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宋苗苗进了男寝

关灯
护眼
    韩龙鸿紧握钢管不进反退,嘴唇发颤的喊道:“你别过来啊,我警告你,我真的敢杀人!”

    洪爸摸着一头硬茬的短发。嘿嘿笑道:“小子,你怕什么,来来来,跟大爷过过招!”

    说着。他晃晃悠悠跨前一步,作势去抓韩龙鸿。

    韩龙鸿彻底崩溃了,顾不上躺了一地的非主流手下,当啷一声扔掉钢管就跑。

    洪爸扯着嗓子叫道:“孙子别跑。劳资还没打够哪……”

    我紧忙冲上去,在洪爸耳边小声道:“叔叔咱们该撤了,你瞅瞅地上躺的一帮全是您打坏的。”

    洪爸扭头瞧了我一眼,突然眼白一翻,噗通一声就仰面摔倒。

    我愣了下,猛扑过去把他抱住,拍了几下脸颊一点反应没有,这给我急的,扯着他耳朵喊:“醒醒啊,你可别吓我啊,你这么厉害怎么也能被打晕?”

    最后还是在热心路人的帮助下,我把他抬上了出租车,几乎是我们前脚刚走,110除警车就到了现场,但围观的老百姓都异口同声的说打人者走了,而且那一老一少绝壁是自卫反击。

    在车上我就给洪熙水打电话,说他爸受伤了,我往医院送呢,洪熙水直接就哭上了,说马上就到,我又吩咐她通知下洪磊,我这边还要照顾老爷子呢。

    到了医院,脑ct一做,输液也挂上了,医生对我这老头骨头真硬,都轻度脑震荡了,颅骨一点损伤都没有。

    洪熙水先到,洪磊带着云天社的兄弟们也来了,听我说洪爸只是晕厥没有危险,全都松了口气,然后才追问我怎么回事。

    我内疚不已的把事一说,洪磊都跟着震惊不已,他只知道他爹打架厉害,可没想过厉害到能空手收拾七八个拿着铁棒的人啊。

    左小飞咬牙切齿的骂道:“美发学院这帮孙子,不光要堵咱们生哥,还尼玛把磊哥爸爸给打了,这个仇不报,咱们也别混了,丢不起那人。”

    王柯峥立即附和道:“必须干他们,这仇一天不报,我一天不撸!”

    我乐见其成,兄弟们怒火越高越好,反正跟韩龙鸿迟早都要一战,不搞定他就没法把手伸进这条黄色产业链。

    洪爸当晚就醒了,清醒时酒劲也过了,说啥也不愿意留院观察,直接带着洪磊姐弟回家了。

    临分别的时候,给我下了命令,说我太弱,必须接受他的魔鬼训练,中考结束后就得开始!

    我感激他的相救,只好捏着鼻子答应下来。

    第二天中午,在宁小伟的寝室里,我把所有兄弟都聚到一起,正式宣布奇虎八狼的称号都没了,合二为一组成云天社,而且我们的目标不再只是在五中里打打闹闹,欺负同学把妹子点破事。

    杨洋等人都傻瞪着我,不知道除了在学校里装逼这些人还能干点啥?

    宁小伟解释道:“生哥的意思是我们从五中起步,逐步走向社会。”

    洪磊瞪眼道:“妈的就是带你们赚钱搞女人,愿意干的留下,不愿意的马上站出来退出,我们绝对不埋怨,但如果你选择了云天社又怕这怕那,胆小犹豫的别怪我到时候不客气!”

    这些混子平时憋的眼睛都蓝了,常常为了交个电话费都挪西凑的,别说玩女人泡马子了,有很多都是连酒都喝不起的。

    现在一听说七虎八狼不打了,还能合在一起赚钱,谁都不肯退出,纷纷把胸脯锤的砰砰响,异口同声嚷嚷跟着生哥混到底!

    我挥手示意大家安静,宣布了两件事,第一着手拉人马收小弟,只要是学习渣对大学不抱啥希望的,都是咱们的争取目标。

    这事交给宁小伟主要负责,他身上的伤势还没痊愈,暂时不宜出去拼杀,另外以他的七虎老大的名头,在五中除了洪磊,谁敢不给面子?收人也是小菜一碟。

    第二件事,我把妃姨被渣男前夫以及美国小平胸欺负的事说了,希望大家能帮这个忙,抱住妃姨的女儿不被罪恶势力抢走。

    兄弟们顿时义愤填膺,大骂赵学森王八蛋,有那冲动的,已经从床下拽出钢管问我:“现在走不走,直接干废这犊子去!”

    我摇头,示意大家冷静,告诉他们如果这事靠打架可以办,我就不发愁了,我们必须这样这样……

    商量了半天,我把从妃姨那里得到的信息给了洪磊,他带着王柯峥就出去办事了。

    我闭着眼睛在床上躺着,心里翻来覆去的都是赵学森和韩龙鸿,这两个杂碎就是我跟兄弟们的试金石,能不能混出个人样来,全看大家给不给力了。

    不知不觉我就迷糊过去,眼瞅着到了下午上课的时间,宁小伟领着兄弟们都走了,也没敢叫醒我。

    恍惚间,我做了个梦,梦到赵琳琳被渣男爸爸强行要了回去,带去美国百般虐待,最后沦落街头被黑人给糟蹋带坏了。

    妃姨以泪洗面,找我算账骂我骗了她,最后更是情绪激动的爬上了阳台。

    我扑过去阻止她的时候,眼前又是一阵模糊,妃姨变成了秦曦的样子,阴森森笑道:“你把我害成这样就不管了?那咱们一起死吧,我要你下来陪我!”

    脚下一空就天旋地转,这座大楼似乎高倒没有尽头,怎么掉也落不到地面,我冒着冷汗狂嚎,我不想死,我不要死啊!

    突然,我耳朵上一痛,无比惶恐的意识被人拎了回来。

    我争扎着睁开眼,呼呼喘了两粗气,才看清用两根白嫩手指捻住我耳朵的是宋苗苗。

    她冷笑道:“做噩梦吗?别怕,做梦你死不了,不过你要是再不给我上课去,你就真的死定啦!”

    我抬手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惊魂未定道:“你怎么跑男寝来了,宁小伟他们呢?”

    宋苗苗手上一紧,怒道:“都几点啦,人家都去上课了呗,就你还在睡懒觉,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一个星期了知道吗,七天之后就要中考,你能去什么高中,以后会走什么样的路,几乎就取决于几天之后的考试,你竟然没心没肺在这里睡觉?”

    我翻了她一眼,嘀咕道:“皇帝不急太监急,我都不在乎你急什么急!”

    她顿时大怒,直接就把我半边耳朵给拧了一圈,眼圈泛红道:“我是急,我是贱,只是我不想看到你秃废下去毁了自己,而你竟然挖苦我!”

    我被她的真情流露打动,再加上自从那次破了宋苗苗的瓜,也好久没有跟她独处过了,心里不由得荡漾起来。

    我忍着疼举手投降,好话说了不少宋苗苗才算把手松开了。

    我坐起身,揉着发红的耳朵冷哼道:“你这算不算体罚啊,小心我向校领导投诉你啊!”

    宋苗苗气的跺脚,沉着脸嚷道:“你有完没完,到底跟我不我去上课?”

    我迟疑道:“去上课可以,但是我被你拧了耳朵不爽,除非你道歉并且补偿我,否则我就睡一下午觉,哪也不去了。”

    宋苗苗咬牙道:“对不起我该动手,好了吧,赶紧给我上课去!”

    我嬉笑道:“这怎么行,我刚才疼的那么厉害,一句话就完啦?”

    宋苗苗似乎发觉了我的企图,脸一红,低声道:“你想怎么样?”

    我得意洋洋的瞟着她,说:“除非你也让我拧你两下,否则我才不原谅你!”

    宋苗苗冷哼:“你休想,你爱去不去,考不上拉到,我还不管你了。”

    我见她真的转身就走,顿时急了,一边跺脚一边大喊:“打人啦,非礼啊,宋老师你想干嘛,人家不是这种人……”

    宋苗苗娇躯一顿,不可思议的转过头冲来,低喊道:“你疯啦,你给我闭嘴啊!”

    她是真急了,虽然现在寝室楼里基本没人,但万一要是有请假跷课的还在楼里,这他吗要听到我喊的那些话,指不定五中会炸锅成啥样呢。

    情急之下她又穿了带跟的鞋,平衡就不好掌握,一头撞在我身上,不仅成功捂住了我的嘴,也连带让我们抱成一团滚到在床上。

    宋苗苗惊呼道:“你干嘛,你还真掐啊,呀,呀疼啊……”

    我隔着衣服捻的不爽,直接从她的制服裙装上衣下摆伸了进去。

    野蛮暴力的一推,宋苗苗那条黑丝文胸就被我推到了一边。

    轻轻按住那处凸起峰尖,我嘿嘿笑道:“说了让我掐几下就原谅你,你非得动粗闹成这样,现在嘛,光是摸奶我已经不能满足了,你说咋办呢?”

    宋苗苗剧烈争扎来抓我的手,气息紊乱的急道:“别闹,这是学校寝室,大白天的被人撞见就糟了。”

    我闲着的那只手一伸,就揽在她的仟腰上,发力之下两人的身子顿时紧紧贴在一起。

    我体内热血激荡,脑袋都是短路的,冲口而出就说了句:“大白天在寝室草女老师,这简直是人生最大的刺激啊!”

    宋苗苗一下闹了个大红脸,怒道:“你混蛋,胡说什么呢?”身子却肉眼可见的热了起来,而且她按在我胳膊上的那只手也明显没了力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