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你竟然不跑

    我反应极快,几乎是看到他们人数的时候转身就跑,韩龙鸿大骂一声卧槽,带头就追。

    这时天色已然大黑。街面上行人比较稀少,再说我特妈也不好意思喊救命,只能埋头往前跑。

    有人说你咋不往学校跑,洪磊他们不是住寝室吗。最少也能找保安帮忙报个警啊。

    说这话的一看你就没被人追砍过,七八个有仇的混子都拎着家伙堵你,冷不防跳出来就要搞你,你有空琢磨往那边跑?

    我只是转身就跑。至于朝的是什么方向,能跑多远都没想过,反正我就是一个念头,能跑多快跑多快,实在跑不过被抓住那也就认命了。

    韩龙鸿边追边他妈吓唬我:“草尼玛秦生,把我妹拍的脑震荡你以为没事了,今天我整死你!”

    我想回骂两句都不敢开口,生怕一张嘴就泄了气跑的慢了被打。

    一气跑出了两站地远,韩龙鸿他们三三两两的也拉开了距离,追的最近的就是他跟两个身高腿长的黄毛,紧紧的咬着我,只有七八米的样子。

    我感觉肺子都要炸了,呼气都带着甜味,心脏跳的不成个数,脚步不由的越来越沉,速度明显下降。

    韩龙鸿和那两个手下显然比我体力更好,我此时才深深后悔自己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宅在家里根本没锻炼是多么傻逼。

    前边不远处就是一家欧尔玛超市,灯火通明的人潮涌动,我心中一喜,只要冲进大超市,往人多的地方一钻,韩龙鸿这几个杂碎不一定敢拎着棍棒冲进去施暴。

    可是乐极生悲这话绝对有道理,我本来就跑的眼冒金星脚步虚浮,这下心神激荡一个失足就绊倒了,吭哧一声摔了个狗抢屎,不敢品味到底都哪疼就紧忙往起爬,可还是晚了一步,被韩龙鸿手下一个纵身扑倒,双双滚到马路牙子之下。

    我目眦欲裂的甩头撞在扑我的黄毛面门上,这小子嗷的一声惨叫就把手撒开了,捂着鼻子半响没动静。

    可我再想跑已经来不及了,韩龙鸿和另一个手下也就落后个三五米,简直是两步就到了跟前,我前脚撞了那黄毛,后边的钢管就带着风声砸下。

    我一偏头,砰的一声落在我肩膀上,一阵锥心的痛疼传遍全身,让我有种肩胛骨已经爆碎的感觉。

    这一这打的我直接再次栽倒,想要争扎已经是力不从心,因为另一根钢管也呼啸着落下,正好拍在我的后心上。

    砰!

    这一击是韩龙鸿的手笔,劲道更足更猛,震的我五脏六腑都乱颤,嗓子眼一甜直接吐了口血。

    我顿时被激起了藏在灵魂深处的暴戾之气,嘶吼着爬起来,扭头大骂道:“敢不敢我跟我单挑,我秦生要怕你们就是狗养的,要么干,死我,来啊来啊!!”

    韩龙鸿冷笑道:“谁他吗跟你单挑,你演武侠片呢?给我干他!”

    被我头锤撞的鼻血长流的家伙也起来了,从地上捡起钢管,三个人如猎犬围住小白兔一样缓缓把我逼住。

    我赤手空拳还中了两棍,他们后边是陆陆续续追上来的同伙,简直是死路一条了。

    我甚至都在想要不要抱着头蹲下,随便他们打算了,反正也可能打死我。

    这时,一辆自行车沿着快车道过去挺远,又扭头骑了回来,骑车人摇摇晃晃的蹬到跟前,睁大醉眼瞅了半天,笑道:“这不是秦生小,小同学吗,咋滴挨揍啊?”

    我循声抬头顿时心中一惊,喊道:“你谁啊,赶紧走,小爷不认识你!”

    韩龙鸿皱眉瞅向骑车人,语气不善道:“喝多了就赶紧回家,小心路上遇到鬼丢了老命!”

    骑车人更乐了,打着酒嗝就把二八大踹停好了,歪歪扭扭直奔我们而来。

    我急的心如油煎,猛给他使眼色,可是这老家伙似乎真的喝多了,毫不在意韩龙鸿那边陆续赶到的人手,只是瞪着我道:“兔崽子,你敢装作不认识老子,睡了老子的姑娘还她妈跟我自称是小爷,信不信我扒了你皮?”

    韩龙鸿眉尖上扬,讥笑道:“原来这酒蒙子是小逼的老丈人,差点又被这小子给耍了,他妈的给我一起锤!”

    我把洪爸拉到身后,厉声道:“韩龙鸿,你也是混的,祸不及家人懂不懂,再说他只是我同学的爸爸,一个喝多的长辈而已,请你放他走,我随便你搞都行!”

    韩龙鸿阴笑道:“可以,先叫声爷爷来听听,那晚在rosi酒吧门口你不是很拽的吗?”

    我咬牙道:“有本事你弄死我,不然我早晚让你后悔跟我结仇!”

    韩龙鸿似乎吃定了我们一老一少,也不急着动手,拿钢管敲打着手心,幽幽道:“那我要是给你弄残废了呢,你还有没有自信让我后悔啊?”

    洪爸突然开口道:“这小崽子谁啊?怎么口气大的跟李小龙似得,张嘴闭嘴叫爷爷还要废了你,你上去打他啊!”

    我苦笑,说:“祖宗你就少说一句吧,你说你喝多了就回家,偏跑过来傻看什么热闹啊,我死活都无所谓,你要是有个好歹我怎么跟她姐俩交代?”

    洪爸伸手一拨,哼道:“叽叽歪歪,打个架而已,你他妈废物就说自己废物,往我身上扯什么,老子给你露两手,让你这黄毛小儿开开眼!”

    我一把没拽住,洪爸已经晃悠着高大的身躯撞进了对面人群。

    随后的一幕彻底颠覆了我十几年的人生常识,在我的心里,八个壮小伙子还人人手中有家伙,对付一个五十来岁的酒鬼,那不跟捏死只鸡一样简单么?

    可洪爸愣是毫发无损的转眼就放倒仨。

    也许是他的突然动手太出人意料,韩龙鸿等人稍一犹豫就失去了先机,被洪爸近了身,肘击膝撞,五指勾如铁钳一般招招不离人的关节要害。

    嘎巴,嘎喳……

    三个倒地不起的人里有断了手腕的,有被卸了下巴的,还有一个更惨,他被洪爸一掌切在耳后,直接软倒,一动不动生死不明。

    洪爸甩了甩手腕,嗤笑道:“还以为多厉害,太不经打,来,你们五个一起上吧。”

    韩龙鸿有点懵比,转动眼珠犹豫了,他手下的混子可不服气,狂吼着,四根钢管一起抡了过来。

    洪爸长笑一声,身子滑溜如鱼,东一摇西一晃的,就把迎头砸下的钢管全闪了过去。

    嘿嘿,现在该我啦,你们打算卸下巴还是掉胳膊啊?

    他如闲聊一样的诘问着,手上的动作却迅捷如电,转眼间,砰砰砰连响,哎呦,哎呦,痛呼声不止!

    我都看傻了,就跟小时候第一次看到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样,满眼都是小星星,洪爸那张阴沉可怖横肉丛生的脸,在我心里也变得神秘莫测充满了绝顶高手的气质。

    四人倒地爬不起来,洪爸拍拍手,扭头对我哼道:“这种货色都把你吓成那样,刚才是不是差点叫人爷爷了?”

    我面红过耳否认道:“才,才没,我是担心你的安全,怕连累您受伤。”

    洪爸瞅了瞅远远围着看热闹的人群,扬声道:“这小犊子还嘴硬,劳资不管他就对啦,大家说对不对?”

    我面色大变,跳起来多高喊道:“小心啊!”

    洪爸瞪向我,骂道:“吼个毛,明天赶紧去我那报道去,我要把你当成散打运动员练……”

    我目眦欲裂往前抢,可是已经晚了一步,砰的一声,韩龙鸿脸色狰狞的一钢管砸在洪爸天灵盖上。

    洪爸呆了能有半秒,不可思议的转身盯向韩龙鸿,喃喃道:“哎卧槽你竟然不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