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这不关我事

    我作势要喝,宁小伟和洪磊一起扑上来,按住我劝道:“知道你高兴也不能自杀啊,既然是兄弟之情永在。那剩下的给我们喝!”

    那边白酒早就起好了,十来个人都匀了半杯,齐声喊道:“纵,横星海。兄弟永在!”

    喝完,我挥手道,赶紧尼玛上菜,再不垫补点我就要喷了。

    洪磊嗤声道:“让你逞能。不按住你这杯又自己干了!”

    我嘿嘿笑道:“今天太高兴了,看到渣男夫妻被铐起来的那一刻,都要爽死老子了,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咱们不醉不归!”

    这顿酒喝的天翻地覆,几乎人人都去卫生间喷了几次才算罢休。

    最后洪磊用刚得到的两千块买了单,众人才勾肩搭背的出了饭店。

    我按捺不住想要把这事告诉妃姨,就嘱咐洪磊把兄弟们都带回学校休息,一个人打了车就走。

    妃姨家门口,我握着拳头砸门,含糊不清的喊道:“舒妃,舒妃你他妈在不在,给我开门额……”

    屋里一阵趿拉声,门被从里边打开。

    我扶着墙,眼前模模糊糊就是一个女人的身影,踉跄的搂过去,嘀咕道:“这回妥了吧,谁也抢不走琳琳了,你得好好伺候我睡一觉。”

    怀中女人挣扎两下,可能本想把我推开,但听我说到要她陪睡觉,又犹豫了,随即眼中闪过兴奋期待之色,就把我扶进了卧房。

    迷迷糊糊中,我感受到鞋子袜子被扒去,最后腿上一凉,裤子内裤全被脱了。

    我闭着眼呢喃:“妃……你不嫌我脏啦,不要我洗白白么?”

    身边女人冷哼一声,探出小手就把我那根东西握住了。

    虽然醉的快要睡死过去,可是架不住年轻啊,身体的本能太厉害,她只是稍稍抚弄,我下边就立起了旗杆。

    人影朦胧中,感觉那女人爬了上来,我难受的直哼哼,发出无意识的呐呐:“妃姨,快,快啊……”

    那女人身影一颤,似乎挺生气的,她早就半蹲着身子在上空磨蹭了半天,这下似乎发了狠心,猛的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噗嗤……

    啊……

    一种从未享受过的压迫紧窄从小秦生那里开始向大脑传递,又疼又爽的感觉让我忘乎所以,所以自动就忽略了那一声充满痛苦的尖叫声。

    一波快乐过后上边的人却没了动静,我等的不耐,下意识的颠动双腿,让两人融化在一起的地方有了擦蹭。

    “呀,啊,你别动,呜呜,这怎么这么疼……”

    我喝成这逼,样还管你说啥,出于本能的连连颤动腰腿。

    一波,波畅快像致命的毒,品一样,简直让我欲罢不能。

    身上的女人也渡过了最开始的疼痛,从咬着牙忍受,到慢慢配合,最后竟然越来越快,摇动满头的长发骑在我的腰上驰骋起来。

    我闭着眼爽的连连闷哼,神智都是雾蒙蒙的,仿佛这种刺激一断立刻就能睡着一般。

    啪……

    啪……

    上边女人的动作更加狂野,幅度速度都在逐渐提升着,以至于她每次高高抬起又墩下去的翘臀,都能敲出脆响来。

    “嗯嗯嗯……”

    随着她的叫声急促到一个临界值,我觉得自己下边被一股岩浆给烫了,再然后,中午宋苗苗给我的那种吸允感以强烈数倍的程度出现。

    我爽的闷哼不已,可是喝多酒的人都身体迟钝,这一波刺激明显还不够我攀顶。

    可是等了半天上边的女人不玩了,咄的一声抽身离开了。

    一阵窸窸窣窣的归拢床铺,然后她又极为野蛮的强行把我内裤给套了上去。

    我徒劳的挣扎道:“不要,别走……”

    门响,人影闪了出去,室内顿时一片静谧,半分钟之后我就睡着了,腿间那块隆起也慢慢的消退不见。

    半夜十二点刚过,房门又被打开。

    妃姨见床上躺了个男人,惊得把手包都给甩出去了,定睛细看发现是我,才抚着胸口走过来。

    挨在我身边坐下,伸手推了推,我茫然呢喃道:“水,我好渴……”

    妃姨端来她的水杯,喂我喝了凉白开,又推了我两把,唤道:“你醒醒啊,怎么来的?我没记得给过你钥匙啊?”

    我缓缓睁开眼睛,瞪了她半天,哼唧道:“你不讲究,自己爽了就跑……”|

    妃姨手抚额头,愁道:“又在哪喝的酒啊,这一身的酒味熏死人了,这么小就这样喝,你啥时候是个头啊?”

    我逐渐恢复了一点清醒,嬉笑道:“高兴呗,把你的心事去了,我自然要庆祝一下啊!”

    妃姨身子一震,盯着我道:“什么意思?”

    我向后撑了撑身子靠在床头上,有些邀功的意味道:“那个人渣两口子都进去了,毒驾还涉嫌倒卖啊,哈哈,就算出来他也抢不了你女儿咯……”

    妃姨不敢置信的捂住小嘴,惊呼道:“真的?你怎么做到的?”

    我拍了拍床单,说:“过来,让我好好玩玩,否则我就保密。”

    妃姨也没注意这句话的意思,扔开手里的睡衣就坐到我旁边,实在是她太关心赵学森还能不能跟她抢孩子这事了。

    我把头枕在妃姨香喷喷的大腿上,两手都从衣襟下摸过去,推开文胸就捏上了那两团柔腻肥美。

    一边把玩一边添油加醋的把怎么坑了赵学森这事学了一边。

    妃姨一会惊呼一会笑的,最后低头在我脸上啄了一口,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哽咽道:“谢谢你,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一想到琳琳就要被他父亲夺走,我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再见到,心里痛的无法形容,这些天被这事闹的恍恍惚惚都快崩溃了,今天又走神把杂志专访给搞砸了,加班到现在才挽回了损失!”

    我一愣,瞪大了双眼瞅着妃姨,冲口而出道:“你说啥,你刚回来?那刚才坐我上边的谁啊?”

    妃姨满含柔情的眼神一僵,满脸微笑渐渐凝固,突兀伸手把我身上的毛毯掀掉,低头仔细审视着我腰身那片的床单。

    越检查她脸色越难看,最后咬牙大喊了一句:“赵琳琳,我掐死你!”

    然后她就一路尖叫着冲出房间,跑到太急了,经过门口的时候还砰的一声把肩膀撞在门框上,看的我都眼角直跳替她疼。

    妃姨一路冲到赵琳琳房间门口,却被反锁的房门给阻住了去路,气的发疯一般狂踢狂砸房门。

    “砰砰砰,赵琳琳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行不行?”

    房间里就是毫无声息,一点回应都没有,妃姨敲了一阵,扭身在客厅里直转,遇到什么砸什么。

    乒乓哗啦的砸东西声,让我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又惹了祸,可是任我如何回忆,也想不清刚进妃姨家后发生的事。

    但我也不能装作啥也看不到啊,不说冰箱电视那些值不值钱,就是满地的玻璃碎片也容易伤到舒妃,我只能光着膀子趿拉着拖鞋出去劝。

    “那个,你小心别伤到自己……”

    妃姨正好捧起高档微波炉要摔,看到我抱着膀子全身只着一条内裤的样子就眼睛发蓝。

    “禽兽,混蛋,王八蛋,你去死吧!”

    她连珠炮一样骂了几句,双臂用力举起微波炉就朝我砸了过来。

    我吓得缩脖低头躲过去。

    咣当一声微波炉砸在墙上,摔的希巴烂。

    我苦笑道:“这不关我事啊,我还以为是你呢,我真的喝懵了,你这样对我不公平……”

    妃姨眼泪狂飙,尖叫骂道:“你滚,你还说,这回整成什么了,这不是**么,我再也不要见你,快点走啊……”

    我郁闷的蛋都碎了,心里恨赵琳琳恨的不行,要是妃姨从此不理我了,我心里肯定很难过,不过话又说回来,貌似那丫头真的好紧好狂野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