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兄弟之情永在

关灯
护眼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路上堵了长长一溜汽车,一个催着一个的按响喇叭。

    宁小伟看的干咽喉头,呐呐道:“卧槽这场面大啊。”

    我也紧张的不行。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就是想收手都撤不回来,目前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在执行,甚至洪磊和杨阳的表现已经超过了我的预期。可是最后一步没到来,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滴滴……呜哇!

    两辆交警摩托迅速赶来,一人冲到路口疏导交通,一人指挥赵学森把车挪到路边停放!

    我和宁小伟对视一眼。心里明白,最后的时刻到来了,是成功整倒赵学森,让他抢夺琳琳的希望破灭,还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把洪磊杨阳给搭进去,就看下边的了。

    很快,在交警的指挥下,路口恢复了畅通,大部分看热闹的人都被驱散,但仍有不少富有正义感外加仇富的人偏要留下给两个学生作证。

    买菜阿婆就没有走,顶着高温指着赵学森夫妻对交警告状:“警察同志啊,你可得秉公执法啊,这小子开个好车还说自己是美国人,不光一身酒气,还动手打人,你瞅瞅给两个孩子打的,一脸血,可怜呐……”

    留下的几十号人几乎都是异口同声这么说,这让年轻交警看向赵学森两口子的眼神立刻就有了变化,森然道:“动手打架不归我们管,稍后

    有派出所处理,但你酒后驾驶这事可不行,如果查实了,有可能六个月拘役的!”

    赵学森惶急道:“我怎么可能喝酒,我们美国人是最有素质的,刚才有个人用水枪呲了我一下就跑,然后我就闻到酒味了,不信你看我这眼睛还蜇的通红呢!”

    旁边一年轻人嗤笑道:“卧槽,美国人好不要脸,这种慌都好意思往外编,谁他妈没事拿白酒呲你,你以为你是火灾啊?咋不说钓鱼岛都是美国的呢?”

    平胸洋妞对年轻人怒目而视,咬牙切齿道:“我先生没有撒谎,你们中国人才爱撒谎,钓鱼岛当然不是美国的,可也不一定就是你们中国的。”

    她这话一出口,赵学森就去伸手捂她的嘴,可是已经晚了,老百姓轰的一声就炸了,这时节刚好是中日争夺钓鱼岛进入白热化的阶段,天上地下到处都充斥着要求开战的论调,国人心里的愤怒几乎沾火就着。

    “妈的美国鬼子没有好玩意,日本就是依靠他们才敢欺负咱国家。”

    “揍翻他的车,还他妈打我们的学生!”

    “这女的虽然讨厌,但好歹她也是外人,可这个男人明明是咱炎黄子孙,咋他妈认贼作父?”

    “打他,打他,搞死他们!”

    群众的怒火如这盛夏旁晚的温度,瞬间就成燎原之势。

    洪磊适时大声哼叫:“哎呦,我鼻梁骨好像断了,疼的不行。”

    小交警也懵了,急忙呼叫支援,又把路口执勤的同事喊来,两人展开手臂死死拦住想要动手砸车打人的群众。

    赵学森吓得瑟瑟发抖,狠狠瞪了他老婆几眼,怪她嘴上没把门的瞎说八道。

    这时,派出所的出警车迅速赶来,压制住了想要闹,事的人群,又问过洪磊需不需要先去医院。

    洪磊摇头诉苦道:“警察叔叔,这人脾气特别大,好凶的,我看他不是喝多了,就是狂躁症,你们可得好好查查。”

    民警点点头,跟交警沟通了下,决定当场测试赵学森的酒精含量。

    赵学森被李子光呲的那两下,可是真材实料的65度红星二锅头,虽然经过他老婆擦,日头晒,表面都挥发了,可是那股酒味仍然十分明显,他说没喝酒谁也不信!

    结果交警取出测试仪让赵学森吹,这货赌气似的连吹三大口,酒精含量竟然为0。

    望着交警们面面相窥极为费解的样子,这渣男长出口气,冷笑道:“我这么高的学历身份,怎么会撒谎,说没喝酒就是没喝,怎么样?事实就在眼前,到底是谁在说谎你们都看明白了吧?”

    围观人群鸦雀无声,甚至有几个都是老脸一红掉头走了。

    赵学森更加得意,指着洪磊杨阳道:“这两个痞子学生不遵守交通规则,再马路上打打闹闹,我要求严厉惩处他们,必须通报他们的学校,还有我这车,得给我赔!”

    跟洪磊交流过的派出所民警,皱着眉头绕着他转了两圈,走到年轻交警跟前低声说了两句。

    交警点点头,对赵学森啪的一个敬礼,还了他的护照和驾驶证,说:“请把后备箱和车门打开,我们怀疑你车内有非法物品,请配合我们检查!”

    赵学森撇嘴道:“随便查,我能有什么非法物品,真是开玩笑!”

    他把钥匙一按,就甩手不管,示意警察你们随便。

    交警民警一起行动,转眼就在他的驾驶座下边找到了黑色塑料袋缠裹的小包。

    赵学森愣愣的看着他老婆,问:“凯瑟琳这是你的东西?”

    他媳妇摊摊手:“which……”

    几个警察凑到一切,当场就把塑料包打开了,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手里的东西。

    包里的东西很少,大概只有几个火柴盒那么大的精致小袋,可所有警察都是脸色一变,盯向赵学森的眼神凌厉中又透着一丝古怪。

    派出所来的民警瞪着他:“你自己说的不撒谎,那你告诉我们,这些k粉麻古是自己用的还是准备倒卖的?”

    赵学森脸色苍白,双腿都打起来了哆嗦,急急解释道:“这我怎么知道,这不是我的东西啊,我这车也是租来的,你们找,找租车公司去。”

    警察互相对视一眼,直接围了上去,把赵学森和平胸洋妞上了背铐,推搡着就往警车里塞!”

    围观的老百姓有不少懂的,纷纷嚷道:“卧槽,就说这傻逼二鬼子不是好东西吧,竟然不是酒驾是毒驾啊,你们看着没,那一小包毒,品就得值好几万啊,这下他们算废了,整不好要蹲大狱……”

    洪磊和杨阳被送到医院,简单消毒包扎后又跟回派出所做了笔录,由于涉事车辆疑是毒驾,撞了也是司机全责,洪磊不仅不需要赔钱,还被夸奖了一通,最后还拿到了警察先行垫付的两千块治伤钱,笑嘻嘻就出来了。

    我带着兄弟们守在不远处,心急如焚的等着他们,直到这两货有说有笑的走出大门口,我才惊觉自己的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

    两方人一汇合,立刻就打了几辆车,直接开到一家订好了包房的鲁菜馆,进屋落座后,兄弟们互相瞅瞅,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笑的服务员满脸不解,暗暗鄙夷我们脑残。

    我拍着桌子喘息道:“给我上两瓶白酒,不要太贵的,两百块之内的就行,啤酒先来五箱,青岛就可以了,先去拿这些东西吧!”

    漂亮苗条的服务员吐了吐舌头,不过也没说什么,扔下菜单就去拿酒。

    不一会啤酒白酒都给上来了。

    我让她帮我起开一瓶,然后接过来,直接用喝啤酒的杯子倒满了三杯!

    宁小伟他们都瞅着我,我微微一笑,道:“今天是咱们兄弟成立云天社的第一仗,虽然没有火拼动手,可是这其中的凶险更甚啊,首先,我为哥几个的勇气自豪,这杯敬大家选择了跟我走同一条路!”

    我端起这杯足有三两多的高度白酒,一仰脖,直接亮了杯底!

    众人轰然叫好,为我的粗犷豪放鼓掌。

    我擦了擦嘴角,示意服务员先出去。

    看她把门关好了,才端起第二杯酒,对洪磊杨阳三人道:“这杯我们敬你们三个,其实要动手的时候我都后悔了,这本是我个人的私事,如果出了纰漏那你们就惨了,这份人情我秦生记下了!”

    洪磊伸手拦道:“别,别自己喝啊,这杯给我!”

    我摆手,一扬脖再次一口而尽。

    两杯白酒下肚,我感觉胃里像着了火一样,翻滚激荡着就要喷出来。

    吞了好几口吐沫,我又拿起第三杯,咬牙道:“这最后一杯也是最重要的,祝我们纵,横星海,兄弟之情永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