪磊他们叫来商量下,冷不防被一声大骂惊的打个哆嗦。

    我抬头看去,美发学院的韩龙鸿带着七八个非主流从树后转了出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